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母乳

作者:bouly

一、序

姐姐頭一胎快滿月了。今天去探視她,聊天聊到一半,姐姐也不避諱,在我面前餵起寶寶。

我說:「妳都餵母乳喔?」

姐:「對啊,等他大一點再喝奶粉。」

我:「好像很好喝耶,看他吸得滋滋響。」

姐:「呵呵,你也想喝嗎?」

我:「好啊。」說罷,哈哈兩聲乾笑。

姐微笑道:「那先等我餵完寶寶。」便起身抱著寶寶進房, 約莫十分鐘後,走到廚房不知在忙什麼。

我過去看著。 姐輕聲說:「寶寶睡著了。」

我:「嗯,時間不早了,那我先走囉?」

姐拉住我:「這麼早,你不喝啦?」

見我露出疑惑的表情,姐姐走進客廳,坐在沙發上,手指對我一勾。

說道:「到底要不要喝哪?」

我:「……」

二、母乳的保存期限

過了幾天,又去大姐家看小寶寶。姐姐忙上忙下,很疲累的樣子,真是辛苦。

於是粗重的活,我都自告奮勇做完了。

口渴打開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就要喝,卻被姐阻止,說那是她的奶水。

我看那瓶剩好多啊,真是不得了的產量。

姐又說,那瓶放好幾天了,渴的話要不要喝現榨的?

大姐都這樣說了,我怎麼好意思拒絕。

坐在客廳等著,姐拿了一個杯子走來, 跨坐在我腿上,把上衣脫了。

豐滿的胸脯快要壓在我臉上,一股奶香撲鼻而來。

「姐…妳幹麻?不是要用杯子裝嗎?」我驚恐道。

「那杯是我要用的,你直接吸就好了。」

「這樣不太好吧,我們是姐弟…」本打算以理論之,卻被大姐打斷。

「你啊,只要心中不存非份之念,哪來那麼多計較。在日本,爸爸甚至會和讀高中的女兒一起洗澡呢。」

「這倒是,人類社會愈進步,就會設限愈多的規矩來約束社會,hhhbook.com卻喪失了原本自然的純樸與美好。」我亦有所感慨。「就是啊,很多兄弟姊妹,小時候感情很好,長大卻愈來愈生分。」姐摸著我的頭髮說。

突然一個領悟,原來大姐在怪我不常來看她呢。唉,大姐婚後,的確感覺生分許多。

我噙著眼淚,撲向大姐懷裡,柔軟的乳房包覆著我,如同母親一般。 既是母親的奶水,還客氣什麼?

我大口含住姐的乳頭,都沒怎麼用力吸吮,奶水就源源不絕地泌出。

「姐,妳的奶水好多喔,差點嗆到。」我用力咳了幾下。

「呵呵,小心一點吸啊,誰讓我庫存多嘛。」大姐捧著那對人間凶器,自豪地說。

作了一個深吸吸,我繼續品嚐大姐的奶水。

過一陣子,奶水比較沒那麼充沛了,便吸得用力些,並用手抓揉乳房幫助分泌。

「弟,輕一些,大姐乳頭很敏感的。」大姐閉起眼睛,似乎很享受的樣子。

「嗯…」我無暇答話,貪婪的吸吮著。

美味的奶水,美妙的乳房,幾乎令我忙不過來。

突然傳來一聲關門聲。

「你們在幹什麼?」 我嚇得側頭一看,是姐夫回來了。

「姐夫…你…你別誤會。」我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耶,成功,有沒有被我嚇到啊。」姐夫比起手勢嘻嘻笑著。

「又再欺負我弟了,你皮在癢嗎?」姐瞪了姐夫一眼道。

「哈哈,開玩笑啦,小弟怎麼有空過來?」姐夫走近說道:「小弟也在幫忙喝奶啊,有救兵了,真棒。」

「你倒開心,今天帶去的喝完了嗎?」姐沒好氣問道。

「哈哈哈,還剩半瓶。」姐夫亮出一個保溫瓶。

「去去去,就你沒用,去看寶寶醒了沒,別妨礙小弟喝奶。」

「是是。」姐夫摸了摸鼻子走進房。

我一邊安靜地喫奶,一邊聽她們抬槓。

「弟,口渴死了,也餵姐喝兩口。」

「喔,用杯子嗎?」

「直接射我嘴裡好了,省事。」姐勉強撐大她的小嘴。

我握住二個乳頭朝上,看看對準好了,雙手發力,奶水齊射。

「唉呀,你怎麼瞄的,沒射準啊。」大姐嬌斥,奶水在她緋紅的臉頰上流淌著。

「別浪費呀。」我趕忙托近姐的下巴,用舌頭在她臉上舔著。

(大姐的臉好燙。)我心想。

一點也不能浪費,我舔遍大姐的雙頰,見嘴角仍有殘汁,又吸了過去。

大姐的呼吸變得急促,小口微張,靈舌出洞,將我的舌頭吸吮了進去。

「唔…唔…」 我推離大姐,驚訝道:「大姐,妳這是作什麼?我們是姐弟啊…」

「弟你又來了…這在外國很常見的呀,姐弟間親密的互動罷了。」

「說的也是。」 我又吻向大姐,舌頭在大姐口中肆虐,舔食著每個角落。

大姐的舌頭很長,所以當我們交纒在一起時,接觸面積特大,磨擦起來也就特別爽快。

「你們在幹什麼?」 突然傳來一聲姐夫的驚呼。

我一臉驚恐地望向姐夫。

「原來在親嘴啊,我還以為在幹麻。」姐夫拍了拍胸脯,轉身走向廚房。

「就會大驚小怪。」姐翻了翻白眼。

「小弟,一起吃晚餐吧。」從廚房傳來姐夫的聲音。

「不用了,我吃飽了,差不多要走了。」

我和大姐依依不捨地從沙發上分開,互相幫忙整理衣容。

「要走了啊,什麼時候再來?」輕聲細問中,姐帶有一絲失望的語氣。

「下禮拜吧,最近要考試。」

「這樣啊,那等等,有一瓶今天早上擠的,你帶回去喝。」姐小跑到冰箱前。

走進大樓電梯,向大姐道別, 懷中揣著塑膠瓶子,閉目回味著今日種種。

啊…忘了問可以保存多久了。

三、產後憂鬱症

今天早上姐夫打電話給我,說姐姐好幾天沒出門了,有憂郁症的傾向,要我有空去看看她。

我立馬請了半天假,飛車去探視大姐。

見大姐一開門,怎麼幾天不見,憔悴成這副模樣?

「姐,妳瘦了。」我握住大姐的手說道。

「有嗎?這個時間怎麼有空過來?」大姐微微笑著,卻更顯楚楚可憐。

「姐夫很擔心妳,說妳好幾天沒出門了。」

「是喔,就會瞎操心,都跟他說過好幾遍了。」

「那到底怎麼回事?」我焦急地問。

大姐靦腆道:「沒有啦,就是我的奶水常常溢出來,衣服一下就濕了,怎麼出去?」

我奇怪道:「妳不是都會擠出來保存嗎?怎麼奶還這麼多?」

大姐支唔道:「還不都是你,不知道你什麼時候來,給你準備著呢。」

我聽了歡喜的不得了,原來姐這麼為我著想,一個激動處, 便將大姐橫抱起來,向臥房走去。

姐輕搥我胞膛道:「幹什麼呢?放我下來啊。」

我理所當然道:「喝奶去囉,中午沒吃,小弟正肚饑哩,喝完再帶妳出門逛街。」

「啊…小聲點,寶寶睡著呢。」大姐羞地摟住我脖頸,將臉埋進肩膀。

就這麼和大姐一同吃吃喝喝著,時間不覺已近傍晚。

大姐的奶水貯量真多,夠我吃撐了不說,還四處飛濺,把倆人的衣杉都浸溼了大半。

是以此時我和大姐都脫的赤條條的摟在一起, 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還以為我倆在行那不軌之事呢。

「想不到吃那麼久,看來沒時間帶妳出去了。」我一手揉著姐白晰的乳房,一手將泌出 的乳汁沾著送入口中。

「沒關係啦,我又不是真的憂郁症,自己會出門啦。」姐摸著我的頭道。

「那溢奶怎麼辦?不幫我存了?」

「想得美呢,不存了,看你喝那麼飽,快喝吐了。」姐用食指刮著我的臉笑道。

「那走,洗澡去。」我見大姐變得開朗了,又把大姐橫抱起來。

「嗯…」姐看了一眼凌亂的床鋪,說:「等等還要把床單洗一洗呢。」

浴室裡的氣氛很歡樂,上次和大姐一起洗澡是幾年前了呢?我實在想不起來。

坐在小凳子上,大姐舒服地枕在我胸前。 我則賣力地幫大姐搓洗身體。

大姐產後身材恢復得不錯,雖然小腹仍有些許贅肉,但已現出葫蘆形的腰線。

我正仔細用雙手感受大姐的身體時。

浴室門突然被撞開。

「你們在幹什麼?」姐夫衝了進來,劈頭喝問道。

大姐失色道:「幹麻呀,我在洗澡啊。」

我應和道:「姐夫,我在幫大姐搓背。」

「嚇我一跳,一回來看沒人在,還以為是誰在浴室。」姐夫鬆了口氣道。

「冒冒失失的,人家洗澡闖進來,多沒禮貌,你去看看寶寶醒了沒。」

姐責怪道。 「拍謝啦,你們洗澡也要鎖門啊。」姐夫嘻嘻哈哈的退了出去。

一進到到臥房,志綱的笑臉便垮了下來。

他坐在床上,閉目沉思著: 「有這麼一個體貼人意的小弟真好啊,唉,我也好想有一個弟弟。」

志綱雙手抓著勃起的雞巴,喃喃自語著。

四、幫寶寶取乳名

「生男孩的話,不外乎是仔仔、平平、安安、嘟嘟之類的。女孩子的乳名好像比較少。」我說。

「所以找你幫忙想一個啊。」

「嗯…」我撓著頭說:「取正常的名字就好了,搞什麼乳名呢?真麻煩。」

大姐嘟起嘴,說道:「有乳名才好叫啊,你不覺得這樣比較可愛親切嗎?」

「不覺得。」

我懶得再理會大姐,一頭埋進她的乳房,品嚐著母奶。

大姐嬌嗔道:「只知道吃吃吃,寶寶的份都被你喝光了,還不幫我的忙。」

我奇怪道:「姐,妳的奶好像愈來愈少了,我昨天還未喝飽就沒了。」

大姐咯咯地笑著:「這才是正常的量啊,之前奶水太多了,你姐夫都喝到怕了。」

「我倒是喝不膩,叫我喝上整天也不怕。」我親了親姐姐的乳首,換另一邊繼續喝。

「你喔,誰知道是真的想喝奶,還是想別的,哼。」大姐似乎有點腰痠,抱著我的頭躺下 來。

我抬頭道:「天地良心啊,我還能想什麼?還不是之前看妳奶太多才幫忙喝的。」

「是麼?那大概是我想多了。」姐盯著天花板,一副出神的樣子。

我正色道:「姐…我們是姐弟啊,姐夫對你也挺好,不要胡思亂想了。」

姐喃喃道:「你姐夫啊,對我是很好,就是生了小孩以後…」

我瞧姐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難道最近和姐夫有什麼事嗎?

便問:「姐夫怎麼了?」

大姐靜靜沒說話,一行倩淚卻流了下來。

我著急道:「姐,妳怎麼了?」

大姐傷心道:「你姐夫他最近都沒碰我,我…我…嗚嗚…」

我從大姐身上下來,跪在她旁邊,好生勸慰。

「姐,別亂想了,姐夫可能怕妳身體還沒好。」

「哪裡是這樣,我都暗示他好幾次了,他就是故意的。」大姐抹了抹眼淚。

我遞過一盒紙巾,說道:「不然我和姐夫聊聊看,我看他很愛妳啊,一定是有誤會。」

大姐紅著眼眶,像隻小貓般蜷縮在沙發上。

「可是我最近好寂寞喔,你都不知道,你能過來陪我,我有多高興。」

「唉…」我嘆了一口氣,見大姐如此嬌憐委曲的模樣,我深受哺育之恩,能不回報嗎?

伸手在大姐臉上輕輕撫摸,擦拭著未乾的淚痕。

「姐,我可以親妳一下嗎?」我大起膽子問道。

「神經病,又不是沒親過還問什麼。」大姐臉紅道。

我托起姐的下巴,吻了過去,混和著淚水和奶水的唾液,鹹鹹香香,更顯濃稠美味。

我和大姐的上身本就赤裸,此時相擁在一起,乳汁黏得我身上都是。

「姐,妳的奶又變多了。」我好奇地問。

「人家興奮了嘛。」大姐怕奶水弄髒了裙子,趕緊脫下,內褲也一併脫了, 手裡拿著在兩人身上擦拭。

「別擦,好浪費的。」我搶走姐的內褲,用力吸吮上頭附著的乳汁。

姐也不閒著,幫我把褲子脫了。

「哇啊,好大!都流到這裡了。」姐姐也幫忙用舌頭舔食我下身的奶水。

我扶起大姐,眼神堅定地望著她,說道:「姐,妳確定要?不會後悔?」

「在國外這很正常地呀,後悔什麼?」大姐迫不急待地用下體磨擦著我。

我咕噥一聲,猛地一撞。

碰的一聲, 門被撞開來。

「你們在幹什麼?」姐夫面目猙獰,站在門口大吼著。

此時我和大姐身上一絲不掛,兼之那根勃起的懶叫,我知道再怎麼辨解也是徒勞。

大姐也不敢說話,將摟著我的手慢慢放下。

姐夫惡狠狠地衝過來,往我身上就是一拳、二拳、三拳…

「別打了,別打了…」大姐哭喊著想拉開彼此,我卻選擇閉上眼睛默默承受。

四拳、五拳…疼痛已經麻痺了我的神經。

六拳、七拳、姐夫一拳打在我的下半身,我已感覺不到疼痛。

完全不疼,還有點舒服…

我睜開眼,發現姐夫抓著我的懶叫,用臉瘋狂地磨蹭著。

震驚的我,一臉不解地望向大姐。

此時大姐手摀著嘴,也嚇得呆住了。

過了良久,姐夫站起身來,一手搭著我,一手扶著姐的肩頭,

問道: 「要不要3P?」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