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岳母的那些事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夏天,我獨自坐在街頭的長凳上欣賞著過往的美女,解解心中的寂寞。正在這時,手機響了,心中暗罵;誰沒事撐的,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岳母美妙的聲音,「阿剛呀,下午有時間嗎,帶我去一趟購物中心,昨天小娟給我買的一身衣服有一點不合適,今天去換一身?三輪摩托在家嗎」?

操,真不巧,正好一個朋友借走了。只好跟岳母說:「真不巧,朋友借走了,兩輪的行嗎」?

「原來是這樣啊,那怎麼辦呀,要不算了,我們坐車去吧」。我心想;靠,自己坐車去,又該說我不管他們了。我趕緊說到:「沒事的,沒問題的」。

岳母喔了一聲,「那……好吧,下午兩點來接我們吧」,她把電話掛了。靠,點兒背,又睡不成覺了。

其實我早就對岳母垂涎三尺了,別看她四十多歲的人,可是身材保持的絕佳,別人看見都問我:「那女的是誰啊,你大姐嗎?給介紹認識一下。」

每次我都美滋滋的說:「靠,別瞎說,那是我丈母娘,你小子找殘廢說一聲。」

岳母雙峰亭亭玉立,臀部上翹,不過翹的是那樣的好看。有一次,就那麼一次,我一生難忘。

那是去年的夏天,正好是週日,岳父過生日,晚上要在岳母家吃飯,由於是家庭聚會,所以我穿的比較簡單,一件體恤,一條大短褲(對了,我夏天不愛穿內褲,因為怕熱出汗會有味)。岳母在自己家當然穿的也很隨便。那天,岳父和我老婆都上班了(他們休息週六),我吃完午飯就來到岳母家,那是個一室一廳不大的房子,岳母有睡午覺的習慣。我到那裡以後,她剛躺下,看我來了也沒起來,就說了一聲:「桌子上有瓜子,自己看電視吧」。

我說:「行了,您睡您的,別管我了」。自己到了一杯水,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了一會,岳母翻了一下身平躺在床上,衣服很薄貼在了身上,他那美麗的雙峰呈現在我的眼前,雙峰隨著呼吸均勻地起伏著。靠,這個時候哪還有心情看電視啊,我注視著岳母的胸部,下體慢慢的充血,膨脹,眼看著短褲就支起了帳篷。由於沙發是轉角的,我做到了離床不遠的那邊,為的更好的看著熟睡的岳母。我輕輕來到床邊,然後坐下,由於是皮沙發,身上又有汗,起來,坐下的時候都會發出「呲拉」的聲音,當我坐下的時候,岳母突然又翻身,側躺著將頭沖了我這邊,我嚇了一跳,還好岳母沒有醒。

我看著岳母睡覺的樣子,豐滿的臀部勾畫出的曲線,與腰部形成了婀娜的起伏,看著看著,我忽然想摸一下她的豐臀。現在的下身更硬了,我自己隔著短褲套弄著,閉著眼睛意淫著岳母。從來沒有離她這樣近這樣仔細的端詳她,岳母櫻嘴微張、潔牙如玉、柳葉彎眉,肌膚平展(但是缺少了一些細膩)。將身體靠近她,可以聞到她身上發出的女人所特有的味道,不過這是一位成熟女人的,我的岳母所特有的味道,這種味道刺激著我的血脈,使我的慾火更加膨脹,身心極度的渴望,有一種讓我緊緊抱住她、深入她、得到她的慾望充實著我的各個器官。身體離岳母更近了,我壓低身體,將頭靠近她、再靠近、再靠近,我真想一頭紮在她的懷裡,來感受她雙乳的柔軟與溫暖。這時由於離岳母很近,覺得她的呼吸有一些急促,臉頰有一些緋紅,這一紅不要緊,更增添了幾分姿色,她真是一個美人坯子,怪不得我老婆是那樣的漂亮,漂亮的叫有些女人都會嫉妒。

正仔細的看著、想著,突然岳母嘆了一口氣,著實嚇了我一跳,還好她沒有醒,我將身體靠在沙發背上,繼續套弄著我的小弟弟,仔細欣賞著岳母。就在這時,忽然聽到打開房門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回來了,趕緊收拾一下。可是小弟弟哪肯罷休,還是那樣高高的聳立,猶如傲氣的雄鷹站在那裡,趕緊又回到了原來坐的位置,為了不被別人發現我的下身,趕緊翹起了二郎腿。

這時岳父已來到臥室門外,看我在看電視,問了一聲:「你來了,什麼時候來的?」

我剛要起身回答,可突然又將身體沉了下去,怎麼能讓老頭子看見我這副樣子,那不就全完了,只好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喔,來了一會了。」

岳父也沒說什麼,把包放在了一邊就去衛生間洗臉了。hhhbook.com這時岳母已經起身正在穿拖鞋,我趕緊笑嘻嘻地對她說:「您醒了,怎麼不睡了?」

這時,只見她雙眸中充滿了渴望與期待,還有一種說不出的責備,雙頰緋紅、好像已經紅到了脖子,嘴角上挑,綱要說話我就開口了:「您怎麼了,是不是太熱了?用不用打開空調涼快一下?」

岳母說:「沒事,就是太熱了。」然後就去了廁所。

在她走過我的時候,我清楚的看到她看我的眼神是那樣的富有情意和纏綿,好像一位少女只有在激情蕩漾時才有的那種對愛人的憐惜,真是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睛。我當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否則我就不屬於人類了)。岳母起來不久,太陽就懶洋洋的掛在西邊,夏天的太陽西曬把臥室和客廳以及廚房烤得火熱,大家都快要透不過氣來了。我打開臥室的空調,不一會臥室就涼快了許多。

岳母開始準備給岳父過生日的晚飯,她一個人在廚房忙碌著,因為開著煤氣再加上太陽西曬,所以不一會功夫,她寬大的上衣就被汗水浸濕了。我也不知道怎麼了,特別想看著岳母,想跟她在一起待著,尤其是看到她那種異樣的眼神之後,這種想法就更加強烈了。來到廚房看岳母一個人忙碌著,就來到她的身後問她:「媽,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我待著也沒事幹。」

因為岳母正在幹活,所以她也沒有回頭,一邊切菜一邊說:「好啊,我這裡正好缺一個幫手,你來吧。」我當然很高興了,不是願意幹活,而是就想跟著她、看著她。

「你幫我先洗洗菜什麼的,然後看有什麼就隨便幹一點吧。」她還是一邊切菜一邊跟我說的。

「好的。」我很高興的答應了。就這樣,我們兩個人在廚房裡幹得津津有味。我一邊洗菜,一邊看著岳母的背影,我忽然發覺到由於汗水已經浸濕了岳母的外衣,所以她的後背與衣服粘在了一起,上面沒有胸罩的痕跡,可以看出岳母的皮膚還是很光滑的。我看得忘記了手裡的工作,下身也有一點蠢蠢欲動。這時忽然聽到岳母的聲音「阿剛,你幹什麼呢,菜洗好了沒有?」雖然是質問,但是聽得出岳母的語氣是柔和的。

「喔,沒什麼馬上就好。」由於慌亂,在把菜拿到岳母旁邊案板上的時候,有一根胡蘿蔔掉到了岳母身後的地上,趕緊彎腰去撿,這下可好,我的右半邊臉碰到了岳母那特別富有彈性的臀部,啊…真是太舒服了,我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熱血沸騰的感覺(除了跟老婆做愛)。就在我的臉碰到岳母臀部的同時,我聽到岳母切菜的聲音斷了一下,然後又恢復了正常。撿起胡蘿蔔「嘿嘿笑了一聲」趕緊把它洗乾淨放在了案板上。

「都洗完了嗎?洗完了就去休息一會吧,這裡太熱,我一個人就可以了。」岳母道。

我哪裡肯離開啊,就回答到:「沒事,待著也沒事幹,在這裡還能幫您幹一點靈活。」

岳母做飯的手藝一流,誰都說她做飯好吃,以至於我老婆在上學時,她的同學經常到岳母家來蹭飯吃(老婆告訴我的,不過這一點我們結婚以後我就體會到了)。岳母炒菜時我就站在她的後面,探著頭看她炒菜,可能是想學一點手藝,於是身體離岳母的身體越來越近。岳母身體上發出的氣味漸漸的遮蓋住了菜的香味,那是一個成熟女人身上的味道里面夾雜著汗味,這種味道直接刺激著我的荷爾蒙。

這時岳母說:「怎麼,想學學?」

「當然了,您飯做得這樣好吃,我想學學,以後給小娟(我老婆)做飯吃。」我笑著回答。

「好吧,你就看著吧。」就這樣,岳母儘量把動作放慢一點好讓我看得更清楚。我在後面看著,可是她身上的氣味好像越來越重了,我的下身慢慢的腫脹起來,由於離岳母很近,所以漸漸的就頂到了岳母的臀部。

我岳父下班以後有一個習慣,就是到旁邊樓的鄰居家去下棋,直到岳母打電話叫他回來吃飯,他才會回來,小娟下班較晚現在還沒有回來,現在就我和岳母兩個人在家,所以這天發生的事情,他們永遠不會知道。繼續上回說到,我的下身頂到了岳母的臀部,我感覺不好,趕緊把屁股往後挪開一點,可是已經晚了,岳母已經感覺到了身體這突然的接觸,他的血液在身體裡面加速了流動,充實著大腦,激發了她的荷爾蒙,以至於面色緋紅,連耳朵都紅了一半,胸脯起伏的非常明顯,這一切也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這時岳母說:「啊剛,你看,這道菜應該這樣炒。」她一邊說著一邊把動作放慢,好讓我看得更清楚一些。聽她這樣說了,我只好離她更近一些,剛一靠近她,下身就又碰到了她的臀部,怕岳母反感,只好又往後站了一點。這時岳母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姜不愧是老的辣,看我這樣,岳母將身體往我這邊靠了過來,這下完了,我沒有地方躲了,只能呆呆的站在那裡,心裡想著「只能聽天由命了,是死是活就隨他去吧。」這時岳母的臀部已經完全的與我的下身接觸,看我站著沒動,岳母說:「啊剛,你看,這道菜炒到現在這種火候就要放醋了。」

我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在自己的下身之上,所以根本就沒有聽見岳母說了什麼,只是看岳母拿了醬油倒了一點在鍋裡。我的下身不安分的在大短褲裡跳動著(前面說過夏天我是根本不穿內褲的),享受著那豐滿的、富有彈性的岳母的臀部,這時岳母也感覺到了臀部我下身的跳動,那感覺使岳母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身體燥熱、全身的血管擴張,致使她面帶紅暈、胸部堅挺、下顎微抬、櫻嘴微張、舌尖抵住上頜骨,將臀部使勁往後,使臀部緊緊的靠在了我的下身之上,並且不停的、有節奏的做著左右運動。我哪敢怠慢,短褲的一邊早已退到大腿根部,粗大的下身迎合著岳母的臀部,隨著她的動作活動著我的腰,由於是與陌生女人(與老婆之外的)身體的接觸,所以我很快就到達了高潮,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下體之上,滾燙的精液像噴泉一樣從我的下體奮勇而出,粘忽忽的弄到岳母的褲子上濕了一大片。

男人射精以後膽子就會變小,這時我知道自己做了錯事,雖然都是處於生理機能的需要、雖然都滿足了自己對性的需求,但是這個女人終究是我的岳母,想到這一點我有一些害怕,怕岳母會怪罪我,怕岳母會……總之當時的思想非常復雜,我忐忑不安的坐在了客廳的椅子上面,注視著岳母的一舉一動。

岳母還是用那富有勾魂般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那種眼神是男人們無法抗拒的,一看到這種眼神就會心潮澎湃。然後從臥室的衣櫃裡面找了一條褲子,到衛生間去換了,在她經過我面前的時候,嬌滴滴的,紅著臉說了一句:「都是你幹的好事」。我只是默默的還以一笑,再沒有說什麼。

晚飯的時候照常做在了岳母的左手邊,岳父坐在岳母的右手邊,我老婆面對岳母坐著,這是多年形成的習慣,如果我們今後有了小孩,小孩就會坐在我跟我老婆的中間,閒話少說了,還是說我和我的岳母吧。岳母換完褲子從衛生間出來以後,就進入廚房繼續收拾晚飯,我則去了衛生間小便,在衛生間裡看到,岳母已經把粘有我精液的褲子用水泡上了,當時我想何不試探試探岳母的想法,看看她的反映。我小便完後,來到廚房站在岳母的身邊,用岳母可以聽見的聲音說:「用不用我幫您把褲子洗了啊」?

岳母沒有抬頭說:「你還想做什麼?不用了,我自己洗就行了,你就別給我添亂了。」

「那好吧」我小聲的回答。我跟岳母說話的同時,一直都注視著岳母的臉,雖然她沒有抬頭,但是我還是看到岳母是帶著很自然的微笑,面頰又泛起了紅暈,眼睛不停的在眨。

「那您忙吧,我不陪您了」我說了一句就去客廳了。我很清楚的感覺到岳母沒有一絲怪罪的意思,心裡暗自高興著。老婆已經下班回來了,岳父也被岳母打電話叫了回來,我們各自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開始吃飯了。

還是我先說話:「今天是我爸的生日,我們一起為你慶祝,祝您生日快樂」,大家一起舉杯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就坐下了。

我繼續說到:「爸,這些菜都是我媽精心為您準備的,她可忙活了以下午啊,」

說這話的同時我偷偷看了岳母一眼,我看到悅目的眼神中充滿了喜悅的責備,可在我看來還是那樣的富有情意和纏綿,我衝著岳母嬉皮笑臉的笑了一聲:「嘿嘿,爸您趕緊吃吧」。

老婆在一邊說到:「你今天怎麼了,嬉皮笑臉的?趕緊吃飯吧。」

老婆哪裡知道這其中發生的事情。還是像平時一樣大家吃飯聊天,談談瑣碎的事情,就在這時,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碰我的腿,仔細感覺著,應該是一雙腳,難道是……我裝作不小心把筷子掉到了地上,然後彎腰去撿,果不其然,跟我想的沒有區別,就是岳母的腳,沒穿襪子。因為她翹著二郎腿,那隻用來勾引我的腳還在離我的腿不遠的地方耷拉著,把筷子揀起來看了岳母一眼,岳母低著頭吃飯,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換了一雙筷子繼續吃飯,沒有兩分鐘,我又感覺到了那雙腳對我的刺激,我知道是誰,但是沒有吭聲,只是低著頭吃飯,用眼睛的餘光看著岳母,岳母也用同樣的方法看著我,這時,桌子下面的那隻腳,光光的沒有穿襪子的腳,越來越往上,快要到了我的大腿根部,我快要吃不下飯了,這個時候我哪裡還有心情吃飯,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隻對我進行溫柔挑逗的腳上還有我的下身。正陶醉在這刺激之中的時候,岳父說,:「這菜的味道不對啊,怎麼回事?」岳母停止了桌子底下的動作,夾了一些放到嘴裡,看她那表情就知道菜的味道肯定不對,我也夾了一些放到嘴裡,是不對,突然想起來,剛才岳母把醬油當作醋放到了鍋裡,心中一陣好笑,岳母啊岳母,看你怎麼說。

岳母倒好,不緊不慢的說道:「人有失手,馬有亂蹄,誰沒有出錯的時候,是不是阿剛?」嘿,全給我了。就在岳母問我到時候,桌子下面的那隻腳碰了我一下,我看到岳母的眼睛中充滿了一種溫柔的責備。

我連忙說道:「對啊,對啊,誰沒有出錯的時候,再說了,現在的醬油和醋的顏色又差不多,我就經常搞錯了,不信您問小娟?我對著岳父說道。

老婆看著我嬉皮笑臉的說道:「得得得,別提你那些光榮史了,你還好意思。」「嘿嘿……」一陣傻笑打破了僵局。

晚飯過後,我幫著岳母刷碗,這是我在岳母家的工作,幹活。哈哈,就不說這些了。我和岳母在廚房裡面忙活著,突然岳母跟我說一句話,我差一點沒坐到地上。

岳母說:「你的那裡還挺大,」我當時就傻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是一位成熟女人對一個年輕力壯的男人的挑逗嗎?岳母看著我的表情,差一點沒笑出來,她也有一些臉紅。

繼續說道:「下午,我睡覺的時候你幹什麼來的?」「我……我……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小聲問道。

「我開始是睡著了,可是被你吵醒了,我沒有說話,想看看你幹什麼,沒想到你……虧你做得出來,我可是你的岳母啊,你小子是怎麼想的,跟我說說。」這下可好,事情敗露,怎麼說呢,雖然沒有什麼難解釋的,可正如岳母所說,她是我的岳母啊,一時間沒有了詞,啞口無言,把個小臉憋得通紅。

岳母看狀把臉湊到我的臉旁,對著我的耳朵根小聲說道:「怎麼想的就怎樣說,沒關係,我不會生氣的。」她對著我這一說話不要緊,立刻激起了我的性慾,姜不愧是老的辣,知道怎樣挑逗男人,岳父一定飽受岳母的溫柔,不知道她們做愛時岳父是怎樣的感受,懷抱這樣一位美人一定刺激無比,這樣想著,下身也沒有閒著,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給喚醒了,它慢慢的起身抬頭,又支起一個大大的帳篷。岳母好像看到了,轉過身繼續刷碗。

我也學著岳母剛才的樣子,大著膽子,抱著死亡的態度對著岳母的耳朵根輕輕說道:「媽,您真美,我非常喜歡跟您在一起。」這下可給我岳母美壞了,雖然嘴上沒說,可是我可以看到,她的臉頰泛起了少女的春波。「喔,這樣啊?以後有時間我們好好聊聊,你先去吧。」「好的」,就這樣,岳母把我支走了。她不愧是過來人,知道怎樣拿捏男人的心理,你越是著急,她越是拿著這樣一股勁,讓你朝思暮想,心曠神怡……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我的腦海裡經常出現岳母的身影,他說的話、她的每一個表情我都歷歷在目,經常幻想著抱著美麗的岳母,感受著她成熟的體香,撫摸著她老而不衰的肌膚……由於時間漸漸的拉長,這種感覺也漸漸的淡化了。

直到今天,岳母突然給我打電話讓我帶她出去,我又想起了那天的事情,想起了曾經讓我熱血澎湃的岳母。趕緊給我的一個哥們打電話,問問他的車在不在家,這大熱天的,有輛汽車總比騎破摩托強,不為岳母考慮也得為自己考慮啊。

「王濤,你的車在家嗎?我想用一下?」「對不起,哥們,真不巧,剛出去,還沒有一分鐘呢,送一點貨。」「得得得,你丫不願意借就算了,我自己想辦法,還求著你了。」我沒好氣的說道。

我們是從小長大的哥們,屬於無話不說的那種,沒有什麼隱私,那天和我岳母的事情我也告訴他了,他還說我整個一個豬八戒挑媳婦,最後連丈母娘都要了,他還說以後有機會可以給我和我岳母創造機會,我當時還說他「你能有什麼好主意,從小到大都是我替你出主意想辦法,你的那點花花腸子我還不知道。」王濤接著問道:「有什麼事啊,看看我能不能幫上忙?」「哦,我岳母說要出去一趟購物中心,問我有沒有車,反正你的也沒在,我再想辦法吧。」剛要掛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王濤陰損的壞笑,我可以聽得出來他說話的語氣,這次絕對又沒憋什麼好屁,「哥們,機會來了,我給你想辦法,你告訴我幾點用車,保證不會耽誤你。」我不解的問到:「怎麼了,什麼機會?」「你就別管了,到時絕對讓你滿意,快告訴我幾點用車,我給你想辦法。」王濤著急的說道。

「下午2 點。」「行了,放心吧,下午1 點40到你們家,然後咱們一起接你岳母去,就這麼定了,在家等著我。」還沒等我說話,王濤就把電話掛了。心想,嘿嘿!你小子沒什麼好點子,看樣子也只能這樣了,就聽天由命吧,看看下午王濤怎麼安排吧。

下午王濤按著約定的時間,在我家前按響了汽車喇叭,心想,這小子還真準時。穿了一條大短褲和一件體恤出了門看到王濤的那輛破夏利停在路邊上,由於天熱,快走幾步來到車前發現副駕駛的位置上擺放了很多東西,在拉開車後門一看,好嗎!哪裡還有坐的地方,關上車門。這時王濤也下車了,「怎麼了哥們,上車啊。」「你這破車還有地方嗎?」「怎麼沒有啊,後面不是有一點地方嗎。」「那能坐人麼,我丈母娘坐哪裡啊?」「這你就不懂了吧,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快點上車。」王濤開著空調,車子裡面還是比較涼快的。來到岳母家樓下,我讓王濤在樓下等著自己上樓去叫岳母下來。和岳母一前一後來到車前,岳母打開車門看到這種情況當時就說:「這行嗎,能坐人嗎?」我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沒辦法了,摩托車也被借走了,再說開摩托車多熱啊,他這車裡面有空調會好些的。本來他有事要先送貨,後來聽說您要去購物中心正好順路。」王濤很有禮貌地衝我岳母打招呼到:「阿姨您好,我正好順路,順便帶您一段。」岳母點頭一笑,還是那樣的楚楚動人。

我說到:「您就先上車吧,我打車在後面跟著。」岳母用猶豫的眼神看著我說:「合適嗎?再說這……」岳母沒有繼續往下說,只是把視線移動到車子裡面那塞得滿滿的貨物上。

還是王濤鬼點子多:「阿姨,我覺得兩個人擠擠應該可以坐下,再說我們是哥們,哥們自己有車不讓坐,怎麼好意思讓朋友自己打車跟著呢,讓別人知道了該罵我不夠朋友了。」他說完衝我使了一個眼色。

我繼續說道:「看來也只有這樣了,外面這麼熱,他車裡開著空調呢比較涼快,我們就按他說的兩個人擠著坐應該可以的。」正在這時阿娟出現在我們身後,「我說你們這是干什麼呢?」我嚇了一跳,回頭看是阿娟就問道:「你怎麼回來了?」阿娟說:「誰知道今天我們頭吃什麼藥了,說下午沒事,讓我們幾個先回家了。我說你們幹什麼呢?」我把事情的緣由告訴給阿娟,本來以為阿娟會讓我們打車去,可沒想到阿娟的話出乎我的意料。阿娟來到岳母的身邊說:「媽,王濤這個人不錯(阿娟說話的時候還沖王濤微笑著點了點頭),我們常在一起的,人家抽時間給您送過去挺不容易的,您就將就一點跟阿剛擠擠,有40分鐘也就到了。」呵呵,我在一旁聽著可美壞了,心想「阿娟回來的可真是時候,否則還真不知道怎麼勸說岳母呢,這下可好,有門」。因為平時在家裡,阿娟是嬌生慣養,岳父岳母都聽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