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女總裁 —汪蘭

在一個高級公司的CEO辦公室裡,寬大的落地窗映著外面的綿綿細雨,陰沉的烏云籠罩的天氣讓人感覺壓抑,房間裡的大沙發上舒服地躺著一個大肚皮的總裁,胯下的肉棒正插在他上面扭動的淫蕩身軀裡,那是一具豐滿的軀體,淫豔的豪乳通透圓潤挺起褐色的乳頭與乳暈,飽滿膨脹地在老總手裡變幻著模樣。

倒三角的陰阜裡插著巨根緊密地晃動,經過修剪的陰毛只有一小撮整齊地豎在上面,股溝下豐滿的大腿緊緊夾著老總的肚子,陰唇一張一合地擠迫著陰莖讓他舒爽地抽著嘴上的雪茄,兩手用力抓著乳房坐起來,陰莖更深地捅進了小腹裡,熟女的頭髮向後撒開啊的一聲驚喜地叫出來。

隨著抽插的加速香豔的軀體在胖肚皮上顫抖起來,嗯嗯嗯的淫叫聲不絕於耳,老總吐出一口香煙然後張嘴朝她索吻,乖巧的舌頭聽話地吐出來舔在肥厚的嘴唇上,不一會兒慢慢伸進去和他攪拌在一起,然後一起舔出來淫蕩地暴露在空氣中,唾液滴在40D的豪乳上。龜頭終於在陰道緊密地壓榨下噴出了濃精和淫液交合在一起卷在女人的體內。

「嗯………夠了麼…嚴總…。嗯………再深……。點……。」嘴唇剛和嚴總分開熟女就嬌喘地媚聲媚氣地說道。

「汪蘭,你今天表現不錯,可惜我下周要出差,這段時間沒人陪你了。」老總把她摟在懷裡親蜜地挑逗著凸起的乳頭,交叉的下體依然嚴絲合縫地湊在一起,汪蘭想感受這種充實的感覺,老總的手繼續放到了她黑色開襠絲襪的腿上,鐵黑色閃光的絲滑和細膩的質地讓他的粗手指不願離開。

「就兩個星期麼,我要不是當你的代理CEO,我也和你一起去了,可公司誰管,你可別和那個狐狸精鬼混」汪蘭把頭靠在嚴總的懷裡,撒起嬌手輕輕拍在胸膛上。

「好…。只要你對我好」嚴總扶起她抽了口煙吐在她臉上然後又攪進了香豔的嘴唇裡。兩個人深情地擁吻了以後才滿滿站起來。嚴總穿好衣服秘書小陳剛好在門口站著:「打擾了,嚴總有你的傳真」嚴總看了看除了開襠絲襪就全身赤裸的汪蘭。「讓他進來吧」汪蘭的絲腳踩著舒服的地毯慢慢悠悠地走進了屏風後面的換衣間。

「嚴總請看」小陳輕輕將文件遞給了嚴總,眼睛一直偷瞟屏風後面的人影,凹凸有致的線條映在古典畫上,後面的小燈透過薄紗讓小陳在沒有畫的地方看到了大屁股隱隱約約地展現了出來,江邊小帆古亭撫琴的周圍似有兩顆偌大的黑點在搖晃。

小陳不敢再看了,他心想:「早就聽說汪副總裁大方灑脫,沒想到果然有料,hhhbook.com別讓嚴總發現了」小陳恭敬地指給嚴總簽字的地方,待他仔細審核簽完了以後就拿著文件出去了。

「出來吧,別讓小朋友嚇著了」嚴總坐在辦公桌後面看著已經穿好衣服的汪蘭,她的緊身裙子裡換上了肉色絲襪,同樣開襠的設計讓勒緊陰唇的丁字褲暴露出來。上身兩個奶子在透明黑蕾絲罩杯的包裹下夾出一條深深的乳溝,褐色奶頭在蕾絲花紋上面露出來,就這樣穿上襯衣的汪蘭覺得清爽涼快。

「上次我老公出差回來,她到我家送報表,當時我裹著浴巾就出來了,我覺得他一直在盯著我的大腿看」汪蘭坐在沙發上也點起一隻煙抽起來。

「是麼,想讓他看麼」嚴總開玩笑地問著她。「當然不想啦,不過他直勾勾的眼神看的人家心裡熱乎乎,他現在也很努力,所以也不好說他」。

「這就對了,現在公司死氣沉沉,你作為高層應該想辦法讓大家開心,決不能讓員工認為我們死板欠缺活力,看剛才小陳看你的眼神似乎欲罷還休的樣子。」嚴總開心地調侃著汪蘭。

「你是讓我犧牲色相換取業績呀,這是推銷員小經理干的事情呀。」汪蘭沒好氣地說,嚴總卻不動聲色地解釋:「推銷員也好,小經理也罷,都是我們曾經的經歷,你現在位置很高難道不依靠身體麼,以你現在的位置在屬下面前隨意一點不是很刺激麼,我不是讓你和他們幹,我是讓你從中獲利。」

「好了,你回去吧,下周送我上飛機,我希望我不在的時候你自己有方法解悶。」嚴總說完話汪蘭就只好起來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汪蘭一直想著嚴總剛才的話,「不和別人幹,自己獲利,在公司裡和員工,那就是無限挑逗麼?」汪蘭想著自己也不太明白的話題,她望見窗外繼續下著的小雨心裡舒暢很多,穿著絲襪的大腿踮著鞋尖在窗戶前晃起來。

小鄭坐在課桌前看著窗外的細雨不斷地拍打著玻璃,腦海裡在憧憬著週末。「千萬別下雨,拜託了。」小鄭心裡一邊祈禱一邊被旁邊的小濤看到,捅了一下他的胳膊說:「明天可說好了啊,帶我們一起去,不然作業讓你寫,我們去別的地方玩。」小濤是他的同學還是好朋友但這幾年逐漸認識了班裡的壞學生小剛,隨著兩人關係越來越好他和小鄭倒疏遠了,但隨著小剛知道小鄭家裡有錢還學習好以後也想結交他,因此三人又走到了一起。

「額,行了,你們別再給別人說了哦」小鄭悄悄地答應然後就盼著放學了。

晚上汪蘭接小鄭從學校回來以後,心裡還在想著嚴總的話,她覺得女人暴露一點讓男人開心也沒關係,只要沒危險就好。從浴室裡走出來的她擦乾著頭上的長發,浴巾只裹住屁股底端,胸脯在浴巾上沿露出一大半,看著床上的窄小比基尼汪蘭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這三點最多遮住乳頭和陰唇的紅色比基尼是自己瞞著老公偷偷買的,明天去海景屋要是穿上可不讓別人看光了,這時汪蘭的毛巾從手上掉落,彎腰去撿的時候整個大屁股從後面撅了出來,小鄭剛好從房間出來告訴她明天有同學要一起去,就撞見了眼前的一幕。

浴巾下嫩白的臀肉夾著陰唇上面是屁眼,中間是凸起的騷肉,白皙乾淨的蜜穴口滴著水珠。小鄭一下有一股血液倒流的震撼,頓時被震住的他在用沙啞的嗓音說:「媽媽,可不可以和你說句話?」汪蘭聽到背後的聲音趕緊站起來轉頭看著兒子:「怎麼啦,小鄭,什麼事情」。

「哦,明天小濤和小剛和我們一起去好麼。」小鄭滿臉通紅地問媽媽。汪蘭不介意穿成這樣在兒子面前,看到他懇求的目光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

「以後有事早點說,你讓他們聽我的話哦,明天叫他們早點在家等我們」。汪蘭說完關上了臥室的門,想到剛才自己的姿勢可能讓兒子看到了自己的下體,心裡不禁有些尷尬,看著自己起伏的酥胸在浴巾裡面,又想到兒子的同學明天也和自己一起去,突然間有了一種興奮的心情,陰唇不經意間就濕潤了,臉蛋泛起了一絲紅暈。

當天晚上汪蘭用肉棒瘋狂地自慰,穴口整根沒入,陰道飽滿地擠壓著粗根,帶來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地蕩漾在她的心魄,乳頭挺立起來,傲人的乳峰圓滾誘人地滾在床單上。

「嘀………嘀…。嘀………」喇叭聲在小濤家的樓下想起來,不一會兒就有個兒子一邊大的男孩從摟裡跑了出來。

「阿姨好,麻煩你了」小濤看著汪蘭戴著墨鏡的成熟臉蛋像大姐姐一樣漂亮,乳黃色繡花連衣裙開口很低還鬆了兩個鈕子,飽滿的酥胸有道乳溝深深陷入,汪蘭知道他在看哪裡也沒多管就開車走了。

到了小剛家,小剛是個大嘴巴一上來就說「哇,阿姨你的胸好大啊!」說的汪蘭不好意思地笑起來,墨鏡遮住的臉暇泛起紅暈。

一路上開車路過秀麗的樹木盤桓的山道,汪蘭在專心地開車小鄭和小濤在打遊戲,只有小剛在撫摸著她的一縷縷秀髮聞著海風帶來的香氣,小剛的下巴放在汪蘭的肩膀上和她一起看著路面。眼睛稍微往下就能瞅一眼飽滿的酥胸,乳溝陷進身體裡叫他大呼過癮。

開車到了海邊的別墅群,一棟紅色的房子就是小鄭家的,汪蘭把兩個黑包拿下跨在手臂上,裡面全是兩天的必需品,小剛看見她手裡很沉忙要接過一個幫她拿。

「不用了小剛,阿姨自己來」汪蘭拒絕了他可還是讓一雙小手貼在自己胸脯上一起走進了屋裡。

小鄭他們三個坐在沙發上,看著汪蘭把東西放在自己臥室,整潔的床單鋪著泳衣背心內衣健身服還有防曬霜,小剛留意著這些東西,等最後一根假陽具從包裡拿出來的時候,小剛頓時明白汪蘭是什麼樣的女人了,「一定是內心如火外表悶騷型的」他自己心裡想起來。

「那小色鬼一直盯著我,還不是想偷看,他要知道我就是讓他來看的會怎麼樣」汪蘭忍不住興奮,下面的淫液似乎又溢出了。走進房裡的浴室用涼水擦了擦臉,然後告訴小鄭把另一個包裡的雞肉牛排還有飲料放進冰箱裡,三個男孩一起幫忙。汪蘭身上的連衣裙被從頭頂居高拿了下來,細肩帶文胸把乳溝擠在一起,寬蕾絲紋三角內褲遮住陰阜把陰唇的樣子明顯地勾勒出來。內褲陷進股溝從後面把一半屁股蛋露出來,「小鄭,你叫小剛來幫我一下。」

小剛聽到聲音就立刻來到臥室,當她看到汪蘭穿著內衣站在鏡子前面,不禁地對著她的身材驚訝了,可還是鎮定地說:「阿姨,我來了。」

「哦,看你個子最高來幫我把上面櫃子裡的香皂拿出來」汪蘭讓他站在洗手池邊用雙峰貼著他的大腿告訴他頭頂櫃子裡的小灶在哪。

「別著急慢慢找」少年熱乎的體溫直攝心扉讓她撅的很舒服,小剛也覺的酥胸奇妙的感覺隔著內衣磨起來太舒服了。於是慢慢捏著香皂在櫃子拖延。

讓小剛貼著她的乳房慢慢下來以後,汪蘭又說:「你等一會兒,我去把它擺在浴缸上面。」汪蘭的乳房從他的肩膀挪開慢慢來到浴缸邊,拉開簾子撅起大屁股就一支腳踩了進去。手裡香皂盒子一點點地撕開,身後的小剛把自己視奸了個滿眼。想起來就興奮的汪蘭蜜穴已經有些濕潤內褲。

大臀溝凹進內褲裡底端平展的蕾絲遮著陰唇邊,肥厚發暗的陰唇隆起張開蜜縫凸出騷肉從蕾絲裡可以透出來,小剛有足夠的時間把頭伸到跟前聞起來,發熱的蜜穴散發出熟女成熟的氣息,屁股蛋快包到臉上的小剛爽的不得了。

汪蘭站起來轉過身看到小剛盯著自己凸大的乳頭不眨眼地望著,莫名的快感從小腹升起。這時候小鄭從外面進來告訴她:「媽媽,我放好了,你這邊怎麼了」突然看著媽媽和同學在一起只穿著內衣,小鄭趕緊說:「媽媽你穿好一點行麼,我同學在呢」。

汪蘭笑一下說:「怕什麼,這兩天你們都是我的孩子,最近這麼熱我們就是來放鬆的。」小剛也得意的說:「小鄭,你媽這樣靠著我真舒服,我可喜歡了」說完走出了房間,汪蘭聽到這些話潮韻在身體裡又來了一波,下體有些蕩了。

「好了,你也出去吧,媽媽要洗澡了」汪蘭看他們都走了以後,關上房門脫掉內衣去洗澡,噴頭拿下來對著自己的逼狂茲想要一下把壓力都釋放掉,指尖搓著乳頭捏起來,深深的快感傳入身體。

「剛才看你媽那樣子真騷,我都想上她」小剛戲謔地說著。「去你媽的,你再說我告訴我媽去。」小鄭一拳打過去卻讓小剛拽過胳膊順勢絆倒,壓在他身上的小剛就要一拳打下來卻被小濤攔住說:「別這樣,待會兒他媽出來了」。

話音剛落汪蘭穿著比基尼走進了陽台,小鄭慢慢爬起來拍了拍身上,小剛連忙假裝說:「看你不小心摔倒了吧,來我扶你。」身邊的小濤已經不說看的看著汪蘭,酮體上面超薄面料的紅色比基尼這在乳頭和陰唇上,隨著步伐會慢慢移位。

汪蘭戴著太陽帽手裡拿著防曬乳和毛巾,腳上穿著高跟涼鞋走到男孩中間,「你們有兩個可以下去泳池玩水,但得留一個在這陪我。」

小剛馬上要說自己留下來陪阿姨,可還是讓小濤搶先一步答應了下來,無奈地和小鄭一起走下去游泳了。看著他們兩個在池子裡游來游去,汪蘭走向陽台一邊的太陽椅在上面鋪好毛巾舒服地躺了上去,小濤從後面看見全裸的臀部深深搖曳在修上的大腿上面,結實而性感,肉棒在褲襠裡硬了起來。

「小濤,過來幫我一下。」汪蘭坐在太陽椅上從墨鏡裡觀察著他的身體,還算結實的體格黝黑有型要是年級再大一點也可以讓她滿意,現在汪蘭扶起躺椅拉正比基尼的部位然後說:「小濤阿姨開了一天的車你幫我按摩一下肩膀吧。」

「沒問題,阿姨,我來」小濤站在汪蘭的後面看著傲人的雙峰就在比基尼後面挺著,兩手顫抖有力地捏在了她的肩膀上,白皙細膩的肌膚柔潤光滑,雙乳就在眼前離手指幾寸的地方,按揉起肩膀關節讓汪蘭很輕鬆地靠在了椅子上,頭頂感到小濤短褲裡的硬物在變大。

小濤的手掌按揉在肩膀下面乳房的最上端,一點一點地推進乳峰,柔軟的胸部和其他皮膚不一樣,一挨上就有一股酥麻的感覺傳遍全身,小濤的雞巴在汪蘭的頭上越頂越大,她依舊閉眼舒服地享受著讓男孩撫摸帶來的快感。

小濤的手慢慢地抓起乳房的側面開始抖起來,乳波晃動地擠在一起,汪蘭從鏡框外面看到自己被嚴總玩弄的雙乳現在被兒子同學淫蕩地鼓舞起來變著花樣跳動。小濤的手擠夠了雙乳就微微使勁捏起來,感到飽滿的壓迫之後他的手掌開始在乳房前面按壓起來。

一推一送指尖碰觸到了乳頭,然後按在上面頂起了比基尼颳起來。看著移位的泳衣下面覆蓋著手指用力摁著壓自己的乳頭,電流般的快感傳遍全身,汪蘭開始在躺椅上蠕動起來。小濤的手掌整個壓在她的乳房上面,飽滿的衝擊力讓他捏起來,手指劃過乳頭夾起來用力晃讓汪蘭有些受不了異樣的快感,趕緊拿開他的手說:「好了小濤給我背上抹些防曬霜吧」

「那好阿姨,你趴下來」小濤冷靜地說心裡卻更有期待,汪蘭放平躺椅趴下來解開後背的比基尼帶子,小濤的手掌擠滿了一層層的油膏塗抹均勻以後就鋪平按在豐滿的裸背上推壓起來,細膩的肌膚在陽光下油脂發亮,繼續推壓美背的小濤手指在側邊擠出的乳肉上有揉捏了幾下,汪蘭敏感的把手臂放直讓他順著腰直接摸到屁股上按壓起臀肉來,肥厚的臀瓣擠在一起晃又慢慢分開,小濤在裡面窺視著屁眼和陰唇,乾淨的部位沒有一點異味只有泛紅的騷肉凸在裡面,小濤扒開穴口看到裡面鮮紅的內壁,又聞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手指摳在外層用舌尖輕輕舔著穴口的淫液。

汪蘭知道自己的騷穴口正被扒開欣賞著有一股異樣的快感傳遍心扉非常刺激,她的大腿微微張開讓小濤看的更加清楚。小濤加了點防曬霜又繼續塗在豐滿的大腿上,每一條都用雙手仔細的按壓,肌膚的細膩在陽光下呈現古銅色的養眼,小濤的眼始終不離開張開的穴口,雙手塗抹完大腿開始來到熟婦的美腳。

腳心塗著油按壓起來然後到腳縫最後每一根腳趾,小濤把雙腳捧起自己硬棒棒的肉棒用力夾起來,一股巨大的壓力就釋放出來,狠勁用力一擠一股壓迫的精液就射在短褲裡,小濤怕弄髒汪蘭的身體,趕緊走過來說:「阿姨,我抹完了,我去換個衣服。」

汪蘭看著他尷尬的表情好笑地翻身坐起來,雙手捂著大乳房把泳衣擠在外面,:「我的前面還沒抹呢,你去換個衣服出來我就曬壞了,我看是你的短褲裡面濕了,你快脫下來把它放在這裡擦擦。」

汪蘭說完也不管自己的大奶子全部露出來就伸手拉下小濤的短褲,一根8釐米的陽具就露了出來,龜頭已經有一股精液留了出來,她馬上用舌頭舔了舔外面的黏液然後用嘴唇抱住馬眼一口地含了進去,小濤現在舒服極了,一股濃精又再次射入汪蘭的嘴巴。

汪蘭咽乾淨了所有精液以後就吐出雞巴對小濤說:「阿姨在幫你清理雞巴,都是我不好,讓你忍受不住,現在你幫我把奶子搓滿防曬霜就去游泳去吧。」

小濤看著躺平的汪蘭泳衣也扔在一邊大奶子挺在身上暴露在陽光下,就挺著陽具過去站在她後面把雞巴插到她嘴裡,一邊享受著喉嚨的攪拌,一邊享受著酥胸的柔軟,油光發亮的大奶子在他手裡這次是直接大膽的玩起來,乳頭傲挺在被擠壓變形的奶子上釋放出淫婦壓抑的激情。

小濤拔出雞巴坐在汪蘭身上用奶子夾住肉棒搓起來,乳頭摁在拇指裡擠進乳房,汪蘭開始嬌喘連綿,深深包夾雞巴的乳溝貼著緊繃的肉一進一出地套弄,酥胸彈出乳頭讓手指按在一起搓。

汪蘭實在忍受不了這種快感下體一下濕了,龜頭也從馬眼裡噴出一股濃精在脖子上,小濤鬆開奶子挺著龜頭在上面射出滾滾精液濺滿了兩個酥胸。汪蘭推開他坐起來說:「去拿點紙把我下面擦一擦。」

小鄭看到陽台上媽媽平躺在那小濤在後面一進一出地動起來,趕緊上去看看怎麼了,當響亮的腳步跑上陽台的時候,小濤已經穿好短褲在抹汪蘭的大腿,而汪蘭悠閒地用手指抹勻身上的白色液黏,有的在下巴上還粘黏不清。

「媽媽你這是什麼?」小鄭疑惑地問起來。「小濤的特殊護膚品,這次專門帶給我的。」在一旁聽得小濤不好意思地衝小鄭點點頭。「你們都下去玩吧,我在這曬一會兒」。

小鄭他們三個泡在在水裡休息,小濤說:「你媽的奶子太大了,小鄭,我剛才搓的好舒服,我還在肉縫裡看了好久。」「是麼,哎呀,我剛才要也在上面就好了」小剛聽了以後激動地說。

「你們不許這樣說我媽,太不夠意思了。」小鄭聽完不高興地把水濺起浪花潑到他們身上,「哎呀,狂啊,你別以為在你地盤我們就不敢收拾你」小剛生氣地把小鄭的手抓過來,胳膊摟著他的脖子往水裡按,小濤也過來幫忙騎在他背上,一會兒小鄭整個人就沉進水裡被壓在兩個人的胯下。

院子裡的玻璃門被拉開,汪蘭穿著紅色比基尼走了過來,小剛看見趕緊把小鄭放了出來,從水裡冒出來的小鄭正喘著粗氣嘴角溢出泳池的水,他本想讓媽媽別穿這樣過來,可又怕她說自己。

「你們玩的好麼」汪蘭走過來朝他們笑了一下就一頭紮進池水裡有了起來,在水下有了一會兒再冒出來,上身的乳波濕漉漉地頂著泳衣,很長的乳頭凸在裡面,變窄又透的泳衣除了那一點部分以外再也擋不住大奶子。

汪蘭游過去站在他們中間踩著扶手從水裡走出來,水波從酮體上滑落比基尼底褲已經移位把小穴露了出來,小剛在旁邊大聲說:「阿姨,你的褲衩太小了,逼逼都跑出來」小鄭尷尬的用手抓住媽媽的大腿說:「媽媽注意走光啊。」「額,是麼,你們都看到啦」汪蘭裝作無知地看了看自己然後拉展了泳裝就走到一邊用毛巾擦起了頭。

這時遠處房間裡的一個望遠鏡正在清晰觀賞著汪蘭的身體,隨著對焦的拉近秀麗的大腿上豐滿的臀瓣就在眼前晃動,老馮是個離異的五十多歲的老頭,孩子都上大學了,自己今天來海邊的別墅度假,正覺得無聊的時候卻發現對面別墅裡的熟婦身材竟如此傲人,他真羨慕旁邊那幾個小孩。

「看她也是性慾飢渴的女人,不如過去碰下運氣。」心裡想著的老馮就穿著短褲和清涼的襯衣朝對面走去,來到院子外面看見小鄭他們幾個在泳池邊追逐,老馮想按門鈴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忽然看見從別墅裡走出來的汪蘭換了一身黑色連體泳衣高叉的設計勒住陰唇,低胸的領口包住半對酥胸,真讓人流口水。

汪蘭看見老馮在院子外面徘徊就走過去問:「你好,有事麼。」

「你好,女士我是對面別墅的主人,我就是想過來打個招呼,我今天一個人過來,待會想去開出海,你的孩子要是想來一起釣魚,可以一塊去,好麼。」

汪蘭一看就知道他是想和自己搭訕,但自己和小鄭他們在一起也沒意思,於是就爽快的答應,「你進來喝杯飲料吧,我們收拾一下就過去。」老馮一聽汪蘭同意了就激動地走進了院子,小鄭他們快速的跑了過來。「大家聽著,這位馮伯伯住在對面待會要帶我們出海釣魚。」他們一聽趕緊瘋了的一樣去跑進屋裡收拾東西。「我也去換件衣服待會兒出去。」

「行,我去開船待會在碼頭等你們」老馮在船上願望碼頭深處,心裡焦急地等待,遠處忽然出現一個美麗的身影后面跟著三個小孩慢慢朝這裡走來,秀髮披肩蕾絲吊帶超短熱褲的汪蘭正在朝自己招手。

「哎,在這,快來呀。」老馮激動地向他們揮手示意,同時開動馬達準備起航。大家跳上舢板來到老馮的船上,汪蘭最後一個進來,蕾絲吊帶背心讓香肩與美胸露出來,裡面的黑色無肩帶泳衣就像一根擰緊的布條橫跨在乳房之間。

「老馮你的船真大,太漂亮了」汪蘭接過他的手走到船板上,老馮看著她曬得健康的乳溝美得誘人,攙著她的手在甲板上參觀了一下,然後走進船艙看著裡面的吧檯沙發還有臥室,汪蘭開心地笑起來。

船開到魚群多的地方小鄭他們專心地釣起來,汪蘭在吧檯喝著雞尾酒,有些醉意上頭的她望著在收拾龍蝦的老馮心裡想:「本來帶孩子出來玩一下暴露就行了,現在可能忍不住要和別人玩了。」交叉的大腿刮著貼緊陰唇的熱褲讓自己有些發浪。

天色暗了下來,在豐盛的晚餐之後汪蘭望著老馮飢渴的眼睛,隨便晃著自己的酒杯,老馮問汪蘭在哪裡工作,她便告訴他自己是CEO代理,老總出差才有機會出來玩,丈夫也經常不在家,讓她疲勞的身體總是尋求發洩。老馮聽這話覺得也在理就說:「阿蘭,你要是想放鬆就把衣服脫了,這酒度數高別吐了。」

汪蘭指著他笑了笑看見小鄭他們已經回臥室睡了,就站起來脫下背心和熱褲只留著泳衣在身上,「再脫一點麼,船裡面這麼熱」老馮捏了捏自己的下體,催促汪蘭再脫掉點衣服,「好,你們男人就喜歡看女人的身體對麼,看吧。」

汪蘭把背後的泳衣搭扣解開順著雙臂脫了下來,一對豪乳就露在了老馮的面前,大乳暈上凸起的乳頭漲的發紅,搖晃著身體脫掉鞋子汪蘭坐倒在沙發上,「你看喝了這麼點就醉了,來坐直。」

老馮從背後掏出攝像機對著汪蘭的上身錄了起來,「小蘭,把這個拿上用乳房夾住然後對著我介紹你自己。」

老馮遞給她一個橡膠陽具讓她用乳溝夾住然後把泳褲拉向一邊露出凸出騷肉的陰唇,用手拽了拽騷肉顯得更大,指頭在蜜穴口劃拉顯得微微張開,唆了一下手指老馮拿出衣服夾子夾在大乳頭上。

「我叫汪蘭,是…。的代理CEO,我來這裡度假,現在很舒服,我想要肉棒。」看著汪蘭迷糊的表情老馮開心地說:「現在把肉棒放在自己逼裡插。」汪蘭聽話地把肉棒伸進穴口裡使勁抽插。快速移動的膠棒一會兒就濺出淫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