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與外甥

於是我又開始運動。這次我有經驗了不須小姨再指導了。她這次也一直閉著眼睛享受。這一次我堅持了二十分鐘。在五分鐘的時候她開始呻吟和扭動腰肢。而且我還發現每當我速度放慢力度放輕一陣突然再來一次快速和用力深入一次時她就會大叫一聲好像很舒服。這樣我慢慢就總結出一套能讓她更加舒服的「三慢一快三淺一深」的戰術。

看到她婉轉嬌啼如不堪負的樣子更激發了我的男子漢英雄主義。

這樣到第十五分鐘時她開始大聲叫喊不止兩手緊抓枕頭嬌首左右擺動嘴裡喃喃喊著「快點再快一點」「大力再大力些」

我瘋狂地衝刺著她那雪白鮮嫩的的身子在我的帶動下象狂風激浪中的一條小船顛簸震動。可以她仍然在不停地大聲叫著「求求你快點大力些

突然她尖叫一聲身子不再扭動而在顫抖。我也停止下來。她緊緊抱著我抱得那麼緊。接著她的身子一陣痙攣很快便像死了一樣閉目癱軟了。我根據以往看書的知識知道小姨享受到了又一次異烈的高潮。於是我在她身上輕輕撫摸溫柔地吻她以幫助她平靜下來。

第五回 投懷

過了二十分鐘她才睜開眼睛。她看著躺在她身旁的我微笑著說「乖孩子你累了嗎」我驕傲地說「不我一點都不累」她側過身對著我憐愛地用手撫摸我的頭髮和臉然後往下撫摸我胸脯肚子玩弄著我的陰毛突然一下握著我那仍然硬挺的玉柱說

「你真是個大英雄我的小寶貝好孩子你知道嗎你剛才讓我享受到了有生來的第一次高潮啊太幸福了如果不是你我這一輩子也不會知道什麼是天倫之樂。真不知怎樣感謝你才好」說著把我攬在懷裡與我久久地親吻。

我問「以前姨父沒有給過你高潮嗎」

她的臉一紅媚態含羞把粉臉貼在我的胸前一手繼續握住我的陰莖另一隻手在我的背上輕輕撫摸小聲說「你姨父的這個東西又細又短哪像你這麼又粗又長又堅硬也沒你有力氣。他每次進去只過一兩分鐘就排泄了。這麼短的時間我根本不可能進入高潮的」

我吻了她一下將嬌軀摟得更緊撫摸著她的俏臉動情地說「姨媽我要為你補償從今天起我每天都要給你高潮」

她也激動地緊緊抱著我眼裡竟流出了眼淚一邊瘋狂般吻我一邊抽泣著說道「親愛的謝謝你姨媽好幸福呀乖孩子今後不要離開我好嗎我……我好愛你呀」

我為她擦淚勸她不要難過撫摸她的臉頰和酥胸。她「?哧」一聲笑了說「你看我高興得竟像小孩子一樣哭了。親親我不是難過而是因為有了你而幸福高興的」說完抱著我在我臉上親吻。

我們相抱著在床上滾動著熱吻著。突然在我翻到她身上時我的玉柱不知怎麼搞的竟又進入了她的陰道中。

她也突然不再動了呼吸急促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鍾情地看著我放射出迷人的靈光充滿著喜悅和渴求柔聲說道「啊小寶貝自己進去了……阿華……我還要……快點動呀」

我立即大力衝擊。這次不到一分鐘她便開始大聲喊叫。我越發拚命地抽動只見她那雪白的身子如同一隻狂風中的小船顛簸激盪左右扭動乳峰上那兩顆嫣紅的蓓蕾高高聳起鮮艷奪目真像是小船桅桿上的兩盞紅燈……

姨媽的第三次高潮又來臨了她又一次癱軟在床上嬌喘著全身汗淋淋的閉目不動如同死去了一般……我為她擦拭著汗珠撫摸著她。她漸漸地睡著了。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在她醒來時我的手正好在撫摸她的乳房。她的身子一扭「嚶嚀」一聲便撲進了我的懷裡。

我摸著她那因羞澀而變得更加紅潤的粉臉突發感慨說「姨媽在平時是那麼端莊嫺靜沒想到在床上竟是這麼一個嫵媚嬌柔的可人兒真是判若兩人」

她「噢」地一聲將羞赧的俏臉貼在我的胸前粉拳在我後背輕擂嬌嘀嘀地柔聲叫道「你好壞你真壞壞小子不許你這麼說我嘛」

「好好我不說了我認錯」我像哄小孩那樣在她後背上拍打撫摸。

過了一會她又嗲聲說「小親親你不要回房間就在這裡陪我好嗎」我點頭同意。她又說道「你姨丈跑遠洋一年之中最多有半個月在家。我好寂寞所以他不在的時候你天天晚上都到我房裡睡可以嗎」我說「我是求之不得的呢」

她像個小女孩似的高興得手舞足蹈緊緊摟著我叫道「太好了」

我見她那麼高興疼愛地將臂伸到她的頸下把她摟在懷裡拍著她那雪白細膩渾圓肥腴的屁股說「我的可愛的小姨媽我的小心肝我一天也不離開你的」

「永遠……不要……離開」她激動得流出了眼淚一遍一遍地重複著我的話。

「姨媽乖不哭」我輕輕在她身上拍著並伸出舌頭舔吮著她臉上的淚珠。

她「?哧」一聲笑了然後不好意思地將臉埋在我的胸前。

我們就這樣緊緊地擁抱著不知何時都睡著了。

從這天起我住進了她的房間天天晚上都與她做愛。

我的可愛的小姨媽變得容光煥發有說有笑平時緊皺的眉頭舒展了儼然換了一個人似的。

她開始注意修飾打扮自己了。抹上淡妝穿上艷麗服裝把長髮披在肩上的姨媽顯得更加年輕漂亮了。在家中還能經常聽到她優美歡快的歌聲。

看到她的變化我從內心深處笑了。

我終於幫上她的忙了,我的可愛的親姨媽。

第六回 思春

半年後姨丈回到家中他一見我就高興地說「哇阿華長大了一年不見個子又長高了這回像個男子漢了」

吃飯的時候他問我「阿華有女朋友了嗎」

我一聽腦中頓時出現了抱著姨媽的胴體瘋狂做愛的情境臉登時紅了。

姨媽一見立即為我解脫在姨丈身上拍了一把說「你怎麼對小孩子問這樣的問題他這麼小什麼還不懂呢」我發現她在說這話時臉上也泛起了紅潮。

我心裡好笑我什麼不懂,我已經是一個勇敢的騎士了。

晚飯後姨丈說太累拉著小姨回房說要早點休息。我心裡當然清楚他與小姨分別一年慾火難抑已經迫不及待了。

我回到房中心裡感到有些冷落和空虛。因為這半年中每天晚上都在溫柔鄉里懷抱美女盡情歡樂是何等的溫馨和幸福。今天突然孤身冷衾自然是不習慣的。我實在睡不著只好躺在床上看書。誰知不久就見姨媽推門進來。她披著一件睡衣來到床前輕輕一抖睡衣掉在地下。

一絲不掛,再一扭身便上床撲在我的懷裡。

我吃驚地問:「小姨你怎麼不陪姨丈?」

她小聲說道「我好想你你姨丈還像以前那樣用手在我全身撫弄搞得我死去活來欲罷不能時他才進去可是剛剛幾分鐘他卻迅速結束一下子就軟了然後呼呼睡去推都推不醒象頭死豬阿華快點給我我受不了啦」說著伸出兩隻纖纖玉手熟練地為我脫光衣服。

「可憐的小姨」我把她抱在懷裡心疼地撫摸著這楚楚可憐而又十分可愛的美人兒輕輕地在櫻唇上親吻然後翻身壓到她身上立即進入大力抽送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帶給她三次高潮。她滿足地在我的懷裡睡著了。

我真怕姨丈醒來撞見便輕輕把她搖醒在她耳邊說「小姨你該回去了。」

她緊緊抱住我嗲聲說道「不嘛我捨不得離開你」

我溫柔地撫摸著她的圓臀小聲說「小姨是個乖孩子聽話我怕姨丈看見。」

她無可奈何地說「那好吧。」於是抬起懶慵的身子。但剛坐起又倒下順勢爬在在我的身上嬌滴滴地小聲嚷道「哎呀你操得我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怎麼能走得回去」

我說「那我送你到門口吧。」

說著我下地扶她坐起來從地上撿起睡衣為她穿上。然後輕輕抱起嬌軀送到她的臥室門口放她站在地上。她撲在我的懷裡在我唇上輕吻一下才慢慢地進了屋轉身關門前又用手勢送來一個飛吻。

第二天晚上半夜時分小姨又來到了我的房間中。我當然又滿足了她並抱著她回房間。

翌日姨丈到外面辦事小姨來到我的房間。二人躺在床上相偎相抱久久地擁吻親熱著並且進行了兩輪劇烈的歡媾。我在她冷靜下來後小聲對她說「小姨晚上不要再來找我。如果讓姨丈發現大家都會很難堪的。好在他只在家一個星期我們來日方長。小親親乖小姨聽話委屈你忍耐幾天好嗎」

小姨把臉貼在我的胸前柔聲說「我何嘗不擔心只是他天天晚上都弄得我要死要活的我實在無法忍受了所以才找你。其實我與他結婚十多年了從來沒有得到過滿足但由於我沒有與別的男人接觸過始終認為男女性生活不過如此十幾年也都過來了沒有覺得什麼不正常。可是自從你進入我的性生活後我才知道原來人間還有這麼快樂的事情。你說我怎麼能繼續忍受他對我的這種折磨阿華你大概體會不到女人被慾火煎熬的滋味你可知道姨媽是多麼痛苦嗎不過你說的也對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就只好再忍幾天吧」

我把她緊緊擁在懷裡親吻象大人哄小孩似地說「小姨真懂事是個乖孩子」

她苦笑著緊緊地抱住我一張俏臉在我的腮上不停地摩擦著。

第七回、戀歡

又過了三天姨丈走了。

在這三天中小姨真的沒有再找我。但可以看出雖然她臉上常帶微笑但是在那眉宇間隱藏著一種憂鬱愁悵的神情好像一個久病初癒的人。我好心疼真想立即把她抱回房中迅速脫光她的衣服給她愛使她得到歡樂但我還是理智的所以我每每故意地避開她。

在姨丈離家的那天中午幾個老友來家為他送行他在客廳中與大家暢談。我於是便到廚房幫姨媽做飯。我一進廚房門她便「嚶嚀」一聲撲進了我的懷中我也激動地緊緊抱著她與她親吻。

她顫聲說:「小達達想死我了。」

我這時的頭腦還是很清醒的,知道不能挑逗她,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於是便輕輕推開嬌軀柔聲說:「姨媽我來幫你做飯客人在等著吃飯呢!」

她會意地點點頭用嬌媚的目光看看我在我唇上親了一下便繼續工作。每過幾分鐘她都會扭頭鍾情地看我幾眼。我心中感歎女人哪女人無情時冷若冰霜一旦癡情起來竟如此難以自制

下午五點鐘我們到碼頭把姨丈送上了船然後搭計程車回家。

在計程車裡她已忍不住拉起我的手放在唇上親吻然後又把我的手塞進她的上衣裡壓在她的乳房上。我發現那對肉球已變得十分硬挺。她又拉起我的另一隻手進入她的裙下我感覺到那裡已是春水氾濫了。

我怕被司機看見不雅便鍾情地看著她朝司機呶呶嘴又輕輕把兩手抽回。

她調皮地伸伸舌頭用羞澀的眼光看著我會意地點點頭便閉目仰靠在座位上。我看見她的銀牙緊咬嘴唇身子在微微發抖。

我知道她正以最大的意志力在控制自己的感情便伸出一隻手攬著她的細腰。

忽然她對司機說「師傅請你開快些我們有急事」司機果然加快了車速。

終於回到了家中。

下車時她的一條腿剛出來身子一歪差一點摔倒我連忙扶住她。她羞澀地在我耳邊說「我的身子酥軟了」

我挽著她的胳膊攙著她往回走一進門她便撲進我的懷裡呼吸急促嘴裡輕呼「阿華親親……想你……我……快瘋了快點給我我要……」

我何嘗不是如此於是就在廳中我熟練地為她脫衣只幾下便使她迅速變得一絲不掛了。我輕輕抱起那雪白的嬌軀放在沙發上。她的身子在不停地扭動水汪汪的大眼睛向我射來一束束火一樣熱情的光芒急切地等待著。

我撲了上去,開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疾風暴雨,一次醞釀已久的火山爆發,呼聲震天,炮火隆隆,只打得人仰馬翻,天昏地暗。

但聽得肉體摩擦的唧唧聲,肌膚相擊的啪啪聲,沙發搖動的吱吱聲,男人的喘息聲,女人的呻吟聲,連成一片真像是一支大型交響樂曲,此曲只得天上有。

激戰從下午六點鐘一直延續到翌日清晨仍打得難解難分。其間戰場從客廳的沙發上轉移到地毯上後來又轉移到了臥室的軟床上。

下午三點鐘當緊抱在一起的作戰雙方從酣睡中醒來時又手拉著手一起到衛生間沖涼以打掃戰場。

在浴盆中一輪激烈的水戰又開始了……

……

三天不算長也不算短的三天。

在這三天裡作戰雙方一直扭打在一起。

高潮一浪接一浪,震顫一陣連著一陣。

他們打打睡睡即使在睡夢中他們也緊抱在一起似乎怕對方逃走。

三天裡二人從沒有分開過只是在必要時簡單吃些食品以補充身體的消耗。

戰果輝煌雙方都十分滿意,喜氣洋洋,容光煥發。

第八回 結晶

一個月後小姨在枕邊嬌羞地小聲告訴我:「親愛的我的身子恐怕有問題了」

我撫著她的臉關切地問:「你病了嗎?」

她神秘地說:「不是,好像是懷孕了,我的月經這個月沒有來,而且常常感到噁心嘔吐。看來是懷孕了。」

「祝賀你快要做媽媽了。」我捧著她的臉在唇上吻了一下說:「看來姨父這次回來真有成績。」

她的臉一紅說:「肯定不是他的成績而是你的功勞。」

我疑慮地說:「不會吧。」

「怎麼不會」她小聲道:「你難道忘記了他走後的第五天我來了月經。他在家的幾天正好是安全期,所以可以斷定不是他的而是你的。」

我著急地問:「哎呀!那可怎麼好!」

她把臉貼在我的胸前柔聲說道:「阿華我多想有個孩子呀,可是你姨父多年來始終不能使我懷孕。現在你終於使我如願,我得好好感謝你呀!」

我焦急地問:「那姨父知道了怎麼交待呢?」

她笑著說:「沒有關係,我可以寫信給他說他走後我就一直沒有月經。他肯定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懷疑。」

「太好了!」我抱著她頻頻親吻:「我可以做爸爸了!」

她也幸福歡快地笑著笑得那麼開心那麼舒暢。

……

十月懷胎孩子順利地分娩是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長得與小姨一模一樣我做了父親高興得手舞足蹈。姨父每次回來也都抱著孩子不離手他的歡樂是可以理解的。

不幸的是在一次海事中姨父去世了。我和小姨都十分悲痛。

處理完喪事我們回到家中小姨撲進我的懷中抽泣著說:「阿華我只有你一個親人了你不要拋棄我。」

我把她擁在懷中為她揩淚柔聲對她說:「小姨我永遠不會離開你的!」

她說:「我怕你結婚以後就不管我了!」

我說:「我不結婚一輩子與你在一起!」

她說:「那怎麼可以你總得有個家呀!」

「我們坐下說吧。」我牽著她的手走到沙發前坐下。她扭身坐在我的腿上偎依在我的懷裡。我繼續說「小姨我不是已經有家了嗎你就是我的妻子我們也有了孩子何必再去結婚」

「可是在外人面前我們總得躲躲閃閃怕人看見真難受。我們要能成為公開的夫妻多好呀」她秀眉緊鎖。

我笑著撫摸著她那梨花帶雨的俏臉說「我的小親親你那麼聰明的人怎麼變糊塗了我們難道不可以搬到別處去住比如到外國去。那時我們以夫妻登記誰能知道我們原來竟是姨甥關係呢」

她「哧」一聲笑了抱著我吻個不停然後說:「阿華你真聰明我怎麼沒有想到」

後來我們移民到新加坡定居下來直至現在。我們的家和諧溫馨充滿歡樂。女兒已經五歲像她媽咪一樣美麗而且聰明活潑。兒子也有三歲了活潑健壯十分像我。每個假日我們全家都到風景區娛樂場玩得十分開心。

由於心情舒暢小姨顯得更加年輕美貌了。我現在已經二十三歲,嘴上留了短髭顯得非常成熟。當年我們移民辦簽證時,說我們二人的年齡都是二十三歲,即把我的年齡多報了四歲,而把她的年齡少報了六歲。現在同事和朋友們都覺得小姨至少要比我小三歲到五歲。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