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盒裡的女人

我就這麼和她一起彈彈唱唱的消磨了一個下午,好久沒有這般暢快了,好像一掃幾個月來的陰霾,但是我心裡頭還是一直有個隱憂,這個夢何時會醒,和她共度了一頓午餐,共同娛樂了一個下午,眼看晚餐時間又到了,吃完晚餐呢?漫漫長夜她還會陪我度過嗎?怎麼又想到這來了,我趕緊敲敲自己的腦袋,讓自己清醒清醒。

「晚上想吃什麼?」

「吃你。」她說這話時還真是不臉紅啊!

「好啊!妳要吃的下,我讓妳吃啊!」我怕什麼,我可一點不吃虧。

「好啊!那你把衣服脫了。」

哇塞!雖然平常在聊天室裡說話也是這麼勁暴的,但現在可是面對面啊!就真不怕我獸性大發,這麼公然挑逗我,「我真脫了。」我作勢要脫了褲子。

「脫啊!」她二隻大眼睛就這麼盯著我,真的以為我不敢嗎?我真的把上衣給脫了。

「哇!好性感。」她打量著我裸露的上半身,好在平常有在鍛鍊,身體看起來不是太單薄,但我在做什麼呢?一時衝動竟然把衣服給脫了。

「還有呢?」她還一副不滿足的樣子繼續挑逗我。

喂!我是男人耶!一個正常的男人,要真脫了褲子,不把她也脫光很難的,既然脫光了不……,這念頭又轉到那去了,我的大姊別在逗我了,我可不想給妳留個壞印象,日後落下把柄說我是個大色狼。

「怎麼?不敢脫了。」

真是氣死我了,真要我脫是吧!我還真想一下子脫光自己也剝光她呢,「我脫了,你怎麼吃我呢?從上面開始還是下面。」我真他媽的賤,就要露出原形了。

「好色喔!」她突然曖昧的笑著。

我不是上當了吧!讓她給耍了,那可不行,我也要耍回來,她坐在床上,多悠哉的樣子,輕輕鬆鬆的看我在這唱戲啊!我用快如閃電的速度移動到她面前在她身邊坐下,故意把身體壓低逼的她微微往後仰。

「你要幹麼?」看她有點花容失色的模樣我特開心的。

「幹麼?」還問我,「妳不是要吃我,我先送上甜點啊!」二個葡萄乾,應該說是小綠豆更貼切。

「…」我想這是她想要說的話,我從她眼神裡看出來了,我就喜歡她這樣,感覺起來好像很大膽很開放,但是其實還是會害羞的。

她突然伸出手指頭朝我的胸肌戳了二下,「挺結實的嘛!」難道我錯了,她真的要把我吃了!她把臉湊近了些,要幹麼?不是真要品嚐甜點吧!「你身上酸酸的,去洗個澡吧!臭酸的食物我沒興趣。」

我倒,還嫌我臭,我自個低頭聞聞腋下,確實是一股酸臭味,沒辦法我二天沒洗澡了,什麼二天沒洗澡,不用她再提醒了,我趕緊閃到一邊,「不好意思,值了二天班,沒時間洗澡,我這就去洗,妳等我喔!」

「嗯。」她微笑點點頭。

我簡單拿了內衣褲和休閒服,慢著,我幹麼把自己包的像粽子一樣,圍條大浴巾不就得了,好就這麼辦,這樣真要做什麼也方便,敢調戲我,讓妳看看我的厲害,保證讓妳永生難忘,但仔細想想好歹穿件內褲吧!還是從抽屜裡取了一件藍色的子彈型內褲。

※※※

我可是徹徹底底的從頭到腳都洗的乾乾淨淨,當然小弟弟是洗的都發亮了,看妳敢不敢吃了,我洗了不少時間了吧!平常不用洗這麼久的,這回因為二天沒洗了,所以費工夫多洗了幾下,終於洗完了,頭髮隨便撥了二下,穿上內褲圍上浴巾我就踏出浴室了。

看到她還在我就放心了,不過她怎麼就躺在床上,好像睡著了,沒那麼誇張吧!我是洗了多久,竟然洗到讓她睡著了,哎!看她睡的那麼甜,都不忍心叫她了。

她側躺在我的床上,我在床邊坐了下來,看著她嬌美的臉龐,真想一親芳澤,可我不能操之過急,我的視線往下移到了她枕著頭的的手臂上,如象牙一般,細滑的肌膚,我實在忍不住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哇!好嫩喔!真像是吹彈可破一般,我的視線繼續向下遊移來到她的胸前,因為側睡的關係衣服有些皺了,也讓手給遮著了,反而看不出有多麼豐盈了,穿的又是旗袍,密不透風的想看點春光外洩都沒可能,向下發展吧!

她的臀部是一道優美的流線型弧線,讓絲質的旗袍給包裹著,大腿的地方正好是開叉的地方,哇!發現新大陸了,在開叉的地方我看到一條細細的紫色帶摸她這麼久都沒動靜八成是睡沈了,我也就放開膽輕輕的掀開她的下擺看看她穿的是什麼樣的內褲。

丁字褲!我再看清楚點,真的是耶!除了陰阜前有塊小小的布料外,連股溝都不見半塊布料,是為了不讓臀部露出內褲的形狀吧!讓我想想她會穿什麼樣的內衣呢?半罩的胸罩,豐滿的乳房呼之欲出的那一種,肯定是的,說不定沒穿也不一定,解開來看看不就得了。

反正她睡著了,我偷偷看一下再扣回去就好了,真是刺激啊!我小心翼翼的把右胸前的盤扣輕輕的解開,可不要把她給吵醒才是,真不簡單,釦子緊的很,不過總算讓我給解開了,三個,真辛苦,不過辛苦是值得的,輕輕的撩開衣襟,又讓我大吃一驚,她竟然穿肚兜,一小片布圍在胸前的那一種,我沒親眼看人穿過,但看過戲裡的,那個什麼「肉蒲團」裡女人都穿肚兜的,那一小小塊布根本遮不住什麼,其性感度不下於胸罩更甚於胸罩,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親眼看看她穿著肚兜和丁字褲的模樣了。

我輕輕的揭開已經鬆了扣的衣襟,旗袍的開口從頸部一直綿延到胸側,我所能看到的春光就正好在胸部的地方,我正想把衣襟再敞開一些,她突然伸了一個懶腰,睡成了平躺的姿勢了,真是正中下懷了,不用我動手,自動敞開的衣襟裡半個玉乳已經呼之欲出,別怪我了,我可要先嚐為快了,我俯身正想一嚐甜美的櫻桃,「你在幹什麼?」糟了,她醒了。

「我……」我趕緊擡起頭來。

她坐起身來,看見自己的衣服讓人給解開了,眉頭皺了一下,她生氣了是嗎?我不該這麼猴急的,萬一她要走了我怎麼辦,煮熟的鴨子難道就給飛了嗎?我在想什麼呀!要是她從此再也不理我,那我不是就孤單寂寞了,「對不起,我一時…」說什麼呢?說我一時衝動,真有種後悔莫及的感覺。

「真的想要嗎?」她淡淡的問一聲。

讓她這一問,我的臉立刻紅了,其實我早已經忍不住了,看著她露在外面半個嬌嫩的乳房,還有淡紅的一點,我的下面挺的有些疼了,她看著我沒有再說什麼,但那眼就是勾引,那身體就是誘惑,我嚥了一下口水,輕輕的撫摸著她有些泛紅的臉蛋,熱熱的,滑滑的,粉紅的嘴唇一張一合,我再也忍不住了,把臉湊過去輕輕的吻著她,感覺到她軟軟的舌頭,來回的躲閃著。

「你真的想啊!」她輕輕的推開我的臉,羞澀的說著。

我沒有說話,摟著她的手緊了一下,繼續貪婪著親吻著她的嘴唇、臉頰還有她的眼睛,「噢!你……」她輕輕的呢喃一聲。

感覺著她呼出的熱氣,我的手在她身上狂亂的撫摸著,見她不怎麼反抗,順勢把她背後旗袍的拉鍊給拉了下來,旗袍滑落到她的腰際,映入眼簾的她姣美的上半身和胸前的那塊鴛鴦戲水的小肚兜兒。

我的手繼續撫摸著她,摸到的都是光滑的肌膚,兩個鼓脹的乳房在我手心裏跳躍著,我用手指輕拈著肚兜下的嬌嫩的乳頭,感覺它慢慢的堅挺起來,我把嘴移到她的胸脯上,貪婪的吸吮著她的乳頭,舌尖在上面輕輕滑過,感覺到她的身體在輕輕顫抖,我把她的手從落下的袖子裡穿了出來放到我的腰上讓她緊緊摟著我,她的身體緊緊貼著我,感覺到一陣陣更加銷魂的肌膚碰觸,我的手掌在她高聳的胸脯上留連著,她越來越硬的乳尖頂著我的手心,感覺那件兜兜有些礙事,我從她的背後把它解開,看著那件繡著鴛鴦戲水的兜兜輕輕滑落,無限美好的上身完完全全的展現在我眼前。

她下意識的用手擋住胸脯,嘴裏發出了一聲嬌吟,我抓起她的手臂讓它摟住我,自己的一隻手立刻替代了它的位置,蓋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著、撫弄著,嘴唇也輕吻著另一個乳房。

「嗯──」長長的一聲呻吟自她口中溢出。

聽見她的喘息,我的心頭一陣燥熱,下面的雞巴挺的有些發漲,我的手慢慢撫摸著她的腰身,逐漸往下隔著內褲,在她豐滿柔軟的屁股上揉捏著,然後慢慢放到她的大腿輕輕撫摸,感覺到她肌膚的滾燙,看著她銷魂的樣子,我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開始順著她大腿內側的肌膚逐漸往上,最後停在她那被內褲緊緊包裹的有些突起的小丘上來回的移動著。

她的手伸過來蓋在我的手上,好像是在猶豫,讓不讓我繼續往下,我猶豫了一下,輕咬她乳頭的嘴慢慢加大了力度,她呻吟起來,整個身體覆在我的身上,我的舌頭在她的乳尖上輕輕的畫著圓圈,趁著她放鬆的時候,另一隻手慢慢往下撫摸著她高高隆起陰阜,感覺到那裏的柔軟,還有細細的毛,夾在其中,她稍微掙劄了一下,我的腦子一片混亂,雞巴頂的越來越難受,我扯掉浴巾抓起她的手,把它放在上面,她掙紮著,我便使勁按著她的手,讓它緊緊攥住我已經挺到極限的雞巴。

「幹什麼呀!」她羞澀的說著。

我俯在她的耳邊,輕輕呼著氣,小聲地說,「你幫我揉揉,有些難受,我弟弟也想你啦!」

「你……很色耶!」她頑皮的說著。

「只要見到妳這個模樣,誰都會色的。」我回答道。

「大色狼。」她笑罵道。

我伸出舌頭舔著她的耳垂,往她的面輕輕吹著氣,感覺她的手不再掙紮,而是隔著內褲輕輕握著我的雞巴微微套弄著,我輕輕吻著她,對她說,「是不是很大?」

她一聽整個臉都紅了,羞的想把手給抽走,我又把她的手捉回來放在上面,「壞死了。」她嬌嗔道。

「不許跑,妳的一切都是我的。」我像宣告所有權般的說著。

「這麼霸道!」她嘟著嘴說著。

「讓我好好愛妳吧!」在他面前我怎麼霸道的起來呢?我就是想好好的疼愛她。

「你別弄疼我。」

「不會的,我會好好疼你的。」

我的手順著她的陰阜慢慢往下,手指隔著內褲,在她陰蒂位置上輕輕的按撫著,她的眼睛裏迷茫中帶點慌亂,兩手推著我,但卻沒有一絲力氣,我輕輕把她摟在我懷裏,讓她躺在我的腿上,她的胸脯高聳著,乳頭挺立著上下微顫,乳暈上我的唾液閃閃發亮,我的手慢慢下移,感覺到她兩腿之間有一塊濕滑,我的心頭一陣狂喜,低下頭,咬住她的乳房舔弄著,手順著內褲的邊緣劃了進去,摸到了她濃密的毛,手感是那樣的好。

我的中指在她凸起的陰蒂上上下劃著,其餘的手指,全部停在她的陰道口上,感覺著那裏的濕潤和細嫩,這是女人身上最嬌嫩的肌膚,我的手在那裏流連忘返上下撫摸著,我要把她的陰部變成一片汪洋。

她在我的懷裏嬌喘著,我的臂膀把她摟得越來越緊,我的嘴在她的胸脯上狂吻著,我的手在她的陰部揉搓著,感覺到那裏越來越濕,撫摸絲綢的感覺讓我的手發癢,讓我的手發狂,我已經顧不得雞巴的疼痛,全身全心地投入到她的身體裏,肆意的撫摸著,揉捏著,她嬌喘連連,在我的耳中彷彿就是催情聖藥,我再也忍不住了,輕輕的擡起她的屁股,把她的內褲退了下來,她裸露的身體,就像一隻白羊,在我的懷裏扭動著,我的眼睛盯著她退去內褲的下體,一堆柔軟的肉夾雜著細細的毛,上面閃著水珠。

「你別盯著我看。」她害羞的說著。

「我當然要看,而且要看得通透。」

「摸不夠還要看。」

「我還要把你吃了呢。」

「是我吃你。」她總是要在語氣上佔上風的。

我把她橫抱起來,平放到床上,對她說,「我可以看看妳的下邊嗎?」

「你看都看了還問。」,我在她的嘴上重重的吻了一下,「唔──」

我輕輕的分開她的雙腿,她嬌嫩的陰部完全展現在我的眼前,黑色的並不濃密的陰毛,靜靜的伏在那裏。

「好看嗎?」她問

「真美。」我回答。

「是嗎?我都沒見過。」

「讓我仔細看看。」

「嗯。」她輕輕的點頭。

我把頭湊近,鼻尖幾乎挨到了她的陰毛,她嬌嫩鮮紅的陰唇,微微的向外翻著,露出了小指粗細的陰道口,一張一合的,周圍一片濕潤,在它的上方是她的陰蒂,綠豆般的大小,彷彿要破繭而出的樣子,這裏是我的天堂。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嗅著那她濕潤的氣息,「這是你的味道。」我擡起頭對她說,「我喜歡你的味道。」

「味道?你喜歡那裡的味道。」她帶著懷疑的口吻問道。

「對,喜歡。」我很誠懇的回答。

我忍不住伸出舌頭,舔著她的陰部吸吮著,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舌尖縮成一點,慢慢伸進她的陰道前後抽插著,同時用拇指在她的陰蒂上上下劃動著,她開始隨著我的抽插而呻吟著,我噴著熱氣,把臉埋在她的陰部,那裏的氣息令我發瘋,她的閃躲,她的扭動,都不能擺脫我的舌尖。

「你的頭髮弄得我好癢喔!」她笑著說。

我輕笑,然後繼續輕咬著她的陰唇,甚至有一口把它吞下去的衝動,我的臉上沾滿了她的淫液,還有我的口水,我幾乎用整個臉在她的陰部蹭著,感覺著那裏的氣息還有鹹鹹的味道,我的雙手把她的屁股高高舉起,瘋狂的啃齒著她的下體,她的喘息聲越來越大。

「你真的想把我吃了喔!」她俏皮的說著。

她兩條豐滿的腿在顫抖著,我突然擡起頭把她摟進懷裏,瘋狂的吻著,一邊含糊的對她說,「來嘗嘗吧,這就是妳的味道,令我著迷的妳的味道。」我緊緊地摟著她,瘋狂的吻遍她的全身,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內褲已經脫了下來,我和她毫無阻隔的緊貼在一起,我的胸脯和她的乳房摩擦著,感覺到了她乳尖傳來的硬度。

她緊緊的抱著我,四條腿糾纏在一起,她雙腿的肌膚是那樣的柔嫩,讓我拼命的摩擦著,我的雙手在她的後背胡亂的摸著,最後停留在她豐滿的屁股上使勁的揉捏著,那樣的柔軟,那樣的豐盈,感覺到她屁股逢裏的小圓洞,我的手指在周圍的皺褶上劃動著,指尖微微陷入圓洞裏,她意識到我的舉動,伸手抓住我的手,我暫時停住了這隻手的動作。

但我的雞巴卻狠狠地頂著她的小腹,我想她已經感覺到了我的激情,我拿起她的手放到她的陰部使勁的按著,對她說,「妳已經濕乎乎的了。」

「討厭啦!」她嬌嗔道。

「我現在可以進去嗎?」我輕輕的問,同時把雞巴塞到她的兩腿之間,用我勃起的雞巴,在她的陰部上下摩擦,這樣我的手就空了出來,可以盡情的撫摸她的雙乳和屁股。

「嗯。」她依舊是輕輕的點點頭。

聽到她的首肯,我不由得緊緊摟住她,又一陣狂吻,然後直起身看著她的裸體,她緊閉著雙眼,彷彿在等著我的進入,我對她說,「我會輕輕的疼妳的。」她迷茫的點點頭,我分開她的雙腿,看著她鮮嫩的下體,慢慢的拿起我的雞巴,用龜頭在她的陰道口上下劃著,等待著她的陰道慢慢的張開,讓她充分濕潤,我拿起她的手,放在我的雞巴上,對她說,「來寶貝,把它放進去。」

「我放?」她質疑一聲。

「對,我怕進錯了,弄疼你,來吧!寶貝!」我輕輕的呼喚著她。

「你……」她欲語還羞的嬌態令我癡迷。

「來吧!放進去吧!我要擁有妳。」我慫恿著她。

「你自己放吧!我又看不到。」

「慢慢來,妳知道在那裏。」我耐心的鼓勵她。

她微微擡頭看著她的下體,把我的雞巴往她的下體推進著,我在她小手的指引下,順利的進入了那一塊凹陷,緊緊地,我慢慢的往裏擠著,半個龜頭已經進去了,她深吸一口氣似乎已經感受到我的雞巴進入她的身體裡了,我擡起頭看著她的反應,慢慢的前後抽插著,讓她適應我的進入,我擡起她的雙腿,讓她的屁股擡高,緩緩的往裏插著生怕弄疼她。

感覺到她陰道的狹窄,她的陰道緊緊地包裹著我的雞巴,彷彿要阻止我的進入,「真緊呀!」我對她說著。

「是你太大了。」她靦腆的回答著。

我又繼續把她的腿分開到極限,腰部用勁,終於整個雞巴沒入了她的陰道,一聲深深的喘息自她口中溢出,她緊緊的抱著我,我停止了抽插,趴在她身上緊緊地摟著她,親吻著她的乳房,咬著她的乳尖,同時雞巴開始緩慢抽動,幅度越來越大,速度也開始快了起來,她也隨著我的擺動而擺動。

我擡起身體,看著她陰道裏的鮮紅色的嫩肉,隨著我的抽出被帶了出來,我慢慢加大了力度,並用拇指撫摸著她的陰蒂,隨著她的呻吟加快速度,感覺自己的雞巴被一團溫暖的濕熱包圍著,越來越緊,發出陣陣噗哧噗哧的聲音,我不斷把她的屁股擡高,要更深入的進入她的身體,因為她的陰道太緊了,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不得不停下來。

「怎麼停了?」她問著。

我在她的耳邊說著,「寶貝,你好緊,舒服嗎?」

「嗯!」她依舊只是輕輕的點點頭。

「是讓我快一點還是深一點,寶貝,如果舒服,就告訴我。」

「嗯!」

「叫出來好嗎?」我需要她給我更大的鼓勵。

「我試試。」她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