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盒裡的女人

這時已經坐在沙發椅上的小薇突然開口,「等等。」

「還有事嗎?」我停在辦公室的門口問著,但是並沒有轉身。

「還有事嗎?你就想問我這個嗎?」

「您還需要我做什麼嗎?」我強壓住心裡的疑惑和不安冷靜的詢問著。

「第一次見面就這麼走了,你沒有其他話要和我說嗎?」

你還不趕快走,想不想幹了,我不斷的告誡自己。

「你真的就這麼走了嗎?」她一直逼著我問。

「那個,我還要工作呢。」我機械式的回答著,卻忍不住微微撇頭看著她。

「你說工作啊!」她的聲音突然活潑起來,「你等等,我看看找點什麼工作給你做做。」她站了起來在總經理的桌上似乎在找尋什麼東西。

「好。」

「請你過來一下。」

我走過去站在小薇後面。

「麻煩你幫我看一下這份文件。」她從總經理的桌上拿起一樣東西交到我手裡,「請你仔細的看一看。」

什麼呀!是一個精美的木質相框,相框裡的是一張結婚照,相片裡的男人是總經理,那麼相片裡的女人不就應該是小薇,可我仔細一看相片裡的女人雖然和小薇有幾分相像,我稍微擡起頭看看小薇,真的很像,但卻總覺得不像是同一個人,難道……難道妳是……。

「怎麼樣相片裡的人和我比起來如何呀?」

面前的這個人好像給秀氣一點,「比照片上的人還漂亮。」我鼓足勇氣回答道,「可是我還是不明白……」

「這樣你都不明白。」

「妳和總經理夫人是什麼關係?」我的腦袋瓜裡裝滿了疑惑,「他們不是叫妳總經理夫人嗎?」

「我就是總經理夫人啊!」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又降到冰點。

「相片拍的一點都不像我。」她從我手裡拿回相框放回桌上。

「是嗎?那照片裏的人也是妳了。」

「你說呢?用你的眼睛看到了什麼?」小薇冷冷的問著。

是怨我嗎?我該和她相認嗎?也好不管如何總要說清楚嘛!「妳是小薇嗎?」我鼓足勇氣問道。

「小薇?你說黃品源那首歌嗎?我挺喜歡那首歌的。」我想她是故意這麼說的。

「你到底是不是小薇?」我有些生氣了。

「你一開始就認出我了是吧!」

「沒想到妳是總經理夫人。」

「那又怎麼樣?」

「怎樣?我還要吃飯呢,你是衣食無憂,但是我不行呀!」我有些生氣的回答。

「說的這麼現實啊!我可以幫你陞官啊!」

「不用,我可不想靠關係。」

「好有志氣啊!」

「當然,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好一個大丈夫啊!」小薇拍拍手道。

「如果沒別的事,我要工作了。」我又恢復了冷漠,我只想快點離開這裡,因為再待下去我怕再也控制不了自己。

「那我們以後還繼續聊天嗎?」

「這個,再說吧!」我回答道

「再說吧?」我知道她對這個答覆肯定是不滿意的,「你早就知道我是有夫之婦的不是嗎?見了我你失望了是嗎?」

我沒有回答繼續向門口走去。

「你這人這麼這樣,還要我留你嗎?」見我要走小薇的聲音變的急促。

「妳不說實話,要我怎樣。」我快要崩潰了。

「說走就走。」小薇突然放聲大哭,

我停下了腳步,別哭啊!我心都疼了,也有些慌了,我跑了過去,想哄她,但卻不敢。

她纖弱的肩膀一抽一抽的,我惹她傷心了,我著急的說,「別在這裏哭,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總經理夫人怎麼著了呢?你想我明天走人是嗎?」我真想打自己一個耳聒子,我怎麼就非得怎麼傷她不可。

「你這人怎麼滿腦子想的都是工作啊!」小薇?起頭來看著我。

「不是,我怕對妳影響不好。」

「是嗎?」

「真的,別哭了。」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流眼淚了?」她這一說我才察覺到在她的臉頰或者是眼眶裡都沒有一滴的淚水。

「什麼呀!」我已經被她弄得疲憊不堪了,「我求你了。」別再耍我了,我有些哭腔的說道。

「好吧!那你回去工作吧!不阻你。」

「好吧!明天網上見。」我轉身向門口走去。

「你真的就只想在網上見嗎?」我以為她已經放棄了,結果還是沒有,「你如果想知道真相,晚上見。」她拉高嗓門說著。

「這個,好吧!」我答應著。

真相?我也想知道什麼是真相,突然我覺得有一線曙光的感覺。

※※※

早上見過小薇之後,我的心情就一直上上下下的,下班了,她說晚上會告訴我真相,真相?真相會是什麼?

一句「晚上見」讓我充滿了希望,可仔細想想連約在哪都沒說,怎麼見呢?

踏出公司大門迎接我的是失望,原本以為她會在公司門口等我的,除了匆忙經過的同事外,沒有任何小薇的身影。也是,她怎麼可能在公司門口明目張膽的等我呢?別傻了,我對自己說著。

走到機車位,我彎下身解開後輪的大鎖,正要起身,一雙牡丹繡面的繡花鞋映入眼簾,我的心就開始不平靜了,我不敢相信的繼續將視線一點點的往上移動,看到的是一雙勻稱筆直的小腿,我的目光順著膝蓋繼續往上瞧,紫色的絲綢包裹著玲瓏有緻的身軀,當眼珠子頂到極限,讓我忐忑了一天的清麗容顏毫無預警的出現在面前,「小薇」,一身和夢境中幾乎一模一樣的穿著,只不過垂在肩上的不再是小辮子而是飄逸的長髮。

我從心裡往外顫抖了一下,差點就要跌坐在地上,我幾乎不敢相信她就這麼出現了。

「我可以搭你的便車嗎?」她悅耳的聲音再度在我耳邊響起。

我拿著大鎖站起身來,很努力的保持鎮定,「你的勞斯萊斯呢?」我有些開玩笑的問道。

「是賓士吧!」她帶著甜美的笑容說著。

「一樣,我的機車很破的,與您的身份不相稱。」我就是無法忽略她是總理理夫人的事實。

「我喜歡坐機車啊!」

「是嗎?」

「只有它可以載我到目的地。」

因為下班了,我比較放鬆了,不再像白天那麼緊張,「好吧!我就當回司機,「夫人」要去哪裡?」我有意把夫人二字說的很重。

「我想去吃飯。」

「那個餐廳?」

「有麵線和肉圓的地方。」

有麵線和肉圓的地方,不就我平常解決晚餐的那家麵館,「您是有錢人,怎麼會吃的慣這些東西呢?」以前從不覺得貧富之間有什麼差別,但是今天的我認清了我是個窮小子的身份。

「有錢人也是人啊!只要我想去有何不可呢?」

在剛剛說話的同時我已經把大鎖放進後座的行李箱裡,騎上機車,我對她說道:「行,上車吧!」

她側坐式的坐上我的機車,輕輕的抓著我的腰帶,我的心裏一陣悸動,「坐穩了嗎?」我發動了車子,「嗯。」她應了聲,我便慢慢的從停車位騎到馬路上,往目的地前進。

平常我是很喜歡飆車的,可這會我很小心的騎著,不知不覺地到了我租屋附近的那間麵館了。

我停下車讓她下了車子,我停車的同時,她也整理一下有些皺了的裙子。

「這就是你住的地方?」她開口問道。

「就在這附近了。」

「噢!」

「不知道合不合妳的胃口,來吧!」我領著她走進麵館,在一張剛收拾乾淨的桌椅前落了座,「吃什麼?」

「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好。」我離開座位向老闆點了菜,隨即又回到座位上。

「你平常都在這吃晚餐嗎?」

「這家麵館的價錢很公道,很適合我這種「窮人」。」我自嘲道。

「別總這麼說,我也不是什麼有錢人啊!」

「是嗎?」是安慰我吧!

「你不信?」

我當然不信,我苦笑了一下,「無所謂,這次我請妳,這我還付的起。」

「好,下回我再請你吃好料的。」

「還有下回嗎?」我不禁問道。

「怎麼不想再和我見面啊?」

想,但是不行,我沒有說出口。

晚餐的氣氛十分沈悶,是因為我的關係吧!連我都覺得自己彆扭的緊,我到底在拗什麼?就算她是總經理夫人又如何?人家連這種地方都肯來,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嗎?還是她出現的太突然,讓我一時手足無措。

「我吃飽了,這家的東西還真不錯吃。」

看她滿意的表情,我的心情也輕鬆不少,「我送妳回公司吧!」應該是送她回家,但是一個公司的小職員送總經理夫人回家,會不會太唐突呢?人家會怎麼想。

「我不回公司,我要去你住的地方。」

「狗窩一個,有什麼好去的。」

「我就要看狗窩長什麼樣?」

這不太好吧!瓜田李下,孤男寡女的,不適合,我的個性真是有些龜毛了,現在連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了。

「怎麼不敢讓我看你的狗窩,還是你金屋藏嬌,所以見不得人。」

「哪有什麼金屋藏嬌,你要看就看嘛!別後悔就行了。」我又中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