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游戲之鐵處女

主人看我已經進入迷亂狀態後,就將褲襠裡的雞巴掏出來,然後用力的扣緊陰蒂事我的身體後退的同時,也將雞巴順勢插入屁眼。

剛一後退雞巴就進入屁眼了,然後我高聲說不要的同時,在將身體用力往前挺試圖擺脫雞巴的刺入,可是主人的手卻突然再次扣緊陰蒂,使我不得不再度將收緊的屁眼套在往前頂雞巴上。

一邊哭一邊說道:「不要好難受啊。」而心裡卻暗道:「好奇妙的感覺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性快感嗎?」

雞巴越頂越深而且也開始變粗變長,而主人也終於說道:「性奴多大了?」

我扭動著苗條的腰部和肥妹的屁股說道:「不知道。」

主人突然發力刺入後說道:「說不說。」

我高聲尖叫著說道:「就是不知道你能怎地?」

雞巴再度刺入屁眼後,主人也再度問道:「不說就痛死你。」

屁眼像要裂開了身體卻非常享受這份痛苦,而我終於說道:「二十三歲。」

雞巴再度刺入後我也仰起頭發出淫叫,而主人則恰到好處的說道:「性奴給我閉上嘴巴好好的享受吧?」

雞巴刺到最痛的點上了,然後我瘋狂的扭腰和喊道:「不要痛死了。」

雞巴繼續衝擊痛點然後主人說道:「不許叫性奴,不然我就這樣痛死你。」

我繼續發出高分貝的喊叫聲,而主人則冷酷的說道:「給你機會你不知道珍惜那我可就要懲罰你了。」

時間下午的三點十分,我第一次接受性奴淫舞的調教。

主人拿出一雙用皮筋連著的筷子後和我說道:「性奴一定不認識它?因為這是我獨創的性虐刑具之一,我給它起名叫做性虐筷子,是用來懲罰你們這種不聽話的性奴所專用的刑具。」

我看著性虐筷子說道:「後面連著皮筋有什麼用啊?」

主人沒有回答我的提問因為根本沒有必要,而他將性虐筷子,噴上一層威猛的重油污淨後說道:「這油污淨起到的是潤滑作用,一會你就明白了。」說完將一根筷子慢慢的推入我的屁眼。

屁眼的感覺很奇妙最明顯的就是想要大便,而我則委屈的說道:「不要好難受啊別別這樣對我。」

筷子繼續往屁眼裡深入很快就進入了一半,而就在這時主人卻停下了。

等了大概五秒鐘主人突然用食指壓著筷子說道:「叫聲好聽的性奴。」

屁眼的感覺無法形容而我一邊扭腰一邊說道:「不要好難受啊。」

食指在筷子的平面上滑動而主人低聲說道:「給我淫叫快點。」

筷子在屁眼裡上下移動著,而我突然感覺到快感後,不由得發出淫叫聲來。

主人將筷子完全推入屁眼後說道:「性奴爽嗎?」

無法形容屁眼現在的感覺,不過總結起來就是一個詞字,那就是痛。

我一邊流淚一邊說道:「好難受啊,求你了快拔出來吧?」

主人說道:「拔出來,哈哈哈哈哈,我都說過了這回要罰你的,所以你就好好的享受一下性奴淫舞的可怕吧?」

將另一根筷子握在手中後,往陰道裡插入的同時說道:「想叫就叫吧性奴?」

我瘋狂的扭腰和退後身體,但卻無法阻止筷子的進入,然後我只能眼看著長長的筷子慢慢的進入陰道了。

筷子終於被推入陰道了然後我也身不由己的跳起淫舞來了,當然,我的尖叫聲從始至終都沒有停下過。

等了大概不到一分鐘的主人說道:「幸福時光開始了性奴,從現在起直到明天的十一點鐘我才會停止懲罰,而這期間我會去別的性奴那裡享受。」

突然意識到我要這樣熬到明天後,不由得腦子空白,然後我說道:「求你了這樣真的會死人的。」

主人說道:「為了說明你是個性奴,我還有兩個指令要你遵守,第一個指令是從現在起你要一直說性奴二字,直到我說停下為止。而第二個指令需要我先按上一個刑具才可以說出來。」說完從皮包了拿出一個鈴鐺後,將它掛在性虐筷子的皮筋上的同時說道:「第二指令就是鈴鐺不能發出聲音。」

我哪裡受得了這個,而當我掛上鈴鐺的瞬間,就一下子使它發出鈴聲了。

主人突然冷酷的說道:「性奴你還有五分鐘,下面聽好了我說的話,因為我就說一遍然後就進入倒計時。」

我扭得越來越用力,而隨著我的扭動,陰道和屁眼裡的筷子也就會隨之移動。

主人繼續說道:「鈴鐺從倒計時開始就必須停止一切聲動,而它要是響了一聲你就要再加時一小時,要是兩聲則四個小時,五聲就加時一天一夜,十聲的話就加時五天四夜。」

突然明白不能讓鈴鐺再響了,然後主人看我停下動作後說道:「你現在只要說出性奴二字就算開始倒計時了,當然,你也可以緩一會,因為還有三多分鐘。」

突然有種落入地獄的錯覺,然後主人說道:「還有兩分四十八秒。」

我憋不住了,但一想到要加時就再度憋氣挺著,然後主人說道:「就剩下一分鐘的時間了性奴。」

我委屈的說道:「能不這樣嗎?」

主人說道:「還有三十六秒了性奴,我建議你小幅度的扭腰,這樣就可以在鈴鐺不響的前提下跳性奴淫舞了,當然要小心啊,皮筋的彈性可是很高的。」

我欲哭無淚的說道:「求你了別這樣。」

主人說道:「還有十一秒了,開始跳性奴淫舞吧,性奴。」

我絕望的說出性奴二字後,主人也低聲說道:「性奴性奴性奴性奴,讓你說這個詞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用你的自我暗示,來時刻暗示你是個性奴。」

我終於跳性奴淫舞了,因為不跳的話太難受了,不過即便跳了,對於緩解痛苦也起不到任何正面的作用,反倒會加重我的痛苦。

主人看我進入狀態後說道:「性奴看來很享受啊?不過忘了說明,性奴二字也是有對應的懲罰的,而你要是停了一秒,就會被我摸玉十分鐘,當然,你不可能知道摸玉是個什麼樣子,所以我先摸上一分鐘讓你感受一下,記住千萬不要再摸玉的時候停下說性奴哦,因為那樣就會被我持續性摸玉了。」

主人走到我的面前後在將身體轉過去,然後他那兩雙惡毒的手,就這樣同時放在陰道的兩側,而我也突然明白,所謂的摸玉就是手摸陰道。

掌心是人手上最敏感的部位,所以任何的細微變化它都能感應到,所以主人就這樣將手掌放在我的陰道前,任何伴隨著我的扭動,卻始終將手心處在性虐筷子的一釐米範圍內。

漫長的一分鐘終於過去了,而我只覺得陰道又熱又舒服,不過卻有一絲難以言明的羞辱感縈繞心頭。

主人見我已經適應後說道:「好了性奴,你的練舞時間到了,我就不打擾你在這裡練習性奴淫舞了。」說完轉身要走的瞬間,又回頭說道:「不要以為我走了就沒人監督你的一舉一動了,實話告訴你,這裡不僅有竊聽器,還有四個高圖元的紅外攝像頭,因此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監控之下,所以我奉勸你不要弄響陰道上的鈴鐺和發出性奴以外的聲音來。」

主人終於按動自動捲簾門的開關,然後就這洋離開了車庫。

自動捲簾門關閉的一瞬間,我有一種告別人世間的錯覺出現,然後我開始本能的用陰道吸住筷子,然後小幅度的用陰道內壁去摩擦筷子了。

不能讓鈴鐺發出聲音是我現在最大的噩夢,因為想要保持無聲,就只能小幅度的蠕動陰道和屁眼的內壁,至於腰部和臀部均不能動,而這樣的結果就是陰道和屁眼幸福感會不斷的加強,並且是累加的效果。

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

說了幾個性奴已經忘記了,只記得我說了很多個,而這時的我突然想到要是這樣說上一天一夜的話,那我豈不是連說話都忘了怎麼說了嗎?「眼淚在主人離開不到五分鐘後落下,不過我並不是因為痛苦才落淚,而是因為要這樣過完一整夜的時間,我無法想像自己會怎麼樣。

第一次站著尿尿了,我卻仍舊說著性奴二字和繼續摩擦性虐筷子。

索性閉上眼睛吧?不要,太幸福了根本閉不上。

什麼???我還能高潮啊!!!過去多長時間了?

陰道陰道好熱啊。

屁眼屁眼屁眼好舒服啊。

不要又高潮了。

救命啊,誰能告訴我還有多久嗎?

一個小時後,已經能控制鈴鐺的我,開始大幅度的蠕動陰道了。

深夜的八點多,我漸漸的發現黑暗的角落裡,紅外攝像頭所發出的光。

一夜就這樣過去了,而我終於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那就是我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性奴了。

以後我都將跟隨主人的興趣,隨時被他請來的人瘋狂的幹,猶如現在,我將失去人格,失去尊嚴。直至主人厭惡我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