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盒裡的女人

「那又怎麼樣?我們不是知己嗎?」

「但是,妳有老公了。」

「是因為他是總經理吧!如果今天是一個不相乾的人就沒關係了是吧!」

「也不是,不是妳也不行。」

「你真的不想見我嗎?那你幹麼唸咒語。」

「我只是想試試,看看是不是真的。」好靈驗的咒語啊!我想她也是瞎說的吧!

「好不負責的想法,我真的出現了,你就千方百計的想趕我走,你好討厭的。」

「那是不想自己犯錯誤,也是為妳好,妳有一個幸福的家,我不能那麼做啊。」

「好偉大喔!」

「不偉大,而是我真心喜歡妳,才要為妳考慮。」

「那現在呢?」

「現在,就沒那麼多顧慮了。」我有些結巴,心裏一陣緊張。

「沒那多顧慮?」她疑惑的看著我。

「真的,我昨晚都夢到妳了。」

「又夢到和我做愛了。」她收尾的語音變小了,不會是後悔說的這麼直接了吧!

我有些臉紅,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的床單的下場不是被我料中的吧!」她的聲音又恢復正常了。

「這個,妳怎麼知道的?」

「咳咳,我也是有常識的好吧!作了春夢,後果誰也知道啊!」我還真是欣賞她的坦率。

「這個,是吧!」我紅著臉回答,「誰讓妳魅力這麼大。」

「是嗎?」怎麼她也會臉紅啊!我還以為她的臉皮多厚呢。

「當然,因為我說的是實話。」

「那我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騙我。」這回倒是她捧起我的臉頰了。

「好吧!妳隨便。」

「嗯..好像沒說謊。」

「當然沒有。」和她的臉這麼近,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盯著她水汪汪的眼睛,忍不住吻了她一下,她楞了一下,我撫摸著她的臉龐,「喜歡這樣嗎?」我輕輕問道。

她輕輕的撥開我的手,「等等 這樣太快了吧!」她把臉瞥到一旁。

「但是我夢裏的妳可不是這樣。」不由得我把她和夢境裡的她相比較。

「所以說那是夢啊!」

我又一次捧起她的臉,「夢想會變成現實的不是嗎?」

「是嗎?你轉變得太快了吧!一會拚命的想趕我走,現在又……」她欲言又止。

「因為那是為妳好,現在是為我們好。」

「謬論,好壞都你說的。」

「是嗎?」看著她賭氣的樣子,真是太可愛了,我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

「你不會認為我是故意送上門來的肥羊吧!」她掙脫我的手整個人移到床的另一邊去了。

「當然不是,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是上天被我的虔誠感動了,讓你來到我的身邊。」這話雖然有點噁心,不過卻也是實話啊!

「你在說神話啊!」

「是實話,我再也不趕妳了。」

「孤男寡女的,保持一點距離好了。」

我沒有動,和她保持著距離,看她拽著衣角沒有說話,我才慢慢的坐到她身邊,她卻像驚弓之鳥一般縮向牆角,「你想幹什麼?」她嚅囁的問著。

「做愛啊!」

「做愛?這樣進展不會太快了嗎?」

「會嗎?咱們的感情已經很好的不是嗎?」

「話是沒錯,可是我們才第一次見面耶!你以為是小說情節啊!這麼快就進展到這個地步。」

「那我們突破一下嘛!我們來體驗一下,說不定可以帶給妳更多的靈感。」我在胡扯什麼呀!雖然是有點扯不過我還是一步步向她趨近。

「你不要再過來了,再來我告你非禮喔!」

瞧她花容失色的模樣真是越看越可愛,我倒不一定非要和她做愛不可,來日方長嘛!可是逗著她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誰讓她耍了我一天,「妳自己跑來找我,和我上了樓,告我非禮好像說不過去吧!」

「你……」她氣的說不出話來,後悔了吧!

「我會對妳很溫柔的,別害怕。」我的手已經搭她的肩上。

「我還是處女,不能隨便給你的。」

處女?不會吧!就算不是人家的太太,好歹也交過男朋友,更何況她是寫色文的,難道一點經驗都沒有,這個我壓根不信,我搖搖頭。

「你不相信?」

「不相信。」

「為什麼不信啊!」

「妳寫了那麼多色文了,要我怎麼相信妳是處女呀!」

「你這是什麼謬論啊!如果我寫殺手的故事,你是不是也說我一定殺過了人。」

拿著個來堵我的話,「這不一樣嘛!」

「哪不一樣?你不是說我寫的都很含蓄嗎?有讀者也說我不注重床戲的細節的,我根本都是參考別人寫的色文啊!這哪需要自己親身經歷啊!」

聽她怎麼一解釋,倒真像回事了,「處女更好,我喜歡處女,妳放心交給我,我一定好好珍惜妳的。」

「你是處男嗎?敢要處女。」

踩到我的痛處,我把最寶貴的處男之身已經給了前女友小麗了,哪還是處男啊!

「沒資格了吧!」瞧她揚眉得意的模樣。

「和處男作一定痛死妳,哪有我有經驗,懂得怎麼疼妳好,拋棄成見接納我吧!」我趁機把手伸到她的背後,想拉下她旗袍的拉鍊,被她機警的閃開了,我當然不會放棄的再接再厲。

「我沒答應你又繼續,這樣算是強暴了。」

「非禮都告不成了,還告我強暴。」

「你……大色狼。」

「答應我啦!我已經忍不住了。」我帶著哀求的聲調說著。

「我成了你洩慾的對象了,我才不依。」

「那我真強暴妳了。」當然我是開玩笑的。

「等等。」

「怎麼樣想清楚了沒?」

「你真的要來硬的?」

其實我倒不是真的會強暴她,總是自己喜歡的女人嘛!二情相悅才是最美妙的結合,「我想妳想的都快發瘋了,妳還不成全我嗎?」

「好吧!」說罷,她倒自個把旗袍給脫了,目瞪口呆之餘我也不忘把自己脫的只剩內褲,「這樣我就不怕衣服被你給撕破了。」她邊把旗袍疊好邊說道。

剛才逗弄她時我的雞巴都還沒有激烈的反應,可眼前這一幅香豔的美女圖可把我的雞巴給喚醒了,一件繡了蝶戀花的肚兜半遮掩著小薇豐盈的胸脯,二個渾圓的乳房幾乎要從肚兜的二側滾出來,小蠻腰上的肚臍眼是那樣的小巧可愛,更別提那僅僅以一小片倒三角的絲質布料遮蓋的陰阜,我低頭一看,我自個穿的這件小內褲根本就包不住已然勃起的陰莖了,我像餓虎般的撲向她,她一個閃身讓我撲了個空,「妳這是?」是欲擒故縱,這下我的慾火更是高張了。

「我想你會錯意了。」她喘著氣說著。

我張著疑惑的眼看著她,會錯意?如果我沒有行動那叫不解風情。

「我是怕你動粗弄壞了我的衣服。」

「我沒那麼粗暴,我一定會好好疼妳的。」

「都說你會錯意了。」

「然不成妳還當我是柳下惠嗎?」

「我是這麼想啊!中午在辦公室你不就是嗎?」

「那是…」這讓我怎麼說,「那時妳是有夫之婦啊!」

「有什麼差別嗎?」

「當然有,第三者和當事者的差別。」

「也是。」她點頭同意。

「來吧!寶貝不要怕。」我再一次的撲向她,她還是想躲,我可沒讓她躲成,也是她無處可逃了,我把她圈在懷裡,輕拂她的臉頰,「妳的皮膚好細滑喔!妳到底幾歲了?」

「依你看呢?」

「我猜想二十出頭,但妳說妳比我大,這我就說不準了,我今年二十五,妳不會是二十六吧!」女孩子最忌人家說老了,不過也確實我怎麼看都覺得她比我小。

「姊姊比你大四歲。」

「妳有二十九歲?」我驚訝的看著她,「我不信。」

「真的呀!不騙你,我保養的很好吧!」她得意的說著。

「讓我咬一口看看。」我輕輕的在她的臉頰上咬了一小口。

「你很可惡,竟敢咬我。」她轉過身來捶打著我。

「我也讓妳咬啊!」我把臉送到她面前。

「才不呢。」

看她嘟著嘴真的是可愛至極,我真的忍不住向她的嘴唇親去,她本能的想反抗,可是當我用舌頭繼續舔舐她時,她卻放棄了掙紮,慢慢的也張開小嘴配合著我,我盡情的親吻著她的嘴唇,彷彿乾涸已久的心靈都受到了滋潤。

我順著小薇的唇繼續往下遊移,我的手正想解開小薇頸上的絲帶,「你幹什麼?」我以為小薇已經陶然忘我了,竟然還能清醒過來。

「妳說我要幹麼呢?」我繼續要解開她的絲帶,可沒想到她竟然殘忍的用指甲掐著我的手,「痛啊!」

「我沒同意讓你脫我的肚兜啊!」小薇把我的手扔到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