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

" 我不是東西,那你們都是個東西好了,可惜你們這兩個東西都被我這個不是個東西的東西給搞了,不過可千萬不能搞個東西出來,對了,彤彤,有沒有讓芸芸吃藥哦?"

" 哎呀!老師,你總是馬後炮,如果現在才吃藥,芸芸肯定要給你生個胖小子了!是不是,芸芸?"

" 你才生個胖小子呢!"

" 那你不生胖小子,就生個女兒怎麼樣?"

" 好啊," 可是芸芸馬上發現自己失口了,立即道," 你去給他生女兒,你最好給他生一大堆,一年生一個好了,就像什麼來著,就像一頭老母豬好了,哈哈哈哈!" 說著,芸芸感到自己反擊成功,大笑起來。

" 你敢罵我是母豬?" 彤彤就跑過來,將芸芸抱住,在她腋下抓癢,芸芸受不住," 哈哈" 笑著,好像身體一點疼痛都沒有,立即反擊起來,發現抓癢對彤彤沒有任何效果後,一把抓住彤彤的胸罩,用力一扯,胸罩後面的紐扣就掉了,芸芸抓著胸罩就跑,彤彤發現自己胸前的一對豪乳裸露著,竟然沒有去保護她們,反而是追趕著芸芸,要報仇。

可是,我可是飽足了眼福,隨著彤彤的跑動,一對乳房上下跳動著,堅挺的乳房頂端兩個紅紅的乳頭跟著上下晃動,漂亮的美女在你面前裸奔,你會阻止嗎,當然不會,所以我也沒有阻止她們,盡情的欣賞著。

可能是身體上還是有些障礙,沒有跑幾圈,芸芸就被彤彤給抓住了,可是彤彤並不是要回自己的胸罩,而是變本加厲的扯下了芸芸的胸罩還有她的小花內褲,芸芸憐惜的看著彤彤手上被撕碎了的內褲,叫道:" 彤彤,那可是我前幾天才買的尼維雅,一百多一跳呢,你!"

芸芸並不擔心自己的裸體,只是可惜自己那條漂亮的內褲,彤彤笑道:" 讓老師給你買一打好了!"

看來我成了冤大頭了,芸芸也不再憐惜她自己的小內褲了,就追趕著彤彤,她開始反擊了,於是兩隊堅挺的乳房在室內上下顛簸著跳躍著,伴隨著兩人的嘻笑聲,室內一片春光。

可是要追上身體完好的彤彤,對於上午才被開苞的芸芸老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很長時間內都是在跑到,看著芸芸雙腿間漆黑的森林在不斷的晃動,我都有些模糊了,雙眼不斷流連在四隻不斷上下抖動的乳房和那片漂移的森林中往返,真是齊人之福啊。

突然,當彤彤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她帶上了我,在我嘴唇上親吻了一下再跑,芸芸也不示弱,同樣親吻了一下再追,否則就是追上了也顯得她沒有彤彤厲害,可是自從拉上我後,彤彤是變本加厲,然後她將乳房在我身上摩擦一下,然後她也脫掉內褲將小腹在我身上摩擦一下,然後小手伸到我胯間在肉棒上撫摸一下、套弄一下,所有這一切芸芸都跟著做了一遍。

彤彤看出了芸芸的不服,所以動作越來越狂野,一邊跑著一邊自己撫摸自己的乳房,然後變成了一隻手在自己雙腿間摩擦,前面芸芸還能跟的上,可是到了最後她發現自己的三點還是有些不舒服,所以就敗下陣來了。

*** *** *** *** ***

芸芸可是很聰明的,當她跑到我身邊的時候,她不跑了,一屁股就坐在我腿上,摟著我的脖子小嘴就湊了上來,在我嘴唇和臉上摩擦著,乳房就在我胸膛上摩擦;這讓彤彤立即挫敗下去了,只能羨慕的看著,讓後慢慢的向我們靠近,最後從後面抱著我,將兩個豐滿的乳房在後背上摩擦著,我就像三明治中的肉餅,被兩團柔軟的麵包給夾著。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5 --芸芸的反擊!

我回應著芸芸的親吻,彤彤馬上就把我的頭扳過去,小嘴唇就印了上來,芸芸立即不敢示弱的將頭扳回來,親吻著,這樣我的頭就不斷的在前後扭動著,被芸芸和彤彤的嘴唇強姦著。

芸芸從前面脫掉我的睡袍,分開雙腿就跨坐在我腿上,此時我的肉棒已經硬硬的難受著往上翹,眼看著離芸芸的小穴越來越近了,彤彤突然從後面伸過手來握住了肉棒,快速的套弄著,卻阻止了肉棒往芸芸小穴的靠近,同時彤彤對著芸芸很認真的說:" 芸芸,你已經要過了一次,今天才第一次,你受的了嗎?" 說完,彤彤的雙眼期待的看著芸芸,當然是希望能有一個否定的回答。

可是芸芸絲毫不讓:" 有什麼受不了的?只要老師喜歡,今天他要多少次我都願意,你管得著嗎?"

看來芸芸今天絲毫不讓,但從她要笑不笑的眼神中,我知道她是在故意逗彤彤,芸芸的小穴今天已經不堪重負了,當然很難接受再一次的轟擊,但她就是要讓彤彤心裡難過。

彤彤一臉的犯難,小嘴一哼道:" 那也不行,至少先讓我跟老師做一次,如果老師還願意跟你做,你們再做好了!"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絲毫沒有我插嘴的餘地,好像我可以不斷的和她們做下去似的,但是實際情況是,如果不是中午好好休息了一番,恐怕連下面的一次都做不了。

最後也不知道她們是怎樣商量好的,突然芸芸提取來:" 如果你要跟老師做,我也要將你綁起來,你幹不幹?"

" 你要報復我是不是?"

" 是又怎麼樣?你不是告訴我你喜歡被綁著嗎,否則我又怎麼會讓你給綁著你,平時那麼文靜的彤彤竟然喜歡被綁著,我如果不將你綁著,豈不是對不起你,是不是彤彤?" 看來今天上午被綁著,雖然有願意的成分,芸芸還是認為被彤彤騙了,所以一直要扳回來才甘心。

" 那好,可是你不能做的太過分了!"

" 放心,最多比你過分一點點怎麼樣?"

" 好,你厲害,今天算栽在你手中好了,你一個死芸芸,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 喂,你們都商量好了,能不能聽一下我的意見?"

還沒等我說完,兩個人異口同聲喝道:"shut up!" 倒是讓我嚇了一跳,剛才還爭的你死我活的,現在竟然統一戰線對付我了,好像我連一點發表意見的自由都沒有,看來這個冤大頭是當定了。

" 走,上床去!" 兩個人竟然一個捏著我一隻耳朵,我連忙站起來彎著腰跟她們走,一站起來睡袍就自動滑落了,兩個頂著大胸脯的美女光著身體拉著一個挺著大肉幫搖晃的赤裸男人,是一個什麼樣的景象,是不是為活到這個分上的男人高到悲哀呢?不過,我喜歡。

彤彤倒是比較配合,自己就躺倒床上大字般仰面躺著,等待芸芸的宰割,芸芸也不客氣,拿起上午綁著自己的繩子就綁著彤彤的一隻手,還冷給我一根繩子:" 趕快幫忙,你看,你的肉棒都這麼硬了,難道不像早點進入彤彤的小穴裡面嗎,老師?" 芸芸故意把老師兩個字說的很重,我也不以為意,拿著繩子按照芸芸的方式就將彤彤的另外一隻手也綁在床頭上。

可是當我和彤彤以為結束了的時候,芸芸竟然又拿出了兩個繩子,彤彤連忙喊道:" 芸芸,你已經綁好了,還要繩子幹什麼?"

" 我不是說要稍微過分一點嗎?"

彤彤用力的掙扎著,可是就像上午芸芸被綁著的時候無能為力一樣,任由芸芸宰割著,芸芸突然壓緊彤彤的雙腳,一根繩子綁著彤彤的一隻腳,可能是害怕彤彤有些痛,倒是人道的在被綁著的腳脖子上墊上了一條毛巾,看來芸芸已經醞釀很久了,要不然不會如此迅速。

當我以為芸芸會將彤彤的雙腳綁在床尾時,她卻轉到了床頭,用力的拉著兩個繩子,這樣彤彤的手和腳都被拉向床頭,從腰部彎曲著向內,芸芸越來越緊,最後彤彤只是背部落在床上,而整個屁股都被拉離了床面,這時候我才明白為什麼芸芸剛才如此好心的在彤彤腳脖子上墊著毛巾了。

彤彤從驚愕中清醒過來,立即大叫:" 喂,芸芸,你太過分了把,我難受死了,你放開我吧,好芸芸,好妹妹,老師,你讓芸芸放開我吧!"

" 彤彤,你就接受現實吧,上午老師不幫我解開,現在他也不會也不敢幫你解開了,所以你就慢慢享受吧,妹妹我不會讓你難過的,你看,我不是好心的在你腳脖子上墊著毛巾嗎,要不然你的腳脖子會很痛的,妹妹我的心很好吧?" 說完,芸芸伸出小手在彤彤高高翹起的屁股上拍了幾下,發出" 啪啪" 的聲音,很是用力,因為白白的臀肉上現出兩個微紅的掌印。

" 芸芸,你……" 突然彤彤不說話了,牙齒咬著嘴唇,忍受著,她已經知道越是求芸芸,她輸的越是厲害,何況除了姿勢難受外,倒不是很難受,幸好自己平時喜歡運動,身體很有彈性。

芸芸爬到床上,將頭伸到彤彤的雙腿下面,趴在彤彤的上身,射出小舌頭就在彤彤的乳房上舔著,用舌頭不斷的拍擊著彤彤的乳房,然後突然咬住挪動著牙齒,彤彤立即尖叫起來:" 芸芸,輕一點,以後還要給你的兒女餵奶呢?"

芸芸一聽很奇怪,我也很奇怪,她連忙問:" 你的乳頭給我女兒喂什麼奶?"

" 是啊,我給老師生個女兒,你不就是孩子的媽媽之一了,我女兒不就是你女兒,或者你給老師生個女兒,我給她餵奶,這不就是給你女兒餵奶了!"

我可是感到很奇怪,這是什麼理論,但是芸芸竟然接受了:" 這還差不多,那輕一點好了!" 又埋下頭,芸芸的牙齒再次咬住彤彤的奶頭,並在兩個奶頭上輪換。

不知道是確實有快感還是故意表現出來的,彤彤艱難的扭動著身體,小嘴呻吟著:" 芸芸,好舒服,你咬吧,重一點也沒關係,咬破你兒女的奶頭好了,很舒服的,芸芸,你不光要咬,還要吸,說不定能吸出奶了,那姐姐我就給你餵奶怎麼樣,哦,很舒服,哦……"

芸芸感到被擊敗了,連忙爬了出來,彤彤竟然喊道:" 芸芸,你怎麼不咬了,姐姐還沒有舒服呢。"

我不相信的蹲下去看了看彤彤的乳頭,留下了很深的牙印,但是卻不管鼓脹著,看來彤彤竟然在微微的刺痛中體會到了快感,沒想到彤彤竟然有些被虐待的喜好,這讓我很興奮。

這時候芸芸已經跪在床上,雙手捏著彤彤的陰唇,用力的揉搓著,然後向兩邊來開,可是彤彤並沒有感到很痛,至少沒有叫喊,我甚至沒有看到她皺眉頭,反而是勉強的扭動著屁股,很享受著芸芸的虐待一般。

芸芸突然從床頭櫃中拿出了一把剪刀,這倒是讓我嚇了一跳,但她只是仔細的修剪著自己左手的中間兩個指頭的指甲,將露出指頭的指甲全部剪去,然後沒有任何徵兆的兩個指頭併攏就插入了彤彤的小穴中,隨著手指的插入,一股水液不急迫著飛濺了出來,原來被挑逗和虐待的彤彤小穴中已經充滿了淫水,但是由於穴口是斜向上的,所以一直積聚在小穴中,當芸芸的手指突然插入的時候,多於的淫水當然被擠壓著飛濺出來了。

芸芸手指一插入,就感到彤彤的小穴深處很緊窄,修長的手指才勉強插到底,當然並不能夠到小穴的底部了,芸芸另一隻手在彤彤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 姐姐,怪不得老師那麼容易被你俘虜了,原來你的小穴這麼緊窄啊,妹妹是不是插得你很舒服啊?"

" 好妹妹,姐姐很舒服,你的手指插快點,哦,裡面是不是水很多啊,快點插啊,舒服死了。"

芸芸氣憤的快速插著,同時另一隻手不斷拍打著彤彤的兩片臀肉,臀肉上留下無數的手掌印,我看到芸芸的手掌都紅了,但是彤彤卻是很享受:" 妹妹,用力打,你的小手很柔軟嗎,中午沒有吃飽嗎,重一點哦,你的那隻手怎麼慢了,妹妹,姐姐求你了,快點!"

這是怎樣的刺激,我有些受不了了,正好看到芸芸的小屁股高高的翹著,隨著她擊打彤彤屁股的節奏,臀肉也跟著顫抖,我就跟了過去,將挺立的肉棒頂在她小穴口上,沒等她反應過來,我就插了進去,而且一插到底。

上午才被破處的疼痛,讓芸芸不禁轉過頭來看著我,皺著眉頭,我連忙說:" 我不動了," 同時溫柔的撫摸著芸芸的臀肉和裸背,同時玩笑的說到," 裡面暖和,肉棒在小穴裡加加溫,嘿嘿!"

下面的彤彤知道我將肉棒插進了芸芸的小穴中,連忙喊道:" 芸芸,你賴皮,老師,我們商量好的,這一次比必須跟我做的,芸芸,讓給我吧!"

芸芸本來是不想做的,因為紅腫的小穴並沒有因為半天的休息就恢復過來,但是看到彤彤這個樣子,她感到很興奮,竟然忍著痛扭動著屁股:" 我就要做,我就要做,老師,你來,插我!" 芸芸說完,小手一邊抽插彤彤的小穴,同時繼續拍打著彤彤的屁股,嫩嫩的臀肉已經是紅紅的一片了,但是彤彤同樣很享受,小嘴呻吟著,甚至分不出時間來要求我插她的小穴。

我本來只是準備在芸芸小穴中輕輕抽插一番就跟彤彤大戰的,可是芸芸現在配合的扭動著屁股,加上欣賞著彤彤小穴並芸芸手指急劇的抽插,我也禁不住快速抽插起來,其實我想芸芸有些痛,但她故意表現的很輕鬆,插抽一番後她才真正表現出慾望,屁股從故意的扭動改成了配合的有節奏的扭動。

我開始猛烈的攻擊,管他是誰的小穴,反正都是自己的學生,反正都是很緊窄的肉穴,很快芸芸和彤彤的呻吟聲就攪纏在一起了:"哦,好舒服啊……插快些……插死小穴吧……啊……。嗚嗚……哦……" ,伴隨著兩個小穴發出的" 唧唧撲哧撲哧" 的聲音,讓我萬分的興奮。

*** *** *** *** ***

突然,芸芸的小穴開始猛烈的收縮,可能這次芸芸才體會到性交的爽快,大力的搖擺著屁股,小手在彤彤小穴中抽插著接近瘋狂了,芸芸的小穴收縮,收縮,不斷的收縮,卻是一點不放鬆,整個肉棒就像被肉夾給夾緊了一樣,我衝破巨大的阻力才能緩慢的前進著。

突然,芸芸小穴深處噴射出一股陰精,其實並不多,但正好澆灌在龜頭中央,我稍不留神,馬眼卻看了,一股少量的精液就噴了出去,本來芸芸在高潮之中的,但她其實並不願意我射精,因為她答應了彤彤,剛才只是故意氣彤彤的,所以當我射精了的時候,芸芸連忙道:" 你怎麼射了?啊!" 同時停止了手指在彤彤小穴中的抽插。

彤彤在下面也是驚叫一聲:" 老師,你射了?" 隨即全身的慾望好像逃散的無影無蹤了,但是四肢被綁著,才沒有讓她的身體攤倒下去。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6 --奇妙的姿勢!

" 彤彤,姐姐,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準備讓老師射出來的,我本來只是故意氣氣你的,可是現在……"

" 你高興了就好了,是不是?我怎麼辦,我可很難受哦!"

" 對不起嗎,彤彤姐姐,我給你解開,好不好?"

我連忙阻止了芸芸的動作,從她小穴中抽插了肉棒,其實射精並不多,肉棒還是半硬著的,我對她們說道:" 怎麼啦,彤彤,害怕老師不能滿足你啊?芸芸,給我舔舔,把我的肉棒舔起來,看我不轟擊死彤彤這個騷貨。"

芸芸伸過來一隻手抓著肉棒,上面全是淫水、陰精和陽精,她皺著眉頭:" 老師,上面全是……能不能洗洗?"

彤彤在下面可受不了,大叫道:" 芸芸,你有什麼受不了,不就是你自己的騷水嗎,難道你還嫌棄老師的精液不成,老師,讓我給你舔好了。"

芸芸害怕彤彤搶了飯碗,這才連忙點點頭:" 不行,我要舔,你就等著吧,看老師等一會怎樣轟擊死你!" 說著就蹲了下去,皺了一下眉頭,小手就握著肉棒往張開的小嘴裡面塞了進去,可能是為了減輕那些不同類型的液體對她味覺的刺激,肉棒一進去芸芸就用嘴唇包住套弄起來,快速的套弄,很快肉棒上所有的液體都進了芸芸的小嘴,唯一留在上面的就是芸芸的口水了。

可能是芸芸的口交技巧太差了,她的牙齒總是不經意的在肉棒上刮幾下,或者是肉棒剛射精還處於脫敏狀態,一時間肉棒還真是沒有硬起來,在胯下努力著的芸芸很著急,在那裡等待著的彤彤很著急,我這個享受著的倒是不是很著急。

突然,電話響了,臥室的電話壞了,一直忘了修,我只能到客廳去接,就要往外走去接電話,彤彤突然喊道:" 芸芸,趕快跟著老師,不要吐出來!" 芸芸就抱著我的屁股,我往外走,她就蹲著往外走,一直賣力的舔吸著肉棒,已經學會了用舌頭舔前面的龜頭,這倒讓我很高興。

走到電話旁邊,我拿起電話,又是樂旋的:" 老公,你怎麼還在那邊啊,不是有活動嗎?" 樂旋從來不稱這是我的家,她將她那邊稱為我的家,所以每次都用" 那邊" 的字眼。

" 哦,沒什麼,研究生到我這裡包餃子,還有幾個同事呢!" 我說著連忙把旁邊的被子互相撞擊幾下,發出一些聲音,然後對著廚房故意說道:" 喂喂喂,小心點,那可是樂怡精心挑選的,不要打破了!"

樂旋竟然在電話裡吃起醋來:" 哼,就知道樂怡。對了,那裡是不是都是女學生女同事啊,都不願意回家了?"

我也裝著開玩笑的故意說道:" 對啊,都是女的,一個還被我光著身子綁在床上,另一個還跪在地上喊著我的肉棒呢,你想不想過來加入啊,我可是光著身體哦!"

" 去你的,該死的,開玩笑,別被人聽見了,人家可不像我這麼好心對你哦,少喝點酒,濤濤說等你回來才睡覺的哦,明天她還要考試,早點回來,看我回來不處罰你!"

" 怎麼處罰啊?用你的小嘴,還是下面兩個小洞洞啊?嘿嘿!"

" 去你的,死鬼,說真的,少喝酒,早點回來!"

" 遵命老婆,哦……," 我發現肉棒竟然在芸芸的小嘴裡硬梆梆的,這當然要算上一份樂旋的功勞了,當然芸芸漸漸熟練的技巧也是更大的功勞。

樂旋聽到我的" 哦……" 聲,連忙奇怪的問:" 怎麼啦?東西打破了?"

" 沒什麼,沒什麼,有個傢伙把水撒到沙發上了,老婆,九點之前一定回去。"

" 好了,掛了,我給你把洗澡水燒起!"

電話掛了之後,我和芸芸又慢慢挪進臥室裡,看到肉棒硬起來了,芸芸吸吮得也更加有成就感了,每次都將肉棒最大程度的往自己小嘴裡塞,或者吐出的時候,舌頭在龜頭上不斷的打著圈,讓肉棒更加硬棒起來。

彤彤透過雙腿的縫隙,也發現了被芸芸吐出來粗大的肉棒,高興的喊著:" 硬了,硬了,還這麼大呢,過來對我,過來對我。"

可是芸芸並沒有放開的意思,我就撫摸著芸芸的頭髮,在她頭上輕輕的拍了幾下,示意她放開,雖然不太願意,芸芸還是吐出了肉棒,我就爬上床去,肉棒就伸到彤彤的雙腿間。

可是彤彤的被綁著拉向床頭,小穴的位置是想著斜上方,我怎麼都感到不好插進肉棒,於是肉棒只能在彤彤小穴口上不斷的摩擦,讓彤彤感到空虛越來越大了,不斷喊著:" 老師,快點插進來,快點插進來,我等了好久了,快點……"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最後確定了床頭櫃,暫時放棄了彤彤的小穴,跳下床:" 芸芸,幫我將床頭櫃抬到床上!" 芸芸也不知道我要干什麼,但還是配合的將床頭櫃抬上了床。

我再次上床了,將一個枕頭放在床頭櫃上,然後自己就跪了上去,由於床頭櫃在床上不穩,芸芸連忙上來扶著我,我於是身體往床頭趴倒,雙手和肩膀都撐在床頭上,身體放平,調整了幾下位置,肉棒的龜頭就正好對著彤彤的小穴口,肉棒和小穴幾乎成了一跳直線。

彤彤被我的這個姿勢驚呆了,但立即反應過來,不斷喊著:" 好啊,好啊,快點插進來,小穴裡面怎麼這麼癢,插進來,快點哦!"

我正要往下插的時候,芸芸突然雙手壓著我的屁股,往下用力一壓,就傳來兩聲" 啊" ,當然是我和彤彤了,我是因為突然屁股下沉腰部很不舒服,同時緊緊的壓著彤彤的腹部讓她的腰部更為彎曲,她也感到很難受。但是,一點可以保證,那就是肉棒已經緊緊的全部插入了彤彤的小穴中,因為龜頭已經被彤彤小穴深處最緊窄的部位包裹吸吮著。

彤彤在一聲" 啊" 之後,很快就進入了慾望的海洋中,她彷彿忘記了腰部的酸痛,滿臉通紅,嬌喘微微,艱難的扭動著腰部向上迎合著我的肉棒。

" 啊……老師……啊……你頂的……太深了……啊……好美……"

既然彤彤都能忍受,我還有什麼客氣的呢,可是這樣的姿勢還是比較費力的,好在芸芸一直在旁邊幫著忙,於是我卯足力氣往下狂插猛插起來,彤彤立即不由自主喊叫著:" 啊……老師……啊……你好棒……啊……啊……現在一點都不痛了……好奇怪……啊……太美了……啊……"

" 啊……芸芸……你壞啊……啊……啊……" ,彤彤突然失聲叫了起來,原來是一旁觀戰的芸芸不甘寂寞,將一隻腳放在彤彤的乳房上,先還是輕輕的揉搓著,可是發現彤彤並沒有討厭的表情,就改成了用力的踩踏一般,整個乳房被踩的扁扁的,或者用兩個腳指頭夾住乳頭,用力的往四周拉動,整個乳房被拉著往不同的方向伸縮著。這似乎被虐待的快感讓彤彤感覺分外的刺激和強烈,努力的下體往上頂的更加狂野,瘋狂的迎合著我的衝刺。

此時我還能幹什麼,當然除了忘卻腰部的酸麻之外,就是使出全身的力氣往下抽插,好在是往下,有時候我甚至只要讓身體往下落就可以插進去大半,再順勢用點力,就能全部插入了,這樣就可以讓我以更快的速度抽插起來。

" 啊……老師……受不了了……腰啊……太深了……啊……這下太重了……啊……芸芸……再重點……對……啊……" ,彤彤有些語無倫次的嬌吟著,下體往上抬的更高,忘記了四肢和腰部的酸痛,以便讓我的肉棒能夠更深入的進入她的體內。

隨著粗壯肉棒在彤彤的小穴內飛快出沒," 噗滋噗滋" 的淫水聲也此起彼伏,絲絲淫液也被肉棒帶得四處飛濺,最遭殃的當然還是在下面的彤彤了,很多頭濺到彤彤的臉上,淫蕩的騷貨竟然伸出舌頭似乎迎接著濺落的淫液。

身體各處傳來的猛烈的刺激讓彤彤舒爽得嬌軀亂扭,是那麼艱難的扭動著,滿口胡言亂語:" 啊啊……老師……你要干死彤彤了……啊……好棒……啊……再來……啊……大力一點……干死……彤彤……也願意……啊……要上天了……"

" 嘻嘻,老師這麼好的人,怎麼捨得干死彤彤你這大美人騷貨呢?" 在旁邊觀戰的芸芸看到彤彤竟然這麼的享受,就有些不爽快,恨不得現在躺在下面難受和爽快的人是自己,小腳揉搓著踩踏著彤彤的乳房也更加瘋狂了,由於胸脯被壓著,彤彤呼吸也越發困難了:" 死……死……丫頭……芸芸……你怎麼……那麼……大力……我……呼吸……啊……要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