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盒裡的女人

覺得自己緩過來了,我又開始了活塞運動,用手指蘸著下體交合出的淫液,抹在她的陰蒂上,上下快速的撫弄著,「嗯──」她發出了一點聲音,聽到她的嬌吟我加快了速度,我的整個雞巴在她的陰道裏脫出沒入

她已慢慢的化無聲的喘息為細細的呻吟聲,「寶貝,大點聲,有快感妳就喊吧!」我抱著她繼續鼓勵著她。

「嗯!──噢!──」我知道她很努力的發出呻吟。

我把她拉起來,讓她坐在我的懷裏,雙手托住她的腋下,一起一落,「親愛的,你…饒了我吧!」看來她是舒服了,那陶醉的聲音不是要我停止而是要我不要停。

「寶貝喜歡這樣嗎?」

「喜歡。」

我的雞巴輕輕向上插著,親吻著她的臉頰、嘴唇,她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的親吻,我伸出舌頭在她乾淨的腋窩裏舔著,她擡起胳膊享受著,我雙手盡力拖著她的屁股高高想上擡,狠狠地落下,「寶貝,妳快到了嗎?」

「噢!你這個壞蛋,壞死了這樣弄我。」

聽到她的嬌吟,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把她按在床上,雙手按住她的肩膀,咬著她的乳房,舔著她的腋窩,雞巴拚命的在她越來越緊的陰道裏,使勁的抽插著。

「我愛你,妳是我的。」我在她的耳邊傾吐我的愛意。

「我也愛你,你永遠都是我的。」

真是頑皮,不管在聊天室還是此刻,都說我是她的。

我緊緊摟住她,使勁抓住她的乳房,雞巴越插越深,越插越快,「寶貝,我要射了,妳到了嗎?」「嗯。」她輕輕的應了一聲,「射在裏面可以嗎?」她緊緊的抱著我像是默許了,我抱著她柔軟的身體,好像要把她捏碎一樣,雞巴已經到了極限,感覺到她的陰道開始收縮,一股熱流澆到了我的龜頭上,我再也忍不住了,「寶貝,我射了。」我一邊抽插著,一邊把精液射進了她的最深處,噴射之後我的雞巴變得軟了,但仍然不肯抽出來,我緊緊地摟著她狂吻著,「妳舒服嗎?」我低聲問道。

「舒服。」她柔軟無力的說著。

「我會讓妳永遠這麼舒服,我們永遠不分開好嗎?」我說出了內心深處最大的渴望。

「你真的不想和我分開嗎?」她看著我問。

「永遠都不想。」我真誠的回答她。

「那我們就不分開。」她緊緊的摟著我,我感覺到的是一種不捨的依戀。

「好。」

也許是疲累也許是興奮過頭了,覺得有些睏了,感覺她好像已經恬靜的進入夢鄉了,我輕輕的自她身上轉到身旁,就怕壓著了她。

看著她睡的如此甜美,我也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

醒來不知道是幾點了,有些尿意,讓我想起身去解脫一下,可是我的身體卻有些動彈不得,因為有一隻手臂和一隻腿正壓在我身上呢。我實在是不忍心移動她,可是我實在急了,輕輕的移開她的手腳,我躡手躡腳的走到浴室,哇!舒服多了。

當我正要轉身一種不知名的憂慮浮上心頭,會不會當我轉過身其實剛剛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夢,夢醒了就什麼都不存在,打開水龍頭我沖了沖臉,不論事實如何我都要面對的,深吸一口氣,我緩緩的轉過身,看到床上已經用被子取代我的位子的她,我莞爾一笑,緊繃的心情為知鬆懈了。

走回床邊我沒有再躺下來,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我輕輕的用手描劃著她的眉型、鼻尖還有唇線,卻赫然發現她的容貌在改變,改變不是太大,但是足夠讓我明白她越來越不像小薇了,「妳是誰?」我驚愕的問著,也不管她是不是還在夢中。

她伸長了手腳舒展了身體,才緩緩張開眼,「美夢醒了。」就連聲音都不一樣了,她側著身體看著我,用我的被子她半遮著身體。

「美夢醒了?難道這一切都是夢,那麼妳又怎麼還留在這裡?」如果是夢留下的應該只是我床上的一灘精液,而不是一個陌生的女人。

「想讓這美夢成真嗎?」她繼續說著。

我疑惑的看著她。

她把目光飄向我放在書桌上的音樂盒,「你把那個音樂盒拿過來。」

「好的。」我依言把音樂盒拿了過來。

「你打開音樂盒的夾層,裡面有一張紫色的紙條。」

夾層?我仔仔細細的看了看音樂盒,果然發現中間確有一個夾層,真有紫色紙條。

「你唸一遍紙條上的字,你朝思暮想的女人就會現身在你面前。」

是嗎?我十分懷疑,「那麼妳呢?」

「怎麼捨不得我了?」

知道她不是小薇,我的心已經隱隱作痛了,還讓我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我只能木然以對了。

「無趣,你不是很希望見到小薇嗎?昨天你…哎呀!我都不好意思了,沒想到你是這麼溫柔了一個男人,如果可以我都不想離開你了。」說著她開始移動身體,像水蛇一樣攀上我的身體,我卻下意識的推開了她,儘管她五官清秀,身材也是玲瓏有緻,但是我就是提不起勁了,她瞥了我的下體一眼,我沒有任何反應,早晨的升旗典禮剛剛已經結束了。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問我嗎?」她離開了我的身體走下床,「妳的小薇來陪你了,那她的老公怎麼辦?當然我就代替小薇陪她老公了。」

「我還是不明白,妳是真的人嗎?」一個從音樂盒裡走出來的女人,她是否確實存在都還是個問題呢?

「怎麼這樣問人家啊!你親過我、舔過我、還幹了我,竟然問我是不是真人,會不會太過分了。」她嬌嗔道。

我親過她、舔過她、還幹了她,我的心再次被扯痛了,我用全部的愛去呵護她、去疼惜的女人竟然是一個陌生的女人,我彷彿聽見心碎的聲音,天啦!我到底幹了什麼?

她全然無視我的痛苦繼續說著,「不逗你了,時間寶貴,你只要唸了紙上的字就能得到真正的小薇了。」

她的話讓我有一股衝動就想唸了紙上的字,但是尚存的一絲理智阻止了我,「我怎麼知道小薇願不願意這麼做呢?」

「嗯?」她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我說錯了嗎?如果真如她所言,唸了咒語小薇就會來到我身邊,但是卻要別人去取代她的位置,她會願意嗎?

「想那麼多做什麼呢?能夠讓你美夢成真你還顧慮那麼多。」我在她臉上看到一絲不耐煩。

「我不能這麼做,她有她的生活,並不能因為我希望她在我身邊就用這種方法達到目的。」我把紙條放回音樂盒,將音樂盒交給她。

「你……真的不唸?」她驚訝的看著我。

「謝謝妳了,也謝謝你給了我一個美夢。」無論如何昨天我確實是很開心的,雖然真相是如此令人難堪。

「那麼讓我代替她如何?我可以再變成她的模樣。」她說著便慢慢的又變成了小薇的樣子。

我的反應是閉上雙眼,「妳走吧!不管妳來自何方,請妳離開我吧!」

「你張開眼看看我呀!」熟悉的手感輕撫著我的臉頰,熟悉的聲音再一次出現耳邊,「我願意留在你身邊。」

「求妳了,我知道妳不是小薇,妳走吧!」

「唉!」一聲長長的嘆息之後,臉上的感覺沒有了,聲音也不再出現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張開眼睛,狹小的房間內只剩下我一個人。

看著空盪盪的房間,我突然有些後悔為什麼我要那麼堅持,音樂盒還在書桌上,一種不知名的力量牽引著我走到了書桌前,拿起音樂盒的手竟然開始顫抖,我再一次取出紫色的紙條,咒語自我口中脫出……

※※※

慘了!我怎麼把咒語唸出來了。

我大汗淋漓的驚醒過來,幸好是夢,我喘了口氣,自從小薇把她參加羔羊徵文的重責大任丟到我身上開始,我就不停的做著一些奇奇怪怪的夢,這個音樂盒的女人更是常常出現在我夢裡,每個黎明之前我都在為要不要唸咒語而掙紮著,我把這事告訴小薇,小薇的答案竟然是。

『你就唸唸看啊!搞不好我真的就出現在你面前。』腦海裡出現了小薇打在對話框裡的這行字。

靠,以為我不想唸嗎?男子漢大丈夫啊!怎麼能夠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呢,可是我剛剛怎麼真的就給唸了呢?真他媽的邪門了,虧的只是一個夢。

燥熱的感覺漸漸消失了,該是我收拾殘局的時候了,望著床單上的精液,這還不提醒我不管和我做愛的是真小薇還是假小薇,都只是一個夢啊!

把床單扔到浴室,用蓮蓬頭先緊急處理一下,得開始打理自己了,上週通知了今天總經理要來視察,有什麼好視察的嘛!待在大陸不是比較好,是對我們比較好,大頭要來就不能太自由了。

穿好襯衫打好領帶,在樓下的早餐店吃完早餐,騎著我的豪邁一二五上班去吧!

老闆要來視察,果然辦公室的氣氛完全不一樣了,要是平常,吃早餐的吃早餐,化妝的化妝,看報的看報,說老實話真是成何體統啊!今天可不同了,每個人的桌上整整齊齊的,還差幾分鐘就八點半了,也就是上班時間,有人已經開始幹活了,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啊!

「喂!這麼晚才來,混喔!」一個同事看著我說著。

「我又沒遲到。」給他一個白眼,我坐定下來。

上班後的第一件事,我習慣先泡一杯茶,管他總經理來不來,是人總要喝水吧!幸好早餐我一向是在習慣在出門前吃的,我不是什麼特別認真的員工,不過像他們如此誇張的行徑我是幹不來的,在認識小薇之前我甚至連聊天室都不曾踏足,也許是緣分吧!難得在網路上遇到一個紅粉知己,也正好在我最需要人安慰的時刻給我一帖療傷靈藥,撫慰我失戀的傷痛。

「老總幾點會來?」我問問旁邊的同事。

他聳聳肩道,「難講,早上,也說不定是下午,今天安分點。」

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呀!好吧!上線和小薇說一聲,免得她枯等。

打開msn,登入後,讓我訝異的是小薇竟然沒有出現在線上名單內,我看了一下電腦右下方的時間,九點十分了,平常這個時候小薇已經上線了,可能星期一比較晚起吧!

無所謂那就先辦公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十一點了,小薇還是沒有上線,不記得她有說要辦什麼事啊!不會是發生什麼意外吧!呸呸呸,我在胡說什麼,一定是臨時去辦什麼事吧!說不定是電腦罷工,說不定是心血來潮跑去燙頭髮也有可能,我想了各種理由來解釋小薇的沒有出現,但是我的不安並沒有因此而減少,除非看到小薇,不然我想我的心會一直懸著。

一直等到十一點終於出現了,出現的是我的老闆,總經理一來大家都必恭必敬的站起來歡迎他,在他身邊的還有經理、課長之類主管級的人物,還有一個長髮飄逸的女人,粉橘色的連身洋裝包裹著苗條的身軀,不知道她在看什麼,頭一直沒轉過來。

「怎麼了?」總經理體貼的詢問她。

「剛剛勾到櫃子的邊邊,裙擺好像勾破了。」女人的聲音裡有一點點抱怨。

「沒關係,回頭再買一件。」總經理闊氣的說著。

「好吧!」女人的聲音裡透著欣喜,這聲音竟有幾分熟悉。

隨著總經理轉過頭的同時,女人也轉過身來。

在這一瞬間,我驚呆了,那個女人……這麼熟悉的面龐,是小薇,她就是我朝思夢想的小薇,我有一種想撲過去的衝動,但是總經理在那裏,我還要保住飯碗呢。

「這是總經理夫人…」總經理向大家介紹小薇的身份。

她怎麼會是總經理夫人,天哪,不會這麼巧吧!我的眼睛緊緊盯著小薇,一刻也沒有離開,看著她向各位員工點頭問好,好不容易終於見到小薇了,但是她馬上就要從我眼前離開了。

「我的腳有點痛,不和你們繼續走了。」小薇的聲音又傳進我的耳邊。

「那妳回我辦公室去休息吧!」總經理溫柔的對小薇說著,我的心裡有股醋意向上竄升著。

「我忘了怎麼走了。」小薇一臉苦惱的說著。

小薇看了我一眼,好像要我做些什麼,我的腦子一片混亂,她可是總經理夫人。

「你陪夫人回總經理辦公室吧!」經理突然一聲令下。

什麼?我,我十分驚訝,怎麼會指明我,一時間覺得天旋地轉。

她對我微微一笑道,「麻煩你了。」

這個,我咧開有些僵硬的嘴,勉強微笑了一下,「夫人,這是我的榮幸!」

她的笑容是那麼的親切可掬,她的儀態是多麼的端莊大方,這時候讓我覺得我們之間的距離好像天和地一般。

我極力的掩飾內心的雀躍,「夫人請。」我比了一個往這邊走的手勢,小薇便跟隨我的腳步往辦公室外的電梯走去。

我暈暈的帶著小薇,不,是總經理夫人,她一路跟著我走著,氣氛有些沈悶和緊張,進入電梯之後,我按了一下頂層的按鍵,發現我的手有些顫抖,我不敢回頭,死死盯著銀灰色電梯門,覺得電梯好像靜止不動似的,感覺背後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我,我的後背開始冒汗,快點到吧,我暗自乞求著,你可不能讓總經理戴綠帽子,還想不想在這混了,我不斷的告誡自己,你算什麼東西,小職員罷了,總經理夫人能看上你,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人家只不過想和你玩玩罷了,想到這裏,我的心踏實下來。

叮的一聲電梯門應聲而開。

「夫人請。」我做了一個手勢。

她點點頭繼續跟著我走著,走進一間寬敞的辦公室,我對她說,「夫人,總經理辦公室到了,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去工作了,您好好休息。」我用機械的語調把這些話說完便轉身走出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