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讓我給你一個女人的快樂!

今天給大家講述的是我與母親的故事,這故事是虛構也罷,真實發生也罷,或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與有著熟女情節、戀母情結的朋友們一道分享那令人神往的激情。我不是專業寫手,更討厭類似文章一味嗯嗯啊啊……的亂寫一氣,今天的故事我更想寫得深入、細膩、逼真,飽含深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繼續看下去。

故事應該從我十二三歲說起,那時候,90年代的小城並沒有現在的繁華,好多家庭都住在單位分的平房裡,沒有暖氣,大都生個爐子。這些似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由於條件的限制我仍與父母同在一張床上,所謂的一張床是在爸媽雙人床的旁邊又搭了個木板,比雙人床低出大概一拃的高度,我就在這張木板上開始了自己最懵懂的性發育。

不知道有沒有和我有相同的感覺,我睡覺一般比較沉,但每每爸媽做愛的時候,我都會驚醒,也許這是上天賦予人的一種自然規律,一種性啟蒙暗示。

但不管怎麼說,這有意無意的窺視,讓我對女性的身體開始了最初的渴望,媽媽每每在爸爸身下壓低的嗯嗯聲,總讓我在第二天魂不守舍。印象最深的兩次,一回是爸媽做完愛後,媽媽拿尿盆小便(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單位平房是沒有獨立衛生間的,晚上起夜要到院子後面的公共廁所,所以人們都備有尿盆,省得晚上跑),那時爸爸已經睡去,因為離他們做愛結束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讓人心跳的肉體撞擊聲和媽媽陶醉的呻吟使我半天不能入眠。

忽然聽到開燈的啪嗒聲,我瞧瞧把眼睛眯成一條縫,觀察眼前的動靜。只見媽媽掀開被子,慢慢挪到床尾,俯身去床下拿尿盆,進入我視線的是嫩白圓潤的女人的屁股,而且,因為剛剛結束男歡女愛,媽媽並沒有穿內褲,雪白的屁股中間是那兩瓣厚厚的大陰唇,上面沒有太多的毛毛,紫紅色的螺肉閃著還未來得及拭去的瀅瀅水光。那一刻,我的心幾乎都要跳出來了,呼吸急促,口乾舌燥。不知道是不是我不均勻的呼吸引起了媽媽的注意還是媽媽的無意識,她回頭看了一眼我,說實話,當時把我嚇壞了。

正不知如何裝睡之時,媽媽有很自然地回過頭把尿盆放在身下,身子蹲在尿盆上,一陣唰唰聲飄進我的耳朵,後來我知道並不是所有的女人尿尿都能發出唰唰聲,因陰部不同的結構而有差異。媽媽的陰部因為兩片陰唇很大很厚,才發出那動聽的、帶有哨音的唰唰聲。末了,是幾滴尿液滴在盆中的叮叮聲,這聲音又似敲在我的心跳一般……另一回是初夏時節,天氣已經有些熱,但晚上還是有絲絲涼意的,所以要蓋薄被子。那晚爸媽做愛的時候開著家裡那台十七寸的黑白電視機,現在已經不記得當時放的是什麼片子,或許我壓根就不知道播的什麼,因為我的注意力本就不在那上邊。

也許是因為開著電視的緣故,他們以為可以遮蓋他們瘋狂索取的暢快之聲,這次的媽媽顯得尤其投入,她騎在爸爸身上,雙手拄在爸爸胸前,把兩隻雪白的乳房擠得變了形狀,屁股極速上上下下砸在爸爸的小腹上發出啪啪的響動,脖頸上滿是汗水,連鬢角的頭髮都一縷縷的粘在腮邊。媽媽恣意的索取著,像極了一只發瘋的野獸,在高潮的那一刻,身體伏在爸爸身上不停地抖動、抽搐。血脈憤張的我下身堅硬如鐵,我不敢再看下去,對於小小年紀的我和已經有了生理發育的我來說,這香豔的一幕實在是讓人不能自持。

云雨過後,是短暫的靜謐,後來聽到他們關了電視,漸漸有了爸爸的鼾聲。本身炎熱的天氣加上燥熱的心情,撩得我把一隻腿伸在外邊,這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下邊的傢伙自剛才香豔的場面就一直硬不自持,現在稍微軟一點,卻因為形狀的反覆變化從褲褲裡露出頭來。因為緊張,我一動也不敢動,保持一個姿勢,身體幾乎都要僵了。

我是睡在媽媽一側的,也許因為媽媽從瘋狂的性愛中平復下來,注意到了身邊的我,怕我著涼,伸手拽了一下被我伸在外面的那條腿壓著的被子,這一拽一提不要緊,鑽在外面的漲漲的下身被媽媽看個正著。在我模糊的記憶裡,媽媽支著被子有半分鐘的愣神,隨後,我感覺一支溫暖細嫩的小手將我的長槍塞回內褲裡,那一瞬間我極力地控制自己地情緒,生怕那話漲得更大,但往往事與願違,媽媽的手碰到我JJ的時候,它還是猛地彈了一下。媽媽在停頓的那半秒鐘裡想了些什麼,我至今不得而知,是知道了我的偷窺,是發現我偷窺後的羞赧,還是其他?後來,和媽媽有了性愛之後我曾經問過,她說她不記得了,我也就沒在追問,但我知道她沒有實話實說。無論怎樣,這次的事情也許正是我與媽媽不倫情愛的最初鋪墊,那個初夏之夜,我窺見了媽媽的瘋狂,媽媽撫摸了我的JJ……

說到這裡,我想我應該介紹一下故事的人物,我今年32歲,80後,某企業高管;我的媽媽,本文的女主人,某縣城銀行職員;我的爸爸,某縣城一個小局長;我的大姨,比媽媽大兩歲,縣城醫院的婦產科主任醫師;我的大姨夫,縣城餐具廠的廠長。之所以在這裡介紹大姨和大姨夫,是因為後面還有涉及到他們的故事,隨後聽我慢慢道來吧。後來,我在一次同爸媽朋友吃飯的時候無意間得知,當初大姨夫是先追求媽媽的,後來爸爸的介入讓媽媽最終選擇了他,大姨和大姨夫最終走到了一次。有時候,我很感謝大姨夫和媽媽,如果當初大姨夫沒有退讓,如果媽媽不堅持和爸爸結合,也就沒有我,也就沒有我要講述的這個故事了。

言歸正傳,大概在我十四歲的時候,局裡蓋了新樓,我們家搬進了兩居室的樓房,自此,我和爸媽也就分開睡了。但幸運的是,那時的爸爸總是出差,媽媽膽小,會在爸爸出差的日子要我陪她睡。媽媽與大姨都是天生麗質的美女,年輕時候追求她們的可不止爸爸和大姨夫,她們都有共同的特點,身材豐滿圓潤,皮膚白皙,個子高挑,即使到了現在的年齡,開起來也是三十五六歲的樣子,或許是因為兩家的條件都不錯,她們保養的都很好。

也正是因為這樣,亦或許是那刻骨銘心的偷窺,每每陪媽媽睡覺,幻想著豐滿白皙的胴體,我總是輾轉難眠,更有甚者,我幾次在媽媽身旁自慰。有一次,剛躺下不久我就迫不及待地掏出傢伙擼起來,幻想著媽媽的身子,回憶著媽媽銷魂的呻吟。

可正當我就要射出的時候,媽媽說話了:小健,睡著了麼?hhhbook.com我渾身打了個激靈,裝作似睡非睡的樣子含糊地回答:嗯……咋了?媽媽:沒事,就覺得床在晃,是不是地震了,你有沒有感覺到?我:沒有啊。媽媽不再說話,我知道是自己的動靜太大,驚擾了媽媽,所以停止了動作。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吧,忍不住要射出來,就又開始擼管,但後面的動作輕了很多……

時間在不經意間慢慢流走,18歲那年我開上了外省的大學,離開了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小縣城。家裡人送我去上學的那一天,熱熱鬧鬧,我突然覺得爸爸老了,在政府工作的人出差、加班、應酬,讓一個四十五六歲的人開上去像個小老頭,白頭髮多了不少。

而媽媽和大姨卻依舊風韻撩人,像熟透了的櫻桃,忍不住想讓人咬一口。那一年,媽媽38歲,大姨40歲……大學生活沒有想像的那麼豐富,除了上課,玩游戲,談戀愛成了男生們另外的樂趣,我自然也不例外,但不可想像的是我交的女友總是比我大兩歲,是高年級的,為此舍友老嘲笑我說口味重。

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媽媽的影響,我總會將自己的女友與媽媽比較,長相、身材,甚至做愛的表情,甚至一度幻想在我身下呻吟快樂的女人是媽媽……

媽媽時不時打來電話,過問我的情況,但除了學習和生活,也會問我談沒談女朋友,當我告訴她談了的時候,她有片刻的沉默。接著就會問:她漂亮麼?是不是比媽媽還漂亮?

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會驕傲地說:可漂亮了,媽您一定滿意。現在想來,我真的有些過分,完全沒有顧忌媽媽的感受,那時媽媽對我的另一種愛已經初露端倪……大一暑假,我藉口參加學校的勤工儉學活動沒有回家,好與女友行魚水之歡,電話告訴媽媽,在那頭她似乎很失望,也有些許生氣,當然這是後來回憶起來才想明白了的。我與女友在校外的城中村租了間小房子,夜夜纏綿,無盡偷歡,十來天的工夫,感覺人都消瘦了不少。記得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上午,我還沒有睡起,手機就響了,一看是媽媽的電話。

媽媽:小健,在哪兒?媽媽到你學校門口了。

我一個彈跳做起來:媽,您怎麼來了?

媽媽:怎麼不歡迎!

我:不是,不是,高興還來不及呢,您等著,我去接您。

女友被我們的通話吵醒,睡眼惺忪地問我怎麼回事。我說我媽來了,她立馬慌張起來。

我:沒事,剛好帶你見見我媽。

女友:合適嗎?

我:怕啥,我媽又不吃人,我寶貝又這麼漂亮。邊說我邊在女友的臉蛋上捏了一下。

簡單的收拾過後,我和女友來到學校門口,介紹雙方的時候,我仔細觀察了兩人的表情,女友是不好意思,媽媽抿著嘴,只是輕輕滴點了下頭,而後咬著下嘴唇,把女友打量了好一會兒。接了媽媽,把她引到租住的房子,看到凌亂的東西,連個落腳的地都沒有,媽媽一臉的不高興,發了幾句牢騷。說什麼,吃也吃不好,住也住不好,都瘦了,也不知道收拾屋子……邊說著邊幫我們打掃,女友要幫忙,媽媽沒讓。可出醜的是,媽媽居然在床下掃出了用過的套子,也不知道是哪天扔下的,那一刻,媽媽一怔,臉色有些難看。因為媽媽的到來,女友去本市的同學家裡住,媽媽和我在出租屋裡暫住兩天,因為是大學城,離市區較遠,住賓館來回跑不方便。就是這個假期,就是租住房的這兩天,讓我和媽媽的人生軌跡發生了變化……吃過晚飯,媽媽跟我聊了好多家裡的事情,爸爸提正科的事馬上就公示了,應酬更多了,十天有八九天都在外邊;大姨家表姐畢業準備考公務員,大姨夫的廠子今年效益特別好,等等,家長裡短,裡裡外外,說了很多。我也覺得很媽媽有說不完的話,聊到深夜時分,媽媽說:睡吧,明天帶我到市裡逛逛。噢,有沒有小盆,做了一晚上的車,媽媽要簡單洗一下,你也洗洗,要不都臭了。說臭的時候,特別強調了那個「臭」字。我為媽媽找來小盆,卻發現沒有地方洗,幸好屋子中間有平時晾衣服的一根繩子,我找了幾個夾子,把床單夾在上面,算是把一間小屋隔成了兩間。一切就緒,媽媽繞到床單後面,窸窸窣窣脫衣服的聲音傳來,而後是嘩啦嘩啦的撩水聲。我忽然發現房間裡的燈在媽媽那一側,燈光照耀下,一具誘人的女人身體映在布單上,38歲的媽媽,雙乳依舊是那麼堅挺,臀部依舊翹圓。我不由得壓了一口吐沫,想讓自己不去看,卻怎麼也忍不住。

媽媽:小健,你和她什麼時候同居的?說「她」的時候,有片刻停頓。

我:沒,沒多久,就是今年暑假,我們都沒回。我支吾著回答,其實,我上大學不久就和女友談了,在大一上學期就同居了,但我們敢說。

媽媽:正在長身體的時候,有些事不能……你知道吧?

我:嗯。

媽媽:嗯什麼嗯,媽媽是認真地,凡是都要有節制,明天媽去超市給你買些枸杞、甲魚熬湯,好好補補。噢,你把媽媽包裡的睡衣拿給我。

聽到這話,我轉身拿過媽媽的行李箱,拉開拉鏈,上邊是幾件換洗的裙裝,大花的筒裙,收身的那種,我想穿在媽媽身上一定好看。往下翻,是一件淡粉色的睡衣,那種棉棉的材質,我把這件往外一抽,帶出來一件紗質的肉色內褲,很薄很薄,幾乎透明,蕾絲的花邊,而且還是丁字褲。摸著這件內褲,我的下身立馬脹大起來。

媽媽:找見沒有?噢,還有那件內褲,都拿給我。

哦!我定了定神,趕緊送過去。

媽媽洗完,催促我也去洗,簡單的清洗過後,我來到床上,見媽媽正靠在床頭翻一本雜誌,粉色的睡衣緊貼在身上,勾勒出動人的曲線,媽媽沒有穿胸衣,兩個凸起頂著睡衣若隱若現,因為是低胸,兩坨白皙的肉肉在頸下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這一幕讓我不自覺地有了反應,下面慢慢撐起了帳篷。怕被媽媽看見,我趕緊彎腰躺倒在床上,側著身,把腿蜷起來。

我:媽,趕緊睡吧。

媽媽:嗯,好。

放下手中的書,媽媽關了床頭的開關。屋子一時間黑下來,但慢慢又隨著屋外的燈光有了丁點亮意。過了半個小時,我仍舊輾轉難眠,似乎媽媽也是,並沒有聽到她睡熟的聲音,我們似乎都在等待著什麼。屋子裡靜悄悄,能聽到兩個人輕微的喘息聲,我翻了個身,見媽媽背對著我,因為蜷腿,圓圓的臀部愈加顯出她的飽滿。或許是來回翻身的緣故,媽媽的睡裙邊緣挽到了胯間,一根細細的肉色布帶勒在股間,白白的半個屁股清晰可見。如此的景緻讓我瞬間被擊垮,腦子裡一片空白。我鬼使神差地把手伸向那無數次在夢中、在自慰中嚮往的地方,我的手在抖,當掌心觸碰到媽媽的豐臀時,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老天在幫我,此時的媽媽沒有任何反應,任憑我的撫摸,我激動的心愈來愈火熱,我已經不滿足於在臀部的撫摸,大著膽子,我把媽媽的睡裙挽得更高,讓整個臀部和腰都露出來,媽媽的腰很細,沒有一絲的贅肉……正當我徜徉在我的美夢中時,突然覺得有東西碰到了我的JJ,是的,是媽媽的手,那纖指隔著我的內褲來回摩挲,麻麻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而讓我更加想不到的是,過了一會兒媽媽的手居然伸到我的內褲裡邊,在沒有任何阻擋緊握我陰莖的那一刻,媽媽發出了悶悶的一聲「呃……」。此刻,我已經不顧一切,緊緊貼上前樓主媽媽,手無輪次地在媽媽胸前和臀部撫摸、揉捏,胡亂地撕扯著媽媽的睡裙和內褲,媽媽配合著我把內褲褪到腳裸,脫了睡裙,雪白的胴體一覽無餘,但她卻始終沒有轉身,後來媽媽說第一次她不敢面對我。我摸索到媽媽兩腿之間,濕濕滑滑的陰部像清洗中的蚌肉,媽媽的水已經將那一片完全打濕。在我碰觸陰唇的時候,媽媽的身體不由得抖了兩下,握著陰莖的手也更緊了,而且力度很大,我感覺快要射出來了。

我:媽,讓我進去好嗎?

媽媽:嗯。這一聲嗯輕的幾乎聽不到。

似是得了聖旨,我脫掉內褲,緊貼到媽媽身後,側身挺了進去,因為濕滑的淫水讓我的進入毫無阻攔,一查到底,媽媽隨機長長地一聲「啊……」。我不顧一切的奮力抽插,因為側身,我把手扶在媽媽腰間,用力下向拉媽媽的身體,陰莖則用力往上挺。媽媽把頭埋在枕間,一隻手捂著嘴,儘量把聲音壓住,另一隻手則死死地拽著枕巾。幾分鐘的工夫,我已是大汗淋漓,似乎媽媽也是,而且流出的水更多,伴隨著臀肉撞擊的啪啪聲,還有我的陰莖在媽媽小穴裡進出的咕唧聲……這次的時間並沒有太長,10分鐘不到的樣子,我就感覺要射了,原本想控制一下,但就在這個時候,媽媽的的小穴在一緊一緊的收縮,不知何時,媽媽將枕巾咬在嘴裡,發出一聲聲悶哼。快感刺激著我的大腦,一下子爆發了,一股股精液伴隨著陰莖的顫抖射在媽媽的最深處,而媽媽則在那一刻吐出枕巾,酣暢淋漓地叫起來:啊……啊……而且,抓過我扶在她腰間的手,用力按在她的乳房上。媽媽的喊聲似乎要將房子震塌,身體更是不停地顫慄,扭動的屁股不在矜持,而是拚命往後頂……高潮過後,一切歸於平靜,我從後面環抱著媽媽,親吻著她的脖頸,陰莖半天才想抽出來,可我剛一動作,媽媽立刻用手拉住我的臀部。

媽媽:別,別抽出來……又是極低的聲音。

我順從地繼續停留在媽媽的身體裡,兩人都再沒說話,昏昏睡去。

沉睡中被城中村的熙攘吵醒,睜開眼發現媽媽安靜地躺在我的臂彎裡,像個新婚的妻子,睡夢中還帶著微微的笑意,我禁不住吻了一下媽媽的額頭。沒想到這一吻竟然驚醒了媽媽,她睜開眼,在看清我的瞬間慌亂地用手攬在胸前,臉色通紅。

媽媽:小健,趕緊起吧,是不是很晚了。

不等我反應過來,媽媽已經快速的坐起來伸手去旁邊的椅子上拿衣服。我一把將她抱在懷裡,不讓她動作。

我:好媽媽,我要你。

媽媽:寶貝,別……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能這樣放縱,晚上媽媽給你,好嗎?

我:我不,我現在就要,好媽媽,好若蘭。

我一邊說一邊不停滴用手在媽媽的胸前遊走,那股飽滿我一隻手幾乎覆蓋不下,那顆小櫻桃堅定地站立著,曾是它哺育我的成長。在我喊「好若蘭」的那一刻,我分明感覺到媽媽身體似觸電一般打了個激靈。我知道,在喊出她名字的那一刻,我與媽媽已經從單純的母子定義增加了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性與愛、靈與肉的另一層交融。片刻的停頓,媽媽猛地回轉身,熱辣的最嘴唇探尋我的親吻,當兩唇相對是人本能的熱烈回應,舌尖的糾纏,牙齒的碰撞,唾液的匯流,在那一刻是如此的美妙。我扳過媽媽的身體,猛地壓在身下,用舌尖和嘴唇在這充滿成熟女人誘惑的身體上遊走,脖頸,耳垂,前胸,腋窩……那天的天氣很好,陽光透過出租屋薄薄的窗簾照得屋裡透亮,再不似昨夜,當下,我可以好好欣賞床上的美人,一個近20年我朝夕相伴的女人。從雙峰一路向下,我的舌尖劃過媽媽平坦的小腹,觸及到稀疏的小林,是的,媽媽的陰毛不是很多,點綴在陰帝的上方,彎彎曲曲、稀疏地分佈著。我抬起頭,正看見媽媽使勁將頭從床上抬起來,注視著我的動作,眼神有些迷離,我不知道是渴望,是期待,是興奮,還是緊張。我惡作劇般一個猛勁兒將媽媽雙腿向上一架,推成了M 型,流著泉水的泉眼正水靈靈地看著我。

媽媽:呀……小健,別。

一邊說,媽媽一邊急急地用手摀住陰部。那一刻的我是瘋狂的,那能忍受這樣的半遮半掩,我有些粗魯地將媽媽的雙手掰向兩邊,按在大腿根部。這樣一來,媽媽的陰戶洞開,瑩瑩的愛液還在不斷地湧出。我猛地一個俯身,嘴重重地吸在滑膩膩的肉肉上。

媽媽:哦……啊……小健,別,髒……髒……啊……

媽媽用力向外推我的頭,但愛液卻在不聽話地一股股流出來,舌尖穿梭在大陰唇中間,發出嘖嘖的響聲。慢慢地,媽媽停止了抵抗,屁股不聽使喚地向上拱著,應和著我的舔舐,身體不停滴顫抖,我的腮邊都是滑滑的淫液。

媽媽:哦……噝……啊……寶貝,深點,哦……舌尖再進去點,哦……對,啊……唔……興奮間,我感覺媽媽的聲音帶著哭腔。抬頭望向媽媽的臉,卻見兩道淚痕順著顴骨的上沿流到耳際,我停止了吮吸,匍匐著向上爬,和媽媽面面相對的時候,輕輕拂拭著她臉頰的淚珠。

我:媽媽,怎麼了?

媽媽:好孩子,媽媽高興,是興奮,是做一個女人的興奮,你讓媽媽又嘗到了多少年前的滋味,來寶貝兒,別停,讓媽媽更舒服。

一邊說,媽媽一邊伸手握住我的陰莖,引到它進入溫泉深處。滑滑的淫液讓它的進入十分順暢,我有一次在孕育我成長的大房子裡恣意探尋,探尋這裡邊的每一層褶皺,每一個凸起,每一寸細胞,我是這樣裸露著和媽媽肉與肉緊密接觸,這是除爸爸之外的另一個男人,如此完整地進入這片神秘地帶。我不知道媽媽怎麼想,她在這個世界上擁有的不止一根這樣肉棒,此刻,在蜜肉間進出的肉棒,不是她老公的,而是她兒子的……深深淺淺的抽查,伴隨著媽媽快樂的呻吟和四濺的愛液,還有媽媽似哭似笑的哽咽。媽媽把我抓得很緊很緊,我感到背部被她抓得有些火辣辣的,媽媽兩腿更是緊緊盤在我的腰間,使得我動起來都有些困難。我停頓了一下,等媽媽的腿放下,起身從她身體裡抽出,托著媽媽的腰,將她扳過來。

媽媽:呀……小健,你幹嘛?

說話的工夫,一個成熟女人的豐臀已經呈現在我的面前。

我:媽,你跪在這兒,我想從後面進。

媽媽:別,這樣的姿勢太……

她沒有說完就不說了,我知道,她害羞,女人的本能,當一個女人以這樣的姿勢與你做愛,那她什麼都袒露給你了,陰部、菊花、白花花的臀部。雖然媽媽說了別這樣,但還是配合著蜷起膝蓋,上半身緊貼在床上,讓整個屁股暴露的更多。我不得不說,媽媽的身材是那樣的好,這個姿勢顯得媽媽的腰更細,臀更大,嫣然一個「凸」字的形狀。因為前身緊貼在床上,高聳的屁股和腰以上的部位幾乎成了直角,似是倒「L 」型,之前流出的愛液因為不停地摩擦,已經在會陰部分形成了白色的乳液,有的甚至流到了菊花邊緣。我沒有急於在此進入,而是細細品味著老天賜給媽媽的姣好身材,賜給我的視覺盛宴。我伸出舌尖,在陰部周圍慢慢滑動,又一口將整個陰部含在嘴裡,用力的向外嘬。這又引來媽媽歇斯底里的低吼,像只剛剛出籠的猛獸,聲音刺激著我快速挺起陰莖一插到底,僅僅剛進入,我就覺得媽媽陰道出現收縮,看見她雙手死死地抓住床單,「呃」了一聲,像是停止了呼吸,媽媽高潮了……媽媽:啊……過了大概二三十秒的樣子,媽媽才像甦醒一般緩過勁來,長長地喊了一聲。我把陰莖抽出,媽媽的屁股不停滴上下聳動、抽搐、顫抖,並在我龜頭徹底離開陰部的一刻,「刺啦」一聲,噴出零星尿液。待到她稍微緩和,我再次進入桃花源,快速抽插,這一次,我享受了我與親愛的媽媽一次創造的極限歡愉,我們同時高潮了。

激情過後是平靜,我和媽媽再次相擁睡去,等我醒來,四周是繞鼻的飯香,媽媽在我們租住屋走廊的煤氣灶上為我準備了午飯,說是午飯,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了。我穿好衣服,卻不見媽媽的身影,四處找時卻看到了小飯桌上的字條。

「健健,媽媽回去了,買了今晚的火車票,假請的很短。你好好吃飯,做了些你愛吃的,還有甲魚湯,好好補補,不能把身體透支了。不管對我,還是她——你的那個女朋友,都要知道節制。這兩天,媽媽過的很好,很幸福,這都是你給媽媽的,媽媽會記得。國慶節放假的話回家吧,媽媽等你。——愛你的若蘭」

看完字條我趕忙給媽媽撥去電話,她卻沒有接。再打,還是不接。大概過了10多分鐘,收到媽媽的短信:

小健,媽媽這會接起電話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我想靜靜,下午5 點50的那趟車,馬上就檢票了,你不用送了,我又不是孩子,等你回來。

我: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再告訴我,吻你!

媽媽:嗯,

媽媽嗯字短信後是逗號,我當時猜想,他是想打「吻你」倆字的,但最終沒有打出來,或者打出來又刪掉了。後來,她和我說了實情,正如我所想。

美美地吃過媽媽做得午飯,我躺在床上發呆,想了很多事情,關於自己的,關於我和媽媽的,關於我和女友的,關於這個家庭的……媽媽走後第二天,我聯系到女友,很自然她搬回來並重新開始了我們的同居生活,但和之前的味道似乎不同了,暑假結束以後,更為正常的學習生活又開始了它的乏味和枯燥。國慶節前的一週,收到媽媽的短信。

媽媽:健健,國慶能回來麼?

我:當然,我想媽媽。

媽媽:媽媽也想你。

我:想我什麼?

媽媽:臭小子,胡說什麼!再說不靠譜的話,你就別回來了。

我:好媽媽,我不胡說,等我回來。

媽媽:嗯,把回家的行程確定後告訴我。吻你!

我:吻你,寶貝。

這樣的短信似乎稀鬆平常,媽媽也漸漸釋懷了,沒有了最初的負罪感和不安,更不會不知如何面對而不接我的電話。在暑假到國慶節的這段時間,確切說是媽媽回到家後,我們短信往來,抒發自己對對方的思念,像初戀的情人,一切那麼自然。我提前一天到家,媽媽來車站接的我,爸爸去省裡學習,要到3 號才能回來,因此也不可能來接站。見到媽媽的時候,很興奮,看她的樣子出門前一定精心打扮過,黑色緊身的套裙,上身是一件白色的T 恤,低領的那種,黑色的絲襪包裹著筆直的雙腿,一雙米色的高跟涼鞋把1.66的個頭襯托的更高,臉上顯然化了淡淡的妝,一點也不妖豔,任何男人看到都會怦然心動的那種。見我下車,媽媽微笑著迎上來,沒有說話,抿著嘴,只是帶著笑默默接過我手中的包,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惹人憐愛。路上媽媽開著車,我們都沒有多說話,進入小區,將車停在樓下,我快步走到媽媽跟前拉起她的手就向樓梯口跑,是的,是小跑。我們家在6 樓,我們雙手相扣,一前一後往上爬,我的手心在出汗,手裡把媽媽拽的更緊,媽媽也是,緊緊的回應我。「哐」,隨著關門的聲音,我和媽媽同時立在門口,四目相對,只有喘息,媽媽的胸前,一高一低的起伏著,微張著嘴,就這樣看著我。那一會兒很安靜,我們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最後,還是媽媽先開口的:去,做了一晚的火車,洗洗去,我給你放水。

嘩嘩的水聲在浴室響起,不多時,媽媽喊我。我進的浴室,環抱住正彎腰試水溫的媽媽,聞著她髮際的清香,低低的說:謝謝媽媽!

媽媽:傻孩子,謝什麼,趕緊洗吧,要不水該涼了。

鬆開雙手,我開始脫衣服,媽媽一件件接過去,很快就一絲不掛了。而因為媽媽在身邊,我的下身也不爭氣的硬起來,直挺挺、雄糾糾地杵著,媽媽見狀噗嗤笑出了聲,又趕緊用手把嘴捂起來。

媽媽:小色狼。

那話裡滿是愛,還有男人與女人之間撩撥的曖昧。媽媽收斂了笑容,痴痴地看著我,緩緩伸出手,在我的胸膛上輕輕撫摸。

媽媽:寶貝長大了,長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我按住媽媽的手,一把把她摟進懷裡。媽媽一聲嚶嚀,手中的衣服無聲丟落在地上。我慢慢親吻她的脖頸,在耳際輕輕地吹氣,尋找她的香唇,慢慢褪去她的衣服,拉著散發著成熟氣息的美人,一同踏進浴缸……我們瘋狂的接吻,慢慢從一開始的被動變為熱切的回應,她的雙唇離開我的唇間,一路向下,吻我的胸部,吻我的小腹。一隻手把玩著我的蛋蛋,一隻手在陰莖上上下擼動,當龜頭觸及她下巴的一刻,是短暫的停頓,然後一股濕熱包圍了我堅硬的棒棒。我登時打了個趔趄,舒爽的叫出了聲,出乎我意料的是,媽媽的口活是那樣的嫻熟,沒有一點齒感,經受不住強烈的刺激,我一屁股坐在浴缸裡。媽媽也迅速蹲坐下來,雙手將我的臀部托起,再次準確的含了下去。我飄飄欲仙,享受著眼前這個熟悉而有陌生的女人帶來的陣陣快感,只兩分鐘的工夫就感覺酥酥麻麻,要射精了。

我:媽,我到了,停下。我一邊說,一邊推媽媽的頭,但她似乎沒有聽見,更加變本加厲的瘋狂吮吸,我感覺她的喉嚨裡似乎裝了個吸盤,一個沒留神,一股濃濃的精液噴湧而出。媽媽停止了動作,用嘴緊緊裹著我的陰莖,慢慢吐了出來,嘴角一股白白的乳液溢了出來。我趕緊坐起來,雙手捧著媽媽的臉,深深地吻了下去,唾液混合著精液,在我們的舌尖糾纏,味道並不好,但媽媽沒有任何怨言,靜靜地享受著……年輕真好,在擁吻的刺激下,我的身體有兩三分鐘就恢復了堅硬,媽媽不小觸到,推開我說:怎麼這麼快又硬了!

我:因為美麗的媽媽,它是媽媽生的,也是為媽媽而生。

媽媽:胡說八道。

一邊說,媽媽一邊摩挲這我的肉棒,呼吸愈來愈急促。

媽媽:幫幫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