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福齊天

我說:「有人說毛多水多,毛黑穴浪,不知妳水多不多,穴浪不浪?」

她在我大腿上擰了一把,浪笑著道:「我不知道!你這壞東西。」

我道:「騷貨,妳自己的水多不多,浪不浪都不知道?」

她聽了格格浪笑著道:「不知道!不知道!」

我使勁一壓她,使她透不過氣來,道:「妳真不知道!快說!知不知道?」

她又媚聲媚氣的道:「我水多不多,浪不浪,要看你有沒有能耐,有沒有本事了。」

說著她又往我懷裡滾了滾,親了我一下,我被這淫婦亦逗得慾火高燒,道:「你這小浪婦真的浪開了花,欠的不如現的!咱們騎驢看賬本,走著瞧吧?」

她亦不甘示弱的道:「我可不是姑小姐那樣千金之體,我不信,你能把活活的我插死!真被你插死了,倒亦舒服死了。」

我道:「小浪貨妳別逞能,插死妳也許不會,插妳個半死不活的,死去活來的,大概還沒什麼問題!」

於是我把她的腿一搬,她那密佈的陰毛中間,已閃出了那粉紅色的縫子來,我先用手去挖了兩下,她忍著勁沒浪叫,她亦用手握了握我的陽具,等她握到手後,她剛才那點銳氣大概已打消一半,因為她一握之後,不由她不驚訝的喲了一聲。

她道:「哎喲,本錢真不小,怪不得。」

我沒理她,一下子反而跨上了她的身上,提著陽具,腰一沉便插了下去,因為她的浪水亦已流了不少,這一下剛巧亦對正了,只聽噗的一聲,大頭子已先插了進去,因為來勢過猛,她沒提防,冷不防的這一下,她倒吸了一口冷氣,接著她喔喔的叫了兩聲。

我沒停接著一用勁整條的插了個盡根,她又喔了一聲,我誠心問她道:「到底了沒有,還差多遠?」

她瞇著媚眼瞟了我一下道:「都搞到小肚子上了,呀!我的親男人,會插穴的野漢子真粗,真長。」於是她跟著浪了起來,浪哼了起來。

於是我亦就不顧死活的狠狠的抽插了起來,我先用三淺一深,續而又用九淺一深,再輕抽慢送,又狠插狂搗,使她毫無還擊的餘地,最後我頂緊了她的花心,攪著她的穴底,這樣把她插得淫水橫流,她沒口沒命的喊叫著:「我親哥哥……親男人……會插浪穴的好丈夫,愛死人的大雞巴親達達……今天我可遇上了,遇上大雞巴……狠雞巴了,我這條小命不要了,哎喲……搗得我發了軟,插的我開了花,我要丟了,快點狠弄,幾下快…………」我先以為她真的垮下來了。

於是頂著她狠攪了幾下,她卻亦沒命的把大屁股轉動得像小磨子似的,她想用這種淫言浪語勾引我的慾火,再用特殊的床功來還擊我,使我敗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是我風流漢要是沒有這點見識,怎能在江湖混。

於是我沉住了氣,反而不動了,讓她動,叫她轉。

她見我突然按兵不動,亦多少看出了點我的厲害。

她緊抱著我道:「哥!親人……你怎麼不動了,是不是要垮了?」

我道:「小浪貨,妳不是要丟了嗎?丟到那兒去了,妳這一套騙別人可以,騙我是騙不了的。」

我把她一拉她坐了起來,她瞟了我一眼道:「你不好好玩,要幹什麼?」

我道:「哥哥這樣玩妳玩的不過癮,要換著花樣玩!」

她淫蕩的瞟了我一眼,道:「饒了妹子吧?妹子馬上就丟給你看,可別捉弄妹子了,浪穴已同你浪的不輕了,你還要浪穴怎樣浪,浪穴都聽你的話。」

我道:「妳這小浪媳婦,不把妳插得死去活來,妳是浪不起來的。」

我不由她分說把她拖到床沿,我站在地上,雙手提著她兩條腿,往我肩上一架道:「咱倆先玩個老漢推車。」

她又騷笑著瞟了我一眼說道:「哥這回可要手下留點情,這樣長的東西,這樣玩恐怕妹子受不了。」

我握著她一隻奶子道:「讓我先吃兩口,給妳提提神,等會玩起來才有勁呢!」她笑著不肯,我一低頭便咬住了一個,用嘴吮吸了起來,只酸癢得她在床上搖滾著。

這時我的陽具亦硬的特別粗長,於是我把腰一沉,用力一插,便又插了進去,她叫了聲哎唷。

我又沒頭沒腦的狠抽了起來,這次我用四種不同的方式足足的抽了她有千餘下。她浪的沒了樣,亂叫著道:「親漢子呀……怎的這樣會玩,插得妹子骨頭節節都鬆開了。」

我見她浪的怪可人,誠心問她道:「小淫婦,當初妳丈夫的東西大不大?」

「大是大,可亦沒有你的大。」她輕答著。

「長不長?」我又問她。

「長是長,可亦沒有你的長。」她又輕答著。

我見她說的怪中聽,又問她道:「妳除了給妳丈夫玩,偷沒偷過人?」她道:「偷過。」我說:「偷過幾個?」她道:「一個。」我問:「是誰?」。她用手一指道:「就是你這一個大雞巴,野男人。」我又狠狠插了她有幾百下,這回她浪的更兇,淫水像泉湧流著。一陣一陣的發著抖,打著顫,喘著氣,張著嘴,浪叫著,騷叫著,我覺著她穴底一吸一吸的在吮我的龜頭子。她輕叫著道:「哥!饒了妹子吧!妹子這次可真丟了,丟了三次了,下次妹子可不敢再假裝了,真的丟給你,丟給親漢子,我一輩子亦忘不了的,親達達,可憐可憐妹子的小穴都叫大雞巴插爛了。」

我貝她求著饒愈發高興,又狠插了她幾十下,她又丟了一次,她真的癱軟在床上,動彈不了,等她甦醒過來的時候,我問她道:「小浪貨,過足了癮沒有?」她親著我說道:「過足了!」。我道:「我同姑小姐的事,還敢不敢說了?」她道:「親哥!我往後連提都不敢提了,妹子的浪穴亦讓你玩了,那裡還有臉說人家?」

我見她說的可憐,道:「這樣我才高興呢!來!哥哥要妳再丟一次。」

說著我又狠狠的插著她,她亦善解人意道:「漢子不知道我喜歡浪,我浪給你看。」

說著她便不停搖擺著屁股,浪叫著道:「親哥哥……妹子有了狠男人的這根大雞巴,浪的更起勁,浪的更發慌,妹子這一輩子亦沒受過這樣大的傢伙,哎……插死妹子了,插的妹子心發慌。」

她這樣淫浪,我亦忍不住了,龜頭猛跳著,我連忙頂住她的花心子,把如注陽精全射在她的花心子裡。

我實在艷福無邊矣!現在相信任何一個男人也不會離開,除非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因為,下一個目標就是珍美,嬌嫩的胴體肯定令我食指大動。

所謂「有殺錯,無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