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絲銷魂腳

金香玉被九龍用計俘獲當成洩欲的性奴已經2個月了。

「嗚嗚!?!嗚嗚!!哦!!噢!!!……」在地牢裏,金香玉仍舊被一字腿用繩子勒著纖細的脖子反捆著雙手挺著被繩子勒的爆凸而出的一對雪白巨乳,嘴裏含著別人粗大的肉棒不停的扭動性感的玉體被幹的浪叫連連。

在她敞開的雙腿間,蜜穴中一樣被戳進了粗大的肉棒,一個壯實的男人雙手一邊死死抓住金香玉粘滿男人精液的大腿,一邊用大雞吧狠狠的強奸著她。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黑絲銷魂腿金香玉,肏起來就是爽!!!!!太爽了!!!」

大股滾燙的精液也隨即射進金香玉的嘴中,順著喉嚨噴進她的肚子裏,大股大股的白濁精液從她的唇邊流出來,她那美豔的臉蛋上和烏黑的秀發上早已經糊滿了粘稠的精液,應該說,她全身的肌膚尤其是那對挺起的雪白大奶子和大腿翹臀上,都糊滿了男人厚厚的精液,大量的精液順著她劈成一字的絲襪美腿和下體不斷的流到地闆上,彙聚成厚厚的一層。

「聽說你以前很拽啊……這雙黑絲美腿踢死過不少人……怎麼現在像隻發情的母狗一樣天天被男人用大肉棒肏啊?哈哈~」那人將肉棒從金香玉的嘴裏抽出,扯著金香玉的頭發,將剩餘的精液射到她的臉蛋上。

「嗚嗚?……啊……」

「哈哈,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騷貨~~」那男人狠狠的捏住金香玉的滾圓巨乳,使勁一捏,大量白色的乳汁立刻噴了出來。

那男人就張開嘴,將金香玉的乳頭含住,開始生榨人奶。

「啊啊啊?!!啊哈哈哈!?!呀啊啊?!」金香玉一邊被後面的男人繼續猛肏著,一邊媚眼半閉的張開雙唇浪叫個不停,大量的乳汁不斷的射進對方的嘴裏。

「味道真不錯啊!!!!哈哈!!!」

「林老闆真有雅興,我就知道單純的幹這騷貨肯定覺得還不過癮是吧。」九龍叼著雪茄笑著走了進來。

「哈哈哈!!比想像的過癮多了這黑絲騷貨實在是太帶勁了……」林老闆一邊喝著金香玉的乳汁一邊大笑道。

「不過有點可惜,聽說這騷貨以前很辣,現在已經變成整天想著被人肏的母狗了嗎?」林老闆捏著金香玉的下吧,看著她淫浪的媚笑說道。

「呵呵,林老闆來晚了,這騷貨聲名在外,每天來輪奸她的人十幾幾十個,每天都灌春藥,變的法子高潮幾十次,射到她肚子裏的精液都要論噸了吧,2個月了哪還有什麼脾氣哈哈哈~」九龍笑道。

「那不成,老子跑那麼遠來專程來幹她,我還要增加時間。」林老闆說道。

「沒問題,我就猜到,林老闆你隨便玩,你看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到時候玩夠了上去結帳就行。」九龍笑著使了個眼色,手下立刻把一堆震動棒,電棍,皮鞭等道具擡了過去。

「呵呵呵,你還真是懂我啊……」林老闆笑的合不攏嘴,hhhbook.com直接操起一根電棍,扔給了正在用大肉棒猛肏金香玉的朋友。

「試試這個!」

「好~」那人接過電棍,直接調到最大擋,抽出自己的肉棒,對著金香玉精液橫流的蜜穴狠狠的戳了進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

*** *** *** ***

數月後

在一家豪華會所的VIP客房內。

「怎麼樣,捆起來玩是不是很過癮呢?」一位黑色長發,睫毛修長而上揚,媚眼半閉著躺在床上的年輕美女笑著問道,她的面容美豔誘人,白皙的玉臂上穿著白色的長筒絲手套,被繩子緊緊的反捆在背後,高挺的雪白酥胸正被騎在她身上的精壯男子捏在手裏揉捏著。

「嗯……啊……」那女人一邊呻吟著,短裙下修長的穿著白色長筒絲襪的高跟美腿一邊在男人的身下扭動著。

「你喜歡這種被捆起來強奸的感覺?……你這個小騷貨~」那男人笑著使勁用大肉棒捅了捅那美人白絲美腿之間的蜜穴深處說道。

「嗯噢?……呵呵……來……更粗暴一些……」那美人一邊呻吟著,一邊媚笑著弓起身子。

「你這騷貨~!」那男人聽了性緻大漲,一把將那美人翻過身來,讓她穿著短裙的屁股高高翹起,按著她的頭用大肉棒狠命的再她的蜜穴內猛戳著。

「嗯啊啊啊?…啊……」

「現在夠粗暴了嗎?寶貝?」那男人笑道。

「嗯……啊……還差……一點……呢~」女人仰起頭媚笑著,翹起雪白的翹臀扭動著白絲美腿用挑逗的口吻答道。

……數小時後……

身上還纏繞著解了一半的繩子,被抓出紅印的雪白巨乳還被勒的高高凸起的美人,此刻一邊用手解著剩下的繩子,一邊用一隻手拿著手機放在耳邊,從床上站起身,扭動著短裙被卷到腰間的高挺的翹臀,邁著修長的白絲美腿慢慢的走到床邊,從她的雙腿之間還在不停的朝下流著白濁的精液。

「啊,是我……哦,找到了嗎?……好……」那美人扯掉勒住雙乳的繩子,讓它們順著自己修長的絲襪美腿落到地上,單手插腰,看著窗外的夜景微笑著答道。

「怎麼,寶貝……再來幾次嘛……」床上的男子坐起身,從後面抱住美人纖細的蠻腰,低頭在美人粘滿精液的雪白的巨乳上親吻著。

「抱歉,甜心,今天就到這吧,我還有事得走了呢。」美人輕輕握住男人的手腕,回過頭和他親吻起來。

「不,我不放你走~」那男人壞笑道。

「好了……有緣的話再見吧……」那美人對著鏡子梳理好自己的長發,戴好耳墜,微微一笑,突然一閃身就從那男人的懷中甩脫出來,拿起自己的包扯下卷在腰間的短裙和系好自己的低胸白色上衣,朝門口走去。

「等一下,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那男人追上去問道。

「白雪蘭。」白雪蘭回過頭媚笑著答道,然後關上門走出了房間。

白雪蘭在賓館外攔下計程車,坐上後座掏出手機按了回撥鍵。

「具體的地點呢?……嗯……好,剩下的事情我自己去處理,就這樣。」白雪蘭掛斷電話,微笑著小聲說道:「師妹,果然又惹上事情了……真拿你沒辦法……」

*** *** *** ***

「林老闆,你放心吧……我已經安排專人押送金香玉那母狗,她已經被你幹大肚子了,行動不便,還被不停的灌春藥神智不清,我用最嚴密的繩子捆住她全身,萬無一失……」九龍說道。

「嗯……隻是她這肚子裏還不知道是誰的種呢,幹過她的有多少人了?幾百人?」林老闆看著面前雙手被反吊在頸後,手掌用絲襪包裹起來用膠帶裹死和脖子捆在一起,眼睛被黑布蒙住,嘴巴也被絲襪團塞的滿滿的,含著口球,外面再用紅色膠帶封死,挺著隆起的大肚子的金香玉笑道。

「嗚……嗯……」金香玉胸前一對雪白的奶子被繩子勒成前後三截,因爲長期灌春藥不停的發情,罩杯比之前還要大了幾圈,乳頭亢奮的充血翹起來,穿了乳頭環,連著細鎖鏈,修長的黑絲美腿上粘滿了白濁的精液,被並攏著被細密的繩子從鞋跟開始一道道捆綁的密密麻麻,腳踝上銬了手銬,雙腿還用細鎖鏈再捆綁一層,嚴實無比。

而金香玉的蜜穴後庭和尿道,全部被塞進了超大號的顆粒振動按摩棒,連著導線遙控器塞進她的絲襪口中,開著開關不停的振動刺激著她的騷穴,不停的有淫水順著她大腿上的黑絲襪流下來。

「來啊,給母狗換鞋!」九龍叫人將金香玉抱起來,脫掉她腳上的高跟鞋,換了一雙紅色的18CM的超高跟,而且鞋子內部佈滿了凸起的銀針,全部紮進她腳底最敏感的穴位,然後在腳踝系死上鎖。

「嗚嗚?!!!」

「這些銀針直接戳進她最敏感脆弱的穴位,一旦她想發力,立刻被刺激的高潮發軟,光是穿著這雙鞋走幾步就能直接高潮哈哈哈!」九龍笑道。

「好了,林老闆,帶她上路吧。」九龍收過裝滿鈔票的箱子,將被全身捆綁成肉粽的金香玉脖子上套著的項圈鎖鏈交給林老闆,金香玉的高跟鞋下面裝了一個有輪子的圓闆,高跟鞋尖戳進固定的凹槽中,林老闆拉著鎖鏈,就能扯著金香玉朝前滑動。

「哈哈哈,這設計太棒了,走了!」林老闆牽著挺著大肚子的金香玉,離開了九龍的巢穴,和手下護衛的保鏢一起,將金香玉牽著上了轎車。

到了後座上,林老闆依然讓兩個保鏢一左一右,一個抓著金香玉的項圈鎖鏈,一個抱住她的腳踝,林老闆坐在中間,將金香玉的翹臀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脫下褲子,抱住金香玉被擡起的黑絲大腿,捏著金香玉雪白的大奶子,挺起肉棒迫不及待的插進金香玉的蜜穴中幹了起來。

「哈哈哈!!!一路上有的玩了……等回到我那,我要天天幹你,讓你給我生一窩崽子!!!」林老闆淫笑著一口咬在金香玉的乳頭上,用大肉棒在金香玉剛被振動棒刺激的淫水直流的蜜穴中猛烈的抽插著。

「嗚哦!?嗚哦?!嗯嗚嗚?!」金香玉仰起頭,脖子被扯著浪叫連連,黑絲美腿在保鏢的手中不停的亂扭著。

「哈哈哈,這發情的小母狗,灌了那麼多春藥,稍微插一下立刻就高潮了?……嗯,看著小腰扭的……哈哈哈!」林老闆用大肉棒戳進金香玉的子宮中猛插了數十下,然後爽的不行的緊緊抱住她的黑絲大腿將滾燙的精液射進了金香玉的蜜穴中。

*** *** *** ***

數小時後

「到地方了,下車。」林老闆抽起褲子,先下了車,然後看著手下把蜜穴處還流著精液的金香玉抱下車,繼續將她的高跟鞋戳到圓形的平闆上,由林老闆牽著走。

「嗚嗚?……嗯?!……」金香玉隻是踩著高跟鞋站起來,腳底就被銀針深深的紮進去,刺激她十幾次敏感的穴位,瞬間渾身亢奮的顫抖起來,從下體湧出一絲絲愛液。

「這可是專門爲了你這樣的騷貨性奴打造的豪華地牢……哈哈~~」

金香玉挺著肚子,一路嬌叫著被拉著進了地牢的大門,然後穿過一間間佈置豪華的牢房,進到一間囚室中。

裏面滿牆都是SM道具和各種刑具,金香玉被從圓形平闆上弄下來,由好幾個壯漢用鎖鏈扯住她的雙腿,解開繩子,然後拉成180度,將她架上了一個木馬,那木馬的馬背上有三根大小不同的巨大螺旋形佈滿顆粒凸起的陽具,對著金香玉的蜜穴尿道和後庭,用力的戳了進去。

「嗚嗚哦哦哦哦哦?!!」金香玉被蒙著眼毫無準備,巨大的陽具戳進自己的子宮深處和胎兒擠在一起,將她滾圓的肚子又頂出一個高高的凸起,接著,金香玉在高潮中,黑絲美腿不由自主的用力的抽動起來,扯的兩邊的壯漢差點跌倒。

「媽的,腿上還有那麼大勁?綁緊了!!」林老闆奇怪的喊道,於是金香玉的黑絲美腿被貼到木馬兩側陡峭的馬背上,大小腿捆在一起,膝蓋處連著鎖鏈吊著巨大的鐵球,將她的身體重重的扯的貼下來,讓那陽具更深的戳進她的子宮和肚子裏。

「嗚!!!」金香玉在扭動中,淫水不斷的從被馬背深深嵌入的蜜穴中流出來,乳頭和脖子的項圈鎖鏈都被系在了馬頭上,然後林老闆開動開關,木馬開始升起然後瘋狂的一邊前後劇烈的搖晃著一邊前後搖擺著馬頭,扯的金香玉的乳頭變的老長並且勒著她的脖子不斷的朝前趴去。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金香玉在馬背上不斷的仰頭浪叫,淫水開始大量的從雙腿間流出來。

「還有更過癮的……」林老闆按下最後的開關,戳進金香玉蜜穴尿道和後庭的陽具開始瘋狂上下伸縮旋轉起來,如三個鑽頭一樣在金香玉的肉穴中猛戳猛攪。

「嗚噢噢噢噢噢噢噢噢?!!!!!」金香玉的眼罩被摘掉,她翻著白眼,一對巨乳被扯的老長仰起頭被戳的肚子一陣陣的凸起凹下,開始連續的高潮,淫水不斷的從她的雙腿間飛濺而出。

「哈哈哈,好過癮,簡直比我親自幹她還過癮!」林老闆大笑道。

「就這樣先讓她和木馬一起爽幾個小時,然後我休息一下再下來肏她的騷穴!!」林老闆笑道,帶著手下鎖上門走出了房間,留下金香玉一個人在馬背上瘋狂的嬌顫痙攣不斷的高潮浪叫。

*** *** *** ***

「你說新來這個騷貨多久會被老闆玩壞掉?」

「說不清呢……肚子都被搞大了……不過聽說她以前可是江湖上讓人聞風喪膽的女煞星黑絲追魂腿哦,那雙美腿不知道要了多少男人的命。」

兩個男人在林老闆的別墅前一邊點著煙一邊交談著。

「呵呵呵,是嗎?那腿又長又滑,是很銷魂呢……真想試試被那雙黑絲美腿『要命』是什麼感覺呢呵呵呵~~」另一個人淫笑道。

這時候,突然一個女人嬌媚的聲音從她們頭頂傳來。

「是嗎?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誰?!!」兩人趕緊扔掉煙擡頭,隻見一位黑色長發穿著白色露背低胸白蕾絲花紋鏤空連衣短裙和性感的白色長筒蕾絲絲襪高跟鞋的女人從高空躍下,高跟美腿一腳就踢斷了其中一個男人的脖子。

那男人悶聲不吭的倒在地上,另一個還沒出手,已經被那美人的白絲高跟美腿一下夾住,按倒在地,然後那美女居高臨下,單手插腰,用高跟鞋踩著那男人的胸部。

「啊啊啊?!!饒命!?!女俠饒命?!!」那人大喊道。

「呵呵呵……你剛才不是說想試試被絲襪美腿『要命』的感覺嗎?現在我就讓你好好試試~」那美人媚笑著用鞋尖一下踢斷了那男人的皮帶,脫下左腳上的高跟鞋,用白色絲襪包裹的玉足腳趾慢慢的滑到那男人的襠部,然後用腳趾夾住那人挺起的肉棒,用力的上下擠捏著。

「啊哈哈!?!噢哈哈哈……啊哈!?!」

「呵呵呵,舒服嗎?」

「啊……我……不……舒服……舒……啊哈哈?!」那男人被美女的白絲玉足輕撫夾弄,很快就鼓脹的不行。

「是嗎?……那就讓你再舒服一點……」美女媚笑著加快了用腳趾挑弄男人肉棒的力度和頻率,光滑的絲襪來回劇烈的摩擦著男人敏感的龜頭。

「噢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啊哈哈!?!好……刺激……啊哈哈,忍……忍不住了……啊哈哈……要……要……」男人仰起頭大聲浪笑著,撲哧一聲,一大股白濁的精液從下體噴了出來,粘在了美女穿著白色絲襪的腳趾頭和足底上。

「居然射了那麼多呢……爽嗎?……」美女低頭問道。

「爽……爽……」

「那你就爽死好了……」美女媚笑著用粘著精液的白絲玉足突然用力的一踩男人還高高挺起的肉棒,哢嚓一聲,將他的肉棒一下折成90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那美人右腳一發力,高跟鞋一下戳進那男人的心窩中,那男人臉色慘白,一命嗚呼。

「哼,能讓我白雪蘭親自幫你足交……也算是便宜你了……這精液好粘呢……呵呵呵~」白雪蘭媚笑著將粘著精液的絲襪玉足重新穿進高跟鞋中,扭動著翹臀從死去的兩人身上搜出鑰匙,打開了別墅的大門。

*** *** *** ***

「老闆,發現入侵者??!」在監控室值班的警衛打電話報告到。

「什麼?金香玉那騷貨才剛到我這,那麼快就有人上門來了?而且是大白天?」林老闆正在抽著雪茄休息,奇怪的問道。

「我把圖像給您傳過去。」

在林老闆私人房間的牆壁大螢幕上,出現了攝像機拍到的畫面,畫面中白雪蘭一襲性感暴露的緊身露背鏤空白色超短裙和白絲高跟美腿,在走廊中飛速的移動著,不斷的在牆壁間彈跳,優雅而快速的用她那雙玉腿一個個將警衛一腳踹倒,出腿速度和力度都讓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