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3 ——春情氾濫的芸芸!

第二天一大早,我剛進辦公室,彤彤就敲門進來了,隨手關上門,她是第一個來的,所以外面還沒有其他研究生。

" 劉老師,中午我和芸芸到你家去包餃子,給我門鑰匙吧!記住,大概十一點半左右回來,不能早也不能晚,芸芸等著你吃呢?"

吃餃子?吃芸芸?

彤彤拿著鑰匙,在我臉上吻了幾下,就走了,跟我發生關係後幾天也不做實驗,看來真是個危險的信號,聽天由命吧!

吃餃子?吃芸芸?這個疑問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反正也幹不成什麼事情,就乾脆到外面找研究生聊天,可是我發現事隔三天後我看研究生的眼光都變了,對幾個漂亮一些的女研究生總是希望多看幾眼,甚至在想像著襯衫和短裙下面帶著什麼樣性感的胸罩,穿著什麼樣性感的內褲或者甚至沒有穿內褲,光禿禿的身體是怎樣的迷人。以至於跟她們連天幾次沒有反應過來,一個大膽的研究生甚至開玩笑說是不是想師娘樂怡了。

好不容易到十一點了,帶上在辦公室預留的家門鑰匙,我就匆匆收拾東西,告訴研究生下午有事情不來了,就往家裡趕,可是到了家門口才十一點二十,我聽從彤彤的吩咐,就在門口等著,沒想到那僅僅的十分鐘讓我好像等了十個小時一般的長。

當秒針正好走到整數十一點半的時候,我同時就打開了門,門一開,就聽到從大臥室傳來很大的呻吟聲,頓時我就想道:難道彤彤敢將別的男人引導我家裡來快說不成。

我連忙輕輕的關好防盜門,幸好我家的房子隔音效果比較好,否則豈不是讓人家發現,現在老婆樂怡可是回她老家去了,再發出這樣的呻吟聲,可就有些不正常了,雖然有時候大家見怪不怪的。

我躡手躡腳的走向大臥室,門只關上了一半,我找好一個角度,就可以輕鬆的看到整個大床的位置,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床上兩個赤裸的身體一上一下的疊在一起,卻現出了四隻乳房,當然是兩個女人了,可不就是彤彤和芸芸,我再認真打量一番,發現芸芸雙手被綁在床頭上,彤彤壓著她的大腿,自己屁股高高的挺著對著臥室的房門。

原來彤彤就是這麼搞定芸芸的,這不是強姦嗎?

可是我的雙眼卻離不開床上的激情情境,可能是彤彤意識到我已經回來了,自己歪倒在一邊,將芸芸的雙腿分開,用一條腿在上面壓著,芸芸好像也沒有什麼劇烈的掙扎,看來漸漸被彤彤制服了。

彤彤用一個胸罩將芸芸的雙眼遮住,然後向門口招招手,她已經知道我就在門口了,因為這一切都是她設計的,我就輕輕的走到床邊,呻吟著的芸芸並沒有發覺此時臥室中已經多了一個人。

彤彤向我使者眼色,嘴巴張合著向我說著什麼,但是並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意思是該你上場了。

可是我還是有些不放心,而且欣賞女人挑逗女人,讓我更加興奮,我連忙示意彤彤繼續進行,我就站在旁邊欣賞著。

彤彤深處舌頭在芸芸的小嘴唇上舔著,舌頭前頂擠開芸芸的小嘴就探了進去,芸芸呻吟著也張開小嘴,射出小舌頭跟彤彤的舌頭攪纏在一起,我發現彤彤故意讓口水隨著自己的舌頭流淌進芸芸的小嘴中。

彤彤的一隻手揉搓著芸芸的乳房,兩隻乳房已經被揉搓的鼓脹起來,粉紅的乳頭故障的更加厲害,隨著彤彤的揉搓向四周不斷扭動著,芸芸甚至忍不住自己的胸脯往上頂,鼓勵彤彤揉搓得更加用力一些,彤彤也沒有辜負芸芸的努力,一隻手捏住兩個乳頭向上拉著,乳頭被拉長,整個乳房也被提起來拉長著,彤彤小手迅速左右擺動,整個乳房也被帶著四周搖擺,整個乳房已經成了輕輕的紅色。

彤彤另外一隻手就在撫摸著芸芸的小腹,手指在平坦的小腹上劃著圈,然後小手深入到漆黑的雜草中,指頭疏理著芸芸的陰毛,突然指頭捏住兩個陰毛,用力一扯,芸芸馬上叫了一聲:" 彤彤,痛啊!"

這麼看來,芸芸是知道自己所處的環境,也願意遭受這樣的環境,甚至享受這樣的環境。

彤彤的小手伸入到芸芸的雙腿間,手指擠開芸芸的陰唇,那裡已經是淫水氾濫了,彤彤的手指橫在陰唇間,上下摩擦,芸芸的雙腿劇烈的扭動著,緊緊的夾著彤彤的指頭:" 彤彤,你怎麼會這樣,我好舒服。" 說著雙腿相互摩擦起來,想增加下體的快感。

彤彤摩擦著芸芸的陰唇中央的小穴口,小手往下擠擠,芸芸就意識到她的雙腿夾得太緊了,於是馬上分開來,從小穴中大量湧出的淫水已經將彤彤的小手指頭完全浸濕了,彤彤於是分出一根指頭,就輕輕的插進了芸芸的小穴中。

彤彤的指頭先在洞口摳挖著,芸芸又開始扭動著屁股,彤彤的小手就在洞口那四周的肉壁上摩擦著,淫水一股一股的外冒,小腹劇烈的起伏著,呻吟聲越來越大,我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內褲裡的肉棒已經硬的發痛了,我連忙脫掉衣服,這些細微的聲音全部被芸芸沉重的呻吟聲和呼吸聲給掩蓋了。

彤彤知道我已經很興奮了,連忙抬高自己的屁股,我就走到她後面,手指在她小穴上摸了一把,已經很濕潤了,龜頭就頂了進去,由於自己小穴受力,彤彤雙手的力量也跟著加大了。

我往裡一頂,將半個肉棒插了進去就不敢往裡了,因為彤彤的小穴裡面太緊窄了,我害怕進去後經受不住彤彤小穴的吸吮,就完事了,今天彤彤給我設定的目標可是下面那個春情氾濫的芸芸。彤彤也知道不能讓我插得太深。

可是即使只有半個肉棒的插入,也讓彤彤很亢奮,她加大了雙手的力度,手指進一步插入芸芸的小穴,突然彤彤叫了一聲:" 芸芸,你還是處女?"

" 我可是從來沒有跟人做過哦,連女人都沒有過,彤彤,你可要小心點,否則老師會不喜歡的。"

發現芸芸竟然還是一個處女,我也興奮萬分,就將肉棒在彤彤小穴中再頂入一點,算是對彤彤今天大大功勞的獎賞吧。

彤彤轉過頭來,對著我用口形說道:改你了,慢慢來。我連忙抽出彤彤小穴中的肉棒,受到小穴淫水的滋潤,肉棒好像更加膨大了。

彤彤放開乳房上的小手,我的一隻手就連忙接管了芸芸的兩個乳房,即使是興奮中的芸芸,也感到了力度和手掌光滑程度的不同,馬上叫喊道:" 彤彤,那是誰,那是誰?"

我和彤彤都沒有說話,等芸芸還在疑問中的時候,我的另外一隻手也接管了芸芸的小穴,手指在小穴口中摳挖著,這時候彤彤才掀開芸芸眼睛上的胸罩,芸芸當然就發現現在在她身上的就是我了。

" 老師?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 早就回來了。"

" 那你剛才都看到了?" 芸芸可能是認為我看到了她在彤彤挑逗下的放蕩的樣子,連忙緊閉著雙眼,任由我的宰割,小臉顯得更紅了,讓我的肉棒更加興奮了。

反正,芸芸已經被彤彤挑逗得春情氾濫了,我也就不需要再過多的前戲了,雙手分開她的雙腿,我自己就跪在她的雙腿間,龜頭就頂在她的小穴洞口上,摩擦著。

芸芸只能用力的緊閉著雙眼,因為她的雙手被綁在床頭上,她劇烈的扭動著細腰和屁股,這樣卻讓小穴口在龜頭上摩擦得更加劇烈了,一股大量得淫水再次從芸芸得小穴中流淌出來,沒想到處女的芸芸竟然這麼敏感的體質,我感激的看了看彤彤,她連忙伸過小嘴就跟我吻在了一起。

我離開彤彤的小嘴,對她說:" 彤彤,把枕頭放在芸芸屁股下面,把她的屁股抬起來。" 隨著芸芸屁股的升高,我就不客氣的往前一定,整個龜頭就進了芸芸的小穴之中,芸芸剛要叫喊,彤彤連忙一隻手握住她的小嘴,同時另外一隻手和小嘴就在芸芸的兩個乳房上耕耘起來。

芸芸只能不斷的扭動著身體,我感到小穴慢慢能接受肉棒了,繼續往前頂著,我意識到很快就是那層障礙物了,我沒有停頓,反而大力往裡一插,龜頭衝破芸芸的處女膜,直頂芸芸的小穴深處,頂到了芸芸的花蕊嫩肉上。

身體的劇痛讓芸芸全身顫抖著,但是卻不能喊出來,小臉因為大力的憋著氣而現出深深的紅色,眼淚直往下流,兩條腿不斷的踢打著,膝蓋頂著我的背,可是在我和彤彤兩個人的壓制下,芸芸的一切動作都顯得無能為力。

芸芸的肉道比較短,當肉棒頂到花蕊嫩肉的時候,根部還有一小點露在外面,我沒有讓她的小穴來慢慢適應,就開始抽插起來,每次抽出肉棒都要帶出一點紅血,伴隨著一些淫水,在處女小穴緊窄的摩擦之下,肉棒顯得極為亢奮,在小穴中兀自跳動著。

我大力的抽插著,裡面越來越順利了,彤彤也在一旁叫喊著:"老師,大力的插芸芸的小穴,她竟然敢威脅我,她既然想把身體給你,你就好好的享受,否則豈不是白費了我半天的挑逗。"

也許是有些疲憊,也許是疼痛慢慢在減退,也許是心裡慢慢承受了一切,芸芸的反抗越來越小了,小穴裡肉棒的抽插越來越迅速劇烈了,小腹擊打著芸芸的屁股,讓她的臀肉不斷的顫抖,發出" 啪啪"的響聲。

慢慢,從彤彤的小手下芸芸的小嘴中,發出了悶悶的呻吟聲,彤彤才放開她的小手,雙手都轉移到芸芸的乳房上,大力的揉捏著,甚至拍打著,捏著兩個乳頭將乳房往上提,劇烈的抖動著,有些近似虐待的痕跡。

可是,從小穴到乳房,芸芸竟然開始呻吟起來:" 哦………有些痛……好舒服哦……痛……。舒服……。來吧……死就死吧……。"

看來疼痛和快感同時襲擊著芸芸的身體,我攻擊的更加劇烈了,沒有一絲憐惜,漸漸地狂亂起來,使出全身的力氣抽插著,芸芸也開始不知死活地扭動著玉體迎合著我,少女的苦樂參半的嬌吟此起彼伏,迴響在夜空中:" 啊……老師……不痛了……我要你用力……對……讓我……啊……我感覺到了……起……"

" 好的……我就好好的幹你……芸芸,第一次就這麼淫蕩……" ,我雙手扶住芸芸的細腰,粗壯的肉棒就順暢地芸芸的體內進出," 啪啪" 的撞擊聲、" 噗滋噗滋" 的水聲和床板發出的" 吱呀吱呀" 聲,混合著響遍整個臥室。

芸芸緊閉著雙眼,頭不住地在枕頭上擺來擺去,像是難以忍受下體帶給她的無邊快感,她已經完全忘記了疼痛了,雙手被綁著也不能阻止她向著可能的反向亂抓著,好像要尋找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 啊……啊……啊……嗯……老師……太美了……我感覺像是上天了……我是你的女人了……啊……再大力一點……干我吧……老師……我愛你……" ,芸芸在我的身下扭擺迎合著,淫慾讓微微發紅的白嫩肌膚上滲出了滴滴汗珠。

我一邊加快了抽送的動作,分出雙手,一隻揉搓著芸芸的乳房,另一隻卻按住了彤彤的乳房揉搓著,今天看來沒有力氣再為彤彤服務了。

芸芸在我的狂轟濫炸下,已經吃不消了:" 老師……你太強了……怪不得……彤彤喜歡你……。我也……喜歡……。我快不行了……哦……啊……我要死了……啊……啊……啊……老師……我來了……啊……啊……"

在我的瘋狂抽插下,芸芸終於達到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高潮,瀉出了大量的陰精,澆灌在我的龜頭上,激得我最後大力的抽送了數十下,就感到腰部肌肉緊縮,肉棒在小穴中不自覺的跳動,當我最後一次最深的插入時,龜頭緊縮兩次,馬眼就舒展開來,大股的精液就直射進芸芸的小穴中。

芸芸的小穴本能的收縮了幾下,吸吮著肉棒的龜頭,吸盡肉棒內殘存的任何一滴精液,芸芸也使出最後的一點力氣叫喊著:" 老師,精液好燙啊,燙壞了芸芸的小穴了,以後還怎麼給你服務呢,哦……老師……我……竟然……又……來了。"

*** *** *** *** ***

芸芸的小穴再次收縮一下,從花蕊嫩肉的中央又噴出少許的陰精,跟陽精混合在一起,讓我們久久不願分開。

很久,彤彤推推我:" 你去洗澡吧,我給你燒好熱水了,芸芸交給我,小乖女第一次可是被你給折騰的夠嗆了!" 彤彤竟然像女主人一樣把事情都辦好了,我也樂得清閒。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4 --室內裸奔!

我洗完澡出來,彤彤已經在廚房做飯了,她現在儼然就是這個房子的女主人一般,我卻是真正的主人,害怕彤彤有些做飯的東西找不到,就走進了廚房。

" 彤彤,今天表現不錯哦!"

" 什麼不錯啊?讓你搞上了一個處女就算不錯了?那是不是我這個非處女必須隱退了?"

我從後面抱著彤彤,雙手就隔著衣服在她雙乳上撫摸著:" 彤彤,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沒有你哪來的芸芸,你當然是最重要的了。"

" 不跟你說了,我要做飯!"

" 你都知道東西放在哪裡嗎?"

" 女人天生是做飯的高手,師娘放的東西很有女人味,我當然知道到哪裡去找我要的東西了,你還是去安慰安慰你那個芸芸同學吧,人家可是第一次,也不憐惜一點!"

" 你當時可是握著芸芸的小嘴不讓她說話叫喊的,還不斷的催促我進攻的哦,怎麼現在都是我的錯了,你竟然將芸芸綁在床上,虧你想的出來。"

" 那你喜不喜歡這樣啊?剛才可是看到你比任何時候都興奮喏!" 聽出彤彤的話中有一股醋味,我連忙加重了雙手的力度:" 好了,彤彤不吃醋,給老師做點好吃的,等一下肯定不會忘記你的功勞,行不行呢?"

" 行了,你去看看芸芸,她躺在床上恐怕連動都動不了了!"

我在彤彤的乳房上大力捏了幾下,還乘機在她胯下摸了幾下,彤彤轉過臉來在我嘴唇上親吻了一下,我才離開廚房到了大臥室,彤彤已經將精血模糊的床單換過來了,芸芸躺在床上,蓋著一跳薄毛毯。

我坐在床上,用手拍了拍芸芸的肩膀,來回的撫摸著:" 芸芸,還痛不痛!"

看到是我來了,芸芸才轉過頭來,可能還一直在聲彤彤的氣呢,芸芸的雙眼微紅,看來第一次我猛烈的轟擊還是給她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了,她雙眼水淋淋的盯著我:" 老師,人家第一次你也不溫柔一點,下面現在還很痛呢。"

我掀開毛毯,芸芸裡面什麼也沒有穿,我將一隻手伸到她雙腿間,芸芸微微將雙腿分開了一些,我才發現小穴竟然被我搞得有些紅腫了,看來剛才真是太興奮了,我用手指在小穴外面輕輕的撫摸著,竟然有些燙燙的感覺,我自己都有些不能原諒剛才如此的粗暴,憐惜的對著她說:" 芸芸,都是老師不好,現在好些了嗎?"

" 現在好像不是很痛了,剛才很痛,可是彤彤卻握著我的嘴巴,不讓我喊出來,我都快憋死了。你到床上來陪我一會。"

我本來就只穿著一條長睡袍的,就合著衣服上床了,芸芸有些害羞的將毛毯蓋了起來,身體側過去背對著我,我連忙憐惜的抱著她,將她緊緊的貼在我胸前,雙手就在她肩膀上和小腹的側面撫摸著。

芸芸高興的將身體忘我移了一點跟我靠得更近了,赤裸的小屁股隔著睡袍就頂在我的肉棒上,剛剛發射過的肉棒當然現在沒有一點生氣,但是體積還是有的,芸芸也感到柔軟的突起,還故意扭動了幾下屁股,讓嫩軟的臀肉在上面摩擦幾下,我忍不住將手滑到她的屁股上,輕輕的揉捏著。

在兩片臀肉上撫摸揉捏一會後,我將手指插在兩片臀肉之間的股溝中間,順著股溝划動,在菊花眼那裡故意逗留了一會,芸芸感到了一些刺激,腹部前頂一下,兩片臀肉加緊,將我的指頭夾住,過一會才分開。我的手指慢慢前移,在紅腫的陰唇上撫摸著,芸芸感到了一些刺激,上面那條腿微微抬起一點,方便我的行動,我就將一根指頭伸到洞口中,輕輕的撥弄了幾下。

突然芸芸的身體抖動了幾下:" 那裡痛,不要動好不好。"

我連忙收回那隻手,在臀肉上再次撫摸了一會,就慢慢上升,放上了芸芸豐滿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著,兩個乳頭還是比較大,乳房堅挺的,可是當我摸到乳頭的時候,芸芸還是皺了一下眉頭:" 彤彤那個死東西,把我的乳頭捏的現在還有些痛,你可要輕一點!"

我輕輕的揉捏著乳頭,撫摸著乳房,一邊輕輕的問芸芸:" 芸芸,剛才被彤彤綁著,是什麼感覺,害怕嗎?"

" 有些害怕吧,開始彤彤只是說她喜歡,沒想到你們事先商量好的。"

" 沒有啊,我事先並不知道彤彤會把你綁起來的,我發誓真不知道。"

" 那就是彤彤一個人幹的了,老師,等一下你要幫我把彤彤綁起來,然後再搞彤彤,可是彤彤已經喜歡你了,而且你們已經發生關係了,那樣就沒有什麼價值了,不管那麼多,總之等一下你必須幫我將彤彤綁在床上,讓我聽我的,你答不答應?"

" 但是你不能做的太過分了,你看彤彤現在可是一個人在給我們做飯呢。"

" 你就只喜歡彤彤一個!" 可是芸芸並沒有生氣,因為她的小手慢慢摸索著解開了我睡袍的帶子,我也就幾乎赤裸著,她的一隻小手慢慢從我的腹部下滑到胯間,摸索著握住了我軟著的肉棒,就在手中輕輕的揉搓著。

芸芸撫摸揉搓著我的肉棒,我則撫摸揉搓著她的乳房,就這樣靜靜的躺著,聽著從廚房傳來的" 叮叮噹噹" 的聲音,我也是太累了,肉棒很久才有些生機,但我並不想有所行動,因為芸芸也實在太累了。

芸芸發現我的肉棒硬了一些,本來有些吃驚,但發現我並沒有其他舉動,才放心的套弄起來,幅度也漸漸大了起來,這時發現彤彤走了進來,看到毛毯下身體的動作,她一下就掀開了毛毯,當然隨即就看到了芸芸握著我的肉棒,我揉搓著芸芸的乳房,彤彤笑著對芸芸道:" 芸芸,看來你的小穴不痛了,是不是讓老師再給你一次啊,小騷貨。"

" 你才是騷貨呢!" 芸芸放開我的肉棒,就爬起來穿衣服,雖然有些疼痛,但她並沒有哼出來,看樣子性格還是滿要強的,我不禁為等一會彤彤的命運而擔憂了。

午飯倒是做的很豐盛,而且彤彤的手藝也確實不錯,芸芸甚至快忘記了被捆綁的" 仇恨" ,吃的津津有味的,也好像完全忘記了小穴和乳頭上的疼痛了。

吃完飯幸好幾個人都比較疲勞,就上床睡覺,芸芸一直都穿著三點式,我就一個睡袍,彤彤當然也不示弱,同樣穿著三點式,芸芸倒是很欣賞彤彤漂亮的小胸罩和半透明的T back內褲,鬧了一陣就睡著了。

下午大概四點多,一陣電話鈴聲將我們吵醒,我一接才知道是我另一個老婆樂旋的電話:" 喂,老公啊,濤濤快考完了,我去接她,你什麼時候回來?回來吃晚飯嗎?"

" 老婆,今天要很晚才能回去了,你告訴濤濤,等她考完了我好好陪她,不,陪你們,好不好?"

" 那要怎麼陪啊?"

我連忙握著話筒,減低聲音道:" 大不了你們母女一起上好了!"

" 去你的!" 隨著電話中傳來一陣笑聲,然後是一個親吻的聲音,電話就掛斷了,我正要掛電話就發現彤彤和芸芸就在旁邊,兩個人都瞪著雙眼看著我,一臉的不相信。

" 怎麼啦?偷聽電話,這可是侵犯隱私的哦!"

彤彤連忙道:" 你將師娘表姐母女的搞了,她女兒濤濤好像才十四五歲吧,你這可是犯罪哦,老師!" 然後一臉的笑容看著我。

" 沒辦法啊,她娘兩都願意,而且樂此不疲,我只能逆來順受了!"

" 去去去,得了便宜有賣乖,真不是個東西!" 兩個人現在是一個鼻子出去,我倒成了孤家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