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綻放

作者:lksherry

「要不要上來坐坐?喝點什麼?」在樓下分手前的俞蓓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

「哦……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

「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啊。」俞蓓到也沒受什麼影響,很快的平靜的告別的男生,進了樓道。

點開電梯的那刻,俞蓓忽然才醒悟過來,晚上跟自己去散步小章怕是根本沒明白自己的暗示,這種單純的大男孩應該還是張白紙吧。暗自笑了笑,然後失落的情緒再次籠罩著自己。進入社會4、5年了,其實自己才是給洗得不單純了的女人吧……

黯然的站在電梯裡,孤獨感也隨即湧現過來。俞蓓更是覺得很是難受,來這個陌生的城市也快3個月了,自從被那個負心的男人拋棄後,自己便離開了那個傷心的城市,朋友介紹她來到了這個新的城市在一家大型的企業裡混著HR的崗位,工作很簡單,對自己的能力沒什麼負擔,但卻一直被失敗的情緒所困擾。想著今年已經27歲不再年輕了,雖然依然是年輕時貌美的樣子沒多少變化。但卻自己內心卻感受到了歲月的流逝,失敗的幾次戀愛唯獨這次的傷害最大。

「哎,找個一切條件都好的男人難道就這麼難嗎?也許最後一步競爭居然輸了才是最痛苦的吧,想不到我竟然成了那個被身後的男人操得吐了的女神,真是太失敗了。不過,實在不甘心啊,離開這個小城市再去別的地方轉轉吧,不甘心就這麼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男人啊。下次說什麼也不能太容易就把身體給男人。」俞蓓出了電梯時,只能如此感歎一聲了。

其實俞蓓這兩天已經在整理自己的行李了,這個陌生的小城市安寧的生活非但不能給自己激情反而越發的有些沉寂,不是自己想要的,作為很有主見的她已經開始了新的行程的計畫。雖然今天才是週四,白天她還請了明天的假,準備連著休息三天調整一下心情,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

打開過道的大門時,俞蓓遇到了自己的舍友周曉靜,雖然說是舍友,其實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合租,只是房東買下了樓層一半的兩套房子,然後把大門封到了電梯口,兩個人合用的其實也就是一個原先的走廊而已,兩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房屋。周曉靜租的是一間小套,而俞蓓到也不怎麼缺錢便租了另一個大點的房子。

「曉靜,這麼晚了你還出去啊?」印象裡周曉靜就是個宅女,從來都是晚上和週末都在家裡宅的小女孩子,沒有男朋友。俞蓓一邊換下高跟鞋,一邊問著身邊的舍友。因為兩個人合用一個走廊,所以房東的設計就是這邊就是用來放雜物和鞋櫃。所以俞蓓和曉靜經常一起換鞋,到也挺自然的。

「哦,哦,是啊,微信裡有個姐姐向我訂了一批貨,聊聊原來就在附近不遠的社區,我去送一下就回來。」

「這樣啊,現在不早呢,不太好吧?」俞蓓隨口問了一句,確實她有加過周曉靜的微信,這小姑娘確實在做什麼微商,經常在朋友圈裡刷一些化妝品內衣啥的。俞蓓骨子裡還是個小資的女人,不會看得上這些東西。見多識廣的她對複製於上線然後轉發朋友圈的那些萬變一律的雞湯的微商宣傳話自然是直接過濾的。

「沒事的,那個新認識的姐姐人挺好的,和我聊了半個下午了,她說要急要還願意多加郵費,我就送過去吧,反正也不遠,一會就到。」

「嗯恩」俞蓓也沒多放在心上,和她打了個招呼,便開鎖回了自己房間。確實也有點累了,便下妝沐浴了一下,躺在床上看著電視想著自己的心思。雖然來這個城市已經3個月了,身邊也有不少男人追求自己,但對於那些功利或者是色欲的男人,俞蓓還是很分得清的,所以她今天心情不佳想出去走走時,還是選擇了小章那個年輕的小夥子。雖然他比自己還年輕2歲,不過自己喜歡的就是他那份單純的對自己的愛慕,看著他還略顯初嫩的行為,反而讓自己回到了初戀時的情緒,沒那麼多複雜的東西。無奈自己也許還是有些不甘心吧,不知道他知道自己離開這個城市時會有怎樣的心情。

苦笑的俞蓓忽然發現隔壁房屋今晚還沒什麼動靜,不像平時還有點韓劇或是音樂的聲音。不過也好,正好早點睡覺。俞蓓果斷的關了電視,漸漸的陷入了夢境……

這一覺到天亮,不過因為是夏天,所以怎麼也睡不著了,俞蓓便起床洗漱了一番,然後在房間裡收拾一下行李,其實也簡單,就是把一些暫時不用的被子衣物直接放在大的真空袋裡抽氣壓縮起來,到時候方便直接打包寄到下一個城市。

忙了好一會,這是屋子外傳來了開門的聲音,隱約還有男人的聲音。「難道曉靜這小孩昨夜一晚沒回來,是因為有男友了?」好奇的俞蓓忽然做了一件另她無比後悔的事,她打開了自己反鎖的房門,準備去走廊看看周曉靜的男友,順路喊她看看自己不能帶走的東西有沒她需要的。然後她便看到了另自己無比驚訝的一幕。

周曉靜的樣子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容光煥發,而是衣冠有些不整,髮髻混亂,兩眼泛紅而且還很可憐的模樣。看到房門的打開,顯然已經脆弱無比周曉靜受驚聯手中的鑰匙也給嚇在地上。「蓓姐,你,你,你今天這會怎麼在家?」

「我今天請假了。」俞蓓一邊回答她,一邊眼光落到了她身後,居然是兩個陌生的男人,一個壯實黝黑,一個到是油頭長髮,共同點就是一看就不是怎麼正經的好人。

「你們是誰?進來幹嘛?」俞蓓頓時警惕了起來,問聲也大了起來。「我們……」兩個男人對視了一眼,忽然爆起,壯男一把揪過周曉靜,然而長髮的流氓則忽然掏出了袋中的水果刀對著俞蓓,一把將她按在了牆邊。

「啊!」俞蓓發出了一聲短暫的尖叫便很明智的在男人威脅的眼神下明智的閉上了嘴巴,她緊張的雙手護住胸口望著身前突發的情景,頓時嚇得有些顫抖起來。

「哥兩個只為求財來的,別叫,叫了把我們逼急了對你不好!」俞蓓也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凶事,心慌意亂下只能妥協的點頭。

「去,帶我去把你房間把錢包拿出來。」黑壯男一把揪著開始受驚淚如雨下的周曉靜讓她開門,嬌小瘦弱的女孩子在他的脅迫下顯得特別的無助,在他的裹挾下開門嗚咽著進了房間。

「你也別閑著,進去!把錢包,現金,銀行卡都拿出來!」長髮男扭著俞蓓,hhhbook.com將她推了進屋子。

「輕點,你弄疼我了」俞蓓小聲的扭動,長髮男看著她雪白的手臂確實給自己捏出了紅印,這才放開了手。「自己拿,別耍花樣,你敢喊,我就對你不客氣!」他一邊威脅到,一邊上下打量著俞蓓,頓時眼睛越發的淫褻。確實,俞蓓現在的樣子很是吸引男人。只穿著吊帶睡裙的她,白嫩細膩的手臂,雪白的頸部,骨感的香肩都裸露在外面,睡裙的上方掩蓋不住她渾圓堅挺的胸前的雙乳,隔著睡裙依然能看到她雙峰上突起的乳頭。因為睡裙很短,她的一雙白皙的大長腿更是露在外面,讓人充滿著欲望。望著她略顯害怕緊張的姣顏。長髮男頓時覺得眼前的美女果然比昨天晚上蹂躪了一晚上的小丫頭高出幾個檔次來,昨晚用了幾次的下身的肉棒也漸漸的蘇醒過來。

俞蓓到是沒注意到身邊男人越發的猥褻,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提包,將身上的現金和銀行卡都給了身前的流氓,然後緊張的坐在沙發上,等著下一步的指示。

這時,黑壯男也揪著抽泣著的周曉靜到了她的房間,「老二,怎麼樣?」

「都拿到了。」「好,你把密碼也告訴我,老子這會去取錢,要是敢完花樣,老子回來收拾你們!」老大威脅到。

事到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俞蓓也只能配合著把密碼告訴了他們。但她很快的發現長髮男在她的櫥櫃裡亂翻起來似乎在找什麼東西。但她很快邊發現他的意圖。他翻出了很多自己的連褲襪出來。

「為了安全,只能委屈你們一下,不然我一個人在這看著你們萬一你們鬧出點事出來,對大家都不好。」無奈的俞蓓只能無助又不請願的讓兩個男人用絲襪將自己的雙手雙腳捆了起來。更另她無比痛恨的是,長髮男依然沒忘記在她身上腿上身上摸了好幾把。

抽泣中的周曉靜更是對男人百依百順絲毫不敢反抗的被捆了起來,嘴巴和俞蓓一樣也就地取材的封箱帶給堵上了,只能嗚嗚的倒在沙發上傷心的抽泣著。

很快,黑壯男拿著她的鑰匙便出了門,只留下了長髮的流氓老二看著她們兩個無助的女性。

兩個女人都給用封著嘴,自然沒啥好交流的,可以撕下堵在口中的封箱帶,卻不想因此觸怒對方的俞蓓躲開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倦坐在床邊發著呆,心亂如麻的盤算著事情如何解決,沒想到沒多久,她便發現在沙發上的周曉靜居然嗚咽哭著睡著了「這孩子昨晚一定受苦了。」心裡一驚,想到周曉靜很可能被這兩個男人蹂躪強暴了一晚上,頓時害怕起來,她哆嗦著望向一邊的長髮男人,這才發現他越發淫褻的目光正在自己吊帶睡裙很低的領口處裸露在外的深深的乳溝與雪白玉瑩的乳峰邊緣遊著。

心知不妙的俞蓓趕緊蜷縮起全身,將雙腿緊緊收攏,膝蓋頂在胸前,被綁著的雙手包在雙腿的外面護著小腿。其實這樣的防禦姿勢本身到沒有什麼問題。但俞蓓慌亂之下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穿著很短的睡裙的緣故,如此一來,裙子的下擺已經完全的縮到了大腿根部,她的那雙白皙修長的長腿便完全暴露在了男人的視線下了。

望著身前美人根本遮蓋不住的美好胴體,長髮的猥瑣男顯然衝動起來,他不但眼光了透出了激烈的色欲,呼吸也急促了起來,一步步的向俞蓓走了過來。

知道大事不好的俞蓓再怎麼慌亂也意識到了危險,她已然看到了男人下身膨起的帳篷。「嗚嗚」的試圖警告男人的她根本意識不到現在自己的狀態更是無比的誘惑男人。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知道要發生什麼對自己很糟的事卻無能為力吧,望著男人淫笑著脫著衣服,無力逃脫的俞蓓除了發出「嗚嗚」的哀求聲,也只能艱難的挪動的身體往床頭蜷縮。

但幾十秒後,在她被堵住的口中的尖叫聲中,她無法反抗的雙腿被男人抓住,一把拉了過去,然後驚慌的她便很快的被男人按在了身下。

長髮男人一邊兇猛在她晶瑩的粉頸及絲綢般光滑的香肩上不斷的吻啃舐噬,一手將她細細的吊帶已經拉扯到一邊,伸手在她渾圓堅挺的乳房肆意的揉捏把玩著。另一隻手已然將她的睡裙撈起將它褪在了她的腰間,然後在她細膩的大腿玉臀間不斷的揉捏玩弄著。

感受著男人下身火熱的肉棒正頂在自己的小腹下,俞蓓確實不怎麼甘心給這樣的小流氓給玩弄了,她只能掙扎著反抗著。做為一個成熟又懂性的女性,俞蓓不但瞭解自己的優劣勢,也很瞭解男人的生理,她顯然沒有像一些女人做無謂的掙扎浪費體力還不能有任何效果,她總是在男人瞄準自己下身的時候猛烈的反抗扭動著腰部,讓男人無法成功的插入自己。在掙扎反抗了好幾次之後,長髮男反而因為劇烈的性衝動又得不到滿足而有點崩潰了。

最後他終於放棄了試圖直接佔有俞蓓的念頭,想著昨晚只要一頓嚇唬,年輕的小姑娘就給嚇得淚流滿面乖乖的配合著自己兄弟兩人的指示,盡情的享受,欲取欲求。但如今身下的美女顯然很不配合。有些腦羞成怒的男人跨坐在她身上,然後掰開她的頭部,盤算著是不是扇幾下身下女人的耳光,震懾以下她。但望著身下女人俏麗的臉蛋,憤怒又不屈的眼神,長髮男人猶豫了好幾下,卻怎麼也沒下得了手。人總有愛好美好事物的一面,動手去傷害這樣的美女,確實很難狠得心下來。

兩人就這麼僵持了一會。長髮男在房間內四處打量著周邊能夠試圖讓俞蓓屈服的東西,忽然眼神一亮,他看到了一樣自己從來沒想過但突發奇想的東西。他起身走了過去,拿起來了俞蓓剛剛整理行李還多餘的一個大的真空包裝袋。

俞蓓顯然沒想到男人居然會玩出這樣的花招,但四肢被綁著的柔弱女人根本也反抗不了,更何況是自己剛剛也才劇烈的反抗過男人的強暴也沒什麼體力,她很快便給男人連拉硬塞的塞進了一個空的大真空包裡,蜷縮成了一團。

當男人封住袋口開始抽氣時,俞蓓發出了痛苦的哀求聲與激烈的掙扎,但根本豪無效果,卻慢慢的發現自己開始被袋子緊裹住,稀薄的空氣讓她越發的痛苦起來。

感受著呼吸越發的困難,她發現自己已經無力動彈反抗了,只能奢求的呼吸著最後的一絲空氣直到根本沒有多餘的空氣了。窒息的死亡開始籠向了俞蓓,大腦開始模糊,這時她想到的除了活下去,便也不去想什麼失敗的戀情,不愉快的往事了。

就在即將暈死過去的那刻,終於,她給男人放了出來,享受著新鮮的空氣,她再也不去控制自己,雙手拉去口中的封箱帶,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服了沒,要不要再享受一次?」長髮男威脅著試圖再次將她按進袋子。

「不要了!不要了!」俞蓓拚命的躲閃到一邊。這一刻她忽然放棄了。

「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給你就是!」事實上,俞蓓這些年身邊並沒有缺過男人,對性愛貞潔也並沒有看得很重。之前反抗這個男人,只是厭惡他的身份和檔次,然後就剛剛生命受到威脅痛苦時,她便完全妥協了。

「我會好好配合你的,真的!」內心也說服了自己的俞蓓決定和眼前的流氓上一次床,自然便不再反抗與難受了,就當給狗日了一次吧,她安慰道自己。

「真的?那你先給我吹一下!我看看你的態度如何」長髮男看著身前妥協的美女,自然喜出望外,他試探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