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妹妹送的禮物

男的搞同性戀叫做Gay 女的搞同性戀叫做T

我叫偉鐘,家裡除了爸媽,還有個妹妹,妹妹叫小萍,是個很可愛的小女生,個性內向害羞,我這個做哥哥的有點擔心她的交友,不知道她在學校交不交得到朋友,於是我有一次去她房間跟她聊了一下。

我:「什麼…你交男朋友了?對方是誰?長相呢?人品呢?」

小萍:「對啊!他是個溫柔的人喔!雖然有點好勝,但對我很好內!」

我:「有沒有照片啊?給我看一下」

小萍從抽屜偷偷的拿出一張照片。

我一看那張照片是小萍跟一個女生合照,我心裡產生了不安感。

我指著相片說:「他是你男朋友?」

小萍高興的點點頭:「嗯!對啊!」

我:「她是女生吧?」

小萍:「對啊!有何不妥?」

我:「沒!」

想不到自己的妹妹居然是個同性戀而已。

我:「你們認識多久了?」

小萍:「一年多了,再過幾個月就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我:「婀~女生都愛搞這一套的」

我又陸陸續續看了幾張照片,對方這女生雖然想表現得很陽剛,

但怎麼看都是一個女生,皮膚很白,五官清秀,而且胸部還很大,絕對比小萍的大,依我的預估小萍大約是B,這女的應該有D CUP,真不公平,長得比較可愛的女生居然胸部比較小,這種男人婆反而有這樣的身材,

我:「她叫什麼名字?」

小萍興奮的說:「她叫蟲蟲,這是我幫她取的喔!hhhbook.com很可愛吧!」

接著看到後來的照片,就有穿的很性感的照片,而且還有擺出很撩人的資是,好像是在玩國王遊戲,妹妹臉紅的把照片收回去。

我心想:「現在年紀這麼小就流行這個了喔!真敢玩!」

我:「…………我先回房了」

小萍:「哥!不要告訴爸媽。」

我眨眼:「好!這是我們的秘密。」

事後,我也慢慢忘記這件事了,只要小萍不後悔就好,我也不再管她了。

一直到放暑假的時候,這時候他們已經考完基測了,閒閒沒事幹,小萍整天都跟她的阿那答蟲蟲溺在一起。

有一次小萍晚上來敲我的房門,看她一臉嚴肅,說想跟我商量事情。

我們兩人坐在床邊,好久沒這樣互相聊天了。

想當年稚嫩的妹妹,現在也變得如此成熟了。

不管是臉蛋,還是身材,都很有女人味。

她不再是我專屬的妹妹了,坐旁邊我聞到一股淡淡的體香味,這就是所謂的女人味吧!

看著小萍胸前的衣服微微隆起,已經到了青春期了吧!

還有那雪白無瑕的大腿,妹妹突然拉住我的手臂,妹妹噘著嘴:「哥!你有沒有在聽啊?」

我回過神來:「有啊!我答應就是了啦!」

妹妹高興的抱著我,讓我有些勃起,她剛剛好像是要我在她跟她男友的結婚紀念日陪她們玩一個遊戲,說非我不可,管它!反正沒事就陪陪妹妹摟!

到了那天,不知道妹妹是否有調查過,今天爸媽剛好要出門,要到很晚才會回來,所以她很大膽的把蟲蟲帶來家裡。

蟲蟲一見到我就很有禮貌的打招呼。

我心想:「什麼嘛!講話聲音也像女生啊!不知道為什麼要把自己當成男生。」

看著她的T恤,還真是澎湃。

妹妹高興的拉著我的手說:「我們快來玩吧!」

妹妹要我躺在爸媽房間的大雙人彈簧床上,然後拿手巾把我眼睛蒙上,雙手用繩子綁在床頭的床角上。

我有些緊張,因為根本不知道她們要玩什麼,看起來很像虐待的遊戲,我緊張的問:「妹!這是要幹嘛?」

妹妹高興的說:「怕你太衝動啊!」說完就拿著膠帶把我的嘴巴封起來。

接著我的牛仔褲被扒下來,雙腳也被綁在腳邊的床角上,我被分成一個大字,什麼也看不到……

一會兒都沒聲音,然後聽到他們倆人的嬉鬧聲,我充滿了不安感。

只聽到妹妹說:「老公!今天是我們結婚紀念日耶!我為你準備了這個。」

蟲蟲:「謝謝!我好愛你喔!老婆!」

事後就沒講話,可能是在接吻吧!

後來又聽到一些親吻的聲音,應該不指親嘴吧= =

我感覺到我的內褲被翻開了,超尷尬的。

一個是自己的妹妹,一個是她同學,在她們兩人面前露出我最私密的地方,我感覺到有一隻鮮嫩的手在撫摸我的雞雞,不知道是妹妹還是蟲蟲,一下子我就勃起了。

雖然沒看到那樣的景象,但是我可以想像那種尷尬的場面。

我在她們兩人面前起了生理反應。

突然我覺得我的雞巴被套了套子,就是保險套,我心想:「不會吧!」

兩個女人搞同性戀,唯一缺少的就是女生所沒有的性器官,在怎樣的情趣用品,跟真的來比還是有差別的,我要被她們宰割了…

此時我反而興奮起來,

妹妹:「來吧!老公!送給你!」

蟲蟲:「真的可以嗎?」

妹妹高興的說:「當然可以」

我心中吶喊:「我還沒準備好啊!」

但又想到可以免費干到蟲蟲耶!

看她也長得蠻可愛的,想到我的雞巴就越來越硬,一隻小手抓住我的雞巴。

我的雞巴穿越了層層胞肉,最後整根雞巴被肉整個裹住,濕熱的嫩肉,讓我想射精。

蟲蟲的陰道好緊,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嘴巴被封住也不能問。

只聽到她呻吟的叫聲,好柔的聲音,這就是青春期的女生嗎?

聽起來好舒服,蟲蟲坐上在面,好一會兒都沒動作,可能是在跟小萍愛撫。

終於動了,蟲蟲開始做一些比較大起伏的動作,例如把陰道拔出我的雞巴,又狠狠的坐下去。

坐下去那瞬間我真想射精。

蟲蟲可愛的叫聲讓我雞巴每次都頂到她最深處。

蟲蟲肆無忌憚的淫叫:「哦……啊…亨……啊……哼啊……哦……啊……哦……哎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哎喲……啊……啊……啊……啊……」

叫的我都快射精了,看誰先高潮。

小萍也用那種聲音叫道:「恩……恩………我愛你老公,舒服嗎…」

我心想真好笑,騎她得是我耶!怎麼說的好像是妹妹的功勞。

我被兩個女人的淫浪聲激得慾火高漲。

蟲蟲不顧一切的在我的身上套動著,一起一落,一上一下,下下著肉,直抵花心,真想看看她發浪的樣子,

我感覺到她的陰道急速收縮,我的雞巴被夾的很緊,我也差不多快來了,

我不再當死魚,我挺動腰部,讓肉棒在她穴內跳動著。

蟲蟲:「唔……唔……唔……唔……」

一股熱液,直衝向我,而且,陰壁還不停的抖顫、收縮,緊緊吸吮著我的陽具。

我快高潮了,卻沒地方抓,只好握緊拳頭,雙腳雙手不停的掙扎,腰不停的往上頂,最後精關一開,嘩……射了一堆精液,差點衝破保險套。

因為做完愛,覺得很累,我就這樣插著蟲蟲的肉穴睡著了…

睡著睡著,我感覺到又有人再碰我的雞巴了。

她不斷的套弄我的雞巴,可以感覺出來是女生的手,因為很纖細。

我的雞巴很快就又豎起來了。

我突然感覺到我的雞巴被一股濕熱的肉壺包住,是誰?

四周都沒聲音。

不過這女的一定還是個處女,因為她陰道緊到我都快喊救命了,整根雞巴被吞沒後,那種快感真想抓東西。

這時候我發現我的手可以睜開繩子了耶!

一定是因為剛剛太激烈的拉扯。

我偷偷的把我眼睛上的手巾拿掉,看到一個女人坐在我身上,背對著我。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妹妹小萍。

我差點叫出來,好險膠帶還沒撕開。

我悄悄的撕開膠帶,實在很難相信眼前的一切。

小萍坐下去後並沒有在動作,可能是怕我醒來吧!

她還不知道我已經掙脫繩子了。

我坐起身子來,在她身後輕聲叫:「小萍?」

她嚇到站起來摔到床下去。

我:「妹!你沒事吧?」

我把我腳上的繩子也解開。

她起身慌張的說:「對不起!因為看到蟲蟲坐在上面好像很舒服,所以我也想…」

我突然有個鬼主意,我嚴肅道:「你知不知道這是亂倫,要是被爸媽知道後,我們就慘了,甚至連兄妹都做不成了。」

小萍哭泣道:「對不起..」

看著小萍的胸部,因為哭泣而在顫抖,那雙美乳尤其是那粉紅色的乳頭。

看得我又勃起了,好像她沒發現到。

我拍著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不哭!不哭!好險現在沒人發現,只要我們不說就沒人知道了。」

小萍似乎得到了一點安慰,稍微止住哭泣,抽泣道:「真的嗎?你要答應我不能說喔」

我微笑的跟她說:「放心好了!哥哥答應你,可是你也要答應我一件是喔」

小萍看著我問:「什麼事?」

我:「你要再約一次蟲蟲來我們家,做同樣的事」

小萍看著我滿頭問號,我:「不過這次,你不能把我綁住。」

小萍:「為什麼??」看來妹還是對男生的性愛一知半解。

我:「因為沒有綁住的我,才能讓蟲蟲更興奮更快樂更容易達到高潮啊!」

小萍:「真的嗎?」

我笑笑的說:「當然是真的啊!相信我準沒錯,我一定讓她連續高潮,你也希望她更快樂吧!」

小萍擔心:「當然希望..可是我怕她不答應耶!」

我淫笑:「那我們就這樣做……」

一直等到了爸媽又再度出門的時候,小萍帶了蟲蟲回來,

蟲蟲看到我有點尷尬的:「偉鍾哥!」

因為上次的關係吧!我們到了爸媽的房間裡。

這次我脫掉了上衣,小萍幫我把眼睛跟口都像上次一樣遮住,但是手她並沒有綁死,腳也是。

我慢慢的等待,聽到了一些親吻聲。

妹妹跟蟲蟲互相愛撫,一直到她們其中之一愛撫我的雞巴,讓我的雞巴勃起。

我知道差不多了,套上套子後。

蟲蟲慢慢的坐上來,真他媽的緊!!

小女生就是不一樣。

蟲蟲在我的肉棒上上下下的,叫得很高興。

我偷偷的把手抽出來。

拿掉交代跟手巾,看到蟲蟲很快樂的享受著。

我給了妹妹一個暗示。

她悄悄的把我腳的繩子給鬆開。

我突然坐起來,從後面抱住蟲蟲,腳也往內縮,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抱住她的胸部。

她嚇一大跳。

小萍:「老公…哥說…這樣會比較好。」

蟲蟲緊張道:「你幹什麼?快放開我。」

我在她耳後說:「你享受我的雞巴那麼久,我都沒享受到。」

我用嘴含住她的耳根又親吻到脖子,下腰依然挺著。

就算她力氣在大,也不可能掙脫一個男生。

我緊緊的抱住她,不讓她跑。

蟲蟲叫道:「哦………啊………啊……哦……哎喲…不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哎喲……啊!啊啊……啊……」

蟲蟲渾圓的屁股擺動得更是激烈,她的陰道,還在不停的收縮、顫抖。

雙腿緊緊夾住我的身體。

這時一股興奮難忍的感覺從我陽具傳到全身,我也忍不住,射了。

這時我才放開她。

她哭泣的起身瞪了小萍一眼,跑到浴室去。

我安慰著妹妹要她不用擔心。

我拿掉充滿精液的保險套,我一打開浴室的門。

蟲蟲害怕的看著我。

我:「別害怕!哥哥會好好對待你的,你剛剛不是也很舒服嗎?」

我衝上去,把她的雙腿抬起來。

她因為沒地方抓,雙手只好勾住我的頸部。

我順勢把雞巴插入她的陰道裡。

蟲蟲不自覺得叫:「啊!」

我狠狠的挺入,加重了力道並開始快速的抽送著。

而蟲蟲抵擋不了生理的需求也扭動著腰部以回報著我更用力、更快速的插入。

而我也拚命的用力插著蟲蟲的小穴,彷彿要將蟲蟲的小穴插破似的。

蟲蟲淫叫:「啊…哦……哦……哦……哦……哦……啊……啊…………啊……亨……喔……喔……喔…………喔………喔……嗯……啊……啊…………啊…………」

聽著蟲蟲可愛的叫聲,我挺著雞巴粗野地在她的小穴裡抽送,

蟲蟲的身體很輕很小一個,一點也不費力。

她的背靠到洗手台上,也許是她手酸了吧!

她把雙手撐在洗手台上,看著她的大奶子,渾圓的晃動著。

我嘴巴湊上去,又吸又咬的。

蟲蟲搖晃的臀部。

淫蕩的叫聲,還有不停吸雞巴的小穴,都使我感到超爽的!

我更是激烈的搖動著腰,用力的干蟲蟲的小屄。

蟲蟲喊叫:「啊……受不……亨……喔……亨……啊………嗯…啊……再……再用力…亨……喔…」

蟲蟲的淫水已經激噴到我的陰毛上了,淫水一滴一滴的低在我的大腿上。

我突然打個冷顫,射了精進去,兩人喘著氣。

這時我才發現妹妹一直在後面看著我們,精液慢慢從我們結合處流出來。

我放下蟲蟲,出去。

蟲蟲洗好澡後就回家了。

事後,再也沒人提起這件事,只是妹妹就不常出門了,一直都待在家裡。

我有一次忍不住問她:「蟲蟲呢?」

她回答:「分手了。」

我蠻慚愧的,因為我而讓她們分手了,可是看小萍好像一點也不難過,

有一次我從妹的房間經過,聽到裡面有「呻吟’聲。

我悄悄的握住門把,轉開!居然沒鎖。

我打開一個縫偷看,想不到看到了妹妹正在看著a片,坐在電腦椅上,腳打得開開的正在自慰。

我仔細看那a片的內容是一男一女:

「難道妹妹已經不再搞同性戀了嗎?也許她感覺到男生比女生好吧!’

看著妹妹的雙腳中間的粉嫩花蕾,讓我雞巴翹的比什麼還高。

我脫掉褲子,讓大雞巴挺出來。

妹妹邊自慰邊呻吟:「噢…………哼……啊……噢唷……啊……」淫水都噴濕她黑色的網襪了。

我再也忍不住的衝進去。

妹看到我進來,來不及關a片,也嚇了一大跳。

兩人傻住互看。

我發現妹妹一直盯著我的大雞巴看。

我衝過去把電腦椅轉過來,扶助雞巴狠狠的干進妹妹的陰道裡。

妹妹愛慕的看著我:「哥!沒關係嗎?」

我笑著說:「這是我們的秘密。」

妹妹雙手抱著我的背,腳也勾住我的腰。

我狠狠的挺動。

妹妹:「啊……嗯……對……就是那兒……」

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

妹妹看著我,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彿是痛苦,又彷彿是舒服。

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哦……哥……哦……哦…亨…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舒服啊……啊……」

我用力猛干了好幾下,一陣冷顫,我雞巴猛力一送,直抵穴心,一股急流疾射入她的陰道裡。

之後又大戰了好幾回合,兩人都好滿足,我才回房睡覺。

沒想到因此我取代了蟲蟲當了小萍的男朋友,只要爸媽不在家,小萍都會求著我幹她。

但為了做好避孕措施,我還特地去買了避孕藥來給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