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的一夜秘密

退伍了,接下來要做什麼呢?工作太早,求學也還沒到時間,當兵期間存了點錢,雖然不多,但加點存款,搞個一趟遠行倒是不成問題。反正沒有女友的日子跟年紀相同,也不用擔心東擔心西的。剛好,飛英國的機票正在特價,那就走吧。

難得去一次,好好地規劃了幾乎是環島的一個月行程,怕造成行李跟體力的負擔,把倫敦設定為最後一站。之前都住青年旅館或民宿,省吃儉用,到了倫敦,就好好地發洩一下,選定幾間風評不錯的餐廳,多逛高級百貨公司,就算買不起,也看得開心。

而且到倫敦,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可以跟高中同學小映碰面。小映是個很可愛的女孩,高中時穿著白衣藍裙的制服,綁起單馬尾,大約155的身高,搭配臉上兩個小酒窩,笑起來特別可愛。長相不是豔麗型的,但有點劉亦菲的空靈跟朱茵版黃蓉的慧黠。一般男生都會先被他的長相吸引,然後更被她的身材迷住。理論上是小隻馬的體型,但卻有稍微超出比例的胸部,有時候穿著較合身的制服或體育服,鼓鼓的胸前常常害的男生愣住,然後被她一陣教訓。就算是教訓,也是甜滋滋的,因為她的聲音甜而不嗲,柔中又有點傲氣。

其實像這樣的女生,也輪不到我這種阿宅親近,頂多就是跟同性的同學聚在一起時,大家共同來幻想小映在自己身下呻吟時的樣子,光是用她平常跟同學打鬧時的尖叫聲,就足以讓我們硬上許久,再加上可能全裸、或是制服凌亂地披在身上,讓胸前的肉團被自己的衝擊而震盪的不停晃動,還真的有人就不小心射了出來。

高中時,因為家裡管得嚴,並沒有人能追到小映,而小映自己雖然有喜歡的對象,卻也陰錯陽差地僅止於欣賞。到了大學,雖然是不同學校,但都在同一座城市,同學們不定時就會聚聚聊聊近況。雖然有想過要主動出擊,但終究是缺了一點勇氣,當然是更害怕失敗。但畢竟近水樓台,跟小映的距離又更近了一些。只是像小映這麼搶手的女孩,當然不會單身太久。

果然,大二的時候,她就被同校的學長追走了。聽到消息,失落是難免的,可是自從交男朋友之後,不曉得是男友的要求,還是大學生活的開放風氣,小映的穿著打扮已經不再像高中時期的那麼保守。有時候是熱褲,有時候是露肚臍的緊身上衣,讓我每次同學會後,回到房間都忍不住自己解決,更羨慕她的男友,能大大方方地享受小映的肉體。

再過不久,大三快結束的時候,聽說小映的男友劈腿,兩個人分手了。照理說這是一個好時機,而我也因為這件事情,陪小映喝過幾次療傷酒,但終究因為自己缺乏臨門一腳的勇氣,只能當個陪伴她的好朋友。或許正是這樣,小映對我已經沒有太多的男女防備,見面時總是打打鬧鬧,肢體接觸也變多了。這可就苦了我,畢竟像小映這樣的尤物,明明近在眼前卻又不能任意玩弄,要忍到回房間後才能自行解決,簡直就是酷刑。

大學畢業後,小映到了英國留學。我則是留在國內當兵。也才有了這次的英國之旅規劃,以及期盼能再見到小映的心情。

啟程後三個禮拜,順時針的玩過了英國各大景點,詩蓋島、蘇格蘭高地、愛丁堡、約克等,在抵達倫敦前兩天,出了個意外。原本預定的倫敦民宿,因為老闆在安排期程時出了差錯,導致有一晚沒地方睡。人生地不熟的,加上倫敦旅館又特別貴,對預算造成不小影響。正當思考要怎麼處理時,剛好接到小映確認一起吃個晚餐的電話。

小映:「喂~星期三下午先約在王十字車站好嗎?我去找你。」

小映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讓我的褲子忍不住又變緊了。

我:「好啊。可是小映我跟妳說,我這邊出了點問題。」

小映:「怎麼了?」

我:「就民宿老闆出包,結果星期三晚上沒地方睡覺…」

小映:「真假?那怎麼辦?」

我:「還在想辦法啊…還是妳有沒有認識的便宜民宿?」

小映:「倫敦便宜的民宿都很亂耶…不然這樣好了,你明天一早就到倫敦對吧?先來我房間放行李,再看看怎麼辦,反正我明天沒事。」

我:「好吧,也只能先這樣了,明天見囉。」

隔天,從約克搭火車到王十字車站,大約早上快十點,跟哈利波特的月台拍完照後,hhhbook.com一過街就看到小映。雖然在一堆人高馬大的英國人中,要找到小映不是那麼容易,但終歸是自己朝思暮想已久的對象,身形一看就認出來了。

跟大學時期相比,小映又多了幾許成熟的韻味,比肩膀更低一點點的頭髮,混合著她的體香,散發出熟悉的迷人味道。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她的身材似乎更好了,穿著牛仔長褲卻遮不住修長的腿型,簡單套著一件襯衫,曲線仍十分明顯。要不是很快就跟我會合,恐怕馬上就會有人去搭訕吧。

「真久不見,你感覺還是宅宅的嘛。」老朋友一開口就是嗆聲。

「還好吧?我可是有轉大人了,身材在軍中練得不錯好嘛。」我故意把手臂曲起來,擠出肌肉。

「哎呦不錯嘛,我來檢查檢查。」小映用手輕輕碰了一下,似乎有一點點臉紅。

「沒騙妳吧,倒是妳怎麼感覺身材變更好了,倫敦有吃補喔?」

「當個兵居然會調戲女生了你這傢伙,倫敦東西很難吃好不好?好啦先跟我回房間放行李吧。」

留學生的經濟通常都比較吃緊,小映也不例外,和兩個歐洲同學一起租車站附近的二樓公寓,共用廚房與客廳、浴室。小映的房間不大,大約六坪左右,放張床、小書桌跟個衣櫃,就沒什麼空間了。

「這麼整齊?是怕被我看到妳的真面目嗎?」

「少來,我本來就這麼愛乾淨好不好。」

放完行李,小映就直接當我一天的導遊,一路上走走吃吃聊聊,感覺起來又回到了大學時代,而且在這個異國的街道上,更像是一對情侶,當然這是我自己的幻想。原來出國後,小映又交了一個男朋友,但對方正在美國念書。還要再半年才能見到面。

「那妳不會很寂寞嗎?」

「當然有的時候會啊,但也不能怎樣。」

「這邊都沒有人對妳有興趣嗎?妳那麼正?」

「我的行情好得很,但是我已經死會囉嘿嘿,英國人也沒紳士到哪裡去,豬哥的不少,讓他們看得到吃不到。」

「妳男朋友會擔心吧?」

「擔心也沒用啊,他又不能立刻到我這邊。」不知是不是因為遠距離久了,總覺得小映在談他男朋友時,並沒有那麼的在乎。

吃完了原定的晚餐,已經聊了一天的我們,居然還覺得意猶未盡,跑去附近的一間夜店續攤。英國的夜店其實也就那個樣子,很吵的音樂、一群人擠在舞池裡,另一群人散落在四周的座位區中。果然不適合我這個阿宅,不過英國妹身材不錯的不少,也算是大飽眼福,而且還有不少對就直接在舞池裡摸起來,真是不錯。

我跟小映都點了長島冰茶,喝了酒的小映,聊天的尺度也大了起來,開始抱怨長時間的遠距離,又是一個人在異國,深夜趕報告時常常覺得很寂寞。班上同學的示好雖然沒有影響她的感情,但身體上的寂寞似乎沒那麼容易克制。有時候就會到夜店來放鬆一下。

「到夜店怎麼放鬆?」

「像這樣喝喝酒、跳跳舞囉。」小映的眼神已經有點朦朧了,我感覺的有些慾望的光芒。

「跳舞的時候不會被吃豆腐嗎?」我試探性地問。

「你在想什麼啊色胚…會啊,就像現在這樣。」小映手指向舞池。順著看過去,兩男一女的三人組與其說在跳舞,更像是隨著音樂的節奏在相互撫摸。與女人舌吻中的男性,雙手環抱著她的腰;女人背後的男性,則是一隻手蹂躪著豐滿的乳房,另一隻手從短裙下面伸進去挑逗。看不清楚女人的面容,但這樣一前一後夾擊,應該很快就投降了吧。

果然,一曲電音都還沒結束,兩個男人就把女人帶出了舞池,消失在我們眼前。

我吞了口口水,不禁把我跟小映帶入到剛才的情景。

「所以…妳也會被吃豆腐?」

「會啊,來這邊的男人又不是紳士。」小映理所當然地回答。

「所以妳也會像剛剛那樣被摸?」

「當然,很多人想上我好嗎?」喝了酒後真的變大膽了。接著小映就直接走進舞池,彷彿是要示範給我看一樣。

小映這一去,就像一塊鮮美的肉掉進鯊魚池中,身邊立刻就圍了幾個男性。由於身高的差距,小映頂多就是在他們的胸膛附近。從外面乍看之下是很難發現小映的,也因此讓這些男人更加肆無忌憚。於是我也走進舞池,想更靠近地看一下。

坦白說,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小映這麼性感的樣子,簡直可以用騷貨來形容。小映的兩隻手分別搭在兩個男人的褲擋上撫摸,伸出小巧的舌頭跟另一個男人熱吻,一對奶子雖然還藏在衣服後面,但也早已被狠狠地搓揉著。別說我也跟著硬起來,要不是早就沒位置,我也想跟著擠進去一親芳澤。

過不多久,音樂結束,DJ宣布要開始進行活動,先淨空舞池,這幾個男人原本想把小映帶走,但小映說她有自己的座位,我也抓住空擋把她帶走,他們才悻悻然地離開。

小映說:「就像這樣,其實很舒服,可以發洩壓力。」

「糟糕!」我想起一件事。

「我今晚沒地方住…」

「都忘記這件事了…那不然你今晚就睡我房間吧…反正我室友都出去玩了,不會吵到她們。」

吵到她們?聽起好像有點雙關。我在心理暗想著。不過既然有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可以不把握住?

走出夜店,冷風讓小映清醒了不少,但腳步還是有些蹣跚,我扶著她走回家。除了指示方向,我們一路上都沒有說話。由於身體靠得很近,她的腰部不時會碰到我的重要部位,一來一往的摩擦,變得更硬了。相信她一定有感覺到。

回到房間,小映自己先去浴室洗澡。我則是想牢牢記住剛剛刺激的畫面,深怕一覺醒來忘了。沒想到小映可以玩這麼開,多希望剛剛自己也能夠享受小映的服務…

小映回來時,並沒有像宅宅幻想的那樣,以性感內衣的姿態出現在眼前,然後兩個人就立刻大戰三百回合,而是換上寬鬆的灰色棉衣棉褲,鑽進被窩裡。好吧,看來是沒戲了,自己摸摸鼻子去洗澡,邊洗邊來一發,由於剛剛實在太刺激了,很快就繳械。

換好衣服進房間後,發現地上也沒空間可以躺,只好搖一搖小映,問怎麼辦。當小映轉過身時,我還來不及開口,看著她仍舊紅撲撲的臉龐,又想起剛剛豔情的畫面,不知哪來的一股衝勁,就往她的被窩裡鑽。

「啊~你幹嘛啦?」與其說是驚訝,小映的聲音更帶著一點呻吟,讓我剛繳械的弟兄又全副武裝。

「誰…誰叫你房間沒有地方讓我睡,我只好…跟妳睡。」我緊張到有點結巴了。

「一起睡就一起睡,你幹嘛…啊…摸我…」我已經忍不住把手伸向小映的棉衣裡,撫摸朝思暮想以久的奶子,大拇指不忘在奶頭四周遊蕩,讓她刺激到身體一震。

「剛剛…看到妳在夜店…我也好想…忍不住了…」另一隻手繞到背後,大力捏著小映的屁股。

「不要捏…啊…好舒服…啊…不可以」小映雖然伸出雙手想把我推開,但根本沒有什麼力氣,感覺起來更像是歡迎我繼續進攻。我用左手制住她的雙手,拉到頭上方,右手伸進褲子裡面,手指探索到陰蒂後急促但輕柔地來回摩擦。但我刻意不吻她,想多享受她挑逗人的聲音。

「啊…啊…再大力一點…啊…」

「叫大聲一點。」我開始用命令的。

「啊…趁人家室友不在…不可以這樣…人家有男朋友…不可以…」小映雖然說不可以,但聽不太出來有叫我停止的意思。

「有男朋友又怎樣?我就是想上妳,想上妳很久了!」終於,說出了心裡話。

「啊…不可以…只有我男朋友…可以碰我…」

「那剛剛夜店那些男人是怎麼回事啊?」

「那是…人家很寂寞…才忍不住給他們碰…一下…跟你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都是想上妳啊?」

「恩….啊…不可以…不要…好舒服…」小映似乎有點語無倫次了。

「想不想被幹?想不想要大雞巴?」

「恩…啊…」小映還不太想鬆口的樣子。

我停止對陰蒂的撫摸,改成以一根中指來回抽插。這招讓小映立刻投降。

「啊… 好舒服…不要停…再給我…更大的…」

這時我把小映的雙手放開,引導去摸我的雞巴,右手也抽離小映的身體,從後面扶著她的頭,嘴唇接觸的瞬間,把舌頭伸進去。小映的舌頭也非常配合,在她的嘴裡不停交纏。小映的雙手順從地撫摸的我已經很硬的雞巴,不時想往她的身體裡放。

「想要雞巴插嗎?」

「….想…」

「那就給妳。」我一口氣插到小映身體的最深處。

「啊~」小映的身體瞬間緊繃弓起,下面緊緊地吸著我的小兄弟,我的雙手近乎暴力般的恣意揉捏小映的兩粒奶子。

「啊~好痛…好舒服…大力一點…」

「妳多久沒被男人幹過了?」

「你講話好討厭…啊…」小映不回答我的問題,加大衝刺的力道教訓她。

「喔…要壞掉了…啊…有…有半年了」

「很想要雞巴對吧?」

「想…想被人幹…想吃雞巴…」

「為什麼在夜店不給人幹?」我把小映的身體轉過來,變成母狗的姿勢抽插,小映的屁股因我的衝刺不停發出啪啪聲。

「你好壞…夜店的人…只可以摸我…我…我有男朋友…」

「那為什麼我可以幹妳?我是誰?」

「你是…壞人…強姦我…啊…」

「那妳喜歡被強姦嗎?」我把小映的身體調整成橫臥的姿勢,像魔術方塊結合般用90度的角度繼續插。

「啊…喜歡…你的雞巴…好硬…好大」小映已經乖乖讓我擺佈,與取予求。

「那…只給我幹好不好?」

「不可以… 這樣…人家的男朋友…很可憐…」

「那我停下來好了。」我把雞巴抽出來。

「恩~不要停~不要停…快幹我,我只給你幹嘛~」原來小映發情起來,可以騷成這樣,不知道是本性如此,還是之前的男朋友調教有成。不過不管怎樣,能幹到心儀許久的女孩,還可以這麼爽,真的很棒。

我把小映扶起來,變成女上男下的姿勢。

「想被幹,就自己放進來,自己搖!」啪的一聲,我打了小映的屁股。

小映相當聽話,自己拿著雞巴放進去後,雙手撐著我的肩膀,開始搖起腰。從下面往上看去,小映因為發浪而潮紅的臉,以及快感帶來的眉頭緊絀,加上胸前隨著搖晃的乳房,這幅景色實在是太刺激了。

終於,發射的時刻到了,我坐起身,抱緊小映,跟她緊緊地舌吻,小映也緊緊地抱著我。隨著發射,我也能感受到她陰道的收縮…..

「射進去了…」

「沒關係…這禮拜是安全期…」

隔天醒來,小映已經做好早餐,在桌前吃,也有我的一份。

「昨天..恩..」我有點不好意思。

「沒關係啦,我也有責任,誰叫我要讓你進門。」

「我是不是早點離開比較好,萬一被妳室友看到?」

「這週有連續假期,她們還要幾天才會回來。」

「喔..那..」我這時注意到,小映只有穿著內衣。

小映轉過頭來,帶著熟悉的,古靈精怪的笑容。

「這次換別的姿勢好不好?」

當然好,我也不管她早餐還沒吃完,立刻把她拉進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