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後花園

媽媽今天穿的是長褲,不利我的舉動,我的手摸上了媽媽的褲帶,想把這不利的因素排除,媽媽警覺的握著我的手:“幹什麼?”“媽媽,隔著衣服我出不來的。以前都是貼著肉做的。”我的手繼續想解開媽媽的褲子。“不行,你姐姐回來看到了怎麼辦?”媽媽拒絕脫褲子。“可是……”不論我怎麼說,媽媽就是不肯脫,看來今天是吃不成了,我不甘心啊。

無奈之下,我只好把肉棒從媽媽的屁股底下貼著她的陰部升到前面去,讓媽媽用腿夾著我的肉棒,手握著我的前端替我打手槍。媽媽顯然沒不習慣,不是太重就是太輕,我只有讓媽媽套著我的肉棒,我扶著她的豐腴的腰肢,前後挺動了起來。

媽媽對我的肉棒僅隔了兩層布在她的陰脣上摩擦很不適應,雙腿拼命的夾緊,讓我的肉棒如同在陰道裡進出一樣爽,我把媽媽的手移動一下位置,把柔軟的掌心擋在我龜頭的前面,記記都頂在媽媽柔軟的掌心裡,跟晚上插她肉穴一樣。我用力把媽媽的小手往她的大腿根部壓,讓我的肉棒能更用力撞在她的小手裡,記記的撞的我龜頭隱隱發痛,肉棒彎曲。

“啊……”我緊緊的握著媽媽擋著我龜頭的小手,滾熱的精液射她的掌心裡,這時候我在注意打量媽媽,媽媽的臉蛋緋紅,看來我的肉棒磨擦她的陰脣令她性起了,現在連我的精液順著她的掌心流下,把她的褲子弄濕了一大片她也沒發覺。

“媽媽,你的褲子濕了哦。”我不懷好意的提醒她。

媽媽“啊”了一聲,“都是你。”媽媽急忙走回房,出來的時候卻換了條裙子。

這時候姐姐回來了,還好我穿好了褲子。

“姐姐等一下你聽到什麼不要出聲好嗎?”飯後,我這樣跟姐姐說,雖然不想讓她知道,但沒辦法啊。“怎麼了?”姐姐疑慮的看著我,我神秘的笑道:“沒什麼,反正你記住我說的話就行了。”

好不容易等到媽媽洗完碗上樓,我拉著媽媽就進入她的房間,媽媽早在看到我在樓梯口等她就明白我想要做什麼了。

進入房裡,媽媽主動的趴在床上,把裙子撩起來等我趴上去。看著媽媽那窄小內褲包裹下的豐滿肉臀,我忍不住咕咚的吞了口口水,今天,這裡就要歸我了。

我把媽媽的下身搬下床,這樣媽媽就半跪半趴挺著屁股方便我等一下偷襲了,媽媽雖然有點疑慮,但平時我的花樣就多,她一下也沒料到我居然敢突破真正亂倫的界限。

我把褲子脫下,光著屁股半跪在媽媽的背後,肉棒象往常一樣在她的股溝裡磨擦,等到尿道口吐出了半透明的液體後,我悄悄的一手按在媽媽的腰背上,肉棒微離媽媽的股溝,但隱隱對準她的菊花眼,一手猛的拉住媽媽的小內褲,用力往下扯,當媽媽的小內褲給我扯到大腿根下後,手改握著肉棒,對準媽媽那沒開發過的小菊花,腰往前一挺,碩大的龜頭硬擠進媽媽那窄小的屁眼。

在我扯下她內褲的時候媽媽就知道不妥了,但給我的手壓著她的腰,上身只能微微挺起,接著屁眼裡傳來撕死裂骨的痛楚,屁眼遭到偷襲的媽媽慘叫了起來。“媽媽,你的屁股現在是我的了。”我喘息著說,肉棒繼續往媽媽窄小的屁眼裡插。

“不要啊小天。”媽媽扭動著屁股,想擺脫我的肉棒,直腸用力的收縮,想阻止我繼續前進,但緊窄的屁眼反而讓我更有替媽媽開苞的成就感。

淚水不停的在媽媽痛苦緊閉的大眼睛裡流出,驚秀美的臉蛋流下,打濕了一大片床單,她已經認識到事情已經不可輓回,我的肉棒已經整根插在她的屁眼裡,只有悲哀的接受給自己兒子破入後庭這個事實。

我艱難的在媽媽緊湊的後庭裡開拓,龜頭稜不住的在媽媽嬌嫩的直腸壁上刮過,小腹不停的撞擊媽媽柔軟的臀肉,每次插進去都會把媽媽的臀肉壓扁,抽出來就會立刻彈起來,破裂的肛門和受損的直腸壁的血把我的小腹染的桃紅點點,讓我陷入開媽媽的苞的異樣快感中。

認命的媽媽一動不動的趴著,我解放了的手解開媽媽上身的衣服後,一手在媽媽不時抽動的上身游動,嬌嫩的乳房,光滑雪白的背部都是我的撫摩對象,一手不是在媽媽的下陰又摳又摸,就是在媽媽給我的肉棒撐的開開的屁眼邊上用指頭轉圈。

看著媽媽給我的肉棒撐的圓圓的,紅通通的帶血屁眼,聽著她低聲哭泣的甜美聲音,通過肉棒感覺到媽媽直腸裡的高溫與緊湊,我彎下腰去,上身貼上媽媽光滑柔嫩的背,“媽媽,我愛你,你是我的了。”緊抱著媽媽,我的肉棒在媽媽不時蠕動收縮的直腸裡射了,真正奪走了媽媽屁眼的第一次。

媽媽在我射精的時候哀號了一聲,身體用力的往上仰,差點撞掉了我的下巴,我用力的壓著她,直到我的肉棒在她的直腸裡完全停止了跳動才鬆開。

媽媽整個人軟倒在床上,哭成了個淚人兒,淚水不停的順著嬌美的臉蛋流出,但一半進入了我的肚子裡,真甜哪……還沒消退的肉棒還留在媽媽的紅腫流血的屁眼裡,我一邊舔著媽媽流下的淚水,一邊等待肉棒的再度硬起,繼續蹂躪媽媽的後庭。

一股異味突然揚起,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暈過去了,我低頭一看,淡黃色的水夾帶著我留在媽媽屁眼裡的精液,媽媽直腸裡的血,從我和媽媽吻合無隙肉棒和屁眼邊一點一點的溢出來,臭味就是這股液體發出來的,我這時候才感覺到媽媽屁眼裡的異樣,難怪潤滑了很多,原來媽媽的屁眼給我操的失禁了。

我頓時興奮了起來,雙手捉住媽媽的大屁股,用力的停動了起來,媽媽的上身隨著我的抽插在床上前後滑動,令我的興奮繼續攀升,直到頂峰。

媽媽慘遭蹂躪的屁眼在我把軟下來的肉棒拔出來後,一股稀水混合著我留在裡面的精液和肛血涌了出來,順著雪白的大腿直流地上,吃完了大餐就該善後,我起身什麼也不穿就開門去拿清潔工具,打開門,姐姐目瞪口呆的看著我。“你……你把媽媽怎麼了?”

我努了努嘴,朝房裡一擺頭,媽媽慘不忍睹的屁眼正對著門口,地上混和著精液,血水的稀糞正在有力的控訴我的罪行。

姐姐畢竟是屁眼給開過苞的人,有經驗,我負責清理穢物,姐姐替媽媽清洗過後拿了些藥膏和藥水給媽媽飽受蹂躪的屁眼上藥。

媽媽醒過來後,穿上件睡衣就抱膝坐在床頭上,花容慘淡,一副飽受創傷的樣子,(其實也是)她還哀求姐姐不要告訴爸爸,姐姐看到這樣子還能說什麼,警告我兩句就走了。

看著媽媽柔弱無助的樣子,我的肉棒又隱隱發痛,但現在不是時候。

“媽媽,對不起,弄疼了你。”我在媽媽的身邊坐下,媽媽驚嚇的移開身子。

“別怕,我現在不會再要的。”我摟著媽媽,把驚嚇萬分的她摟在懷裡細細安撫,媽媽現在的樣子跟剛給人強暴的小女生沒什麼兩樣,好可愛哦。我的手在媽媽不停抖動的身體上撫摩,我完全沉醉在完全支配媽媽的迷人感覺中,手不知什麼時候摸到了剛剛才給我蹂躪過的小菊花上,媽媽痛苦的扭動著身體把我驚醒,連忙把手移開。

“很疼嗎?”從媽媽痛苦的眼神裡看出確實很疼,“睡一覺就沒事了,書上都是這樣說的。”捧著媽媽秀美的臉龐,我細心的親完媽媽臉上的淚痕,扶她躺下,媽媽觸動了傷口,痛苦的哼了一聲。

嘗過媽媽美妙的後庭花的我反正下午根本沒心情去上學,乾脆當媽媽的肉墊算了,我把媽媽扶起,自己半靠在床頭,讓媽媽躺在我身上,本來隱隱發硬的肉棒在接觸媽媽完美的肉體後立刻硬了起來,頂著她的腰臀處,媽媽受傷的屁眼就架在我的兩腿間,媽媽的頭靠在我的胸口,我一手按在媽媽柔軟的小腹上,一手握著媽媽飽滿的乳房,舒服的嘆了口氣:“媽媽,我們睡吧。”說完我就閉上了眼睛。

抱著媽媽睡的滋味就是好,我睡的又香又甜,連媽媽什麼時候拖著受傷的身體起來做晚飯都不知道。爸爸回來後大家一起吃晚飯,我故意坐在媽媽的右側,椅子拉近她,媽媽坐下來的時候屁股放的很輕,即使這樣她還是弄疼了自己,皺了皺眉頭,我把閒著的左手伸到她屁股下,媽媽厭惡的看了我一眼,挪開了。

“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爸爸問媽媽。“我下午不想上課,媽媽罵了我一頓,自己哭了。”我趕緊接口說。現在我可不想讓爸爸知道我開了媽媽的後庭,媽媽的後庭我現在想一個人獨占。“你這小子,看你把你媽氣成什麼樣子。”媽媽現在眼睛都哭腫,還好我有藉口瞞過去。媽媽終於不動了,我的手就在她臀下,墊著她受傷的屁股,一隻手安心的邊吃飯,邊感覺左手傳來的充滿肉感的接觸。媽媽草草的扒完飯,說聲“我吃飽了”就躲到廚房裡偷偷掉眼淚。我盯著媽媽姍姍的背影,心裡直發笑,現在媽媽的屁股和小穴都給我幹過,相信很快我就可以在媽媽清醒的時候在她子宮裡射精了。

在爸爸到姐姐房裡的這幾個小時,我細心的查看媽媽的屁眼,估計還有多久才好,得出的結論是沒有三四天不可能愈合後,我不由得嘆了口氣,看來這幾天是沒得玩媽媽的屁股了,我拿起姐姐留下的藥,細心的替媽媽的屁眼再上一次藥。

媽媽給我逼著用狗趴式的姿勢給我插屁眼,窄小的屁眼跟我連續一個星期的抽插,已經適應了我的肉棒,但媽媽一動不動的消極抵抗令我很煩惱,不論我怎麼求她,她總是冷冷的看著我,就象現在。

“媽媽,我求你了,你蠕動一下直腸好嗎?收縮一下屁股也好啊。”我捉著媽媽的腰,用力的在她的肛門裡抽插。

媽媽轉過頭,冷冷的看著我,不言不語。媽媽手臂半曲叉在床上,美麗的臉龐離床只有不到兩尺高,亮麗烏黑的秀髮下垂散落,雪白的身體隨著我的動作前後晃動著,如果媽媽再肯配合一下就一卻都完美了。

“媽媽,求你了。”直腸還是一點動作都沒,我一怒之下,把肉棒拔了出來,手上用力,把媽媽的身體提了起來,肉棒直對陰戶插了進去,乾澀的陰戶給粗大的肉棒強插了進去,媽媽痛苦的叫了起來,但出呼我的意料之外,媽媽居然沒有反抗。只是在剛插進去的時候忍痛不住身體往前趴,這樣我就變成趴在媽媽的背上隔著屁股插她的小穴,套句術語就是隔山取火。

肉棒隔著媽媽的屁股在她的陰道裡鑽,媽媽一動不動的趴著,看著媽媽沉靜的臉,我心裡有了覺悟,媽媽在她的屁眼給我強姦後,知道她的子宮遲早有一天也會充滿我的精液,只是這一來的早還是晚而已。

“媽媽,這是何苦呢。”我吻著媽媽的臉蛋,“我愛你,你在我心目裡是這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從我的小弟弟開始能硬起來的時候就沒一天不想得到你。除了你,這世上我不會在喜歡第二個女人。”我喘氣邊插邊說道。

媽媽嚶嚶的哭了起來:“你不是人,我是你媽媽你也強姦,現在你滿意了,我真是前世造孽啊。”“我不管,總之我就要你。”我翻起媽媽的身體,隔了個厚厚的屁股,插不到子宮裡真是不爽,把媽媽擺成側躺的姿勢,把媽媽的一條腿曲成跟身體90度角側架在我的腰上,從側面用肉棒狠狠的插起媽媽的陰道,記記直抵子宮,既可以看到媽媽美比女神的臉蛋側面,又可以欣賞到媽媽飽滿的曲線,媽媽給我的怪姿勢弄得難過無比。

“我要跟爸爸說,讓他把你讓給我。”媽媽給我堅定的語氣嚇了一跳,“你不想活了?你爸爸不打死你才怪。”“反正沒有你的日子我也不想活了,還不如跟爸爸明說了,死就死吧。”一股濃濃的精液第一次在媽媽清醒的時候射進了她的子宮。

我默默的抽出肉棒,離開媽媽的身體。媽媽捂著臉哭了起來,“我是你媽媽,現在屁股給你幹了,前面的也給你,你還想怎麼樣,是不是想逼死我啊!”淚水不住的由媽媽的手掌間流下。

看著媽媽這個樣子,我也無話可說,只能默默的躺在她身邊,“對不起,媽媽,都是我不好,”抱著媽媽赤裸的身體,我輕輕的舔著她流下的淚水,“我再也不會再逼你的了。”輕輕的幫媽媽穿上衣服,我回到自己的房間。

連續幾天我都沒有再和糾纏媽媽,晚上也是,我心裡已經死心了,除非媽媽肯完全接納我,不然我不會在強迫她的,她是我最愛的人。早早的吃完飯,我默默的返回自己的房間躺下,媽媽只是在一旁擔心的看著我,但我提出的要求卻是她無法答應的。

一陣吵鬧聲把我從夢裡和媽媽激烈的做愛中吵醒,聽了一下,才知道是媽媽和爸爸,難道爸爸忘記下藥,讓媽媽撞見他和姐姐的事?我推開門,看到媽媽怒氣衝衝的和只穿了件短褲站在姐姐門口的爸爸爭吵。房間裡隱隱傳來姐姐的哭泣聲。

媽媽:“你這個畜生,小蘭(姐姐的名字)是你的親女兒,你居然這樣不知羞恥,你還是不是人啊!”顯然媽媽罵了好一段時間了,爸爸臉一陣青一陣紅的,看來實在忍不住了。

“閉嘴,別再吵了,你以為你也很清白嗎?你兒子早把你操了,告訴你……”

媽媽激怒下,連爸爸話裡的含義也沒仔細聽,“不錯,兒子喜歡我,我願意給他,起碼他真心對我好,不會讓我傷心,告訴你,從今以後,你跟女兒過,我和小天過,你這個畜生別再碰我。”一口一個畜生,爸爸憤怒了,一把掌把媽媽打倒在地,還想繼續上去打,我急忙上去推開了他。

看著媽媽坐在地上,捂住紅紅的一邊臉,我心痛蹲下去,把媽媽扶了起來抱在懷裡。“你幹什麼,媽媽有什麼錯,錯的是我們。”媽媽在我懷裡哭了起來,爸爸站在一邊不知所措。

媽媽擦了擦眼淚,突然轉身趴在走道的欄桿上,脫下內褲,把睡衣翻起來,露出翹挺雪白的屁股,自己用手掰開臀瓣,露出誘人的菊花眼:“小天,你不是喜歡媽媽嗎,媽媽現在給你,來吧。”媽媽轉頭對我說道。

看著媽媽眼淚未乾的臉蛋,撩人的姿勢讓歇了好幾天的肉棒頓時高高翹起,爸爸看到這一幕,哼的一聲關上門,到裡面去安慰姐姐去了。

我把肉棒溫柔的慢慢插進媽媽的菊花眼裡,媽媽一邊流淚,一邊說道:“小天,還是你對媽媽最好,媽媽以後就跟你過。”

“媽媽,我會一輩子都對你好的,我發誓。”

媽媽主動的配合我,直腸以前所未有的熱情歡迎我的來到,在媽媽的熱情款待下,我很快就射了,但今晚才剛剛開始呢。

我溫柔的擦乾媽媽的眼淚,抱著她進入我的房裡,繼續享受媽媽帶給我的熱情,媽媽的小穴,屁眼都熱情的迎接我,使我的肉棒即使硬不起來心裡還是想要,媽媽居然用她的小嘴幫我吸,媽媽說她的嘴從來沒做過這種事情,即使和爸爸最親熱的那段時間裡,現在,她要把她的身體完全交給她最愛的兒子……。

媽媽這段話就象最劇烈的春藥,讓我的肉棒再次雄風大發,一直到天亮,媽媽身上肉穴,屁眼,小嘴裡都滿滿的充滿了我的精液,連乳房媽媽也拿來服侍我的肉棒。

盡情後我和媽媽交股而眠,直睡了一整天,晚上草草的吃了點東西又繼續,天亮後媽媽走進了律師樓,正式和爸爸辦理離婚手續,離婚後,我跟媽媽,姐姐跟爸爸,我和媽媽過著只羡鴛鴦不羡仙的生活,我不會要兒女的,因為我要永遠保持媽媽美好的身材,讓我永遠的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