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後花園

過了一會,姐姐房間的門開了,我偷偷從門縫裡看出去,出來的是姐姐,雖然盡量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但我還是從她的眼裡看出了點異樣。姐姐看了周圍,輕咳了一下,爸爸從她的房裡出來了,真如我所料,我心裡得意了起來,好好把握這個機會,相信我想真正和媽媽做愛的日子不遠。

連續三天,爸爸都沒再進入姐姐的房間,我大感失望,怎麼會這樣啊。今天晚飯媽媽煮的湯很好喝,我多喝了點,半夜尿急的厲害,只好起床上洗手間,平時我都是一睡就到天亮的,迷迷糊糊的拉完尿,我走到自己的房間,卻聽到姐姐的門咿呀一聲開了,我一轉頭,卻和一個男人照了個正面,頓時嚇了一身冷汗,睡意全醒,定神一看,原來是爸爸……

“呃……,我是來看看你姐姐睡了沒有,怕她明天不知道醒來,你怎麼還不睡啊,明天還要上學,快點睡覺。”爸爸強自鎮定的說道。“爸爸,我有點事情和你說,你進來一下好嗎?”我拉開了門。

爸爸心神不定的進來我的臥室,“什麼事?”

“你和姐姐的事情我都知道。”我開門見山的說道,爸爸的面都白了,“什麼事?你別胡說。”“前幾個星期你白天在姐姐的房裡做什麼你自己清楚,現在這麼晚又偷偷在姐姐的房,嘿嘿……”

“小天,你的零花錢是不是不夠用?我明天給你點。”靠,當我是小孩子啊,拿點錢就想收買我。“你和姐姐的事我不會說的,”爸爸登時松了口氣,“但我要媽媽。”

“什麼?你說什麼?”爸爸嚇了一跳。“你和姐姐做什麼我就和媽媽做什麼,我想了很久了。”我認真的對爸爸說。

“可是……,她是你親生母親啊。”爸爸為難的說道:

“姐姐也是你親生女兒啊,不肯就算了,但明天我會對媽媽說你們的事,還有警察,”我不容置疑的說,“看你怎麼辦。”“別,好吧,”爸爸妥協了,“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媽媽說啊,難道說我上了自己的女兒,現在想讓她兒子上她嗎?”

“不用跟媽媽說啊,你想辦法弄點藥給媽媽吃,我自己上就可以了,醒來她什麼都不會知道的,要不是我年齡不到我早就去買了。”呵呵,終於能嘗嘗媽媽的美肉了。

“我今晚就下了藥了,”爸爸嘿嘿的奸笑了起來,“要不你媽媽半夜醒來發現我不在怎麼辦,虧我好不容易用睡前喝水美容的藉口說服她。”

“啊,那今晚我就要媽媽!”聽到這裡我急不可待的說,難怪我這段時間沒看到,原來都是半夜迷昏了媽媽才去的,我怎麼沒想到呢。

“好吧,我再去你姐姐房裡一段時間,你輕點,別把你媽弄醒,大概還有2個小時藥效就過了,記得別太貪心啊。”

我摩拳擦掌的拉開房門,只見媽媽側身朝外的躺著,玲瓏有致的豐滿肉體凹凸如同山巒起伏,秀麗的臉蛋安詳的如同天使,微微翹起的嘴角讓人一看就知道她正在做美夢,嬌小的天足側疊在一起,如同白玉雕成的一般,側躺的身軀讓臀部顯得的更加豐滿,安放在胸前的手臂把飽滿高聳的乳房遮擋了一半,但露在外面的一半隨著呼吸的起伏更是令人心驚動魄。想到這具包裹在睡衣裡的美妙肉體將有兩個小時讓我隨心所欲,我就心跳不以。

赤裸裸的躺在媽媽的背後,我將媽媽的臀部微微托起,把那件即將失職不能好好的保護主人聖地的內褲褪下,媽媽的睡衣下半部分給我撩到腰上,我迫不及待的湊頭下去,盯著我渴望以久的小菊花,,完美放射性形狀,微黑的色澤,我頓時忍不住舔了上去,一股幸福感涌上了心頭。

“哼……”媽媽在沉睡中扭了扭身體,小菊花在我的舌頭舔弄下不停收縮,菊花蕾難受的媽媽想躺平身體,但給我的頭擋著,我幹脆把她的屁股放在我頭上,用我的舌頭繼續侵犯媽媽的屁眼,媽媽的雙腳正好到我的胯間,我雙腿曲起,夾著媽媽玲瓏的小腳,小腳裡,是我高漲的肉棒,我一邊舔媽媽的菊花蕾,不時用舌頭探進去,一邊挺動肉棒姦污媽媽的玉足,媽媽難受的扭動身體,屁股不停的在我臉上扭來扭去,害的我不得不用力捉住她的屁股,雙手暫時無法再去探索她身體的其他地方。

感覺就要射了,我急忙起來,要是射在潔白的被單上就麻煩了,我把馬上就要噴射的肉棒急忙對著媽媽的肉穴插去,但實在是太遲了,我的經驗又不足,好不容易才進入半個龜頭,正要強行插進去,和媽媽小穴摩擦的強烈刺激感讓我腰一酸,射了出來,怕沾到床上,我一邊忍著射精的快感,一邊用力插進去,龜頭一邊在媽媽的陰道裡做出“到此一遊”的塗鴉,一邊往裡進入。

我喘著氣趴在媽媽的身上,胸膛感受媽媽高聳飽滿的胸脯起伏帶來美妙摩擦,一手在媽媽完美的背臀上撫摸,一手在媽媽的身上到處探索,不時摸摸我和媽媽完美的結合處,媽媽的陰脣齊根包著我的肉棒,沒有一絲的空隙,大小正合適我的肉棒的陰道裡布滿了我的精液,充當了潤滑的工作,想不到一時不小心之做居然有這個效果。

看著媽媽如同女神般的臉蛋,我看了看放在床頭的鐘,時間還剩40分鐘,我決定不能再浪費時間了。“媽媽,我開始用肉棒插你了哦。”低頭吻了媽媽香甜的小嘴一下,我用力的挺動了起來,有我的精液充當潤滑液,不怕弄疼媽媽,我盡興的在媽媽的體內抽插了起來。看著媽媽微微充血腫起來的陰脣,我意尤未盡的舔了舔嘴脣,今晚的時間短了點,但以後日子長著呢,看著那兀自流著我精液的小淫穴,我低聲的說道:“明晚見,小寶貝。”

剩下的交給爸爸處理了,媽媽醒來後,雖然身體裡還殘留著性交過後的痕跡,但爸爸會說那是他做的。

帶著心滿意足的感覺,我沉沉的入睡,今晚真是舒服啊……在這以後,每天晚上爸爸都會在媽媽的水裡下安眠藥,然後過去姐姐的房裡,我就過去代替爸爸,有時候在他們的房裡姦污昏迷不醒的媽媽,有時候就把媽媽抱過我的房間滿足後再抱她回去,雖然沒能插媽媽的屁眼有點遺憾,(原因是爸爸雖然也想要,但媽媽死活不肯,現在我開了她的後庭,媽媽肯定發覺)但為了細水長流,只好忍住了,何況我不是沒辦法搞她的屁眼。

媽媽的公司少有的讓媽媽出差了幾天,這幾天憋的我團團轉,習慣了每晚都要媽媽身上射上幾次的我一下子再用回了手自己解決真難受,不得以,我把目光瞄向了姐姐。

媽媽不在家,午飯都是自己解決,我和姐姐放學後相約一起去餐館吃了一頓,看著姐姐走路不斷擺動的屁股,我憋了兩天的慾火立刻升了起來,“不知道姐姐肯不肯讓我插一下屁眼呢?”我心裡問了起來。

“姐姐,去那間吃好呢?”我趕上兩步,和姐姐並肩走,手不經意的搭在姐姐的腰上,姐姐平時和我打鬧慣,也不注意。

“隨便吧,吃完回去睡午覺。”姐姐開始打量周圍,想找一間好一點的。

我的手順著姐姐的腰往下移動,摸在了姐姐的屁股上,比不上媽媽的豐滿柔嫩,但彈性不錯,插進去肯定很爽,我心裡對姐姐的屁股下了個定論。

“小天你……”姐姐發覺了。我收回了手,“姐姐的身材好棒哦。”我低聲笑著對姐姐說,順便說一下,我和媽媽的事姐姐並不知道,爸爸沒跟她說,晚上我和媽媽做的時候她可沒空哦。

“亂說,媽媽的身材才好呢。”姐姐輕打了我一下頭。“姐姐有姐姐的漂亮,媽媽有媽媽的。”這可不是亂說,姐姐是少女的美,媽媽是成熟的美,但我喜歡成熟的。“別瞎說了,快去吃飯吧,就這一間。

”姐姐紅著臉打斷了我。吃完飯,我們姐弟倆擠上了公車,車上人太多了,只好背靠背的站在一起,停停開開搖搖晃晃的公車讓我們的屁股不時對撞,姐姐結實而有彈性的屁股讓我的肉棒翹了起來,只好用書包擋著。

十分鐘過去了,塞車塞得實在是厲害,才走了不到一小半的路,肉棒在褲襠和書包的雙重壓迫下實在難受。

不管了,心一橫,放著身後的美味不享受會天打雷劈的,我悄悄的拉開褲鏈,把肉棒解放出來,在書包的掩蓋下轉過身,猛的抱著姐姐,駕輕就熟的把肉棒塞在姐姐的臀縫裡。“姐姐,是我。”我怕姐姐驚叫,先跟她說一下。

“小天,你做什麼?”姐姐感覺到自己屁股中間的硬的如鐵的棍狀東西。

“我難受,幫幫我姐姐。”我抱著姐姐的腰,肉棒在她的股間輕輕的摩擦了起來。

姐姐明白了我在做什麼,一動不動的站著,但屁股的肌肉收縮的緊緊的,轉頭看著窗外。就在快要噴射時我急忙把肉棒收進褲襠裡,在褲子裡射了,有書包擋著沒人看見的,這時候車也到了家門。

我和姐姐急忙衝下車,“小天你剛剛做什麼!”進門後姐姐責問我。“我也不知道,”我裝成一副無辜的樣子,“只是覺的姐姐突然好漂亮好漂亮,接著就那樣了。”看到姐姐的神情緩和了下來,我抱住她,“姐姐,我愛你。”“你做什麼?快放開我。”姐姐感覺我的肉棒又硬了起來,掙扎了起來。

“我要和你性交,就象你和爸爸那樣。”姐姐給我的話嚇呆了,我趁機解她的衣服,反正爸爸白天不在家,在那裡做都一樣。當我把她的上衣脫下,準備脫她的裙子的時候,姐姐清醒了,“你,你怎麼知道的?”姐姐並沒有阻止我繼續脫她的衣服。“爸爸每天晚上都到你的房裡去,你說我怎麼會不知道?”就省下乳罩了,姐姐連內褲都給我脫下了。

“我可以給你,但你不能跟媽媽說。”姐姐羞澀的說道。“好,但我要姐姐你配合哦。”姐姐無言的點了點頭。

我把姐姐推倒在大廳的飯桌上,背朝我,我脫光自己的衣服,挺起肉棒就朝我嚮往多時的肛交方式進行。

“呀!”姐姐慘叫了起來,沒有任何前奏就給我的肉棒插進屁眼裡,令她痛苦無比,但我發現她的屁眼顯然不是完壁,應為痛歸痛,但不是很難進。“你的屁股給爸爸插過了嗎?”姐姐點了點頭。靠,給爸爸搶先了,看來媽媽那裡我要努力了,不然不知道爸爸什麼時候會捷足先登。

我用力的挺動著,比起正規的插穴,屁眼顯然別有一番滋味,姐姐適應後,後庭不時蠕動,屁股輕擺,迎合我的肉棒在她的後庭裡肆虐,龜頭稜端不停的與姐姐的直腸壁摩擦,緊夾我的陰莖的蠕動令我很快在這異味的快感裡到達高潮的頂端,一真激射,我把精液深深的射進了姐姐的直腸裡。

“好了嗎?”姐姐想起來,我趕緊抱著她,“別急嘛,我還沒滿足呢,你看,我的小弟弟還硬著呢。”我的肉棒還深深的留在姐姐的屁股裡。“那你快點,我還要午睡呢。”姐姐催促我。

“那我們到你的床上做吧,我想抱著你睡。”我抱起姐姐往她的臥室走。當天,我把積蓄了幾天的慾火都瀉在了姐姐的屁股裡,午睡起床後,我跟著姐姐去廁所大便,看到她拉出來的都是白色半乾的液體,感覺真是爽,真想讓媽媽也這樣。有了姐姐這可以實彈演習的屁股後,我每天都拿姐姐的屁股做操練,練習怎麼樣才能又快又準的在不配合的情況下進入後庭,最終目標當然是媽媽了,不管是躺著還是站著,終於,現在我可以在姐姐站著穿著內褲的情況下快速的扯下她的內褲,一挺肉棒直接插入的屁眼裡了,躺著更不用說了,足足花了兩才星期的時間。

這段時間媽媽大大的松了口氣,因為我都是在姐姐的屁股上花心思,只找過她一次,當然,這指的是白天,晚上我照樣在熟睡的媽媽身上到處玩耍,她的陰道裡的每一處細小的地方我都熟透了,更不用說身體外面了。

混不知情的媽媽沒想到我正磨刀霍霍的準備拿她的屁股開刀。

跟往常一樣,媽媽下了班在家裡做午飯,我一進入家裡,看到廚房裡媽媽的背影,昨晚在她身上折騰了幾個小時的肉棒又立刻對那翹挺豐滿的屁股敬禮了。

我無聲無息的脫下褲子,操著高高揚起的小弟弟衝進廚房,從後面抱著媽媽。“媽媽,給我消火。”我把肉棒貼著媽媽的臀溝磨擦了起來。媽媽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的餐具,關上煤氣爐,一動不動的站著等我進行不倫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