強姦的體驗

2000年七月,我對生活完全沒有了信心。我開始躲在房間裏打一種類似意淫的遊戲,整日昏昏欲睡,幾乎沒有什麼人找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