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讓我戴綠帽

人生如戲,這句話千萬不要覺得矯情,人生還真得就像戲一般,而且,你既是演員,也是導演,沒有什麼戲劇性這一說,生活本來就很戲劇,沒有不會有,只有沒發現,很多時候這一幕幕的人間活劇,正是你希望看到的。

我和郭娜都是瀘州人,我的爸爸媽媽都是醫生,在瀘州的一個醫院上班,整個尚需的過程是非常平淡,每天談不上對什麼有熱情,但是也不討厭什麼,渾渾噩噩的一天又一天,直到遇到了郭娜。她是瀘州下面縣城的人,縣政府的子弟,為了能讓她有個好的學習環境,家裡人把她送到我所在的學校,她成了我的同學。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認識了她之後,我一生的平淡,也就結束了。

當時班上的男同學都喜歡她,但是我估計當時都說不清楚為什麼喜歡她,她唇紅齒白,天生嫵媚,是那種年輕人都看不出騷,但是有經驗的都能看出騷的長相。看不出騷,不等於感受不到,幾乎所有的男同學都被她吸引,我也是,雖然不怎麼嚴重。她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坐在那裡學習,偶爾抬頭,看見有人偷偷看她,立刻笑一下,低下頭,然後立刻又偷偷看看,別人有沒有繼續在看她。

這些已開始都沒有注意,發現這個秘密,都是後來的事情了。因為我一開始注意力都在黃色小說裡邊,上課看,下課看,剛上高中,還沒感受到太大的壓力,人又長大了,經常是桌子上擺著課本,桌子下邊攤著讀本。

有一次上自習課,看到很喜劇的情節,一個江湖老大死了之後,自己的老婆和小說的主人公在石棺上操逼,寫到那種聲音是「咕唧咕唧」,老大老婆說老公操我,主人公問你實在叫他還是在叫我,老大老婆說叫你們!我就幻想那個墓室的旖旎景色,然後我就笑了,抬頭剛好看到郭娜在看我,我嘴角淫蕩的笑容還沒有消失,一對眼,就看她很慌張的垂下頭,然後又偷看我一眼。我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就口乾了。

下午放了學,我說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吧,她沒有拒絕。於是稀裡糊塗就談上戀愛了。這之後,我們兩個分分合合好幾次,第一次分手了,班裡有個男生追她,晚自習的時候約出去,在操場上強吻了她,還隔著衣服摸了她的咪咪,直到後立刻藉故打了同學一頓,兩個人又在一起。第二次又分手了,當時是喜歡一個很純潔的小我兩歲的女生,奶聲奶氣的,很有意思。然後郭娜就和班長談戀愛。

班長是個很假的傢夥,小時候很假,長大就道貌岸然,非常討打!說這話,可能主要是心理不爽吧,原因是高中畢業時,郭娜被班長破了處,最鬱悶的是,竟然是郭娜送上門的。人家告訴她自己女朋友是某某,她依然和人家上了床。

伏筆

我第一年沒有考上,郭娜考上了,在西安讀軍醫大學,學臨床。我復讀一年,hhhbook.com也考上了大學,在西南交大,學路橋。概括大學的生活,就四個字:無聊,淫蕩!精力充沛,每天必須得鍛煉,不然簡直不知道怎麼睡覺!不過除了一些細微的心理變化,整個大學乏善可陳,可能是女同學不好看吧!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有郭娜,同學沒有一個比得上郭娜的。

說到郭娜,咱們就繼續。大一暑假,聽說郭娜沒有回家,留在學校,打電話知道這個消息,就跑去西安旅遊,郭娜說為了假期方便,在校外租了房子,沒想太多,就過去借住,現在想想,為了假期方便,也不至於一直租個房子放到那啊,離學校又不近。年輕啊!有時候就是這樣,經驗比智商重要,沒經驗,即使有智商,該分析出來的問題,你還是分析不出來。

我住到她的地方,她就不方便住了,兩個人吃過晚飯,郭娜就回學校了,我就立刻打開電腦上網,在線看小說,看錄像,正脫了褲子手淫,有人敲門,一開門,見到她又回來了,說想再陪我一會兒,大老遠過來的,當時正在手淫的平台期,臉紅紅的,渾身不舒服,特別希望她走,可是緊到支也支不開,沒辦法,就只好坐下來聊天。我坐在床上,她坐在電腦前面,一邊聊,一邊上網,上著上著就打開歷史記錄看,一條一條的都是色情小說和圖片。

郭娜臉一紅,嗔到:你都用我電腦看些什麼啊!人家看到了,還以為是我看的!

我臉更紅了,趕緊解釋:我也不是經常看,同學剛剛告訴我的,好奇!把歷史紀錄刪了就沒事了!

說著就過去處理,郭娜就說:我看看,我還沒看過呢!

看這些幹嗎!不好!我趕緊說。

不好你還看?我無語了。

沒事兒,我成年了!郭娜笑了笑說,然後又扭回頭看。

聽她這麼說,我就湊過去,說:那我和你一起看吧!

你是不是特別喜歡看啊?血脈賁張的圖片一張張的被打開,郭娜拖動著屏幕,目不轉睛的盯著顯示器,故作鎮定地問我。

也不是,同學剛告訴我的,我好奇!

聽我這麼說,郭娜回過頭,盯著我的眼睛問:真的?

我臉立刻又紅了,我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再狡辯了,一個是自己不擅長,另一個是,似乎也沒有必要,咧嘴笑了笑,回答到:有時候確實是喜歡看,但是不是經常看。

郭娜也笑了。我反問道:你喜歡嗎?

我不喜歡!郭娜扭過頭,繼續看圖片,圖片是一個非常完美的金色短髮的美女,穿戴整齊,但是滿面的精液,我記得清清楚楚,後來我再也沒看到過那張圖!很有可能是PS過的,不過當時還不知道什麼是PS。

郭娜!我叫了她一句。她轉過身,我就抱住她,親了上去,嘴唇真軟。她推我,但是沒有推動,我一用力,就把她抱到了床上。然後我插了進去,很順利,因為已經很濕了。她在叫,不是喊疼,也沒有血。我完全沒有想任何事情,除了抽插,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次。現在回憶起來,第一次很不舒服,有尿急的感覺,而且她很緊,有點疼,中途幾次差一點就軟了。最後終於射了,也很不舒服,不如手淫,一種被捏住了的感覺。

但是很快就有了第二次。然後是第三次。然後睡著了。第二天我醒了,開玩笑般地問,怎麼沒有血,郭娜說,自己手淫弄破的。我說你還挺開放的,就不再想這個問題了。

接下來操逼,就成了兩個人最大的快樂!沒有一天不想的,又是放假,感覺就一句話:時間足夠你操!每天日程基本上就是:起床、上廁所、洗澡、操逼、睡覺、吃飯、操逼、睡覺、吃飯、操逼、洗澡、睡覺,循環往復,郭娜一度路都走不舒服,但是從不抱怨,好同志啊!天天這樣循環,肯定算是談戀愛了。

開學了就不能在一起了,不過不在一起的日子,就打電話說些色色的話,然後兩個人對著話筒手淫。如果見了面,就只有一件事情做,那就是做。大二,大三,寒假,暑假,真是激情燃燒的歲月啊!我雖然在成都上學,但是對西安,很熟悉!不遜於我對成都的瞭解。

期間遮遮掩掩的見了家長,因為不懂事打胎,有時候為了雞毛蒜皮吵吵鬧鬧。當時我就覺得,如果沒什麼事發生,可能一年以後,這個社會又多了一對平凡的小夫妻。

新綠

大三下學期快考試的時候,非常迷戀小說,經常一借就是好幾本,然後一天看完。有一次看《大劍師傳奇》(不要笑,之前的時間都用來看黃書了,武俠玄幻沒怎麼接觸,後來才發現其引人入勝之處)看到後半夜,實在受不了,想回宿舍睡覺,往回走的時候路過一個階梯教室,突然間很想在裡邊手淫,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就在講台上對著講桌擼動雞巴。

正爽的時候,就聽到教室後邊有鑰匙在水泥地上劃動的聲音,輕輕地走過去,因為穿著運動鞋,而且有意的控制腳步聲,順著聲音走上去,心裡想著小說裡的奇遇,然後猛地打開手電,哈哈,看到的是男人的屁股,和女人的腿。經典的姿勢!我當時的感覺就是:白!非常之白!非常非常之白!非常非常非常之白!我是說女人的腿。男人的屁股不好看,隱約還看到了屁眼周圍的毛。

當時想,如果道歉,別人打蛇隨棍上,我就被動了,嚇唬他們,又不是自己想要的。於是嘿嘿笑了一下,關了手電就走了。當時反應太快了,以至於沒看清楚兩個人的臉,後昏了很久!直到現在!要不然,在校園裡尋找著兩張臉,該是多麼有意思的事情啊。那以後很有一陣子,我看哪個腿白的女生,都覺得是那個女生。真白!

現在回憶起來,驚撞姦情,著實遇到了很多次,雖然基本上都是被動的。太他媽被動了!而且,捉到的一方,總是自己可以理直氣壯地去操的人。到最後就習慣了!習慣了去撞,習慣了撞到,也習慣了撞到了也就撞到了。莫非這就是天意?說實話,當時被我看到得的屁股和大腿,還有那些沒有被我看到的更多的內容,把我刺激的不行。

一個證據就是,走開不到2分鐘,我就找了另一間教室,把飛機打完了!射在了另一張講桌裡。而且,射了之後完全沒有輕鬆感,沒有那種舒暢感!在教室裡操逼,太刺激了!太刺激我了!回去沖涼,躺到床上,又用口水潤滑,再一次的大飛機,隨手扯過同學的毛巾擦乾淨,這也是個不好的習慣,和被動捉姦一樣。

以後的日子裡,我也會很多次的,用沾有別的男人精液的紡織品,比如毛巾,比如浴巾,比如睡衣,比如枕頭和床單。報應啊!

第二天的所有事情,都沒有讓我從這件事情當中恢復。我明白了,我必須去西安,去找郭娜,只有她能幫我,我要和她要做我想做的一切,做我幻想過的一切,做我在小說裡看到過的可以做的一切!比方說在校園的角落,或者教室裡操逼,還有凌辱她,暴露她,讓她的家人操她,和她穿越回古代,給她找一條狗,讓很多很多人幹她,當然了,還有自己隨心所欲的操她。只有這樣,我才會心安。否則我什麼也幹不下去!

手淫根本不解決問題,看錄像看小說更是火上澆油,火上澆油啊!那一刻,我精蟲上腦,有自己的,也有別人的。沒想到的是,更戲劇性的事情,從此就開始了。我們經常能夠在小說裡看到,無數的姦情,都是在突然襲擊中敗露的,如果你不想發現什麼,遇險的溝通非常重要,就包括時間、地點、人物。否則,你一定會,一定會看到你想看到的,或者你不想看到的事情。

當時的我就是這樣,我安排好了學校的事情,準備好了考試的合作夥伴。然後拿著快花完的錢,踏上了去西安的火車。成都到西安,很近,火車也很多。我是在一個有些悶的中午到的西安。

那是一個週六的中午。我徑直來到了郭娜租房子的地方,走上二樓,敲門,聽到那個自己期待已久的聲音問:誰啊!我回答:國安局的!有點沖,門開了,後來郭娜說她聽錯了,聽成了公安局的,但是沒有預想中的驚喜,只有意料之外的驚訝,我抱住她,瘋狂的親,她開始反抗,反抗很激烈,又猶豫不決,很是理不直氣不壯,等我把她放到了床上開始脫衣服,我發現她很緊張,然後看到的是地上的衛生紙,一團一團。一個人的幼稚之處,或者說粗心大意之處在一次的顯示出來。

也許是精蟲上腦吧!但是我異常的衝動嚇到了郭娜,她以為我知道,先是抱住我親,很熱烈,很有些討好地熱烈,然後問我:老公,你不會不要我吧?

我一下子明白了地上的衛生紙是什麼了,但是沒有想什麼,只想著操逼。雞巴已經硬得不行了,紫紅色,非常硬,有些麻木的硬。自己握在手裡,都能夠感受到它的碩大!這個時候我只想一件事情,就是趕緊給它找個地方,一個溫熱濕潤的地方,就是我身下女人的逼。那一刻,我真的不在乎衛生紙裡包裹著什麼!而我這一刻決定做的一切,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我俯下身從背後摟住郭娜,親了一下說:不會的,怎麼會呢!老婆,我不在乎的!然後就又低下頭去親她。

郭娜躲開我說:真的嗎?

我說:真的!然後又去親。

一小會兒之後郭娜又問:老公,我剛剛可是被別人操了!從這句話可以看出她的厲害,才是女大學生啊!還有哪個能夠這麼淡定?她當時的淡定一定影響了我,讓我看到了她的能力,她強大的精神力量。

當時沒想太多,我立刻接著說:老婆,你高興就好,我真的不在乎,只要你心裡只有我!

這個時候郭娜推開我,並且看著我說:老公,我被別人操了!精液都還在裡邊,你真的不嫌髒?別人的精液,你知道嗎?!你要是插進去,你會碰到的!

她說得很慢,很穩定,不是淡定,不是平靜,是很穩定。我到現在都在無比佩服她的這種穩定!我敢說,能夠做到這一點的,都有巨大的天分,後天是修練不出來的,尤其在那個年紀。我遇到她,被她吃定是理所當然的。我一直很遺憾,最後她只當了一名醫生。

說完之後,她定定地看著我,我不記得當時的表情了,但是肯定沒有退縮,沒有羞愧,沒有她本應有的任何一種態度。下面就輪到我說了。

我只是一句話:你高興就好,我不在乎的!然後我微笑了一下,急不可耐的摸了下去。

哈哈,人世間最自欺欺人的話可能就是這一句了。郭娜最後一句清楚的話是:老公你真好!我愛你!這些我記得清楚,但是當時完全沒有在意。我不知道這些話是怎麼記在我腦海裡的,也許是我自己後來編出來騙自己的。後來在公司裡學習談判技巧,我知道了,這是非常高明的談判,從來都不會輸的那一種。說完這句話,她抱住我瘋狂的問我,雨點一般。但是我回應得不積極,我想的只是插進去,盡快插進去。

我能清楚地記住的是,我立刻掰開她的雙腿,對準了之後一插到底!之後我非常地迷戀雞巴在她的逼裡一插到底,就從那一次起!郭娜的逼裡邊很滑,很多水,我知道那是什麼,那是另一個男人的精液,一個雄性動物來佔領和延續基因的液體,如果此時有另一個男人,也就是我,去接觸到,不用去想社會倫理我都知道那是非常恥辱的。但是我很舒服!從生理上來說,我喜歡那種液體,它讓女人濕滑溫熱,也讓我抽插的異常的順利,我的雞巴很硬,很癢,一陣陣的觸電一般的悸動,我非常的舒服!而從心理上來說,我什麼也沒有想。

我想的是這個女人,會給我我想要的一切!這種生理上的快感太強烈了,我沒有堅持多久,就射得一塌糊塗。她也很爽,雖然我堅持的時間,在平日裡不夠她到達巔峰,但那天的她很快就有了高潮,我能夠肯定的是當時非常的勇猛,激烈,但是那迅速到達的高潮,應該有淫蕩的力量,應該有對我不介意的欣喜的力量,也應該有對未來理直氣壯的放蕩的憧憬的,力量!現在的話講,那是一次很給力的性交。我深深地射在裡邊,我感覺射了很多!有一種連睪丸都射了出去的感覺。我再也不覺得有什麼釋放不掉了,也沒有了那種想插入一切的慾望。一句話,我很到位!

接下來的一切大家都想得到,或者體驗過,當一個被性激素和下半身控制了的男人解放了之後,雖然是短暫的,放風一般的解放,而且很快又會被再次奴役起來,但是男人與生俱來的睿智還是開始短暫的發揮它偉大的力量。因為我非常的鬱悶!對自己欣然接受了另一個雄性動物的精液而鬱悶,為自己近乎祈求般的接受了一個剛剛被別的男人操過的,並且內射了的無比淫蕩的女人而鬱悶,我還隱隱為自己很快就會繼續欣然接受這一切而鬱悶。我沒有辦法,那種快感太強烈了!我無法抗拒。

我鬱悶的看著那滿地的衛生紙,鬱悶的回味著剛剛帶給自己無限快活的濕滑,我繼續鬱悶自己十幾分鐘之前的不在乎。鬱悶我曾親口說了三個字,就是「不在乎」。而此時的郭娜興致非常高,她熱情的親我,魅力無邊!她給我口交,雞巴上粘糊糊的,但是她不在乎,彷彿那是一種在她飢腸轆轆的時候出現在面前的美味,她吹的很盡興,聲音很響。

但是我不知道她心裡是不是不在乎。令我難堪和鬱悶的事情發生了,我又硬了,無數小說的情節閃過心頭,女友的,人妻的,……我告訴自己,我是個前衛的人,我豁達大度,我不在乎這些!我愛她,我有責任讓她快活,哪怕是和別人操逼。我,又想插進去了!

郭娜還是敏銳地感受到了我的情緒變化,可能女人都有這個本事。她告訴我她只是貪玩,只是好奇,而且保證以後不會了,一定不會了!就在這個時候,大家猜我說了什麼?哈哈,我「大度」的說沒什麼,不過是貪玩和好奇。如果她喜歡,她還可以繼續!我還告訴了她自己剛剛的感受,我在慾望和那種極度的快感面前背叛了自己,背叛了自己短暫的清明。

然後我問那男的是誰,郭娜相信了我的話,也許她是覺得一切盡在掌控吧,我相信不是,畢竟她那是那麼的年輕。她告訴我是給她破處的人。是我們的班長,從另一個城市大老遠跑過來,只為操她一次,她沒有辦法拒絕。

我也是從另一個城市大老遠跑過來的,也是為了操她,然而我晚了半天,只晚了半天。人們說時間就是金錢,時間就是效率,時間就是生命,我要說的是,時間就是你會,或者不會當王八!我介紹一個細節:就是在那一刻,郭娜說出了一直影響我到現在的話,裡邊有兩個殺傷力很大的字,這句話是:老公,你當王八了!我發現你喜歡當王八:)我當時覺得我應該不是喜歡吧?管他呢!畢竟這麼舒服,沒有人會知道的。

還有,我想問一下女性朋友們,你們上大學的時候,知道什麼是王八嗎?我就奇怪,我可愛的郭娜,那是從哪裡知道這個詞的?是從哪裡知道這個詞代表什麼的?她是在一種什麼樣的情況下聽說,或者看到這個詞的,她是怎麼明白這個詞代表的複雜的社會關係和豐富內涵的?我至今沒有答案。

我還想說,沒有人不永遠知道的事情,比方說後來我就知道,當時當了王八的人,不止我一個,還有我們親愛的班長。開始他不知道我的存在,以為只有自己在喜歡這個姑娘,同樣也是因為那次知道了我,同樣也是因為一句:老公,你當王八了!

不同的是,他打了郭娜一個耳光,不是很重,這廝膽子小,然後憤然離去。他到現在都認為我橫刀奪愛,奈何一貫怯於我對同學的威懾,打落牙齒吞下肚,背後說了我無數壞話,我很無辜,但是根本不想解釋。而且這廝竟然覺得給我帶了綠帽子,每次見我,眼睛裡總是閃爍著某種光彩,嘴角帶著一絲苦澀的嘲弄。哈哈,你個傻逼!傻逼最後娶了個很難看的女人,罪過!

添綠

終於畢業了,也許是因為我選擇了接受而不是打耳光,而且起碼看起來我接受那兩個對男人很有殺傷力的字接受得很愉快,所以最後和郭娜討論工作和未來生活的人,是我。我時候也曾經想過,如果我也是射了精之後才看到那一切,才聽到那兩個字,或者我和班長對換,一切會不會有所不同?然而現實不容假設,最後留下來的人是我。

我們一起回到了成都,郭娜的家人幫助她到省醫院當醫生,而我,在一個號稱全國最大的房地產公司在成都的分公司做工程監理,畢業半年,我們就結了婚。

為了郭娜,我們把房子租在省醫院附近的「當代城」,一個一室一廳,我們把它裝修的很溫馨,也很性感,還很方便。衛生間很好,衛浴設備都是很高級的,曾經住在這裡的人,不知道是否也淫亂,但是肯定懂得享受。臥室裡一張佔據了幾乎全部空間的紅色圓床,床頭有各種情趣用品。

對到床的牆上是一面大鏡子,都說床對到大鏡子風水不好,容易招邪,所以我經常在兩個人操的火熱的時候產生幻覺,有時候回頭,會覺得趴在郭娜身上操她的是別人,在她的逼裡一進一出的也是別人的雞巴,是別人的雞巴把她操得白沫漣漣,而旁邊還有一個在觀看的男人,那個人是我。

我到現在還慶幸自己和她結婚,如果沒有,我相信自己絕對享受不到如此極致的性生活。說起她來,一切都像是套話,身材好,皮膚好,五官精緻,風情萬種,……而我的評價其實就一種,她是那種有經驗的人一看到,就知道她非常淫蕩的相貌!雖然不懂事的會覺得好看。她的水非常多,沒有一次不是,有了男人的精液在裡邊,不過是錦上添花。哪怕是她不想做的時候也是!也許她就沒有不想做的時候,偶爾不想,也會很快就想。

郭娜對待性,那是非常放得開的,她熱愛情色文化和作品的程度,絲毫不遜色於我。她喜歡視頻,喜歡各種成人QQ群。沒有我瞭解,而她不瞭解情色信息。她也非常有情趣,百分百的床上功夫高手。她懂得如何讓我瘋狂,她知道應該摸哪裡,知道應該什麼時候摸,她也知道應該怎麼看我,怎麼抗拒我,怎麼勾引我,尤其重要的是,她還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說出什麼樣的話,我會完全失去控制,我會毫不保留的,把身體裡全部的能量以最猛烈的方式釋放出去,把她轟成齏粉!

我會為了能夠插進她的逼而放棄一切,包括尊嚴,包括很多本應該堅持和堅守的東西。你沒有遇到這樣的女人就永遠不會知道,面對她,什麼貞節,什麼忠誠,什麼面子,都是浮雲!能和她天天操逼,那才是最重要的。也許是我沒出息,可也許是你們不夠運氣。

作為一個剛剛參加工作的工程師,工地可以說就是你的家。曾經在網上看到一個帖子,叫《最容易戴綠帽的十大職業》,裡邊有演員、軍人、導遊、司機、還有建築工人。工地上的工程師,和建築工人沒有什麼區別,起碼時間上是這樣。所以從這個角度,這容易戴綠帽子的職業,也應該包括公司上的工程師。我簡直就是活生生的案例。我的職業也許不是所發生的一切的決定性因素,但一定是重要因素。

我一有時間就會回家,就會操逼,瘋狂的操逼,操到我認為已經完全滿足了自己的老婆,操到我認為一年之內不碰男人,她都不會想念了,可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工地的工作很忙,我不能每天都回家,準時回家就更不現實了,今天必須辦的事情都還沒有辦,你按時回家,分明就是不想幹了。房地產真是個坑人的行業,它不但在人們為了買房子的過程中創造了無數的綠帽子,還在建設它的時候,甚至是計劃建設它的時候,就創造了無數的綠帽子,比方說我頭上的那頂。

可能大家會想知道,我那頂帽子的故事,沒問題,我說,但我先說一句:有人說歷史就是不斷的重複,我覺得是這樣的。因為我和郭娜就是例子。

地震的前一個月,有一天我把本來處理不完的工作處理完了,在公司外邊的小攤攤吃了點東西,就回到了當天本沒想回去的家。我打開門,屋子裡很熱,有一股味道,沒去想是什麼味道,但是感覺自己很喜歡那味道。

我隱約看到郭娜睡在床上,我洗澡,她沒有醒,我發現衛生間有些凌亂,我心裡笑話她是個不會打理家的人,我擦身子,發現浴巾用過,我心裡笑話她心太粗。我拉開被子鑽進去,她醒了,沒有抱我卻定定的看我,神情古怪,我打開床頭燈,我看到地上有用過的衛生紙。我僵住了,她卻過來抱我。

一個同事。郭娜一邊親我一邊在我耳邊說。

老公,你累了吧?我幫你按摩!郭娜緊接著就轉化話題,一邊說,一邊放我躺下。我機械的躺了下去,什麼也沒有想。她簡單的捏了捏我,就騎在我身上,她濕潤的胯裡有東西流在我的腿上,她彎下腰,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

我的雞巴硬了,爭氣的硬了,或者說不爭氣的硬了,硬得很快!郭娜又過來親我,逼裡邊的東西又流到我的肚子上,她的嘴剛剛吹過我的雞巴,再之前,還吹過另一根雞巴,我相信她沒有刷牙漱口,但是我沒有拒絕,而是貪婪的回吻。親了一會兒,郭娜說:老公,裡邊應該還有東西,你要嗎?

我要!我心裡想哭,但是卻飢渴地說了這一句,雞巴又是鐵硬。郭娜用手指插進了自己的逼裡,又拿出來給我看,然後扶住我的雞巴,用她那我無限渴望和迷戀的騷逼套了上去!濕滑溫熱,我一插到底!

郭娜抓住我的肩膀,手上的味道傳進我的鼻子裡,精液的味道,一個我從沒見過的男人的精液的味道!我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多高?多重?有沒有很多毛?不知道他什麼職業?不知道他怎麼和我老婆勾兌在一起,我也不知道,那根抽插我老婆的逼,又射進了精液的雞巴,是什麼形狀。

我伸出雙手托住郭娜的屁股,讓她離開我一點點空間,然後兇猛的顛動我的腰,挺動雞巴快速凶狠的操郭娜,她叫床聲極大,高入雲霄,隨著我的抽插而顫動,無比的動聽!我顧不得白日的辛苦,拚命般的努力,郭娜飛快的高潮了。應該有剛剛的男人的功勞。

休息了一下,我鬼使神差的掙扎著探出身子,試圖去拿地上的一團衛生紙。郭娜幫我拿到了,看著我打開了它,把濕漉漉的地方對準我,我藉著燈光看到液體拉出來的細絲,郭娜把紙放到我的嘴邊,我聞著味道,舔了舔,鹹的。郭娜扔掉了衛生紙,眼睛野獸一樣閃著妖媚的光,捧著我的臉看著我的眼睛:老公,王八老公,你可真是個王八老公!我愛你!然後一口親下來!

我瘋狂的回吻,我又一次的托起了她的屁股,用我最大的能力顛動自己,讓自己在她的滑潤中穿梭,直到自己痛快地射了進去。

郭娜趴在我身上輕微的抽搐著,回味著高潮的感覺。我在她耳邊問到:老婆,他的大嗎?

不大。沒有你的大!

哦!

他射得多嗎?

我不知道,感覺好像挺多的!

他走了多久了?

我不知道,大概一個多小時吧?

哦,那不是我回來之前半個小時走的?

可能吧:)老公?

怎麼了?

你又當王八了!

我又硬了!而且一陣陣觸電般的快感!

老婆,你再說一遍嗎!

說什麼?

就剛剛那句!

好,王八老公!剛剛我被別的男人操了!你當大王八了!我早就知道你想當了!今天我專門給你留的野男人的精液給你(鬼才相信是專門留的,我就是鬼)!郭娜知道我不是想聽她複述,而是一句刺激的話,於是她這樣「複述」。然後我拖著疲憊的身子,挺著堅硬的雞巴,翻身壓了上去。我臣服了!臣服於郭娜,臣服於自己的慾望,我也得到了獎賞,那就是一頂頂的綠腦子,還有戴綠帽子的極致變態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