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變亂倫

小剛和小柔已經在一起三年了,今年五一在家人的一再催促下終於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小剛的家在鄉下,父親李程和母親陳芳都是鄉里的幹部,母親陳芳今年四十七歲了,雖然一直在農村,但是身材卻保養的很好。

婚禮鬧了一天該散的都走了,小剛和小柔也想早點回去休息了。就在這時小剛的表弟強子非要鬧完洞房才肯走,這時強子他爹李偉和他媽偉嬸還有村裡的光棍三十多歲的狗蛋,以及小剛的同學才子都強烈要求鬧洞房,沒有辦法,他們幾個和小剛的父母,還用伴郎伴娘(小剛的妹妹和小柔的弟弟)。

他們來到了小剛的婚房,婚房佈置得很簡單,除了一長兩米寬的大床,床上鋪子粉紅色的床單,和粉紅色的被子。就只有一張梳妝台了。他們進到房間後就關上了窗簾,打開了大燈。節目開始了,首先就是諸如吃香蕉等的小遊戲,接著狗蛋提議小剛和小柔接吻,當然沒辦法,她倆只有當著大家的面接吻,可是小剛的同學才子卻要求他們必須把舌頭伸出來在空中兩個人的舌頭互相舔。於是小柔伸出了她那粉嫩的舌頭和小剛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大家看到這一幕每個人都忍不住吞口水。

隨著遊戲的進行大家有了更加過分的要求,這時候小剛的同學說道:小剛今晚上就要洞房了,不知道小剛會不會做,大家要檢查一下。怎麼檢查啦,就是叫小剛和小柔當著大家的面做愛,當然不是真做,就是在床上,小剛脫點衣服和褲子只穿內褲,而小柔那由於是穿的婚紗,就不用脫了,只是需要小柔躺倒穿上然後把婚紗掀起來,小剛和小柔就這樣穿著內褲用傳統試的姿勢做愛。

由於彆扭小剛和小柔在做得時候顯得很隨意,這時候小剛的表弟強子不樂意了他說哥你這哪是做愛啊,狗蛋也跟著附和說道不行,這一定是你老爸沒有較好,換你老爸來,這時一直站在旁邊沒有說話的李程,不敢了,非要出去。小柔也表示堅決反對,這時候大家正在性頭上,沒辦法小剛他爹被硬生生的拉到了床上,小柔知道她一個人是完全沒有力量反抗了,而這時的小剛由於酒喝的太多,也在一旁不說話。

小剛他爹被人脫得只剩了一天內褲,就這樣被人按到了小柔身邊,hhhbook.com這時候李偉和他老婆偉嬸就把小柔的婚紗掀到了腰部,此時小柔的白色小內褲也已經暴露無遺,小柔知道自己要是不滿足他們的話,這幫人是不會罷休的,於是小柔閉上了眼睛,任人分開了他的雙腿。本來還在推辭的小剛他爹,見自己的兒媳都已經默許了,也就不在反抗,他跪在小柔的兩腿之間後慢慢的將身體靠攏小柔直到他們兩的下體緊挨在一起。此時從小剛他爹的內褲已經可以看出他的陰莖陰莖膨脹到了極限,此時他的陰莖和自己兒媳的陰戶就這樣緊緊的愛在了一起。

小剛他爹開著穿著一身白色婚紗的兒媳平靜的躺在自己的身下,而自己的陰莖就這樣緊緊的貼在兒媳的陰戶上面,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從兒媳陰戶傳來得陣陣熱氣。他再也控制不住了,在大家還沒有催促他的時候他已經在用自己的陰莖在小柔的陰部不停的擠壓,雖然擠壓的幅度不大,甚至大家都沒有觀察到,可是他的每一次擠壓都用盡了最大的力度,在自己陰部緊緊頂在小柔陰部的時候他還左右轉動屁股,這樣他的陰莖就在小柔的陰部不停的撬動。

小柔受到下體得刺激,在加上酒精的所用。身體也在慢慢的起著變化,雖然她知道面對自己的公公有了反應,實在是可恥,可是無論她怎麼控制自己身體的反應,她還是感覺到陰道里面越來越熱,甚至開始有些濕潤了。這個時候狗蛋又發話了他說:光是小剛他爹叫,這樣還不夠,小剛的媽陳芳也應該教教小剛。

於是在大家的哄鬧下,陳芳沒有辦法也脫掉了褲子,只穿著一條黑色的三角褲,上身還穿著一件白色T恤。她也和小柔一樣躺在了小柔旁邊,而小剛也像他爸一樣隔著內褲幹著他的母親陳芳,陳芳讓自己的兒子幹這,雖然隔著內褲,但是羞愧以及刺激讓她只好閉上了眼睛,而小剛本來看著自己的老婆被自己的父親這樣弄著,心裡也很不舒服,他很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可是看著自己的老婆被父親干,他又很興奮,他甚至希望他們有更進一步的行動。此時他看著在自己身下的母親,亂倫的快感讓他徹底放棄了反抗,他開始享受這一切,他也開始用他父親同樣的方式對他的母親。

這時狗蛋又提議了。他要他們把內褲都脫掉,讓彼此的生殖器挨著一起,只是不插進去。就在外面摩擦。雖然小剛和他爹都想要有進一步的行動,但是面對這麼多人畢竟還是不好意思,於是又有人提議,他們可以蓋上被子在被窩裡進行。

床上的四人都沒有反對,於是大家用被子蓋住了他們得下半身,肩膀以上部分都是在外面。這時候大家起鬨要他們脫下內褲,他們不脫,於是狗蛋就非要上前幫他們脫,小柔見有人要上來,趕緊說我們自己來,於是小柔看了一眼自己的公公,小剛他爹想是明白了什麼,他伸手脫掉了自己得內褲,然後又伸手去脫小柔的內褲,此時小剛也在脫他媽陳芳的內褲,由於動作不輕,他父子倆在脫自己母親和兒媳的內褲的時候把被子掀起了一點,就是這一點讓大家看到了內褲已經脫掉的兩個女人的陰毛,這時候大家可以確定他們此時的下身都是光著得。

接著李程首先行動,他用挺了一下屁股,此時房間變得特別安靜,大家隱約聽到了小剛他爹在挺動的時候撞擊上小柔下體時發出的「啪」的一聲。小柔受到這突如其來的刺激,自己已經潮濕的陰部上面突然貼上來一根滾燙的肉棒,這樣的刺激甚至比真正的插入更讓自己心癢難忍。

而就在這時小剛他爹開始用自己的肉棒在自己陰部上下來回的摩擦,小柔忍不住發出了輕微的喘息聲,雖然聲音很微弱但小剛他爹聽得卻很真切再加上受到兒媳下體溫暖濕潤的刺激,小剛他爹的的動作越來越來大,甚至床墊也發出了吱吱的聲響,整個畫面在大家看來分明就是在做愛。

小剛看到父親干自己老婆幹得這麼起勁,也開始幹起了自己的母親。陳芳面對兒子雖然也很羞愧,但是她知道她只有盼著這一切早點結束,小剛用肉棒摩擦著自己母親的陰部,雖然看不到母親陰部的樣子,但是他可以感覺的到母親陰道的溫暖與濕潤,他感覺到母親的陰部和老婆小柔相比,雖然沒有小柔的陰部柔嫩,但是母親的陰部很飽滿,雖然自己的陰莖並沒有插入母親的陰道,但是由於母親陰戶的飽滿他的整個陰莖幾乎都被母親的兩片肥厚的陰唇包裹著,這讓他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而陳芳感受到兒子肉棒的運動方式,也儘量地挺動自己的下體配合著兒子的摩擦。

此時的李程肉棒在兒媳小柔陰部滑動的時候,當他向下插的時候龜頭部位就從小柔的陰部下方接近肛門的位置向上滑直到整根陰莖都貼在兒媳的陰部,然後再抬起屁股,這是他的龜頭又從小柔的陰戶外面由上滑到下,他就這樣來回的運動了,每一次小剛他爹將陰莖向下插的時候,當龜頭滑到陰道口時,小柔都會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輕輕的喘息,小剛他爹也感覺到了小柔身體的反應,當他感覺到龜頭插在小柔陰道口的時候他就會加大力度儘量讓龜頭插得更深一些,小柔感覺到了公公的意圖,每當小剛他爹努力想要將龜頭插得更深一點的時候小柔就會稍稍擺動一下自己的臀部,這樣李程正在問小柔陰道里面插的龜頭又會一下滑除來。雖然小柔在極力避免出現最壞的一幕,但是她卻無法控制自己身體的反應,她的陰道正在不停的收縮擴張,陰道的淫水也越來越多這樣她的陰道也變得越來越潤滑。

小剛他爹當然能夠感覺到小柔身體的變化,他不再努力的卻將龜頭朝兒媳陰道里插而是改為輕輕的擠壓,小柔感覺到公公不在硬往陰道里插,於是就不在擺動自己的臀部。小剛他爹感覺到了小柔已經放下了防備,於是他從新調整姿勢,慢慢的將龜頭靠近小柔的陰道口,當感覺到半個龜頭都已進入陰道口後,他把心一橫,用力向下一插。由於淫水的潤滑作用,小剛他爹的整根雞巴連根插進了小柔的陰道深處,當雞巴突然進入到溫暖潮濕的兒媳陰道深處後,他感覺到自己仿佛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由於受到強烈的刺激,他差點控制不住射出了精液,他立即停止了動作,一是控制一下射精的慾望,另一方面由於突然的進入,他要防止被人發現。

而小柔,當自己的陰道突然進入這樣一根滾燙的肉棒,突如其來的進入讓她猝不及防。本能的發出了:啊的一聲。在她的極力控制下聲音很小。估計沒有人發現,可這一切沒有躲過在她身旁正在幹著自己母親的老公小剛的耳朵,小剛知道父親的陰莖已經進入了本來只因屬於自己一個人的老婆的陰道。因為她看到在父親進入小柔身體的那一瞬間,小柔的手緊緊的抓住了床單。小剛注視著父親和妻子的動作,下體仍在不停的摩擦著母親的陰戶,母親的陰戶把自己的陰莖包裹得越來越深。而此時的父親身體僵硬,他感覺到就躺在他身邊的妻子小柔也是渾身都在顫抖。

短暫的停留之後,李程面對身下如此性感的兒媳,更何況現在自己的陰莖正插在兒媳的陰道里面,於是他開始緩慢的將陰莖向外拔,小柔感覺到公公正在拔出插在自己陰道里的陰莖時,她以為公公知道錯了,可是她沒有想到,當公公的龜頭就要滑出陰道口的時候,公公卻再次有力向下一插,公公的整根肉棒再次插進了自己的陰道。她終於明白,更加瘋狂的抽插即將到來,此次的李程開始了在自己兒媳陰道里的活塞運動。抽插的頻率並不快,但是他的每一次插入都儘量的插到了小柔的陰道深處。每當龜頭頂到自己的花心時,她都會緊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但是本能的喘息卻還是從鼻子裡傳了出來。

小剛見自己的老婆被父親淫辱著,這同時也刺激了他的慾望,他的慾望也需要釋放,而此時母親就在他的身下,現在簡單的陰部摩擦已經不能滿足他了,他努力想要將肉棒插入母親的陰道,他努力尋找著入口,可是每每他找到入口的時候,正準備進入,龜頭只進入母親陰道少許,就會被母親破壞出洞口。小剛用渴望的眼神注視著母親,而陳芳當然知道兒子想要什麼。在陳芳心裡,亂倫是不可以的,她輕輕的搖著頭,目光中充滿了哀求,像是在告訴兒子,不要這樣。可是小剛此時已經成了一頭髮情的公牛,除了插入母親的陰道他什麼都不再想了。他繼續尋找著母親陰道的入口,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就是差那麼一點,他再次將希望寄託在了母親身上,他一下趴在了母親身上,將頭靠近母親的耳邊輕聲的哀求到「媽,幫幫我。」

陳芳依然是輕輕的搖頭,態度依然十分的堅決,小剛接著說道「媽你看爸和小柔他們已經開始了。」這時候陳芳才注意到身旁的老公和兒媳,陳芳不再說話,她沉默了片刻,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深深的嘆了口氣,接著緩緩的將手伸進了被窩,伸到了自己的兩腿之間,輕輕握住了兒子的肉棒,小剛感覺到了母親抓住自己陰莖的手,他順著母親的手來到了母親陰道的入口,陳芳將兒子的陰莖引導到了入口後,輕輕的向兒子點了下頭,小剛立即明白了母親的意思,馬上將身體向下一沉,陰莖一下就進入了母親的陰道,母親的陰道是如此的溫暖,恍如進入了人間仙境。他感覺自己的陰莖方法消失了,身體變得如此的輕,小剛不由自主的將母親的陰道與妻子小柔的陰道做起了比較,妻子的陰道比母親的陰道要緊一些,但母親的陰道更加柔軟。而且更加溫暖。

而陳芳在兒子的肉棒進入過程中,兒子的肉棒在摩擦著自己的陰道內壁,兒子確實很年輕,就在兒子肉棒進入的過程中,肉棒的運動方向不但是向裡插,而且還在跳動,像是在親吻自己的陰道一樣,既然兒子的肉棒已經進入了自己的陰道,那麼就讓兒子更舒服些吧,此時陳芳抱住了小剛,用手輕輕的撫摸兒子的後背和臀部。並且還不斷的收縮陰道,小剛感覺到母親陰道彷彿正在親吻自己的肉棒,這是小柔從來沒有給他過的感受。

小剛開始了快速的抽插,頻率越來越高,而此時父親和妻子也發現了他們的進展,父親抽插妻子的速度與力度都在加大,漸漸的床上兩對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夾雜著抽插陰道時的嗞嗞聲,母親和小柔的喘息聲以及床墊的吱吱聲混著一團。而小剛和父親似乎已經忘記了隱瞞自己的行為,由於動作幅度的加大,本來蓋在他們身上的被子慢慢的滑落,這下再也不需要隱瞞了,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每一個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所震驚,此時站在偉嬸後面的狗蛋慢慢的將身體靠近了偉嬸,此時的偉嬸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床上四人身上,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後,狗蛋慢慢將身體貼上了偉嬸,偉嬸穿的是一條棕色長裙,上身是一件緊身襯衣。強子慢慢的掀起了偉嬸的長裙,再悄悄的將為嬸的內褲向下拉到膝蓋處,雖然偉嬸感覺到了這一切,但是直覺告訴她在她身後的是她的老公李偉,他沒有去叫聽老公,或許是她不想讓人發現,又或許是她本身的慾望已經讓她管不了那麼多了,她甚至沒有回頭,就這樣任由她以為是自己老公其實是光棍狗蛋的侵襲。

狗蛋將偉嬸的內褲拉下後,輕輕按了一下偉嬸的腰,偉嬸很配合的就把自己的臀部向上提了一下,這樣偉嬸的臀部就高高的翹起,此時狗蛋從褲襠裡掏出了自己雞巴,然後將身體微微下蹲慢慢的將雞巴朝偉嬸的兩腿之間插去,當他的雞巴來到偉嬸的陰道口時發現偉嬸的陰戶早已潮濕不堪,他就這樣順勢向上一頂,再加上偉嬸的配合,整根雞巴一下就連根進入了偉嬸的陰道里面。這樣進入使得偉嬸發出了啊的一聲,這一聲正好被站在一旁的兒子強子聽到了,他回頭一看自己的母親正被狗蛋用背後式的姿勢操著,他立刻呆住了。

而偉嬸在狗蛋進入後也感覺出來不對,她回頭一看抽插自己的不是老公,而是這個光棍狗蛋,她羞愧萬分,她伸手到後面想要推開狗蛋,從來沒有接觸過如此豐滿性感女人的狗蛋,那肯放手,他用力抓住偉嬸的腰,拚命的用自己的肉棒在偉嬸的陰道抽插,偉嬸受到如此強有力的衝擊,身體的快感讓他放棄了抵抗,偉嬸開始任由狗蛋的抽插。

強子看著自己的母親被人操著,不但沒有憤怒,反而開始興奮,他也想要想表哥小剛一樣幹自己的母親。他開始慢慢移動到強子身旁,兩眼散發出慾望的目光注視著狗蛋和母親身體接觸的部位。狗蛋看到強子的樣子,壞笑了兩下,對強子使了個眼色,強子明白了狗蛋的意思,狗蛋慢慢拔出了插在偉嬸陰道的肉棒,強子立即來到了母親身後,沒有片刻停留,立即順勢將肉棒插入了母親的陰道,由於狗蛋已經幹了母親很久所有母親的陰道很是濕潤。強子在母親的陰道里抽插得很是順暢。

偉嬸感覺到身後的變化,她回頭一看,看到自己的兒子正在一前一後的頂撞著自己的臀部,沒一次撞擊都發出肉體的砰砰聲。偉嬸驚呆了,片刻她又恢復了平靜,或許是她想到了什麼,也可能她什麼都沒有,偉嬸把頭轉了過去,裝著什麼都不知道,任由兒子在自己的身後不停的抽插著自己的陰道,陰道傳來的酥麻感覺,讓她的腿開始發軟,她的身體漸漸的要往地上癱倒,強子還只有十七八歲哪有力氣扶得住自己的母親,於是他趕緊將母親推到床上。

偉嬸一下癱倒在了床上,此時強子上去將母親翻了個面,讓母親平躺在床上,強子再次跪在母親兩腿自己,將陰莖再次插入母親的陰道,插入後,強子沒有急著進行新一輪的活塞運動,而是去解母親的衣服,偉嬸並沒有阻止兒子的動作,強子解開了母親的襯衣,將母親的乳罩直接推了上去,母親的一對豐滿的乳房立即蹦了出來,強子立即用右手抓著了母親的右乳房,而另一個乳房卻被他一口含在了嘴裡用力的吮吸,接著強子的下身開始了動作,陰莖開始了快速的在母親陰道里抽插。

此次分別還在幹著自己母親的小剛和幹著兒媳的李程才猛然驚醒,於是小剛一下拉開了母親陳芳的白色T恤,露出了黑色乳罩,在母親的幫助下小剛順利的脫掉了母親的乳罩,揉捏著母親的乳房小剛不禁又開始拿它門和老婆的做比較,母親的乳房要大很多,可是小柔的卻要柔軟很多。想到這裡他轉頭看了一樣父親和小柔,此時父親正在把玩小柔的兩個白嫩乳房,由於小柔穿的是漏肩的低胸婚紗,所有根本就沒有帶胸罩,父親只是把婚紗的領口向下拉了一點點,妻子的整個乳房就漏了出來,此時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