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福齊天

我感覺到她的小穴既緊小,又淺,陽具剛插進去一半,就已到底了,可見她的小穴,亦是奇貨,我慢慢的抽送了幾下,她就哎呀嗯的浪個不停,這時她淫水亦多了,我插起來較為省力,於是我又一使勁整根陽具插了個盡根。

只見她張著嘴,喘息著浪叫道:「噯呀!搞到我肚口上了,快別動,頂過了頭了。」

我只覺得龜頭子被一個小肉口袋似的東西吸住了,我還沒敢抽插,她就浪叫著:「親哥呀!完了,我丟了,我……要死了……」她的身子顫抖著,搖著,我等她這一陣瘋狂過後,才又輕抽慢插了起來。

這時她的陰戶好像被我插鬆了些,抽插亦較前順利,於是我稍為快了點的不停的抽插著,她浪叫道:「媽呀!你太厲害了,太兇猛了呀!天下有這樣厲害的男人,漢子,我自出娘胎亦沒挨過這樣大的雞巴!想不到你這樣會抽插,插得我靈魂兒上了天。」

我見她亦夠浪的,於是把腰一沉,狠抽猛插起來,只搞得她在床來回的搖滾,浪叫,浪哼沒個停,她打我,咬我,她瘋了,她失去了理智,她不停的洩著,她昏過去了。就在她死去活來的時候我亦忍不住,陽精噗噗的射在她的心穴底。

※※※※※※※※

等我一覺醒來後,我發現我身邊的玉人不見了,看看時鐘已中午十二點了。我正想起床,那個昨天晚上的小馮媽又微紅著臉進來!笑嘻嘻站在我床前。

這小馮媽微笑著向我道:「先生,您醒了,昨天晚上大概您太辛苦了,水燒好了,連澡都來不及洗,就睡了!」

我還未說什麼她又笑嘻嘻的接著道:「午飯擺在客廳的桌子上,老太太同小姐姑小姐,吃過早飯後到小姐舅舅家去了,小姐對我說,吃過晚飯才回來,囑咐我不要叫醒您,您什麼時候醒來,什麼時候吃飯。」

「姑小姐對我說,要您吃過飯後在家多休息休息等她們回來再出門。」

她一連串的報告著這些,一雙媚眼瞟來瞟去的盯著我,態度十分淫蕩,那種似笑非笑的勁兒,更帶著幾分騷氣,就好像她發現了我什麼秘密似的,我做賊心虛,心裡想,難道昨晚上我同嫣雲的事兒她完全知道了。

我見她站著仍未動,總是斜瞇著眼看我,那股騷勁兒,及那雙既迷人又嬌媚的眼,我心裡亦不由得蕩漾著,她雖然是個鄉下女人,然而那豐滿的肉體,肥大的奶子,亦特別有一種鄉下女人迷人的魔力。

於是我亦帶著幾分挑逗性的口吻問她道:「馮媽呀!她們都出去了,那麼家裡就剩下妳同我倆個人了?」

她點點頭道:「就是我們倆個人了!」

我又道:「馮媽,是妳先生家姓的姓呢?還是妳自己的本姓?」

她笑著道:「馮是我的姓,我先生姓馬。」

我道:「妳有先生為什麼還出來幫人?」

她紅著臉道:「我先生別提他了!」她停了停道:「他不是個男人大丈夫,三年前酒後殺了人,判了他無期徒刑,現在關在獄中正坐牢呎!唉,我的命是痛苦的。」

我道:「人生的遭遇各有不同,凡事要想得開些!得過且過,及時行樂才不負此人生。」

她聽我這樣說,長嘆了一聲道:「像我們這種鄉下女人,土理土氣的!還談得上什麼享樂,就是有樂子亦輪不到我們!」

我道:「這怎麼見得呢?」

她笑著對我說:「當然見得,比如我們姑小姐吧,她雖然死了丈夫,可是她認識了你先生,比她原來的丈夫還強百倍,你說她樂不樂?」

我道:「妳不要弄錯了吧?我們還是普通的朋友,那能談得上這些。」

她搖著頭道:「朋友?妳以為我不知道嗎?昨天晚上,姑小姐……叫……你別以為我們女人就是喜歡讓男人……」

我低沉地說:「那麼你全知道了。」

她聽了,點了點頭道:「我全知道了。」

我說:「那你預備怎樣?」

她道:「我預備先告訴太太,後告訴小姐!」

我說:「那妳太缺德了。我和姑小姐同妳都無怨無仇,妳何必這樣做呢?」

她騷笑著道:「不這樣做亦可以,我有個條件。」

我說:「什麼條件?你說吧!要多少錢我都給妳。」

她道:「錢!你別以為錢能行得通,我不要錢。」

我說:「錢妳不要,那妳要什麼?要金子?」

這時她亦羞答答的,低下了頭,半天才道:「我要……我要你亦同我睡一覺!」

我真沒想到這個鄉下小媳婦竟亦如此風騷!於是我過去一把把她摟在懷裡,在她那紅潤的臉上親了一下道:「這太簡單了,趁著她們都出了門家裡沒有別人,妳想挨插,就請吧!」

她在我懷裡仰著瞼,媚眼斜瞇的瞟著我道:「難道我還騙你!」

說著我便把她抱在我的床上,壓在她那結實豐滿像彈簧似的肉兒上,親著她,摸著她,她格格的浪笑著,沒想到這小馮媽淫蕩的出了奇,她把舌尖兒送進我嘴裡讓我吃著吮著,媚聲媚氣的道:「昨天晚上姑小姐的小穴可過足了癮,被你這大傢伙插得她死去活來,浪的死過去幾次,苦可苦了我了,我隔著門縫兒腿都站軟了,站酸了,淫水兒流了滿褲襠,你們消魂的時候,我卻癱軟在地上爬不起來,癢得我鑽心,哭不得,笑不能,用手指兒挖了大半夜,弄出點浪水來,才算勉強忍住了。」

我見這小浪貨淫言浪語的說得太浪了,亦逗起了我慾火,一低頭便吻著她一雙大奶子,只癢得她尖叫著浪笑著,道:「喲!癢死我了,死人,這麼狠心,差點沒把人家的奶頭兒咬掉了,痛死人,快用手揉搓。」我見這浪貨浪的出奇,一面用手真的替她揉著,一面說道:「揉出水來怎麼辦?」

她亦浪笑著道:「揉出水來給你吃。」

「我才不吃妳這騷水呢!快脫衣服吧!我下面脹的厲害,想插妳的浪穴了。」

她沒說話用眼瞟了我一下,自動的脫了個精光,仰臥在床中央等著我。

別看這小淫婦兒是個鄉下人,身型兒長的可夠俏的,不胖不瘦的一身款擺柳腰,肥大的屁股,高突的雙乳,小陰戶長的不高不低,四週生滿又黑又長的陰毛。她這又密又濃的陰毛,亦夠勾引人的。

我說:「小馮媽,妳的陰毛好多喲!」我一手拍著她一個大奶子問著她。

「毛多好不好?」她浪笑著反問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