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護士長和她的兒子

初秋的夜,月亮又圓又亮。棗林灣西頭一間平房的臥室裏,皎潔的月光透過潔白的窗簾,籠罩在臥室的雙人床上。此時,鎮婦幼保健所的護士長柳淑蘭俏臉緋紅,玉腿大張,正又羞又愛的由著心愛的兒子在她這個媽媽的分娩部位裏創造著生命。

“啊!媽媽……你夾的孩兒好緊……”十四歲的少年小日壓在媽媽柳淑蘭那赤條條的雪白豐滿的肉體上,胯部在媽媽肥軟膩熱、愛液淋漓的大腿間用力猛砸著。媽媽柔軟白皙的雙腿纏盤在了兒子削瘦的臀部上,緊緊勾著已經在她兩腿間猛力起伏了二十幾分鐘的年輕屁股。

兒子的抽插帶給媽媽下體強烈的快感,尤其是兒子那個硬如石塊的大龜頭,不時地狠撞到媽媽嬌嫩的子宮上,讓已經到過一次高潮的媽媽又是痛又是愛。

淑蘭忍不住摟緊了兒子,美目含情地注視著兒子如癡如醉漲紅的臉龐,羞聲道:“小冤家……你……這個樣子欺負媽媽……媽媽又……又會到的……哎!…小壞蛋……你還故意……撞……媽媽那裏……啊!……討厭!你又撞……媽媽不和你來了……”淑蘭嘴裏這麼說,一個圓潤肥嫩的大白屁股卻連連上擡,將她那個婦人的羞物和兒子貼得更緊了。

忽然,淑蘭感到體內兒子的肉棒變得更加堅挺、粗大了,撐得她這個媽媽的陰道裏象有個茶杯一樣說不出的漲滿,她知道兒子要射精了。果然……

“啊!媽媽!孩兒快射了……”兒子一邊喘著粗氣說,一邊伸手捧住了媽媽柳淑蘭那豐滿圓大的肥臀,碩大的肉棒更加奮力地向媽媽肉體深處猛戳,幾乎要進入淑蘭的子宮口裏。

“嗯!今天媽媽讓你射進來!”淑蘭羞澀地輕聲咬著兒子的耳朵說著,擡高了自己的豐臀,滿臉嬌羞的等待兒子往她這個媽媽的體內注入生命的漿液。

兒子的大肉棒發狂似的在媽媽充血腫漲的陰道裏深深地急速抽送,硬如頑石的大龜頭雨點般地猛力撞擊媽媽的子宮口。

“哎唷……輕一點……媽受不了……嗯……媽媽……要被你……插死了……喔……舒服死了……哎呀……你又要……啊!痛死媽媽了……小冤家你……你…壞死了……”淑蘭又是羞又是痛,兒子這小冤家趁她肥臀迎湊之際,幾下死命地猛戳,硬是將大半個龜頭撐開了她這個親媽媽的子宮頸。

“媽媽!我……”兒子話音未落,一大股熱滾滾的精液已如機關槍子彈般地在媽媽成熟的子宮裏播射。

“啊!好燙……好多…不行了……媽不行了……嗯哼……舒服死了……”媽媽的子宮內被兒子射入的大量精液燙得不住痙攣,“嗯哼…媽又…又到了…嗯……媽媽真快活……媽要死了……喔……”

淑蘭因爲高潮的到來而將嬌軀僵直地挺了起來,肥腴的陰戶裏一陣一陣地抽搐,子宮口一開一合的收縮,似要吐出什麼東西,卻又被兒子硬漲的大龜頭緊緊塞住。

兒子的粗大肉棒被高潮中的媽媽的陰道緊緊“咬”著,大龜頭又受到媽媽子宮頸的夾吮,腦中早已一片空白,只覺得精液不斷往媽媽的子宮裏噴射。足足過了半分多鍾,兒子才在媽媽體內停止了射精,乏力地趴在媽媽的肚皮上,喘息著一動也不動了。

良久,淑蘭才從高潮的快感中平靜下來,感覺到兒子的大肉棒仍在她陰戶裏插著,只是已不象剛才那樣讓她“漲滿”了。那捧著她肥臀的雙手不知何時又撫上了她的胸部,正抓著她兩隻豐腴尖聳的乳峰輕輕揉弄。

淑蘭滿臉暈紅的嬌嗔道:“小壞蛋,又欺負媽媽了,剛才那麼狠心地……把媽媽欺負得……hhhbook.com死去活來……還不夠啊?……”

“媽媽,孩兒不是故意的,孩兒是真的太喜歡你了…媽媽……我……”兒子親吻著媽媽的臉頰和朱紅的嘴唇,似乎有點內疚,“媽媽……我愛你……孩兒一輩子都愛你……孩兒不想欺負媽媽的……”

兒子的真情流露讓淑蘭大爲感動,她愛憐的用嘴唇回應著兒子:“傻孩子,媽媽逗你呢!你象剛才那樣‘欺負’媽媽,其實,媽媽心裏…很歡喜的,而且,媽媽還會……更愛你……”

“媽媽,那我要你做孩兒的妻子,你嫁給孩兒吧,媽媽?”兒子一本正經地道。

“小鬼頭,淨說這樣的瘋話,你是我親生的孩兒,哪有做媽媽的嫁……嫁給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做……做妻子的……”淑蘭紅著臉,低聲羞澀地道:“再說,媽媽雖不是你妻子……卻已被你這個……壞兒子弄…弄上了床,有了夫妻之實,你真是……最不乖的兒子……”

“不嘛!好媽媽,孩兒就要你做妻子!孩兒只愛媽媽一個人。”兒子摟住媽媽扭動身子撒起嬌來。

“哎呀,別動……”淑蘭感到一股溫溫的東西隨著牽動的肉棒溢出了她的陰道口,滑落到屁股溝裏,知道是兒子的精液,就連忙在床頭拿了幾張衛生紙,從身底下伸過去按住兒子和她的交接處,嬌紅著臉輕聲道:“下來,讓媽媽去洗一洗……”

兒子不解地道:“媽媽,你身上又不髒,別洗了好嗎?”

“傻孩子,剛才你射了……那麼多的精液,在媽媽……媽媽子宮裏面,明天就是媽媽的排卵期了,媽媽害怕……會懷孕的……”淑蘭輕輕的羞聲道。

“媽媽,你懷孕給我生一個兒子,孩兒很喜歡的啊!…”兒子傻乎乎的道。

淑蘭聽了,臉上一紅,羞啐道:“要死了!小鬼頭,胡說八道!我是你的親媽媽呀!你…你真壞死了!……怎能要……要自己的媽媽給你生……生兒子?!你再不下來,媽媽……媽媽可要生氣了!”

“媽媽,那你答應做孩兒的妻子,孩兒就下來,要不孩兒就讓媽媽懷孕。”兒子執拗地道。

淑蘭知道兒子十分難纏,卻沒想到這小冤家竟會以使她懷孕來要挾她,不禁又是好笑又是羞臊,只好柔聲哄道:“好了,小冤家,媽媽答應你,不過要等你滿了十五歲再說,好嗎?”

“親媽媽,孩兒好愛你!”兒子畢竟是小孩心智,還以爲媽媽真的答應做他妻子了,不禁興奮地抓著媽媽柳淑蘭的雙乳一陣猛吮。

“討厭……還不快點……下來……”淑蘭嬌聲道。

兒子聽話的擡起身子,“啵”的一聲,沾滿婦人騷液的肉棒牽著白色的情絲從媽媽柔軟潮濕的大腿間抽了出來。兒子的大龜頭和她的下體一脫離,淑蘭便忙將衛生紙堵在陰道口,兩腿緊夾著挪身下了床,捂著被兒子灌滿了精液的陰戶赤身裸體地跑進了浴室。在

浴室清洗時,淑蘭看到自己烏黑茂盛的陰毛又濕又亂,兩爿肥厚隆起的大陰唇被兒子的大肉棒插得已不象平時那樣緊緊合攏在一起,鮮紅腫脹的兩片小陰唇也張開著黏黏的平貼在大陰唇上,暴露出她那個紅豔豔的陰道口,而兒子那如漿糊一樣白色濃稠的精液正不斷地從她這個媽媽的陰道口裏流出來。淑

蘭不禁臉紅了:日兒這孩子,每次和她同房總是要在她這個做媽媽的身子裏射很多,讓她提心吊膽的不說,那條極其粗壯碩大的肉棒還往往把她的羞處插弄得好幾天都脹痛不已,有時甚至連走路也困難……這孩子小小年紀就這樣,要是再長大些,自己這個做媽媽的還不知道會被他在床上欺負成什麼樣……

淑蘭這樣想了一會後,兒子留在她體內的精液摻雜著她高潮時洩出的白帶已經在浴室的瓷磚地上流了一大灘。

正在這時,兒子全身光溜溜地走進了浴室。只見媽媽兩腿分得開開地蹲在地上,裂開的嫩紅肉縫裏,媽媽那個讓他插得通紅的陰道口內不時地淌出一股股白濁的稠液,竟足足流了有半茶杯多才漸漸停止。而後,媽媽扭動腰肢將肥白的大屁股用力搖了幾下,像是要把殘存在陰道口上的白色液滴甩掉。

當淑蘭拿起衛生紙要擦拭陰戶時,忽然發現兒子不知何時已走進了浴室,羞得她“哎!”的一聲嬌呼,連忙捂住精液淋漓的陰戶站起身來,背對著兒子,嬌聲嗔道:“小冤家!你……媽媽還沒洗完呢,你怎麼就進來了?……”

淑蘭知道婦人那被所愛男人交媾後沾滿精液、淫水和白帶的陰戶是很讓女人家害羞的,可是現在,她這個媽媽和兒子性交後的陰戶,以及方才她扭腰晃臀的那些婦人的羞人情狀都讓兒子瞧在了眼裏,真是叫她這個做媽媽的難爲情死了。

“媽媽,你那裏流出來的就是孩兒射到你裏面的精液嗎?!可真多啊!”兒子可不懂媽媽的婦人心態,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

“哎呀!小冤家,你……你羞不羞……還說出來……”淑蘭嬌臉紅得就象一塊大紅布,“這些東西,應該是你以後送到你媳婦身子裏,讓她給媽生孫兒的,你卻哄開了媽媽的大腿,把這麼多的子孫漿往我這個親生媽媽的肚子裏灌………你……”

說著,淑蘭轉過頭,似怨似愛地看了兒子一眼,羞聲又道:“小壞蛋,你難道不知道……媽媽被你那根壞東西……插進來欺負,又常常被你在裏面……射滿精液的地方……就是媽媽把你生出來的地方呀!……小孩子家的怎麼能和媽媽說這麼羞人的話呢?……”

“可是,媽媽,爲什麼你可以讓孩兒把雞雞插在你裏邊射精,卻又不許孩兒說一下啊?”兒子有點想不通。

淑蘭聽兒子這麼說,羞得臉上更紅了,她知道再說下去這小冤家也未必能懂她的意思,便嬌聲輕叱道:“小孩子家,別胡說!……好了……快……出去……媽媽要洗澡了……”

兒子卻好象沒聽見似的,走到了媽媽淑蘭的身後,低聲懇求道:“媽媽,你讓孩兒和你一塊兒洗,行嗎?”

兒子一邊說,一邊伸出雙手,在淑蘭的腋下穿過,從後面握住了媽媽兩隻豐滿挺拔的乳房,輕輕地揉搓著……

“嗯……小鬼頭……討厭……洗澡是要摸著人家奶子的嗎?!……”淑蘭嬌嗔著,忽覺兒子緊貼在她臀部上的肉棒竟又亢奮地勃起了,硬硬的在她的屁股溝裏跳躍著。

淑蘭紅著臉,嬌聲對兒子道:“你這個小色狼,你到底是想和媽媽洗澡……還是又想來……欺負媽媽了……?!”

“媽媽,孩兒想再……愛……你一次……孩兒又……忍不住了……”說著,兒子把雙手從媽媽高聳的乳房上移下來,緊摟住了媽媽淑蘭那柔軟的腰肢,胯部貼著媽媽渾圓翹大的肥臀猴急地聳動著,大龜頭在淑蘭鮮紅濕膩的肉縫裏前後滑動,急切地探尋著媽媽的那個“生命之洞”。

“不要…喔!…小心肝…別…”淑蘭只覺大腿間她那道肥脹、狹長的肉縫中,兒子把個大龜頭像拉鋸似的在裏面來回磨擦,弄得她這個做媽媽的玉腿間又癢又酥的,陰道口忍不住又淌出淫水來了……

“嗯哼……乖日兒,不要了……媽媽那裏叫你磨得癢死了……唔……哦……小心肝………快停下來……你今天已經射了那麼多……不可以再跟媽媽………好了……會傷身子的……唔……好孩子……快停……”淑蘭心裏也好想就這麼讓兒子再幹弄一次,但爲了兒子的身體著想,她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欲。

“不嘛!好媽媽!親媽媽!孩兒好想要你……”兒子撒著嬌,兩手把媽媽的腰肢摟得更緊了。

淑蘭的腰部被兒子在背後這麼緊緊摟著,上身不由地微微彎了下來,她扭頭嬌媚地瞟了兒子一眼,強忍著情欲道:“小鬼頭,把媽媽的腰都要摟斷了……快點放開媽媽……嗯哼……好孩子,媽媽知道你最乖了,聽媽媽的話……”

淑蘭哄著兒子,並沒意識到她現在的姿勢已使她那個肥腴膨大的陰部在玉臀間暴露出來。

兒子不失時機地找到了媽媽的身體入口,硬硬的大龜頭頂在媽媽那濕膩膩的陰道口上使勁往裏一插。

“哎喲!”淑蘭身子往前一沖,只覺兩腿間一陣脹痛,兒子竟從她屁股後面把她這個媽媽的分娩部位又一次狠狠的衝擊填滿了。

“哎唷……你……小壞蛋,怎麼可以……這樣!你……你……別……”淑蘭嬌嗔著,兒子卻將已盡根而入的粗大肉棒在她這個媽媽的陰道內抽插起來,並且還彎身又從背後抱住了她的酥胸,愛撫起她兩個白嫩柔軟的乳峰。

“嗯……唔……不要……壞兒子……喔……還從人家……人家的屁股後面插進來……小冤家……你……你這是……強姦媽媽呀!……嗯哼……”

淑蘭又是羞臊又是無奈,只好彎著腰,雙手扶住浴缸邊緣,翹著個雪白豐滿的肥臀,任由寶貝兒子在她身後和她這個做媽媽的強行進行交媾。

而兒子這小冤家一邊欺負她,一邊還喃喃地道:“媽媽!……孩兒愛你……好媽媽……親媽媽,孩兒真的是好愛你、好愛你……”

淑蘭聽到兒子對自己說這樣的深情話語,不禁很是動情,原本要克制情欲不與兒子短時間內交媾的念頭,也被兒子的深情及有力的抽插所軟化。

“小冤家……”淑蘭羞聲道:“我知道你愛媽媽,可是你也不能……強姦媽媽呀……還用……用這麼羞恥的姿勢,在……在後面……姦淫媽媽……你這壞兒子……媽媽這樣翹著屁股被你欺負,和那正在交配的發情母狗又有……又有什麼兩樣了?你這孩子真是……真是讓媽媽羞死了!”

說著,淑蘭轉過頭,嗔怪而又羞澀地看著兒子,這小冤家用胯下那根粗碩的肉棒在她當初分娩他的部位裏極其有力地抽送著,不斷地把她這個親生媽媽的情欲和快感變成從陰戶裏潺潺流出的淫水。

兒子的下體緊貼在媽媽淑蘭那高高翹起的肥白屁股上,雙手握著媽媽胸前兩只柔軟飽脹的乳房大力地揉搓,胯部挺動越來越快,肉棒也越插越深,龜頭尖端不停地頂到媽媽的子宮口裏。

此時的淑蘭已被兒子在陰道內抽送的快感和乳房上的愛撫弄得快活異常,子宮頸又受到兒子大龜頭的擊打和侵入,淫水早已如春潮泛濫般浸滿了陰道內壁,每當兒子的肉棒插入抽出,就混著空氣發出“撲滋、撲滋”的淫聲,令她聽得怪難爲情的。

兒子卻在此時道:“媽媽,你下面象自來水一樣流出這麼多水啊?都流到孩兒蛋蛋上來了。”

淑蘭聽著自己陰戶被兒子插得不斷發出怪聲怪響,本來已經羞紅了臉,現在被兒子這麼一說,更是羞臊萬分,嬌嗔道:“討厭……媽媽下邊流這麼多水……還不是讓你這個壞兒子………欺負出來的………不曉得幫媽媽擦擦,還來取笑媽媽……你……真壞死了……”

“對……不起,媽媽……孩兒這就幫你擦……”兒子不好意思地道,說著便取過了毛巾。

淑蘭見兒子當真要給她擦陰戶,臊得慌忙把毛巾搶過來,羞道:“傻孩子,媽媽自己會來……你先把它……拔出去……”

“媽媽,什麼拔出去?”兒子一楞,一時沒有會意媽媽的話。

“小傻瓜,你那個……東西在媽媽那裏面,媽媽……怎麼好擦?……”淑蘭紅著臉斜乜了兒子一眼。

兒子這才明白媽媽的意思,不禁有些羞赧,忙從媽媽的陰道裏拔出了他那條又粗又長的肉棒。

淑蘭直起腰來,一轉頭,只見兒子那粗大的肉棒惡形惡狀地挺立在胯下,上面亮晶晶的沾滿了她這個媽媽陰戶裏的淫水,看得她一張俏臉愈發得紅了,連忙用毛巾先給兒子擦了,然後才微微扭過了身子,忙忙地將自己那騷水淋淋的婦人羞處擦拭幹了。

而後,淑蘭回過頭嬌羞地瞟了兒子一眼,便背對著兒子重又彎下腰去,用兩手抓著浴缸邊緣,叉開雙腿,羞羞答答地撅起了她那個白嫩圓大的肥臀,準備兒子的重新進入。

兒子見媽媽把個渾圓的大屁股高高撅起,向他暴露出她那肥凸似雙半球的陰戶,不禁又是興奮又是好奇,忍不住在媽媽身後跪了下來。他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的從背後看媽媽的下身,以至清晰地聞到了媽媽那成熟婦人的陰戶所散發出的特殊氣息。

只見媽媽的整個陰部肥美地隆凸著,一片黑黑的陰毛叢中,兩爿縱長豐肥的深色大陰唇微微地分開,形成一道鮮紅凹陷的肉溝,兩片玫瑰色的小陰唇含羞地從肉溝中翻露出來,因爲剛才的熱潮未退,所以還腫漲地張開著,露出了通往媽媽肉洞的入口處,奇怪的是媽媽那粘有淫水和一些白色陰道分泌物的肉洞口上有一圈滿是肉芽的不整齊的邊,兒子自然不知道這是媽媽的處女膜破裂後的殘痕,就這麼看著媽媽玉臀間那迷人的陰戶,胯下的那根肉棒舉得更高了……

淑蘭翹著豐臀等了一會,覺出兩腿間並無異狀,忍不住回過頭去,只見兒子這小冤家竟跪在她屁股後面,傻乎乎地瞧著她的下體出了神。女人家到底臉嫩,淑蘭見兒子這麼瞧著她這個當媽媽的下身,不由得大爲羞臊,連忙伸手掩住了她那暴露在臀間的肥美嬌嫩的陰戶,輕聲羞嗔道:“討厭!你這小壞蛋,有什麼好瞧的,還不……快來……”

兒子這才回過神,紅著臉站了起來,用一隻手抓著媽媽柔軟的臀肉,另一隻手扶著怒挺的大肉棒往媽媽的陰戶靠去。

淑蘭則嬌羞地從羞處挪開了手,只覺兒子那個堅硬的粗圓碩大的龜頭擠開了她的兩瓣陰唇,熱辣辣地抵在她這個媽媽的陰道口上,卻又並不插進去,而是輕輕地在她的肉洞口磨了起來……

“哦——!你……嗯!……壞兒子……又這……這樣子……對媽媽……你、你好壞……”淑蘭忍著陰道口的酥癢羞嗔道。

兒子有意想逗逗媽媽,只見他把個雞蛋大的龜頭用力地送入媽媽的陰道口,讓大龜頭的肉傘沒入洞內,卻又隨即抽出,這麼只進出了幾次,便將媽媽的肉洞口又弄得水汪汪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