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師小麗

我姓楊,楊這個姓氏很麻煩,如果配上一個不好的名字,通常是一輩子被朋友笑到底的物件,偏偏呢,我老爹就是吃飽撐著,沒事把楊姓配上大偉這二字當成我的名字,楊大偉楊大偉聽起來好像很贊,陽具很大尾,可惜,朋友們卻不這麼稱呼我,簡稱我叫楊偉。

名字不是重點,今天寫的不是我的自傳,而是寫一些爽爽的經驗,話說楊大偉我,從二十歲開始對於報紙小廣告便特別有性趣,什麼護膚、油壓、MTV 等等怪怪的色情廣告我都去嘗試過,當然被騙的錢也不少,被騙多了以後就會分辨,如果一進去要辦卡才能搞妹的,或是要到哪裏哪裏才能幹模特兒的,大尾我一律就是烙跑閃人,我家裏附近有一間美容護膚店,去玩過之後,覺得價格偏高,但是半套店好處是妹妹的長相跟身材真的都很贊,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是臺灣妹,安全上讓人安心不少,廢話不多說,先說說令我記憶最為深刻的一個美容師-小麗。

第一次遇到小麗的那一天我心情有點差,在辦公室被老闆靠杯了30分鐘,回家之後越想越不爽,就想要去休息放鬆舒爽一下,去到4 、5 個月沒進的護膚店,一進去經理就很客氣的說,老闆好久沒來拉,今天要找哪一個美容師,那時候腦袋一片空白,我哪知道誰阿,以前進來就是摸奶摳穴吸奶然後就爽完走人,名字也沒特別去記,所以我說,經理就讓你安排吧。

進包廂之後,照例就是脫光衣服洗個澡(包廂有小浴室)然後換上免洗內褲跟浴袍,等小姐來為你服務,當我洗完澡之後,又等了一、二分鐘,奇怪怎麼都沒有小姐來招呼我,正想要打電話給櫃檯機掰一下的時候,包廂門扣扣二聲,一個身材嬌好,長相中上的美妹進來說,老闆,我幫你服務好不好,我從腳看到臉,腳上穿著10公分的黑色恨天高,黑色的高跟顯的雪白的腳踝更為白嫩,白皙平直的小腿,加上光滑的大腿,黑色薄紗照著紫色緊身細肩帶,胸前二顆發育過大水蜜桃,目測有D 以上的實力,臉孔上沒有痘痘,五官看起來不是很美豔,但是蠻有感覺的,我看完沈默二秒鐘,她看我沈默不出聲便說,「老闆讓我幫你服務好不好嘛」,我就回她說,「好阿」,(其實是看到大奶子看到傻了),接著她說,「我叫小麗,老闆今天客人很多,我們美容師忙不過來,你可不可以等我20分鐘,我有個客人還沒做完」,本想趕快爽一下的,聽她這麼說,感覺簡直是倒一桶冰水在老二上,(其實我也是想等這尤物)我說,「這樣子阿、還要等喔、這樣?」小麗聽我說的有些遲疑,她便撒嬌的ㄋㄞ說,「好拉,老闆你就等等我嘛」,邊說邊靠過來摟住我,兩顆熱呼呼、又軟又嫩水蜜桃在我胸口摩蹭,我也不客氣的伸出右手揉起他的美臀,左手順手搓著她的大奶,被我搓了將近30秒後,小麗說,「那你要等我喔」,這時候精蟲沖腦的我,智商只剩89,當然是說,「好」。

當你知道有個尤物可以跟你玩,這20分鐘很難熬的,小麗出去後,我一個人待在包廂抽煙,想了想,突然一個蠻機車的想法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想到乾脆先打他一槍,這樣子之後翹起來可以維持很久,那我就可以跟那個尤物玩久一點,想到這一點,就脫掉浴袍內褲,到浴室尻了一槍(好,我知道這很機車,我對不起下一個用這房間的客人,但是就是在浴室尻了這一下),尻完槍之後,我舒服的躺在按摩床上,抽著我的煙,慢慢等小麗,十五分、二十分、二十五分、三十分,一下子半小時過去了,靠,心情越來越不爽,正想打電話跟經理說我想換人時,扣扣,房門又響,小麗進來了,她一進來就說,「老闆,對不起拉,剛剛的客人想帶我出去,但是我把他推掉,盧了很久對不起喔」,看這尤物進來我的心就癢癢的,但我仍然板著臉不說話,然後小麗說,「別生氣嘛,小麗給你懲罰,今晚怎麼玩由你決定」,聽到她要給我懲罰,我就說,「好阿是你要給我懲罰的喔,那你今晚要給我?」,我就嘴巴靠近她的耳朵說,「要給我幹一下」,小麗聽完小聲的說,「不行拉,跟你還不熟」,然後她撒嬌的在我耳邊ㄋㄞ說,「下次你來找我,記的帶小套子,然後我給你插穴穴」。

眼看今晚要插這尤物是不成了,但是還是有別的玩法,這間按摩店玩法是,一開始是正常按摩,接下來是挑逗的油壓,然後美容師在幫你打手槍。

我問小麗,「你的奶好大喔,是多少罩杯啊」,小麗說,「人家是E 罩杯,老闆怎麼稱呼你啊」,我說,「我姓楊,叫我大偉哥吧」,小麗說,「那有人叫自己大尾的」,我說,「這是我爸取的啊,然後就會被人叫」,小麗說,「楊偉嘛哈哈」。

小麗要我躺在床上,準備幫我按摩時,我跟小麗說,「你先去洗澡,洗乾淨我們再來玩」,小麗問,「你有沒有洗乾淨阿」,我說,「當然有」,小麗說,「還是我們一起洗,這樣子洗的比較乾淨」,我當然是好囉,就跟小麗一起進浴室。

小麗先幫我把沐浴乳擦完全身,然後再將沐浴乳到在她的奶子上,hhhbook.com緊貼的我的背上下來回的摩蹭,二團熱呼呼、暖綿綿的嫩肉在背後摩擦,感覺超爽的,小麗雙手從後面身到前面輕撫我的胸口,她嘴巴貼著我的耳朵說,「哇,你有胸毛耶!好性感喔」,我的雙手向後摸,摸著她滑嫩的大腿,然後伸到她結實的臀部,搓著她的屁股,小麗笑著說,「這麼喜歡摸我喔」,我說,「你皮膚好滑好嫩喔,摸起來感覺超爽」,小麗問說,「有多爽阿」,我說,「你往下摸就知道拉」,小麗將右手伸到我的跨下,摸到我勃起的老二,小麗說,「好燙好硬喔」,我說,「不硬就不是男人」,小麗笑了出來。

接著小麗的右手開始套弄我的老二,左手揉著我的乳頭,身體像水蛇一樣的扭曲,大奶子在我背後上下的摩擦,感覺超爽,被這樣三重觸感夾攻之下,我居然又想射了,但是在這裏射出來今晚就結束了,於是我轉過身來看著小麗說,「換我幫你洗」,小麗說,「不要,我先幫你洗,你在這射出來,等等出去我們還能再玩一次」,(靠~可以射二次耶,這個美容師實在是太敬業了,我感動的想哭?嗚嗚)。

我吃驚的問,「讓我射二次喔?」,她說「是阿,這樣有沒有補償你阿,不生氣了吧」,我說「好阿」,接著她的手借著沐浴乳之助,來回套弄,一緊一松,之後手指在龜頭上轉動,小麗笑著說,「舒不舒服呀」,小麗柔軟的手讓我又想再次射精,我跟小麗說,「我想射了」,小麗說,「要射在哪裏」,我說,「我想射在你的大奶子上」,小麗聽完,蹲了下來將我的老二放在她的乳溝中來回的套弄,這兩顆大奶子的刺激下,精液一洩而出,射在小麗的奶子上。

小麗說,「你洗乾淨了,換我要洗囉,別偷看」。說完把我推出浴室。真是怪,全身都看光了,還要我別看她洗澡,真是?

我躺在床上,感到一陣陣的舒坦,小麗洗好後穿著紫色的奶罩跟丁字褲走了出來,坐在我床邊說,「舒服了吧,要按摩嗎?」我對小麗說,「不要,直接油壓吧。」

小麗拿著精油,要我脫掉浴袍,細嫩的手在我身上遊動,從雙手到胸口,在乳頭邊停住,來回的畫圈,胸口陣陣舒坦,胸口油壓完後,接著將精油到在手掌上,手掌將熱熱的油塗抹在我的陽具上,睪丸、陰莖、龜頭然後拉開我的內褲,將熱油到在小腹上,讓熱油流過油具、肛門,雙手手指伸到跨下,揉按著肛門、撫摸著睪丸,接著在我的陰莖上停下來,套弄著陰莖,將熱油一滴滴的滴著龜頭,又熱又爽的感覺,我又再度翹起來了,之後她說,「今天跟你玩特殊的,你先去浴室把油洗掉,我準備東西。」

當我用熱水沖完身上的精油時,看著小麗拿著託盤,盤上有三杯水,我說,「你該不會要玩冰火五重天吧」,小麗說,「對阿,是你才有的喔,別人就打完手槍就結束了」,我笑笑的說,「是喔,你對我真好」,然後伸手進去搓揉她的大奶子,小麗的乳頭漸漸的漲大,我笑著說,「你色起來了喔」,小麗說,「才沒有呢。」我將右手伸到丁字褲下,隔著丁字褲搓揉她的嫩穴,然後將手指沾些她的淫液,手指伸給她看,我問,「那這是什麼呢?」,小麗臉紅著說,「人家的穴穴被被你弄濕了拉。」

我將小麗的奶罩向下拉,兩顆雪白的肥奶彈了出來,二顆漲大豔紅的乳頭讓人垂涎欲滴,伸出舌頭,輕輕的舔弄小麗的乳頭,小麗說,「好癢喔,哥哥你吸吸人家的奶嘛」,既然是小麗的要求我當然照辦,一手抓一個大奶子,舌頭左舔右吸,右舔左吸,舌頭在乳頭上繞圈,又用力來回舔弄,舔完大口大口吸著小麗E 罩杯的肥奶子,舔的小麗嬌喘連連。

小麗嬌哼「喔喔?哥?好美喔?好癢?好舒服?喔?喔?恩。」

小麗抱著我,嘴巴靠了過來,二條舌頭彼此交纏,我的左手繼續搓揉她的大奶,右手向下發展,拉開小麗紫色的丁字褲,搓揉她的美穴,沒搓幾下子,穴穴已經濕透了,手指在搓揉陰核時,淫液漸漸流了出來,小陰唇也開了,手指在陰道口來回的搓揉,不小心會伸進陰道去,又暖又緊又濕的陰道。

我將手指來回的進出小麗的美穴,淫液從中指流到手掌,小麗像是失去理智,拼命的索吻,自己還摸起另一顆奶子,下半身來回的迎合著手指頭的抽插,手指用力來回插著小麗的陰道,淫液隨著動作來回流了出來,形成撲滋撲滋的聲音,小麗的淫水還真是多,整個右手手掌都濕了,突然感覺中指被陰道緊緊的夾住。

小麗的嬌喘聲變成「啊?啊?啊?」的細小聲音,她小聲喊,「啊?美?美?美死我了?好爽?喔?哥哥?喔喔?我喔?喔我不行了?喔喔?好爽喔」

她的手擋住我的中指來回插弄,中指只好在她穴裏來回震動,小麗「啊?啊?啊?啊?」的喘叫,為了不讓外面聽到,雙手緊緊抱著我,嘴巴用力吸著我的嘴,我的中指快速來回著套弄,突然小麗,啊?的一聲,全身抖動好幾下,臉頰紅暈,小麗說,「人家被你弄到高潮了拉」,我說,「不喜歡啊」,小麗說,「沒有,只是被客人弄到高潮好奇怪喔」,我摟著她,兩人近乎赤裸著纏抱在一起,我親吻她的臉龐,我說,舒不舒服,小麗說感覺好好,我的手來回的撫摸小麗的全身,從臉龐、脖子、胸部、腹部、大腿到腳指一一親吻,小麗說,「你好贊喔,愛撫的我好舒服。」

小麗起來調好奶罩跟丁字褲出去換了杯熱水,進來後要我躺著,她上床之後跟我成了69姿勢,脫下我的內褲,小麗說,「大偉你的寶貝變大囉」,我說,「你高潮之前我就變大了」,小麗說,「是喔,那一定很難受,你看看你的大尾都流口水咧」,說完小麗一口含住我的龜頭,靈活的香舌舔弄了龜頭一圈,她說,「那我要開始了。」

小麗趴在我身上,我臉剛好正對著她丁字褲的陰部位置,小麗來回吸著我的陰莖,一下子含,一下子舌頭舔繞,一下子嘴巴用力吸,我的龜頭再度漲大,小麗舌頭來回舔著馬眼,將龜頭流出的口水一一舔入嘴裏。

我望著小麗的陰部,手隔著丁字褲來回摩擦,像是要跟小麗較勁一般,小麗嘴巴含著龜頭,一手來回套弄,一手拿起熱水,她含著一口熱水後,再吸允我的龜頭,我爽的啊出一聲,小麗吐掉熱水說,這麼爽啊,之後又含住我的陰莖,整根含到底再吐出來,吐出時舌頭一直在龜頭舔繞,被舔的很爽的我,繼續隔著丁字褲按揉小麗的陰核。

小麗這時候將丁字褲拉開,將陰道對著我的嘴,身子一沈讓我跟她的另一張嘴打KISS。

我的舌頭在舔著小麗的大陰唇,舔弄著她的陰核,陰道口淫液再度流了出來,嘴巴迎上陰道,舌頭深入陰道內來回攪動,小麗的陰道的味道有點酸酸的,她熱熱的淫液從我嘴角流了下來。

小麗一邊輕喘,繼續用嘴套弄著我的陰莖,我用手掰開小麗越來越緊閉的大腿,嘴巴貼緊小麗的陰唇,舌頭繼續深入小麗的陰道,小麗拿起冰水,用冰水含著我的陰莖,我喘了一聲,小麗吐掉冰水笑著說,這麼爽啊,我說,那看我的絕招,雙手掰開小麗的臀部,我的舌頭輕舔著小麗的肛門。小麗哀叫著說,「喔?喔?好?好爽?好過癮」。

我的舌頭進攻著小麗的肛門,小麗舔弄著我的龜頭,小麗說「別再舔了我受不了」,我說「好」,不舔她的肛門,將舌頭伸入肛門內來回舔弄。小麗顫抖了一下說,「偉哥哥喔?恩?喔?恩美死了好特別的感覺喔喔」。在肛門攻勢下小麗的陰唇再度滴下淫液,小麗說「恩哼別玩我了,時間要到了喔喔我要專心拉」

小麗櫻唇輕輕含住我的龜頭,伸出香舌又舔又吻的,搞的我麻癢癢的難受極了,細嫩的小手握住我的肉棒一上一下的套弄著一手撫弄陰囊,舔得我真是舒暢無比,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忍不住「哦??哦??棒??真??哦??太棒??」叫起來,龜頭繃漲得油油亮亮,觸覺敏銳異常,小麗瞧我的能耐也差不多到了極限,緊緊的握著肉棒加緊的套弄,我一陣悶哼「啊??」火辣滾燙的精液噴入小麗的嘴巴內。

小麗含著我的精液,眼中帶媚的看著我笑,然後將精液吐到杯子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