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福齊天

我又慢條斯理的拿出打火機,先向她點燃,然後自己燃著,深深的吸了一口,順口噴出了一連串的小煙圈,隨口說道:「妳到那裡?」

她看了我一眼說道:「到x口」。

「您到哪?」她回問著我。

我毫不遲疑的答道:「哈,哈,這可真巧了,我亦到x口。」她斜著眼睛瞧了瞧我,笑著說道:「是真的嗎?」

我亦笑著回答:「是真的!難道說到那下車還會騙人嗎?難道妳不相信?」

她接著啊了一聲,說道:「我相信!不過我剛才看你是急著要下車的樣子。」

我亦長長的啊了一聲,突然間我靈機一動,接著說道:「不過有人偷偷的告訴我,『不許我下車』,所以找留下來了。」

她格格的大笑起來,對她表妹說:「表妹,我問妳,天底下有沒有旅客坐上了火車,不知到何處去?跟著火車跑的!」

她表妹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差點給問住!想了一想道:「那裡會有這種人,那不成了白癡了嗎?」

她聽了後愈發格格大笑的厲害,並且斜著眼瞧著我說道:「有,有。」後面的那個「有」字拖的特別長。

我覺得她很會取笑於人,亦很幽默,不過似乎太狂妄了些,這時我亦毫不客氣的將手愉愉伸過去,在她的臂上輕輕擰了一下,插嘴說道:「白吃,這年頭出門可真要小心點,『白吃』多得很呢?」

我們三人都哈哈大笑,同時也熟絡起來,這個表妹叫尤珍美,表姐就叫柳嫣雲,很美的名字。

很快,我們一齊下車,就像一家人似的,有說有笑,我是喜歡柳嫣雲這種高貴貨色。

※※※※※※※※

鎮東邊馬路的盡頭,一棟二層的樓房,便是珍美的家,像這樣的建築,在這小鎮上,要算是富有的了,我隨著她們進去後,珍美先把我讓在客廳裡,笑著對我說:「吳先生您在這坐一會,我同表姐先去看媽去。」我隨便的唔了一聲便在我身邊的沙發上坐下來,等她們走後我顧盼四週,一切的陳設和用具,雖然談不上考究,但亦均是上等的貨色,我正在左顧右盼著,一個二九多歲的鄉下女人,身體十分結實,臉色紅紅的,雙手捧著一個茶盤,裡面泡了一杯熱茶,和兩小盤點心,對著我上下打量了一陣,把茶同點心放在我身邊的小茶几上走了。

我無聊的喝著茶,約莫二十分鐘後,才聽見珍美同她表姐嫣雲的講話聲,笑聲,從樓上下來,她倆扶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於是我連忙起身,很恭敬的說了聲:「老太太,您好。」

珍美搶先用手指著我向她媽介紹說:「媽,這是吳先生,表姐的同學。」我心裡好笑,我想我那裡有這樣年青同學,大概這位老太太亦老糊塗了,笑著讓我請坐,我連忙又補充一句:「伯母您請坐。」等大家都坐定後,這位老太太便向我問長問短,從我本身一直問到我家庭,祖宗八代都好像要查考一下,我雖然不耐煩,可是我仍然很恭謹的回答著,有時我的過份幽默的回答,會使珍美同嫣雲倆人發笑,我卻敷衍著老太太。

最後老太太大概講話講的累了,一定要我留下,還說出門的人要多休息,這年頭身體要緊,外面旅社裡人太雜,不如在家裡方便,我起先不肯,可是老太太一定要留,我在無可奈何之下,用眼偷看嫣雲,正好嫣雲亦在愉看我,當我倆的視線一接觸後,她紅暈著瞼,忙把頭低下,但是很快的又朝我這裡望了一眼,並點了點頭,那意思無外的又是要留我了,當時我真不知怎樣處置才好,後來我心一橫,暗想道:「風流漢呀!風流漢!一塊美肉在嘴邊,何必走乎?」

於是我亦順水推舟的答應下來,可是仍然很客氣的道:「那太麻煩了!」

老太太道:「這有什麼麻煩的,我們這裡房間多人少,被褥有的是,嫣雲每次來都住在樓下東邊的房間,西邊的那間沒人住,你就住西邊的那間好了,這樣免得嫣雲一個人在樓下害怕!」我聽老太太已替我決定了,心裡那份高興可就別提了,可是我表面上仍然保持一本正經,連聲道:「是!是!謝謝伯母。」老太太見我答應了,才由嫣雲同珍美扶著她上樓休息。

這該是「天假良緣」,亦可說是我「風流漢」豔福無邊吧!我同嫣雲的房間雖是對面而居,距離看起來很遠,可是中間是一個浴室,這浴室有兩個門,一個在我這間,一個通嫣雲的那間。我得意的斜在床上抽著煙,看著從我嘴裡吐出來的那成群結隊的大小煙圈。

突然我的房門呀的一聲打開了,嫣雲站在我的面前,我連忙由床上站起來說道:「嫣雲,請坐。」她現在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了,紅暈著臉說:「我姑媽很喜歡你,希望你在這裡住幾天。」

我看著她笑著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她按著道:「我關照馮媽燒熱水了,等會她會來叫妳的,你可以先洗個澡睡覺,我得再陪陪姑母去。」說著她就要走的樣子。

我心裡明白天下最淫蕩的女人,在開始的時候總是被動的,我應該及時把握時機,向她進攻,我不等地回身,便搶上一步,拉著她的手往我懷裡一拉,她身不由自主的倒在我懷裡,口裡輕啊了一聲道:「你要幹什麼?快放手,讓別人看見了成什麼樣子!」我好像沒聽見似的,低下頭在她的小嘴上吻住了。

起先她還假裝著躲閃,後來她不躲亦不閃了,仰著頭,眯上眼,一手搭在我的肩上,一手抓著我的右臂,自動的把香舌送過來,叫我輕含著,慢吮著,享受著這深長的一吻,這難忘的一吻。

她慢慢的睜開了眼,嫵媚的瞧著我笑道:「這該夠了吧?姑媽同珍美等急了,我得先走一步,等會我再來,不是一樣嗎?」說著她掙脫了我,奔上樓去。

鄉下的夜是特別靜寂的,這時候也不過才十一點光景,在大都市裡,正是車水馬龍歌舞昇平的大好時光,可是在這裡,樸實的鄉下人都早已入睡了,我下意識的在房中慢踱著。

「先生!水熱了,請去洗澡吧?」剛進門時那個同我泡茶的結實女人現在又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唔」」唔」的答應了兩聲,意思是告訴她我知道了,我自己會去的。

她好像沒明白我的意思,站在那裡仍沒動,並且還是像剛才一樣的死盯著看我;這使我覺得很奇怪,於是我亦不免上下的打量了她一番,只見她雖然是個沒受過教育的鄉下人,可是那豐滿而結實的肉體,高聳的雙乳,紅潤而健康的臉色,棕色的皮膚,再配上她那一對長形媚人的眼睛,倒亦另有幾分姿色,我覺得她最迷人的地方,要算是她那一對媚人的欲醉的眼睛了。

於是我微笑著向她點點頭道:「謝謝妳,我知道了,妳幹嗎老看著我呢?」

她見我如此的問她,先是一楞,臉紅暈著,嘴巴動了動,像似要說什麼?可是沒說出來。

於是我又道:「妳是這裡的什麼人?」

她道:「我是這裡的傭人馮媽,在這裡很久了。」她又按著說:「這裡的老太太真好,慈悲心腸,小姐同姑小姐人更好,唉!這年頭,好人落不得好報,像姑小姐這樣漂亮的人……」她停了停沒說下去。

我追問著道:「姑小姐怎麼樣?」

她又連連的嘆了兩口氣道:「唉!人家常言道:『紅顏薄命』,真是不假,姑小姐結婚不到兩年,新姑爺就去世了,現在落得守了寡,新姑爺人品學問那樣都好,就是身體單薄了些。」她說到這裡又盯了我一眼,說道:「先生!你長的同我們新姑爺一模一樣,可是體格比他魁偉的多了,臉色亦紅潤的多,你剛進門的時候,可真把我嚇了一跳,後來等我看清楚了,才曉得弄錯了,如果不仔細看,真把人弄糊塗了。」

這時我心裡一切都明白了,她還想按著說下去,樓梯忽然響了,她指指外間道:「恐怕小姐同姑小姐下來了。」說著竟自離去。

這時只聽得珍美同嫣雲的談笑聲,珍美第一個先跑進來,接著嫣雲亦跟著進來了,珍美現在顯得更活潑可愛,她竟向著我作了個怪樣子道:「喂!你怎麼不去洗澡去?難道還要嫣雲陪你嗎?」

嫣雲見珍美打趣她,半嗔半怒的道:「小鬼,胡說八道,再胡說看我撕妳的嘴!」說著伸手就要捉珍美,珍美比較靈活,一轉身躲在我身後,雙手由我後面摟著我的腰,偏著頭從右肋下探出來道:「來呀!我才不怕妳呢!妳要敢來,我就大聲的喊,他……他…………」

嫣雲好像有什麼秘密被珍美抓著似的,紅暈著臉:「他怎麼樣?妳敢說!」

於是我打著圓場道:「算了!算了!今天坐了一天的火車還不夠受的,我們都應該休息休息了,我亦該去洗澡去了。」珍美仍然怕她表姐抓她,於是她緊拉著我一隻手,躲在我身後拖著我往門口,我曉得她是怕嫣雲再抓她,於是我護著她溜到門口,她見已脫離了危險地帶,一放手竟笑著往樓上跑了。

珍美走後,嫣雲顯得不太自然,低著頭,沒出聲,好像有什麼心事!

我經過同馮媽的一段談話後,對嫣雲的一切都清楚了,她也是世界上一個不幸的女人,她失掉愛她的人,失掉了人生的樂趣,她性的饑渴,生活的孤寂,使她失去了活力,我同情她,我憐惜她。我應該設法把她帶到快樂的路上!

「嫣雲!妳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我拉著她的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