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盒裡的女人

「不脫也行啊!」難得著我嗎?我把頭埋進小薇的胸脯裡,正要搜尋那隱藏在肚兜底下的嬌嫩櫻桃。

「別鬧了。」小薇使勁的扥起我的頭,「就聊聊天不行嗎?」

「聊天,衣服都脫光了只聊天不會太浪費嗎?」

「哎唷!給你癢癢眼還不夠啊!」她嬌嗔道。

「我不只是眼睛癢,這也癢啊!」我抓起小薇的手就往胯下放去,當小薇發現已經太遲,她溫暖的小手已經碰到我的龜頭了,她想抽走我怎麼會肯,論力氣我若是不讓她也莫可奈何,「妳不讓我摸,那妳摸我吧!看我多大方。」

「你……」看小薇又羞又氣,我越是熱血沸騰。

我又抓起小薇的另一隻手擱在我的胸膛上,「這也讓妳摸。」

「你還真大方啊!」她擱在我胸膛上的手開始不安分起來,我也鬆開她的手由她動去,她戳了我的胸膛幾下,「還真是結實呢。」

「當然啊!」我驕傲的托起下巴說道,「我也算是猛男一個。」說著我把胸膛一挺整個胸肌都鼓起來了。

「不錯,不錯。」她的小手在我的胸部來回的撫摸著,多舒服的感覺,「你挺享受的嗎?」我一臉陶醉的神情就夠回應她了,「要不要再舒服點?」她甫問完我還未及反應,她的手指已經開始撥弄著我的乳頭了,這還得了,摸胸部是舒服,摸乳頭那就不是舒服二字足以形容的。

我說她是故意在折磨我的,不讓我摸她,她可是開始上下其手的在挑逗我,她不停的挑撥著我的乳頭,原本被我強迫放置在我龜頭上的手也開始蠢動,她輕輕的用手指撫摸著龜頭的表面,我實在忍不住呻吟出聲,我當然不反抗,我愛死這種感覺了。

「噢!──嗤!──」我的雞巴已經越來越脹了,「別光摸吧!」我握著她的手想讓她幫我套弄,她倒也挺配合的,看來除了「插」她不肯之外,其他的她都可以接受了。

「爽不爽?」她問道。

「爽,可我一個人爽不公平啊!我也讓妳爽吧!」她都這麼直白的問我了,我當然就不用修飾了。

「你爽就好。」她突然把胸部上的手給收走了,我正要抗議呢,她的小嘴猛然的湊上來一口含住已經被她摸的硬挺的乳頭,她使勁的吸吮著,我已經坐不住了,乾脆順勢躺下,好徹底放鬆享受她的愛撫,也罷,她不讓我為她服務,反到要替我服務,那更好,說不定一會她還替我口交呢,想到這我的雞巴好像又脹大了些。

她的手忙活著我的手也沒閒著,在她光滑的背部來回的撫摸著,本想解開她肚兜的繩子,想想還是作罷,要是一會她發火,別說口交了連摸都沒得摸了,就安分的在她容許的範圍內撫摸著她的背,她的臀,這也別有一番滋味。

「你會不會很難受?」她?起頭來問我。

「當然難受啊!」這還用問嗎?「不是想幫我吸吧!」我大著膽問。

「想的美呢?」她在我唇上重重的吻一下,「你打吧!我在一旁看著。」說著她?起身子,連手都離開我的身體了。

我坐起身子,「妳說什麼?我打?打什麼?」不是讓我打手槍吧!那還會是什麼呢?

「打手槍啊!」

「不會吧!讓我當著美女的面打手槍,有穴我不幹我打手槍?」操,這話也能這麼順的說出口。

「我犧牲色相讓你興奮你還不滿意啊!」

「好,妳脫光了我當妳面打手槍。」我賭她不敢。

「我如果真脫了,你真打?」

「你真的脫了,我就真的打。」誰怕誰啊!

「行,不過我有個聲明。」

「行,你說。」我想著,這個小調皮,看我怎麼收拾妳。

「你不能碰我。」

「那不行,光看你,沒有感覺。」

「那就省起來,你自個鱉著難受。」

「好吧!」我看著她狡猾的樣子,有些生氣,可我確實有些脹的難受了,只好答應她了。

「不過你放心啦!我可以摸你嘛!像剛剛那樣不是。」

我咬咬牙,把內褲脫掉了,我的雞巴立刻挺了起來。

她把頭髮一撩垂在一側,道,「就給你一點小福利好了,頸上的繩子和腰上的繩子讓你解,不過你得記得不能碰到我。」她面帶著微笑的看著我。

「好。」我第一次在還沒脫衣服的女人面前,脫光自己,感覺臉上有些發燒,看著她在小兜兜鼓鼓的乳房,還有下面被內褲緊緊包裹的小可愛,我確實有些忍不住了,我把手伸到她的背後,輕輕的解開脖頸上的絲帶,肚兜的上半部分立刻滑落了下來,她的兩個挺立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嫩紅的乳頭有些發顫,有些挺立,我深吸了一口氣,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唇,拿起她的一隻小手,放在我的胸膛上。

她伸出手撫上我的胸膛,在我的乳頭周圍畫著圈,她慢慢的縮小圓圈點在我的乳頭上,輕輕的摸著摸著,覺得我的乳頭硬了起來,便用手指撚了起來,輕輕的拉扯著。

看著她白嫩的乳房,我真想摸一下,可是想起剛才的條件,我咬著牙堅持住,我把手放在高高翹起的雞巴上,上下微微套弄,看著她嬌羞的模樣真有些忍不住了,我放慢了套弄的速度,緊緊盯著她的乳頭。

「你躺下吧!」她說。

「好吧!不過妳要坐到我身上來。」

「坐在你身上不方便吧!」

「這樣不算碰妳吧!」

「我有更好的主意。」

她沒有坐在我的身上,卻在我仰躺的頭旁邊坐了下來,她俯首給了我一個親吻。

「妳這樣坐,我就看不到妳了,來,坐過來吧!好嗎?」

「你是要看呢,還是要……」她話到嘴邊,突然把一個乳房放在我的唇上。

哇!想不到她這麼熱情,我又豈能辜負她的美意呢?我伸出舌頭,輕輕舔著她的乳頭,她則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的吸吮,她的一隻手繼續撫摸著我的乳頭,然後慢慢的向下遊移來到我的腹部,我呼吸著她身上的香氣,我輕輕問聲,「我還可以摸妳別的地方嗎?」

「妳不能摸我,要記住喔!」她再一次的叮嚀我。

「但是可以用嘴是嗎?」

「不要自作聰明。」她輕聲的說著,她的手繼續向下移動,直到碰到我的龜頭,我伸出手來,把她的手按在我的雞巴上,她的手指在我的龜頭上輕輕的撫摸著,慢慢的取代了我手的位置,她套弄著我的雞巴的速度越來越快。

再這麼下去我就要棄械投降了,那怎麼可以,「寶貝,妳慢點,妳不想我多堅持一會嗎?」

我用嘴唇快速的撥弄她的乳頭,「噢!──」她低吟了一聲,在她的呻吟聲中,輕輕咬了一下她的乳頭,然後把整個臉埋在了她的胸脯上,吸吮著她那裏嬌嫩的肌膚,然後開始慢慢向下,用我下巴上的鬍子茬,摩擦著她的小腹,最後停留在她紫色的內褲上,聞著那裏潮濕的味道,舌尖不斷的在她大腿根上舔著。

「你這是變相的摸我啊!」她說道。

「用舌頭不可以嗎?」我輕輕問道,「好吧!只允許舌頭,其他部位不行了喔!」她做了一點點妥協,接著我輕輕用下巴在她陰蒂的的位置上輕輕的按著,看著她有些陶醉的表情,我伸出舌頭隔著內褲,在那個位置上舔著,她的臀部慢慢擡起來配合著我的動作,她的腿因為緊張,有些縮緊,我擡起身子把整個臉埋在她的下體,呼吸著她的氣息。

「好癢喔!」

我的嘴唇輕輕咬開她的內褲,她的陰毛露了出來,我的臉輕輕在露出的陰毛上蹭著,擡起頭,對她說,「我可以把它脫掉嗎?」「嗯。」她點點頭。

我伸出手,故意放在她的乳房上,一邊輕輕撫摸,一邊往下,「你犯規了。」她抗議並開始掙紮著,我輕輕的壓住她,「我現在脫你內褲了,你看沒有碰到別的地方吧!」

「怎麼你說話不算數的嗎?」她微慍道。

「是我不好,動作有些誇張了,你也沒說怎麼脫呀!」看到她生氣了,我擡起頭,吻住了她的雙唇,雙手伸到她的內褲裏,在她的臀部撫摸著,慢慢分開雙手,把她的內褲向下推。

看著我的手離開了她的胸部,她才鬆了板著的臉色。

慢慢的,她的這個下半身露了出來,在稀疏的陰毛遮蓋下,兩片嫩嫩的有些潮濕陰唇有些微張,露出粉紅的一點。我不等她的腿夾緊,就把臉埋在那裏,雖然那裏有些潮濕,但是我的舌頭,讓她那裏變得更加濕潤。我用臉撐開她的想夾緊的腿,用舌尖在她已將張開的陰唇裏,由陰蒂到陰道口,上下舔弄著,她的淫液粘到我的鼻尖上,我吸吮著她的氣味,一陣陶醉,在我的舔弄下,她的淫蒂已經勃起,我慢慢舔著她的陰道口,偶爾把舌頭捲起來插進去。

「你好奸詐喔!好討厭喔!」她間斷的細細謾罵著,可那更像是催情的曲調啊!。

她的淫液越來越多,陰道裏的溫度逐漸升高,她雙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好像是在阻止,但卻那樣的無力,她的陰蒂更加充血,在她的呻吟中,我開始親吻她的陰蒂,「嗯──嗯──嗯──」她開始呻吟著。

我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她迫不及待的吸吮著我的手指,我輕聲問她:「可以用手指伸到妳的裏面嗎?」

「嗯。」迷濛中她應允了我的請求,我把含在她嘴裏的手指,抽出來輕輕的插入她的陰道,「啊!──」她一聲嬌吟,讓我更加的興奮了。

我一邊舔著她的陰蒂,手指在她的陰道裏慢慢的抽插,旋轉著,隨著她的呻吟和扭動,我慢慢調整手指和舌頭的速度,隨著我的手指的動作,她的陰道裏流出了大量的淫液,順著我的手掌向下流著,看到她不滿足的的樣子,我又加了一根手指,在她的陰道裏,加快速度開始抽插著,隨著我的動作她不斷的呻吟著。

擡起頭,伏在她的耳邊,輕輕對她說:「寶貝躺在我的懷裏吧!我可以撫摸妳嗎?」

「好。」我想這時候她也不忍心拒絕我了。

我伸出手來,把她火熱的身體摟在我懷裏,但是手指仍不願意離開她熱熱的陰道,我的雙腿摩擦著她的腿,她躁熱的身體在我懷裏不安的扭動著,我慢慢的躺下,把她摟在我胸前,手指離開她的陰道,在她的陰蒂上使勁蹭著。

她突然按著我的手,輕聲道:「我不想阻止你,但是實在不能再繼續了。」

我沒有回答她,而是含住她整個乳房,輕輕的咬著,停留在她陰蒂上的手,加快了摩擦的速度,同時把她的手按在我的雞巴上,看著她有些退縮,我把她緊緊摟在懷裏,深情地吻著她的全身,眼睛、嘴唇、脖頸、乳房、小腹、她的下體,大腿內側,一處也沒有放過,手指在她的陰蒂上,不停的摩擦著,用我的胸膛,摩擦著她的雙乳,她的喘息聲也更大了,我用手掌,摩擦著她整個濕漉漉的陰部。

但不論我怎麼做,她卻仍努力的想從我的胸懷裡脫出,「就到此為止吧!」她繼續說著。

我伏在她耳邊,輕輕的對她說:「寶貝妳已經濕乎乎的了,不要停,我會讓妳上天的。」

「我不行這樣放縱自己的。」

我一邊繼續揉著她的陰蒂,一邊對她說:「來吧!寶貝,在夢裏妳是我的,在現實中妳也要屬於我,妳是我的,我不會讓妳跑的。」說完,我拿起雞巴,在她的陰部輕輕蹭著。

「來吧!我們要彼此擁有。」

「不行,我不能」她搖著頭掙紮著,「你不會勉強我做不想做的事吧!」她定定的看著我。

我把她緊緊摟在懷裏,吻著她的嘴唇,抓起她的手,放在我的雞巴上,「妳不願意做嗎?親愛的,從今天開始妳就永遠屬於我了,天涯海角也不分開。」在這個關鍵時刻我怎麼可以輕言放棄呢。

她的手親撫著我的臉龐,說道:「寶貝,來日方長,不急在一時對吧!」她親吻我後便慢慢的挪開身體,把身體往下縮。

我壓住她的身體,不讓她動,我開始用膝蓋分開她的雙腿,攥住她握著我雞巴的手,慢慢的在她的陰道口摩擦著,感覺她那裏越來越濕潤,「寶貝,我等了妳一輩子了,讓我們彼此擁有吧!」

她搖搖頭,「我不想做的事你不能勉強我。」

我把手指伸入她的陰道,來回抽插著,感覺著她那裏濕漉漉的,我對她說,「寶貝我知道妳想,不要違背自己的意願,來吧!」我努力的說服著她。

她只是盯著我的眼睛,不再說什麼。

我的手指依然沒有停止動作,只是變得更溫柔了,我不斷的親吻著她,把她的手放在我的雞巴上,讓她感覺那裏的堅硬和火熱,在我的堅持下,她的小手開始輕輕的上下套弄,她的淫液流得越來越多,我知道她開始動情了。

我低下頭親吻著她的乳頭,輕輕的用牙齒咬著,伴隨著她的呻吟聲,慢慢地往下經過小腹,又一次把嘴唇停留在她已經勃起的陰蒂上,伸出舌頭舔弄著,隨著她的身體扭動越來越劇烈,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我慢慢地直起身體,輕輕的用我已經火紅的龜頭,摩擦著她氾濫的陰道口,隨著那裏的濕潤時不時地淺淺進入,然後立刻又抽出來,她阻擋我的動作,越來越無力,感覺她已經適應了我的進入,我開始延長在她陰道裡停留的時間,一隻手揉捏著她的乳房和乳頭,嘴唇在她的臉上、嘴上、耳孔,不停的狂吻著,雞巴慢慢地往裏進入,感覺她的陰道是那樣的狹窄,裏面的嫩肉,包裹著我的雞巴,阻止著我的進入。

我調整角度,把她的雙腿分的更開,然後輕輕的擡起她的臀部,揉捏著她的兩瓣臀肉,慢慢加大了深入的力度,我也調整好抽插的速度,逐漸的往深進入,終於我的整根雞巴進入到她的陰道裏,她的陰毛和我的陰毛摩擦著,她的陰阜是那樣的柔軟,她的淫液沾濕了我的睪丸,我把她的雙腿舉起來,輕咬著她大腿內側的嫩肉,腰部的力量逐漸加大。

「你又咬我。」對於我的喫咬她抗議著。

她的身體隨著我的抽插,一起一伏,聽到她的聲音,我加大了插入的力量,她立刻呻吟起來,「嗯!──,輕一點,輕一點。」

我降低了力度,但是頻率卻加快了,每一次我的龜頭都頂到了她的子宮,她開始瘋狂的淫叫著,我被她的淫叫聲,沖昏了頭腦,把她的雙腿高高的擡起,一次一次深深的猛烈的插入她的陰道,隨著我的抽插,從她的陰道裏不斷的湧出白色的淫液,順著會陰,滴到了床墊上。

聽到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把手放到她的陰蒂上,伴隨著雞巴的抽插,大力的揉搓起來,我感覺到她的陰道裡一陣緊縮,知道她可能到了,我放下她的雙腿,把它們盤在我的腰上,一直手緊緊摟著她,另一隻手大力的捏著她硬挺的乳頭,一邊瘋狂的吻著她,一邊是出全力深深的插入。

我俯在她的耳邊,問道,「寶貝我要到了,射在裏面行嗎?」

「什麼?」她像突然警覺到什麼拚命的喊著,「不行,不行。」

我再也忍不住了,緊緊地摟著她,彷彿要把她捏碎一樣,「寶貝對不起。」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深處不受控制的噴射起來。

「你這個可惡的傢夥。」她不依的搥起我的肩膀來,「萬一我懷孕了要怎麼辦?」

我摟著她,親吻著她,「寶貝妳是我的了,我會永遠疼愛妳的,妳嫁給我吧!好嗎,我會對妳負責的。」得此佳人夫復何求呢?雖然在這之前我從沒有見過小薇,但是在聊天室裡的一切言談,我知道她就是我要的女人,先前礙於她已是人妻,只嘆相見恨晚,可此刻,她就在我的懷裡,我還在她的身體裡,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了。

「我才不要那麼早結婚呢。」

「那我就永遠和妳在一起,直到妳煩我了,不要我了。」我深情地擁著她,摩擦著她光裸身體。

「不守規矩的男人,哼!說了不讓你碰我,結果;你……」她噘起嘴唇嘟嚷著。

看著她含羞帶怒的樣子,我又愛又憐,「誰讓妳這麼誘人。」

「你是不是認為我是隨便的女人了?」

「當然不會了,妳是屬於我的,妳的身體只會交給妳愛的人。」我不讓她再說下去了,再一次瘋了一樣親吻著她,撫摸著她,揉捏著她,她在我的懷裏,無力的呻吟著,扭動著,慢慢地我的雞巴再次硬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