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絕色後母的幸福生活

秦青的幸福生活要從他讀高二的時候說起,那一年他剛滿十六歲。

但不幸福的生活在十三年前就已經開始。

十三年前,秦青的母親因為憂郁,患上肺癆而死。

幾年後,父親秦開源在外創業,認識了秦青現在的後母林雪茵。

秦開源是一個極端霸道的大男人主義者,不但對洶酒罵人、打人,更是獨斷專橫,盡管他事業上有所成就,但是秦青一點也感受不到父愛。

十年來,秦青得到最多的關懷就是後母林雪茵的愛護,林雪茵一直沒有生兒育女,她把秦青視為己出,像對待親生兒子一樣疼愛。

在沒有父愛的家庭裡,秦青除了平日上學讀書,唯一的樂趣就是玩電腦看碟。

對於缺少父愛良好教育且真正處於青春發育時期的秦青而言,看色情的A片和小說那是很自然的事情,甚至成為了他的專職愛好。

秦青的學習成績一直是班裡的拔尖,綜合成績從未落下過前五,是全年級培養考重點的尖子生。

有了學習成績強力支撐,秦青對於自己的愛好得到了更多時間的支配,而且沒有人去干涉他的自由愛好。

每每秦青看到A片及色情書上那些做愛場景,都不禁的手淫,甚至會對身邊的女人進行意淫,想入非非。

對於秦青而言,最令他迷戀的女人,非後母林雪茵莫屬。

林雪茵出身名門,年紀三十出頭,平時很注重美容養顏,有著美艷動人的容貌、似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一雙水汪汪的媚眼、微翹上薄下厚的紅唇、肥大渾圓的粉臀,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

因為秦開源是自己開公司,很多時候都在外邊,當然,女人他從未少養。當初他娶林雪茵,一來是看上她的美貌,二來就是想借助林家的財力發展自己的事業。十年過去,秦開源也算闖出了名堂,就把林雪茵拋在家裡,自己到處風流快活。

林雪茵與秦青在家裡,有點相依為命的意思。

林雪茵心裡埋怨丈夫,但並不敢言,相反,秦青非常樂意過這樣的生活,不但不必看父親的臉色過日子,還可以快樂的與林雪茵相處。

林雪茵雖然生活富裕、養尊處優,但愁鎖心頭、萬般的寂寞空虛,hhhbook.com正值狼虎之年的她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顛峰狀態,正是色欲旺盛的年華,卻夜夜獨守空閨,雖有豐滿迷人的胴體及滿腔的熱情,卻無知心適意的人兒來慰藉她的需要,美艷的林雪茵猶如守活寡的空閨怨婦,卻不敢做出任何外遇偷情,唯恐稍一不慎壞了女人的名節,性的飢渴就這般地被禮教無情壓制!

而正青春期的秦青把成熟美艷的後媽化作西洋神話中美麗女神維納斯,每次經過色情媒體刺激後,腦海中總不由自主地浮現林雪茵凹凸誘人的美妙胴體,幻想著她當著自己的面前,將一身華服全給褪下,豐滿成熟、曲線玲瓏的胴體一絲不掛展現在他眼前,這般對長輩非份性幻想使他有罪惡感,但林雪茵豐腴成熟的胴體對青春期的秦青有著無與倫比的誘惑,他淫亂的意識始終難以消逝!這天周五的下午,因為是周末,秦青跟同伴在學校打球,一直到傍晚七點多才回來。

秦青家是一棟獨立的別墅,他剛開門入屋,便聽見林雪茵正在廚房作晚飯,秦青就循著聲音來到廚房。

看到林雪茵在做菜,秦青說了聲:林姨,我回來了。

林雪茵回頭看了秦青一眼,見他一身球服,大汗淋漓的樣子,關懷的道:先去洗澡,我很快就弄好你最愛吃的了。說著,她便轉身背對著秦青繼續炒菜。

這時林雪茵彎下腰要打開櫃子,秦青本來正要轉身,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停住了腳,原來林雪茵今天穿著一件很短的窄裙,當她彎下腰的時侯,秦青從後面清楚的看見她黑黑色的三角褲,邊緣鑲著蕾絲,只包著豐滿臀部的一小部份,可以看出來是很小很性感的一件三角褲,秦青不禁看得下身發熱起來,不知道有多久,林雪茵好像一直找不到她要的東西,而秦青也更仔細的欣賞這風光。

啊!林雪茵似乎感覺到秦青火熱的眼神,回過頭來,秦青有點失措,匆匆的回過身走向浴室。

這一幕一直停在秦青的腦海中,洗澡時忍不住開始套弄著秦青那已勃起的陽具,突然,秦青發現一個影子在浴室門口,猶豫了一下,秦青輕輕打開門,看見林雪茵的背影閃進廚房,秦青心裡一陣狐疑。

是林姨……

自從一個月前秦青在自己房間看A片被林雪茵發現,她一直都有些異常的舉動。比如以前她從來不叫秦青洗衣服的,可是這幾天,總是叫秦青去把浴室籃子裡換下來的衣服拿去丟進洗衣機洗,而秦青每天都會在籃子裡發現林雪茵各式各樣性感透明的的三角褲,有時一件,有時好幾件,有的還殘留著一些黏液,而且每次都是在一堆衣物的最上層,好像怕秦青看不到一樣,莫非……,林姨她……一想到是不是林雪茵刻意在誘惑自己,秦青心裡就一陣興奮和衝動。

他不禁再仔細的回想最近遇上的一些蛛絲馬跡,突然想到有一次早上,自己剛睡醒,睜開眼睛發現林雪茵兩眼直看著秦青勃起的下面,並沒有發現秦青已經醒過來,只看見她似乎在猶豫一件事,突然,林雪茵伸出手慢慢靠近秦青已快撐裂內褲的部位,就快接觸到的時候,她的眼神跟秦青對個正著,林雪茵反應強烈的馬上把手縮回去。

小青……怎麼不把被子蓋好。林雪茵避開秦青的眼睛,回身出去。

想到這裡秦青更肯定了。

是的,林雪茵對自己有想法。

得到答案,秦青心裡一陣莫明的興奮,因為他自己一直也渴望著有那麼一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荒謬,同時也違反倫理道德,但是想到林雪茵只是比自己大十來歲,又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而且一想到自己父親的經常不在家,對林雪茵的冷淡,他就覺得對林雪茵不公,甚至替她感到委屈。

在秦青的腦子裡,長期這樣下去,林雪茵總有一天會忍受不住的要紅杏出牆,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他秦青寧願自己去擔任那個角色,總比便宜了外人強,肥水不留外人田,更何況是這麼大的一頂綠帽子。

這時秦青匆匆換好衣服離開浴室,林雪茵還在廚房,秦青走了進去,發現林雪茵好像在想什麼,並沒在做菜,只是看著爐上的鍋子發呆。

秦青輕輕走過去,拍了她一下,她好像觸電一樣,大叫一聲。

啊!林雪茵驚叫一聲,接著道:小青,你要嚇死媽啊?秦青微笑的道:林姨,你在想什麼啊?林雪茵一陣遲疑,支吾的道:沒……沒什麼……該……吃飯了!說著,嬌羞無限,整個嬌媚的情態剎是動人。

秦青一直都覺得林雪茵很美,現在這個樣子更讓秦青動心不已,秦青伸出手拉著她的手,道:好,一起吃吧!林雪茵似乎被秦青的舉動弄得不所措,但是並沒有拒絕。

飯桌上秦青一直注視著林雪茵的眼睛,林雪茵一副局促不安的樣子。

小青……,你干嘛一直盯著媽看啊!秦青得意微笑的道:喔……林姨!沒什麼,只是覺得你今天好美。林雪茵嬌羞的輕啐道:小鬼!連媽的豆腐都要吃啊!秦青一臉認真的道:是真的,林姨,其實……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你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林雪茵心中一動,全身輕微的顫抖,道:我老了。秦青卻認真的道:才不會呢!如果……如果不是我父親,我……我一定……一定怎樣?林雪茵似乎很急迫的追問。

秦青堅定的道:一定……一定會瘋狂的愛上你!啊!?林雪茵一陣驚訝,嬌羞無限。接著喃喃的道:你是說真的?當然是真的。秦青伸出手緊握著林雪茵的手,林雪茵頓了一下,但是並沒有拒絕,也反手緊握了秦青,用拇指捏了一下秦青的手心,然後就把手松開來。

唉……林雪茵一陣長嘆。

林姨,怎麼了?秦青關心的問道。

沒什麼,小青,或許這十年來,你一直把我當做你的親生母親。所以你才會感動如此的親切,小青,看著你一天天長大,我……我真是太高興了……媽說著,掉下了眼淚。

秦青被林雪茵莫明的淚水驚住了,林姨,我也很高興,你知道嗎?說著,秦青忍不住站了起來,走到林雪茵身後,用力的抱住她,雙手剛好壓在她豐滿的乳房上面,不過林雪茵並沒有拒絕,也站起來轉過身小青,你長大了。林雪茵伸出手輕撫著秦青的臉。

林姨,我……我愛你……我也愛你,孩子。林雪茵激動的用力抱著秦青,兩手環著秦青的胸膛。

秦青真實的感覺到林雪茵的乳房在秦青身上擠壓,秦青更用力的摟著她,這種真實的觸感,不由的秦青的下面已經發漲,正好頂在林雪茵的小腹上面,林雪茵似乎也感覺到了,低下頭,輕輕把秦青推開,轉過身去,秦青發現林雪茵的臉上已是一陣紅霞。

孩子……你真的長大了……我……林雪茵話沒說完就拿起碗筷往廚房方向走去。

小青,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林雪茵低聲的問道。

秦青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道:什……什麼是真的?你說……你說你……愛我。秦青一陣激動,幾乎歡呼的說道:當然是真的,我秦青發誓……從我懂事的第一天……我就……林雪茵一陣甜蜜的微笑,道:傻孩子,發什麼誓,我相信你就是了。說著就走進廚房。

不一會兒,林雪茵從廚房走出來,對秦青道:我進房去了。秦青楞了一下喔!的應了一聲。

秦青在想,現在才傍晚而已,而且一直以來,幾乎每天吃完飯後,林雪茵都會坐下來陪秦青看電視,今天怎……,莫非……,秦青做了一個大膽的假設,好,不管有沒有猜錯,相信林姨也不會責怪自己的,有了決定以後,秦青輕輕走向林雪茵的房間。

房門輕掩著,並沒有關上。

秦青輕輕推開,眼前的景像不由得又讓秦青一陣衝動,原來林雪茵背對著房門正開始要換衣服,只看見林雪茵輕輕脫下上身的T恤。秦青看到林雪茵裸露光滑的背部,上面一件黑色胸罩,跟剛才在廚房看到林雪茵的三角褲一樣,是成套的。

慢慢的,林雪茵似乎刻意要脫給秦青看一樣,輕輕的解開窄裙上的扣子,再慢慢的拉下拉鏈。

天啊!這種挑逗,已讓秦青快撐破的褲檔,更撐得難受。

那件黑色蕾絲三角褲終於呈現在秦青的面前,又窄又小的網狀鏤空三角褲,這時候穿在林雪茵身上的感覺,跟在洗衣籃裡看到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慢慢的,林雪茵解開上胸罩,秦青從後面仍可以看見那蹦出的乳房,是那麼的堅挺,然後林雪茵又輕輕地,很優雅的拉下三角褲。秦青完全的看見了,林雪茵全裸的身體,好美,好美,幾乎快讓秦青忍不住要衝過去抱住林雪茵。但是秦青還是忍了下來,這麼久了她還感覺不出來秦青在後面嗎?不,一定是故意的。

林雪茵彎下身,拉開櫥櫃,拿出另一套內衣褲,天啊!秦青已經血脈噴張了,就在林雪茵彎下身的時候,秦青看見了,從後面清楚的看見林雪茵順著臀溝往下,一條細縫,旁邊雜著許多細細的陰毛,那是林雪茵的陰戶,林雪茵的×穴。

隨即,林雪茵穿上剛才拿出來的新內褲,一樣是一套性感透明的水藍色蕾絲三角褲,然後套上一件秦青從沒看過的粉紅色薄紗睡衣。

秦青還是提不起勇氣走上前去,於是趕緊退了出來。

唉……只聽見背後林雪茵傳來一聲嘆息。

秦青的性福生活第二章林雪茵秦青沒有聽到林雪茵的一聲嘆息。

隨後,林雪茵走了出來,秦青假裝在看電視,林雪茵輕輕走到秦青的身邊,秦青轉過頭,哇!在燈光下,林雪茵的這一身,簡直是令人無法忍受,透明的睡衣裡面,清楚的可以看見水藍色的胸罩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透過兩層薄紗,濃密的黑色陰毛,若隱若現,太美了。

秦青真想趨前把林雪茵抱住,將那豐腴的玉體好好愛撫把玩一番,看得全身發熱,胯下的雞巴微微翹起,他情不自禁向前邁進,邊說道:啊……好香……林雪茵問道:小青,你在說什麼呢?秦青整顆心跳動得像小鹿亂竄,他以贊美為掩覆趨步前去靠近林雪茵的背後,胸部緊貼著林雪茵的背部:林姨…我是說你身體真香……秦青以平常一貫的作風對林雪茵贊美,他輕微翹起的雞巴也趁機貼近林雪茵渾圓的美臀,隔著褲裙碰觸了一下,秦青不曾如此貼近過林雪茵的身子,但覺陣陣脂粉幽香撲鼻而來,感覺真好!

林雪茵微微一動,道:好久沒下廚了,今天弄得有點累!秦青一聽林雪茵說累了,馬上接口說要幫她按摩,林雪茵自然樂得接受秦青的獻殷勤。

小青……林雪茵一邊享受秦青的按摩,一邊開口說著。你……還不懂林姨嗎?林姨。這時秦青再也忍不住了,他青站了起來,用力摟住林雪茵。

我懂……林姨,我早就懂了。秦青托起林雪茵的下巴,秦青吻了上去。

嗯……林雪茵不但沒有拒絕,更是把她的舌頭滑進的的口中,又把秦青的舌頭吸進她的嘴裡翻攪,秦青一手隔著透明睡衣握住了林雪茵豐滿的乳房,不斷的搓揉。

孩子……,停一下,我快不能呼吸了!秦青離開林雪茵濕潤的嘴唇,但是仍在她的臉上到處親吻著,吸吮著她的脖子,耳朵。

嗯……,嗯……小青……你……好壞……嗯……林雪茵輕聲在秦青耳邊嬌喘著。

秦青把手往下移動,撫摸著林雪茵的臀部,隔著睡衣觸感有點不足,於是秦青偷偷解開林雪茵睡衣的絲帶,睡衣隨即滑落。秦青又把手往前移動,終於來到了林雪茵的禁地。隔著內褲,秦青的手整個蓋在林雪茵的陰戶上面,來回的撫弄。

啊……嗯……小青……秦青低下頭,解開胸罩,含住林雪茵高挺的乳頭,左右來回的吸吮。

啊……你壞……你好壞……林雪茵的淫聲浪語,更是讓秦青興奮。

秦青讓林雪茵躺在沙發上,在燈光下,凝視著這美麗的身體。

青……你在看什麼啊……羞死人了……林雪茵嬌羞的呻吟。

秦青一陣陣痴迷的道:林姨,你真的好美,我愛死你了。你還說,都不曉得我這這些日子來,受了多少煎熬,你這個木頭。林雪茵敞開心扉坦然的道。

林姨,我不是沒有感覺,只是……礙於父親……我實在不敢往這方面想。唉!我也很矛盾,可是你父親現在在外邊風流快活,你我相依為命。雖然我是你後母,可是……的對你的感情……已經……超出了一般的母子之情了,你知道嗎?……可是……我又不敢……都是你啦……木頭……林雪茵無法表達自己激動的心情。

林雪茵感覺自己已經受夠了秦開源,她不敢出軌,但是看著秦青一天天的長大,她的心中漸漸多了一份渴望,你知道嗎?我這些內衣褲,都是為你買的……每一件,都想穿給你看。林姨,望去知道,這些日子你受苦了!秦青輕吻了一下林雪茵的額頭。

秦青拉著林雪茵的手,隔著長褲貼在秦青的陽具上,林雪茵隨即用整個手掌握著,撫弄著。

青……你的……好大……林雪茵嬌羞的道,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秦青面前表現如此迫不及待,或許她真的是干枯了很久。林姨喜歡嗎?秦青刁鑽的問道。

你……討厭……林雪茵舉起手假裝要打秦青的樣子,嬌嗔的模樣,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更讓秦青愛極了。

小青,林姨都被你脫成這樣了,你呢?林雪茵看著秦青道。

秦青飛快的脫去衣服,只剩一條內褲,興奮的道:這樣公平了吧!林雪茵主動伸出手隔著內褲握住秦青的陽具。

小青,秦青好幾次都想摸摸它,可是……我了解,林姨。林雪茵輕輕的拉下秦青的內褲,已經布滿青筋的陽具,蹦的跳了出來。

啊!林雪茵睜大眼睛,驚呼的叫道:好大……比我想像的還要……秦青微笑的道:林姨,已後它就交你了。小青……林雪茵突然張開嘴,把秦青秦青陽具含了進去,用嘴來回的套動秦青的陽具,口中發出嗯嗯的滿足聲音。

秦青如何也沒有想到,他的第一次,竟然就可以享受無比消魂的口交。

嗯……林姨……好……妳好棒……秦青由衷的贊道。

孩子,你的真的好大,林姨的嘴都快塞不進去了,林雪茵說完又含了進去,彷佛要把它吞進肚子似的。

這種感覺實在太舒服了,秦青把林雪茵的身體轉了過來,讓秦青的嘴可以親到她的陰戶。林雪茵很柔順的任秦青擺布,嘴一直沒離開的的陽具,好像怕它跑走一樣。

隔著薄紗透明的水藍色蕾絲三角褲,秦青撫摸著林雪茵已經濕潤的部位,因興奮而流出的淫水,已經滲濕了中間那條裂縫。原本已經從三角褲邊緣露出的些許陰毛,現在更是整片顯現出來。

秦青把嘴貼緊林雪茵的陰戶,用舌頭舔著那條細縫。

嗯……嗯……林雪茵一邊含著秦青的陽具,一邊舒服的輕哼著。

林姨,妳舒服嗎?秦青輕輕拉開她三角褲蓋著陰戶的部份說。

嗯……,妳好壞,……哦!……好兒子……林姨……喜歡。林雪茵嬌聲的說。

終於,秦青看到了林雪茵的陰戶,細縫中泛出的黏稠淫水,濕透了那件三角褲,也濕透了濃密的陰毛。

林姨,你這裡好美。秦青贊嘆的說著。

青……嗯……它以後……也都是屬於你一個人的了。秦青得意的道:我父親也不給了嗎?說著,他舔著林雪茵的蜜穴,用舌頭撐開那條細縫,舔著陰核。

不給。啊……啊……青……好兒子……你弄得我……好……好舒服……林姨忍不住轉過身來,瘋狂的吻秦青,一手仍不停的套弄著秦青的陽具。

好青兒……我要……林姨,你要什麼?秦青故意裝作不知的問道。

你……壞……明知故問。林雪茵嬌羞的道。

秦青一陣得意,道:我要你說嘛!不要,人家……說不出口啦……秦青開解林雪茵道:林姨……我們之間不需要有什麼顧忌了,是不是?想什麼就說吧!可是……哎呀……說不出來……羞死人了……林雪茵死活不依。

說嘛!秦青要聽。秦青也是鐵了心。

我……我要……秦青大聲的喝道:要什麼?林雪茵心中一顫,道:我要你……干我……秦青不依不饒的問道:干你什麼?你壞死了啦!欺負我。林雪茵輕輕的搥打秦青的胸口。

林姨,你要說出來,這樣我們之間才可以完全的享受男女之間的樂趣,別怕羞,來,告訴秦青,你想要什麼全都說出來。小鬼,你……說的是有道理……我。林雪茵沒有說完,秦青輕吻她的嘴唇。

青……啊……我不管了……我要你用你的大肉棒,……插進我的蜜穴……干我……用你粗大的肉棒……插進後媽的蜜穴……林雪茵一口氣說完,已經嬌羞得把臉埋在秦青的胸膛。

秦青馬上褪下林雪茵的三角褲,哇!整個陰戶已經完全的呈現在秦青面前。

秦青抬起林雪茵的雙腿,將它張開,現在看得更清楚了,黑色的陰毛下面,陰唇已經微微翻開,淫水正汩汩的流出,秦青握著飽漲的陽具,用龜頭抵住林雪茵的蜜穴,來回撥弄,仍舍不得馬上插入。

好兒子……不要再逗林姨了,快……插進來……干我……秦青再也忍不住,頂開林雪茵的陰唇,推了進去。

啊……輕……輕點……你的太大了……要輕點……秦青順著淫水的潤滑,推進了一個龜頭。

啊……林雪茵的全身繃得緊緊。

終於,秦青用力一推,把陽具全部插進林雪茵的蜜穴裡面。

好棒,林雪茵的蜜穴好緊,溫暖的肉壁,緊緊的包住秦青的陽具。

啊……好……好美……青兒……終於給你了……你終於干我了……我想要你……干我……想了好久……啊……林姨永遠是你的人……蜜穴……永遠只給你……只給我的青兒干……啊……好兒子……我愛你……我喜歡你干我……干吧!……」林雪茵整個解放了,已經沒有了倫常的顧忌,徹底的解放了。

秦青更加賣力的抽動著。

嗯……喔……親愛的……你干死我了……好……舒服……再來……快……秦青索性把林雪茵的雙腿架在秦青的肩上,把她的陰戶抬高,時深時淺,時快時慢的抽送。

喔……小青……你好會插穴……我要投降了……啊……干我……再干我……親丈夫……好兒子……我要……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干我……我是你的……啊……

林雪茵的淫聲浪語更刺激著秦青,十分鐘過去,他們身上都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好兒子……我快不行了……你好厲害……好會干穴……林姨快被你……干死了……啊……快……快……林姨快泄出來了……林雪茵只有呻吟,不斷的呻吟。

秦青已經決心讓林雪茵完全對秦青死心塌地,所以一直忍著,不讓自己射精,一定要先讓林雪茵泄出來,秦青快速的衝刺。

啊……快……快……我要……啊……啊……

一高呼後,林雪茵終於泄出來了。

呼……好兒子……我好爽……好舒服……給你插死了。林雪茵脫虛一樣的呻吟氣喘道。

秦青低下頭吻她,林雪茵瘋狂的摟著秦青又吻又親。

青……你好厲害……怎麼還不泄身?

林姨,我要留著多給妳幾次。秦青驕傲的道,平日裡看那些洞房寶典、性交大法可不是紙上談兵。

林雪茵一陣嬌羞,你壞……不過……我好喜歡……

秦青溫柔的道:林姨,說真的,舒不舒服?

還用說嗎,你看,林姨的蜜穴都被你干翻了。林雪茵滿意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