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盒裡的女人

結完帳離開麵館,我和小薇步行到我住的大樓,突然間街道一黑,這是怎麼回事?我怕她會害怕趕緊抓起她的手,「別怕有我在。」握著她軟綿綿的手我的心跳急速加快。

「你們是沒繳電費啊!」沒想到的是,她不但沒有驚慌失色,反而還幽了一默。

「沒錢繳啊!」

「呵…呵。」在黑暗中她依舊談笑自如,「街道上一片漆黑,倒顯得星光燦爛了。」

慢慢的適應了黑暗,也朦朦朧朧的看清小薇此刻的舉動了,她正擡頭仰望著星空,中秋剛過,月亮還是挺豐滿的,少了光害反而看的清楚了,就著月光我牽著小薇繼續往前走,「還到我的狗窩嗎?」

「當然。」

真是鍥而不捨,一陣喧嘩之後街道上慢慢的恢復一點光亮,備用的手電筒,颱風夜用的蠟燭,紛紛為街道帶來光明,而我和小薇之間呢?會有曙光出現嗎?

「到了。」走進我住的「向陽」大樓我說道。

「嗯。」小薇應了聲。

「不過這下可要勞駕妳了。」望著雖然也有備用電力的電梯,但是有點常識的人都該知道,停電的時候是不能搭電梯的,「停電了只好爬樓梯了。」

「唉!」小薇嘆了一聲,道,「也只好爬了。」

我是傻了嗎?這不是趕她走最好的時機嗎?要是進了房間難保我不會作出什麼不軌的舉動,「我還是送妳回去吧!這烏漆抹黑沒什麼好看的了。」

「我都不怕你還怕嗎?住幾樓?」

「十樓,怕了吧!」

「十樓,要有電梯就好了。」

「是啊!可是現在不能搭電梯。」該打退堂鼓了吧!

「十樓就十樓吧!你帶路。」

哇塞,真是不死心啊!「跟好喔!」

「嗯。」

牽著小薇往我自個都不曾走過的樓梯間走去,別說她要嘆氣了,我想著十層的樓梯都腳軟了,下回租個矮一點的樓層吧!一路爬著誰也沒有多餘的氣力開口說話,大概一心只想著趕快把樓梯給爬完吧!

「終於到了。」我歡呼著。

「嗯。」小薇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

我掏出鑰匙開了套房的門,我租的是這棟樓格局最小的套房,一進門就可以看見我的雙人床,那本來是我和小麗的愛巢的,雖然分手了,不過我也沒有立刻搬走,打的合約還沒到期是原因之一,我對小麗還有些留念是原因之二,說留念,自從認識小薇之後我已經漸漸地不再想到小麗了。

門一開,鞋一脫,小薇便往我的雙人床上撲了過去,「累死我了。」

「妳倒真不見外。」我靠在門框上看著她。

「跟你還用見外嗎?」她就這麼自在的在我床上躺了起來,「咦!怎麼沒舖床罩啊!」

經她一提醒才想起早上一急一慌把沾了精液的床單扔到浴室裡,還沒舖上乾淨的床罩,「髒了,準備洗呢。」我隨口回答,也確實如此。

「髒了?不是夢遺吧?」

「要你管。」我有些氣惱,她怎麼這麼三八。

「惱羞成怒啊!」

我是不是太小家子氣了。

「好熱喔!停電還真是討人厭,沒冷氣可以吹。」她咕噥的抱怨著。

屋子裡確實是很悶熱,尤其剛剛還爬了十層樓梯,要沒停電打開冷氣,還可以涼快涼快,現在只能打開從來沒開過的窗戶,看看是不是能引進一些風降降溫度,可沒想到我體內的溫度沒降,反倒還上升了幾度,就著月光看著躺在床上的小薇,體內的慾火急速的向上竄起,我都不敢想像再下去會發生什麼事了,「好了,你看也看了,躺也躺了,妳該回家了吧!」不是我要這麼冷漠,是我不得不這麼做。

「我才剛來就趕我走啊!」

「我這裏什麼也沒有,招待不起妳這位貴客。」我刻意的用極不客氣的口吻說著。

「怎麼說話這麼不客氣啊!我得罪你了嗎?」

「沒有呀!」怎麼聽見她帶著委屈的聲調我心又軟了,「只是咱們不是一路人。」

「那怎樣才是一路人?」

「這個……」她這樣問我倒是不知所措了。

「妳喝點什麼?」我轉移了話題。

「有什麼呢?」

「寒舍只有啤酒,不知道夫人您要來所以沒有準備什麼高級的飲料。」

「我不喝酒的,有冰水就好了。」

「可以,我給妳倒水去,不許亂跑,這裏都是男人的東西別亂動。」我向套房裡的小廚房走去,說是廚房但是房東不準開火,也就一個小小的流理台,勉強的塞了一個小冰箱,還有一台滾筒式洗衣機,我從冰箱裡拿出冰開水倒在馬克杯裡。

「真是不親切,烏漆摸黑的我能幹什麼呀!」小薇細細的埋怨聲,我聽在耳裡,我都恨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嚴酷的對待她了。

我拿著杯子走了出來遞給小薇,「謝謝。」小薇接過杯子,接著我又從櫥櫃裡找出二支蠟燭,這是之前為颱風夜準備的,我把蠟燭點上,在燭光下她顯得那樣可愛。

「有沒有下毒啊?」她看著杯子問著。

「什麼?」我回過神,「下了毒,妳敢喝嗎?」我故意這麼說。

「喝,你倒的冰開水,有毒我也敢喝。」我看她是賭氣。

「是嗎?妳想喝,我還不忍心呢。」我看著她笑了笑,「喝吧!」我在她身邊坐下,藉著微弱的燭光,看著她喝水的樣子,好像多久沒喝水似的,她咕嚕咕嚕的就把一馬克杯容量的水喝光了,「妳看妳,又沒人和妳搶,著什麼急。」

「我剛剛爬了十層樓耶!喝了冰水多涼快啊!」

我輕輕的把她嘴角邊的水珠抹掉,她的小臉真柔軟。

「趁機吃我豆腐啊!」

「得了吧!那是怕妳噎著。」我抽回手用無謂的語氣掩飾內心的慌亂。

她白了我一眼,「你喝酒是吧!」

「你也想喝嗎?」

「我才不喝呢?我是怕你酒後亂性。」

「你怕了吧!」」

「是嗎?怕你沒膽。」

「別激我,我可什麼都做得出來。」

「是嗎?」

既然她會擔心我也好藉機趕她走,「既然害怕還不趕快回家。」

「幹麼老趕我走啊!我偏不走,我今晚就賴定你了。」

我何嘗不想她留下來啊!可是我能這麼做嗎?「這麼晚了,我怕總經理擔心。」

「我都不擔心他,他擔心我?」

「但是我擔心我的飯碗。」讓她覺得我窩囊也罷,在一切都還來的及前我得阻止。

「原來還是因為這個夫人的頭銜啊!」

「當然了。」

「你這個傻瓜。」她突然戳了我的頭一下。

「怎麼了?我。」

「相片也給你看了,你還不明白嗎?」

我有些疑惑,「那個不就是妳嗎?」

「你不是說我看起來比較年輕嗎?」

「是呀,妳說妳不上像的。」

「這個嘛!我隨便說說你就信啊!你忘了我的至理名言嗎?」

當然記得,「女人的話能隨便信嗎?」

她在暗示我什麼嗎?「難道妳不是總經理夫人?」

「其實我是……」她欲言又止。

「是什麼?」

「是……」

「不會是總經理她媽吧!」我讓她愚弄得有些語無倫次了。

「我是她媽媽的媳婦的妹妹。」

「不會吧!」我差點暈到了,妹妹!我怎麼就沒想到過呢。

「這下你不會趕我走了吧!」

我鼓足勇氣,雙手捧起她的臉,仔細端詳起來,「我看看,妳是不是又再耍我。」

「我有沒有耍你,你看得出來嗎?」

「好像不是,又好像是。」我可是很認真的瞧著她,這頑皮的小妮子,竟然還對我眨眨眼。

「看出來沒?」

「好像不是。」

「什麼好像啊!」

「妳真的不是總經理夫人?」

「不是。」小薇大聲的說著。

我心裡頭一陣狂喜,「那妳就是我的小薇了。」我激動的說著。

「什麼你的呀!你還想趕我走呢。」

「是妳總耍我。」我又何嘗願意呢?

「哼!這麼討厭我嗎?」

「不是討厭,是因為妳是總經理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