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出的那些綠帽之游泳後操同學的母親

作者:charubb

人生題記:我是一個矛盾綜合體,一方面是個懦弱者,一方面卻又是個征服者。一方面我蠢笨如豬,一方面聰明如狐

我的生活就是在得與失、征服與被征服中交錯,曾經,立下過無數次的志氣,要克服性格中的懦弱,但這先天遺傳和後天環境造就的性格卻始終改不了,無奈,我就打破一切心理框架,打破一切傳統觀念,享受這征服與被征服交錯的人生。

而在無聊閒暇之際,回味一下各種經歷,卻如同老酒一樣,愈久愈醇,就把這些經歷寫下來。我送出過綠帽,也戴過綠帽,在這裡,就分兩個系列記下來。每一個故事都是一段完整的經歷,當然,有的事事隔多年,除了記得大體上的事外,如人物對話用詞等細節嘛就純粹是為了把情節完善起來而寫的了,只是,經曆是真的,感情是真的。現在細細品味當時的場景和情感,別有一番滋味。

1、同學母親的奶子

作為一個學習好的男孩子,長的又清秀,自然也很是惹人關注,特別是一些中年婦女。每個人都有攀比心理,我的那些同學的家長也是,他們的學習不如我,也就想著自己的孩子能跟我學或者在別的方面有超過我的地方。

那年夏天,我們五六個同學,集合在一起去烏龜同學所在村子的水庫裡去遊泳。當時呢,烏龜同學的父親長的五大三粗的,能幹能吃苦,家裡很富,開著商店,還有一台五零大拖拉機,我們洗澡用的救生圈就是他家的拖拉機倒下來的廢舊輪胎的內胎。

烏龜同學的家是七間屋,東邊四間屋是居住的地方,西邊三間是商店。我們去了烏龜同學家時,他父親正和幾個人在商店裡打撲克,他的母親則在最東邊的主臥睡覺。

那天我上身穿著件三角背心,下身是件到大腿跟的平角運動褲頭,因為這是去年買的,穿上去有點小,包著屁股緊繃繃的,前面雞巴的地方也是鼓鼓的。又因為小孩子嘛,裡面並沒有什麼小褲頭,就是這一條。

到了烏龜同學家,剛進了大門,就聽到了商店裡傳出來的喧嘩聲。雖然都願意去水庫游泳,但畢竟有危險,大人們也不同意,加上又要用烏龜同學家的五零拖拉機內胎,就鼓動我去叫烏龜同學,他們在外面等著。主要的一點是因為我學習比較好,同學們都比較的尊重我,大人們對我也比較的客氣。

不過,進了商店後,看看烏龜同學父親正打牌打的熱乎,抬頭看到我來了,就說:「烏龜在東屋睡覺呢,你過去找他吧。」

出了商店,我和同伴們說了一下,同伴們在外面等著,我就去東屋找烏龜。

到了東臥,我看到烏龜同學和他媽都在炕上睡著,烏龜就穿了個和我一樣的小平角褲頭,他媽下身穿著褲子,上身就一件襯衣,四個鈕子就奶子那裡那個扣子系著,能看到那白白的圓圓的奶子的下緣。

因為聽到了我的腳步聲,他媽就坐了起來,一邊扣著鈕子一邊推烏龜道:「烏龜,快起來,你同學江濤來找你了。」

連推了好幾遍,烏龜終於醒了過來。

這時,烏龜同學的母親下了炕,在她彎腰穿鞋的時候,她的前面剛好對著我,hhhbook.com通過她的領口看下去,兩個大奶子一晃一晃的好惹人眼,不過,因為角度的關係,左邊的奶子看到了全部,右邊的奶子就是看到了乳暈。

這時,同學也下了炕,我們一起往外走去。

到了門口,我們幾個人跟烏龜同學說了目的,烏龜同學有點為難的說:「我媽不讓啊,前天去洗澡剛批了我一頓。」

幾個人轉向我,其中一個說:「要不,你去跟他媽說一下,我們先拿著救生圈走。」

「怎麼找我?」我也有點怕。

「你提議的這事。再說了,你去跟他媽說,他媽也不好意思說你。」那同學道。

我想了想就同意了。

2、同學母親對我的調戲

畢竟是大人們禁止的事,就算是大人們對我客氣,這要去做危險的事不一定不批評我啊,就算是不批評我也可以不同意啊。

不過,我也只能是硬著頭皮進屋了,穿過堂屋,走到主臥的房門口,我先側著頭往裡看了看,烏龜同學的母親坐在炕沿在喝水。

「江濤,什麼事?」烏龜同學母親問,「進來吧。」

「我,我來渴點水。」我回答。

「那,快過來吧。」說著,烏龜同學母親熱情的給我倒了一杯茶。

我走了過去,偎在炕邊,拿起來茶來就要喝,卻是稍稍有點燙,只好一邊吹一邊啜吸。

「別急,慢點喝。」烏龜同學母親看著我說:「江濤,你學習那麼好,得幫幫你的同學烏龜啊。」

「嗯。」我一點啜吸著茶,我本來也有點渴,從我家走到烏龜同學得四十多分鐘,又是個大中午的,雖然水有點熱,還是喝下了一大半去。

「來,我再給你倒點。」說著,烏龜同學母親拿著茶壺就要給我倒水。

我就轉過身子,一手拿著茶杯遞向她,一邊看向她。因為身高的原因,此時我的身高和她的身高基本上差不多了,只是她坐在炕上,額外的高了許多,而我是依在炕上,兩腿往前斜蹬著,額外的矮了許多。我的目光剛好碰著她的胸前兩個奶子的地方。而她的動作,是兩條腿並在一起,一手摁在炕上,一手拿著茶壺給我倒水,上衣第二個和第三個鈕子的地方折迭了一下,形成了一個孔洞,看到了那深深的乳溝和一小片的乳房,白白的。好晃眼。

「嘩啦啦——」茶杯倒滿了,我收回目光,看著茶杯,往回收手,卻又忍不住又往她那裡瞅了一眼。

我把茶杯遞到了嘴邊,抬頭去看她,卻見她低頭看自己乳溝露出的地方,我臉一紅,剛才自己的小動作讓她給發現了。

我心中一急,想趕緊把事說完離開,就大口喝水,卻被嗆了一下。

「慢點喝。」同學母親又抬起頭來對我說。

我放下茶杯,咳了幾聲,道:「大娘,不喝了。還有,天太熱了,我們去洗個澡啊。」

「噢,好吧。」同學母親道,「一定要小心啊。」

我心中竊喜。

「對了。」同學母親又道。

我心中一驚,不會又不讓我們去了吧。

「今天有點悶熱,太陽不是很好,水可能還涼,如果太涼就不要下去了。」同學母親道。

「沒事。我們男孩子不怕涼。」我心中又是一喜,轉頭看著同學母親說。

「嘿,別說著湯,小心把小雞巴凍壞。」說著,同學母親往我胯前那鼓鼓的地方瞅了一眼。

「凍不壞的。」我順口應了句,當時只是覺著只要她答應了就好,而且呢,大人們也經常拿著男孩子的小雞巴開玩笑也很正常,也沒有多想什麼。不過,我的手卻情不自禁地往那裡摸了一下。

3、雞巴凍小了

水庫裡的水果然溫度不高,剛下水就冷的我打了個冷顫,不過,玩心正盛,自然是不在乎這點,泡了一會,就適應了。不過,我瞅空看了一眼小雞雞,真凍的小了。我又偷偷瞅了瞅幾個同學的,也都變小了,烏龜同學的最小,小的只剩下了個雞巴頭,那時還不知道那叫作龜頭呢。

洗了一會,天就陰了上來,眼看要下雨了,真是掃興,不過,我們都知道那雨水淋在濕上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我們匆匆又洗了幾分鐘,就上岸,準備等身上的水幹了再穿衣服。

夏天的雨來的很快,沒等涼幹身上的水,就起了風,我們只好不管身上的水就開始套衣服,然後一起往烏龜同學家裡跑去。這幾個同學中,其他幾個身體都比較壯,因為農活幹的比較多的原因,就我長的文靜秀氣,結果跑了沒分鐘,我就摔了一跤,等我爬起來時,他們幾個已經跑遠了。後來才知道,他們是走了條近路,而我不是這個村子的不知道,還是走的那條大路,也是比較好走的一條路。

快到同學家時,雨下起來了,我身上的兩件衣服接著就濕透了,乾脆,我就不跑了,慢慢往回走。

回到同學家裡,同學父親仍在打撲克。那幾個同學已經幫著烏龜同學把五零拖拉機的內胎撒了氣,放回了倉庫,已經在房屋前那寬約一米半的遮水簷下襬開了牌局。烏龜同學對我說:「你先去喝點熱水,暖和暖和,我們先打著牌。」

到了主臥,裡面沒人,我就把衣服脫光了,又來了外面做飯那間,找了個臉盆,開始擰衣服,流下來的水滴到了臉盆中,這時,我是背對著門的。

「哈哈,一個小光溜蛋。」剛擰了幾下,我就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回頭一看,是同學母親在往屋裡走,身上也濕淋淋的,原來她去東屋(她婆婆的老屋)去收曬著的糧食去了。

「啊。」我叫了一聲,把衣服扔在臉盆裡,兩手捂在胯下就往里間跑。

「哈,小屁孩,還知道害羞呢。」同學母親笑著說了一聲,跟著我進了屋,又道:「跑什麼跑,早看到你的小雞雞了。」

說完,又轉身到了外屋,在臉盆架上拿了幾條毛巾,遞給我:「快先擦擦。」

我一隻手接過毛巾,一隻手仍捂在胯下。

「怎麼?還害羞,還怕大娘看到你的小雞雞?」烏龜同學母親笑了,「是不是凍成一點點不敢讓大娘看了?」

我臉一紅,接過烏龜同學母親遞過來的毛巾擦著身上的水,捂著胯下的手仍沒放開,我知道,小雞雞確實是小了很多。

擦完了頭臉和上身後,同學母親又遞給我一條大毛巾,道「包著上炕暖和暖和。等暖和過來穿著烏龜的。」

我一隻手把小毛巾遞給同學母親,另一隻放下小雞雞去接大毛巾。

「我就說嘛。」同學母親笑了,「小雞雞凍壞了,變小了吧?」然後伸手捏住我的龜頭輕輕拉了一下。

「啊。」我猝不及防,叫了一聲,臉一紅,急忙接過她手中的毛巾胡亂擦了幾下,然後包著屁股上了炕。

「江濤。」同學母親在門上往上看了看,把門關上了,又對我道:「你在窗戶上看看有沒有人要過來,大娘要換衣服。」

「沒有。」我轉身趴在窗戶上往外看了看,雨還在下著,同學打牌打的正高興,沒有人要過來。

「那好。」同學母親走到大衣櫃邊,脫了上衣,又轉頭看了我一眼,我急忙把頭別向一邊。

接著,同學母親側對著我,脫光了上衣,哇,兩個奶子好大,雖然我只是看到了個側面,她又想到了什麼,抬起一手橫在胸前擋著奶子,往炕邊走了幾步,把剛才放在那裡的一條毛巾抓在了手裡,又對我道:「你看著窗外,有人要進來就跟我說下。」

「嗯。」我應了一聲。

這時,同學母親拉開了大衣櫃的門,把自己擋在了門那邊,然後開始脫褲子,擦身子。

我看了看窗外,也覺著不會有人來,窗子又捎雨,我就縮回了頭,同學母親衣服開始穿衣服了,就是在她彎腰穿褲子時,我看到了那光光的屁股。同學母親並不胖,身材還是不錯的,那屁股也挺好看。

我突然感到一陣恐懼,我記得我以前看到女人光著身子時,小雞雞會有反應,這時怎麼沒有了,不會真的是凍壞了吧?

4、雞雞變小了怎麼辦?

同學母親換好衣服過來了,把茶壺、茶杯、茶盤也端到了炕上,然後自己也上了炕。

我紅著臉,不敢看她,而身上依然在打著冷顫。

「怎麼?還冷?」同學母親問,「是不是小雞雞也沒感覺了?」

讓她說中了心事,我把手伸到毛巾下面,用手摸了摸,確實沒什麼感覺,心裡更害怕了。

「沒事。來,過來,讓大娘看看,給你治治。」同學母親又往我這邊靠了靠,同時伸手去拉我包著的大毛巾。

我把腿分開,接著又收了收,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洗個澡就把小雞雞弄的不管用了,讓人知道了太沒臉了,就問:「你治的時間長嗎?讓他們看到我這小雞雞洗個澡就不管用了,太丟人了。」

「沒事。他們正在打著牌呢,一時不會進來。」同學母親說著,把我的兩腿分的更大了一些,大毛巾也隨著解開了。

同學母親從炕的另一邊拿過一個枕頭遞給我,道:「你把枕頭墊在你腰下麵,你斜躺著,把腿叉開,閉上眼。」

我按照她的話做了,不過,她讓我閉眼,我並沒有全聽,而是眯了條小縫。

「來,我好好看看,聰明的孩子的雞雞是不是與不聰明的不一樣。」同學母親自言自語,又好像是跟我說,俯下身子,把腦袋湊到了我的胯前,又用一隻手捏著我的龜頭下面往外拉,而後又放鬆了道:「白白嫩嫩的,好像比烏龜要長,快趕上烏龜他爸了。」

說完,同學母親看了我一眼,又道:「你的小雞雞好涼啊。」

「嗯。」我應了一聲,有點害怕的閉上了眼。

突然,我感到一股溫熱,就像是我肏嫂子和雪姐(別的經歷當中)一樣時的感覺,我身子一顫,又打了個冷顫,這個冷顫卻不是因為冷,而是因為小雞雞傳過來的熱量。

我猛地睜開眼,只見同學母親用嘴含住了我的小雞雞,這時,她在嘴內又用舌頭舔了一下我雞雞的根部。

我一下子坐了起來,兩手不由得去抱同學母親的頭,沒抱住,而這時,她又舔了一下,我又是一哆嗦。

「還冷?打哆嗦?」同學母親吐出了我的雞雞問。

「嗯。」我顫抖地道:「不過,好像比那會舒服多了。」

「看來,你受的涼不小。」同學母親猶豫了一下,又移到窗戶上看了一下外面,我的同學們仍然在打牌。

說著,解開了上衣的鈕子,道:「你全部躺下,兩手抓著我的兩個奶子吸收著熱量,然後我再用嘴給你的小雞雞傳遞熱量。」

說完,同學母親把我墊著的枕頭抽走了,我就完全的躺了下來,同學母親在我身邊跪著,又含住了我的雞雞。我呢,則抓住她的兩個乳頭,揉搓著。

我已經意識到了,這不和「肏」差不多嗎?可是,那時並沒那麼想,只想著趕緊把寒氣吸出來。這樣想著,我兩手也下意識的用上了力氣,連奶子帶乳頭一起玩著。

幾分鐘後,我只覺著小雞雞越來越熱,好舒服的感覺。同學母親嘴裡也發出「嗚嗚」的聲音,腦袋也晃動的厲害。

突然,同學母親吐出我的小雞雞,抬起了頭,我頓時感到小雞雞一陣空洞。

「這樣吧。」同學母親道:「這樣太慢了,我本以為這樣用嘴吸吸就吸出來了呢,看樣子得正兒八經的來了。」

後來想想,同學母親以為我是個小處男,輕輕的就把陽精給吸出來了呢,本來她也是玩,大人戲耍小孩的玩,還有一個想法就是我的學習一直很好,總是第一,那時農村的一種愚昧思想就是雞巴不一樣,所以她也想看個究竟。再呢,作為一個處男,一個優秀的小處男,從性的角度來看,她也想佔有吧。

「那怎麼辦?」我害怕了。本來感覺好像要硬起的雞巴又軟了。

「你得保證,這事不准對任何人說。」同學母親鄭重其事的說。

「嗯。」看著她的表情,我越發的害怕了。

「好。你等一下。」說完,同學母親下了炕,去了外屋。

5、特別治療

過了幾分鐘,同學母親又進來,拿過烏龜同學的褲頭,扔給我道:「穿上。」

「怎麼?」我怕了,急忙問:「不給我治了。」

「到北邊小屋來,你先下來。」同學母親又道。

外屋是有鍋用來做飯的那間,因為屋比較長,又在北邊隔出了一小間,用來存放東西。

我跟著同學母親進了那間小屋,地上已經鋪了一床涼席子,還鋪了一塊床單,在我進去後,她把門反鎖上了。

「快脫了褲頭,躺下。」同學母親急促地說。

「嗯。」我應了一聲,在涼席子上躺下了。

同學母親在我邊躺下,解開了上衣鈕了,把一個乳頭塞到我嘴裡,道:「吸著。」

「嗯。」我點了點頭,時輕時重的啜吸著那個乳頭,一隻手揉捏著這個奶子,另一手玩著另一個奶子,還不時的用指頭撥弄著乳頭。

同學母親的一隻手抱著我的頭並撐著自己的身體,另一隻手則揉捏著我的雞雞和蛋蛋。

同學母親溫潤豐滿的肉體,那圓滑的奶子給我的感覺讓我心裡的恐怕和寒冷完全的沒有了,又一股要噴發的感覺在小雞雞裡產生,我只感覺小雞雞硬了。

這時,同學母親把我放下,坐了起來。

「怎麼?」我正在享受著,感到很失望。

「你的小雞雞硬起來了,說明寒氣都到這裡了,我得用別的辦法吸出來。」說著,又在我的小雞雞上套弄了幾下,道:「這硬起來還不算小呢,比烏龜的要大出一個龜頭呢。」

「嗯。」我應了一聲,躺好了。

這時,同學母親幾下就把褲子脫了,然後跨在了我的身上,沒等我反應,就是一個濕濕的,熱熱的洞口咬住了我的整個雞巴。

「咬著,不要出聲。」同學母親拿過她的內褲塞進了我嘴裡,又伸出兩手各抓著我的一隻手放在她的奶子上,道:「就像剛才那樣的玩法。」

同學母親就在我身上運動起來,我只覺著雞巴越來越硬,越來越濕,蛋蛋那裡不斷的有水流了下來。

這樣活動了一會後,同學母親停了下來,擦了擦汗道:「這優秀的孩子什麼都優秀,你還不出來啊。」

說完,大口喘了幾口粗氣,把我的兩腿並在了一起,又調整了一下我的雞巴的位置,而後整個的趴在了我的身上,兩個大奶子把我的手壓回了我的胸口,她在我的身上時而上下蠕動,時而左右蠕動。

突然同學母親的身體一顫,我覺著一股更熱的液體湧在了我的龜頭上,同時,一股液體從我的雞雞裡噴了出來,接著雞雞變軟了,好像不是我自己的似的。我拚命的吐出口裡的內褲,張開嘴,就要叫,同學母親猛地用嘴含住我的嘴,把她的舌頭塞進了我的嘴裡。

稍過一會,同學母親抬起了頭,那夾住我雞巴的東西又夾了夾,好滑,我只感覺我的小雞雞在那裡滑了出來 .

6、治好了

「這就治好了?」我問。心裡卻道,這不就是肏屄嗎?我感覺我好像是被騙了,但這騙卻是為了自己,而且自己很舒服,我心裡不知什麼樣的滋味。

同學母親坐了起來,捏著我的小雞雞說:「這小東西還挺厲害,挺管用。」又拿過自己的內褲,在她的胯下擦了擦,又在我的小雞雞四下擦了擦,道:「這就治好了,快起來穿衣服。」說完,抓過衣服開始穿起來。

我趁著穿衣服的空檔,偷偷瞅了一眼同學母親胯下夾住我雞巴的地方,哇,毛又濃又密。

「記住,」同學母親又道:「這事千萬不能告訴別人。」

「嗯。」我急忙答應了。

「而且,就這一次。下次去水庫洗澡時水涼了可不進去了啊。」

「嗯。」我頭也不抬就答應了。

同學母親來到門口,先聽了聽,然後慢慢開了門,又向我招了招手,我們二人一前一後的回到了主臥。

坐在炕沿上,一人一個茶杯,一口一口的喝起來水來。

終於,喝飽了。看著烏龜同學母親那豐滿的身體,我感覺到自己是犯了罪,不應該在這裡再待了,就走了出去,同學們仍在打著牌,那邊,同學的父親也仍在打著牌。

見我出來了,一個連著輸了多次的同學要讓給我打,我擺了擺手拒絕了,剛才的治病,我真的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