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俱樂部之淫妻雪琪的終結

女人纖細動人的腰肢卡在金屬圓孔中,腦袋和雙手也如古代囚犯一般固定在枷鎖上,一根將近20釐米的肉棒在她嘴裡瘋狂的抽送,一股股白色的泡沫從她精緻的嘴角溢出。僅僅幾十釐米長得短裙被推到腰間,銀白色的絲襪裹著她翹起的渾圓臀部,銀色的高跟鞋襯托著她修長的美腿,兩隻鹹豬手瘋狂的撫摸著她完美的下身。

這裡是王朝俱樂部,那如待宰羔羊般身體卡在特殊刑具中的女人便是我的妻子陸雪琪,而那些正在玩弄她的男人並不是我。如果有熟悉雪琪的朋友在這裡一定會吃驚的掉了下巴,因為在他們眼裡雪琪是一個家裡的乖乖女,好妻子,還是一個精明能幹的財務總監。事實上,作為她的丈夫,我卻知道,她是溫柔賢淑的外表下是一具何等淫賤的身體——她是個徹頭徹尾的淫婦。

大學那會,剛剛認識她的時候,我也被她溫柔的外表迷惑,直到有一天看到她在學校後山小樹林一個隱蔽的小木屋裡和兩個有名的色胚大玩3P時,一直以得到雪琪初夜沾沾自喜的我才開始真正開始瞭解自己這個外表溫柔賢淑的女人,這個後來成為我妻子的女人。

我永遠不能忘記那天,她雪白的肉體像三明治一樣被兩個夾在中間,修長迷人的大腿盤在男人身上,兩根粗壯的肉棒分別插在她下體與肛門同進同出的情景,不能忘記她在別人的肉棒下她興奮的喘息與嘶叫,還有她低聲下氣的求兩個「好哥哥」插的更猛一點的樣子。

後來,經過我的旁敲側擊,雪琪明白了我知道了這事,這才扭扭捏捏的把事情和盤托出,原來早在和我交往的時候,那兩個男生就已經纏上她了,這樣難怪,雪琪將近一米七的身高,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整個一個魔鬼般的身材,配上她甜美的面容,沒有人追才怪,就算在整個學校,她的美貌也是有名的。

她也知道兩個傢伙打的什麼主意,加上心裡有我,當然沒有讓兩個傢伙得逞,最危險的一次,在學校體育館她被兩個傢伙擠在中間,兩個混蛋已經隔著衣服把肉棒頂在她下面了,也幸虧雪琪機智用手給兩個傢伙消了火,又答應那兩個傢伙,只要把初夜給了男友就讓他們玩一次。

我裡個去的,原來還沒有和我好上呢已經開始給我帶綠帽子了,我當時就脫下她的超短裙在她性感的屁股上一陣劈里啪啦的好打,當然手感是相當棒的,打到後來就成了一場赤裸裸的肉搏。

後來,就在和我那個過的第三天,她便被那兩個傢伙在後山開了後庭整整玩到半夜才回家。

整個大學期間,我讓人無比羡慕漂亮女友雪琪一直和兩個男生保持著那種關係,除了這兩個,雪琪還勾引了一個學弟,甚至為了幾門科目能達到A 而和一個教授上床。最離譜的一次,她帶著一個大號蛤蟆鏡,被兩個傢伙帶到一個建築工地,讓幾十個個人高馬大的工人整整爽了一晚上。

我雖然有心讓她悔改,可每次看到她可憐兮兮的樣子,我總是狠不下心來,更有內心深處一種隱藏衝動讓我默許了她這種行為。

大學畢業,那兩個男生離開帝都,生活和工作的壓力下,雪琪漸漸收了心,她天生麗質,聰明好學,很快進入一家大企業高層,成了人人羡慕的「白骨精」,我也開了家頗為紅火的投資公司。本來以為這樣的生活已經很好了,直到某天回家,見到我美麗的妻子陸雪琪正在床上和一個快遞員翻雲覆雨。

我這才知道,雪琪她在這幾年也會偶爾「偷腥」,我們結婚的那天,我喝的酩酊大醉,我美麗的妻子穿著潔白的婚紗和兩位原來道賀的老同學在大廳裡玩了幾個小時3P。新婚蜜月旅行的一個月,她便和導遊偷偷搞了幾次,最驚險的一次,我只是在浴室裡洗肏個澡,她便被導遊在門口射了一炮。我算了下,三年時間,她整整和幾十個男人玩過,最離譜的一次,她一個大企業的財務總監居然到紅燈區站街賺了幾百塊。

我忍不住又把她脫光了,霹靂啪啦的打了她一頓屁股,只是看到她楚楚可憐的的樣子,卻又狠不下心狠狠處罰。

「人家就是有時候忍不住嘛!你的雖然也很大,用久了也想換換!」這還是我美麗的妻子陸雪琪說的話嗎?

「老公,雪琪赤裸著身體抱著我,你老婆被別的男人搞,我看你挺興奮的,下面已經硬了!」雪琪捉住我堅挺的下體,俯下身,張開小嘴熟練的含住。

正在這時,雪琪的鈴聲響起,我拿起手機,上面的幾條資訊讓我為之氣結:「好懷念大學時操你的時光,老同學,明天我們回帝都,已經定好了帝都大酒店1125號!」

「要內射哦!好久沒被大雞巴操,雪琪屄好癢啊!」

「小騷貨,我們叫了幾個客戶一起玩!」

「這就是你的和客戶談判!」我抓住雪琪的腦袋狠狠的套弄起來。

之後,那天,雪琪依然去了,還把被幾個男人輪流操的情景拍了下來帶回家,我又一次見到了她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做「三明治」的樣子,只是這次她兩隻手中還分別抓著一個男人的肉棒。

我看肏視頻,又一次狠狠的虐待了一次雪琪渾圓的翹臀,之後又在她身體上發洩了兩個小時這才作罷。

這件事後,我漸漸開始理解雪琪,她雖淫亂卻骨子裡深愛著我,hhhbook.com而我也愛她,為什麼不能寬容的接受她的一下喜好,畢竟雖然她和這麼多男人搞過,對我的心卻一直沒變過。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知道了王朝俱樂部,其中換妻的內容仿佛是為我和雪琪量身定做一般。一天的考慮之後,我和雪琪以夫妻的身份申請了會員,雪琪出色的身材與容貌加上她的身份為我們加了不少分。以至於現在,我幾乎可以在這裡不花錢搞任何女人,代價便是,每次雪琪也會被不同的男人點走。

身前撅著屁股趴著的女人是個叫司馬芸的女教師,有一對漂亮的乳房和渾圓的屁股,飽滿的蜜壺在我插入時早已充滿了蜜汁,如小嘴般吸吮著我的肉棒。而此時大螢幕上,是另一個房間裡的實況轉播,男人剪開雪琪的連體絲襪,一隻手撫摸著她翹起的美臀,一隻手隔著半透明的蕾絲內褲搓揉著。

雪琪這個小騷貨,怕是早就向外冒水了吧,我禁不住向前一挺,大肉棒齊根沒入老師司馬芸穴裡,那女老師也配合似抬起頭,撅著屁股,裹著肉棒的花徑一陣陣收縮。

螢幕中,男人搓揉了一會,順勢拽掉內褲,濕淋淋的大手在她豐滿的臀部抹了幾下,佈滿青筋的肉棒抵住雪琪下體摩擦,妻子嘴巴被一根肉棒堵住,小穴在肉棒的研磨下瘙癢難耐,渾圓的翹臀扭動著,那人看時機已到,雙手扶著雪琪渾圓的翹臀身體一挺從後面插入。

「肉棒好大,受不了了!」抽送了幾十下之後,司馬芸發出一聲淫蕩的浪叫被我弄的泄了身,飽滿的騷穴湧動著差點就把我也吸出來肏. 她享受了會被大肉棒被充滿的快感,轉過身在飽滿的胸脯上塗了些精油,兩隻豐滿的奶子夾住我的肉棒:「大肉棒哥哥,那個是你老婆吧!」

那一對癡迷的眼睛望住我,我的肉棒被兩隻豐滿的奶子夾住,精油的潤滑下,一陣陣銷魂的快感傳來,我的妻子雪琪是否也曾這樣撅著渾圓的屁股夾住男人的肉棒,或者,她那時還被另一隻肉棒從後面操著。

大螢幕中,隨著男人粗壯的肉棒瘋狂的在雪琪身後抽送著,她裹著絲襪的美腿蹬著地面,夾在兩隻隔板中央的軀幹盡力彎曲著,豐滿的翹臀盡力迎合著肉棒。

卻聽那司馬芸道:「嘻嘻,你一點都不擔心嗎?你老婆現在玩的是這裡最刺激的三段心跳!」

「那是什麼!」我疑惑道。

「當然是可以把女人切成三段的驚險玩法,卡住女人腦袋和腰部的圓孔中都有可以瞬間切斷女人身體的利刃,女人每在上面呆上一個小時就有萬分之一的幾率被瞬間切成三段!」

「啊!」我聞言一驚,肉棒竟是忍不住在司馬芸雙峰之間打了個顫:「有沒有人真的被切成三段!」

「當然有了!」那司馬芸癡癡的道:「侍者!」整個房間裡只有我們兩個人,穿著侍者服飾的年輕人應聲而入,似乎對司馬芸火爆的身材視而不見。那司馬芸在他耳邊小聲低語幾句,那侍者禮貌的鞠躬後出去。

「是個級別很高的女會員,大概在半年前的事情!」司馬芸道。卻在此時,螢幕中,那男人幹到激烈時舉起雪琪一條修長大大腿,頓時兩人交合處淫靡的景象完整呈現在我面前,白色的穢物佈滿了兩人交合處,雪琪充血的陰唇被幹的向外翻開,充滿彈性鮮紅的肉壁緊緊的裹著佈滿青筋的肉棒。忽然之間,那男人發出一聲壓抑的低吼,肉棒齊根沒如穴中,舉著雪琪大腿的手再次用力抬高,胯部緊緊貼著她豐滿的臀部如觸電般顫抖著,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從兩人交合處湧出。

怕是此時雪琪子宮裡都被射滿了吧,兩個房間,視頻完全同步的,眼睜睜的看著妻子被一個陌生男人射的滿滿的,我禁不住一陣莫名的興奮,肉棒在司馬芸雪白的胸脯上瘋狂的抽送。

接下來肏個男人把雪琪從刑具上解下,四隻手不停的在她動人的身體上亂摸,而雪琪也來者不拒,笑的花枝亂顫,左一口一個大雞巴老公,右一口一個好哥哥叫著,反倒是我這個正牌的老公成了擺設。

只見雪琪分開雙腿站在中間,那剛剛幹雪琪後面的男人手指在她下體扣了一下,頓時白色的精液從她鮮紅的肉洞裡噴湧而出,似乎知道我在通過螢幕觀看,她居然調皮的擠了擠眼睛。

兩個男人三下五除二的把她剝了個精光,就連銀白的色的絲襪也沒放過。一陣亂摸之後,把雪琪的騷勁再次挑起來後,一個男人捉住她的手臂從後面插了進去,另一個肉棒插進她嘴巴裡。兩人配合默契,這樣一前一後插了幾十下分別從她身體裡抽出肉棒,拿出精油把她全身上下抹了個遍。

雪琪本就身材很棒,雪白的肌膚在精油的滋潤下泛出動人的色澤,她飽滿的肉穴更是被兩人重點照顧,塗抹過程中,躺在地上讓人幹了一炮。

「你老婆還真騷!」司馬芸含住的的肉棒:「估計她還會和那兩個男人再玩上一次!」

許是被她說中了,渾身塗滿精油的雪琪跪在地上,脖子上被掛上一個「十分之一心跳」的牌子,男人拿起相機給她拍了一張照片。

「你老婆膽子還真大!」那司馬芸吐出肉棒:「這種刑具通常都是萬分之一的處決幾率,也有女人為了追求刺激玩千分之一,百分之一,你老婆這樣玩十分之一的倒是很少見!」

螢幕中,兩個男人輪流把肉棒塞進雪琪嘴巴裡,雪琪熟練的舔舐下,兩根醜陋的東西立刻顫巍巍的堅挺起來,鮮紅的龜頭在唾液的滋潤下閃閃發亮。

十分之一,我簡直不敢相信,就是說雪琪有十分之一的幾率在被兩個男人玩弄的過程中被切成三段不要,我心中吶喊道。

可雪琪半推半就的又被上了刑具,她閃著誘人色澤的身體卡在兩個隔板中央,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次是仰躺著,兩條大字形張開拱起支撐著身體,兩隻豐滿的酥乳如山峰般堅挺,飽滿迷人的肉穴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

「怎麼會有這種危險的玩法!」

「為了增加刺激啊,難道你不覺得這樣更加興奮,再說了,年會抽選不是更危險,被抽到的那組,女會員要在大廳裡以最淫賤的方式公開處死!」

「那個幾率畢竟很小!」我答道,畢竟已經十幾年沒有一組被抽到了。

這時,房間裡的大螢幕忽然分生兩半,一半是正在發生在雪琪身上的情景,另一半上,是一個和雪琪同樣姿勢卡在兩個擋板中央的女人,屋子的佈局和雪琪那間一模一樣,女人同樣渾身塗滿了精油,甚至身材和雪琪也十分相似。

「這時我讓侍者調出來的!」司馬芸道:「這個倒楣的女人當時玩的是百分之一心跳,在最High的時候忽然被切成三段,當時玩她的兩個男人就是今天這兩個!」

「讓你多嘴!」我雙手按住司馬芸的腦袋,肉棒再次進入一個溫暖的腔體。雪琪怎麼會和那些人玩這種危險的遊戲,剛才她的樣子分明知道這個遊戲的危險性,她跪在地上脖子上掛著「十分之一心跳」的更是帶有表演性質,就像死刑犯最後的照片一樣,可以想像,如果她真的在接下來的遊戲中被切成三段,這段錄影一定會成為俱樂部內部視頻中最為火爆的一段,難道,這種生死之間的極致真的會給她帶來從未有過的快感。

大螢幕中,隨著男人龜頭研磨,雪琪被弄的上不來下不去,蜜壺裡啵滋啵滋的向外冒著淫水,拱起的雙腿開闔著,那讓我銷魂的妙處如嬰兒小嘴般張開,竟是恨不得立時被插的樣子。只聽她嘴裡更浪叫道:「大肉棒老公,雪琪快要受不了!」

「這就爽死你!」那男人說著,雙手托起雪琪兩條雪白的大腿,肉棒猛地肏進去。

妻子雪琪本就被兩個男人挑起了浪勁,被這麼大的肉棒一肏,登時魂也飛上了天,嘴裡叫道:「死了,死了,被大肉棒老公肏死了!」兩條雪白的大腿直打哆嗦,身體本能的一挺,登時那肉棒一寸不剩的沒如她春水瑩瑩的蜜壺中。

卻說另外半邊螢幕上,也是這個男人拖著女人的雙腿肏著,女人身材與雪琪七八分相像,浪勁不下於雪琪。

那人卻也有幾分能耐,雙手抱住雪琪兩條渾圓的美腿,每一次都直插到底再緩緩拔出,只欲把她的騷勁都抽出來,這樣被肏了幾十下,妻子塗哆哆嗦嗦的噴出一股蜜汁,只是她那人玩出了淫性,又被這樣慢吞吞的插了幾十下哪能過癮,兩條大腿欲求不滿的大張開,陰門大開只等著「大肉棒老公」再次插入。

那男人不急,把鏡頭對準妻子騷穴,把她發騷的樣子一絲不漏的記錄下來,結婚這麼多年,也知她放蕩,可她被人搞的穴裡向外冒水的樣子卻從未見過。那人玩過癮之後,肉棒在妻子雪琪騷穴裡瘋狂的抽送,另一個男人也抓住時機肉棒在妻子嘴巴裡抽送起來。

我迷妻子陸雪琪就這樣身體卡在兩塊擋板之間,嘴巴和騷穴被兩個男人前後夾擊,此時她似乎已經忘了這個遊戲的危險,身體瘋狂的迎合著兩人在一次次撞擊,從中獲取從未有過的快感,而我眼前似乎出現了妻子迷離的雙眼,肉棒也在司馬芸嘴巴裡瘋狂的抽送起來。

忽然,螢幕的另一半,那個和妻子一樣卡在兩個擋板中央正在起伏的女人軀幹毫無徵兆向下墜去,被托住雙腿的下半身仍在瘋狂的迎合著男人的抽送,為了避免在處決時切到男人的肉棒,她的腰部卡的比較高,大概到了肚臍的位置,那卡在擋板中央的下半身整齊的切口清晰可見,一堆大概是腸子的東西在重力的作用下從切口湧出吊在兩個擋板中央。

從前面幹她的男人雞巴上插著她的腦袋走到擋板中間,撿起她的軀幹,她雪白的雙乳依然堅挺,腹部收縮著,一團肉乎乎的腸子從腹部斷口中湧出,鐵鉤勾住女人雪白的軀幹吊起來,她和男人瘋狂歡愛的下半身完成了最後的使命後也倒吊起來和她的軀幹放在一起,而她迷人腦袋插在下面一根尖刺上。

「還真夠刺激!」我吃驚的道,肉棒竟是又大了一圈。

「唔!」司馬芸嗚咽著道:「說不定您那個騷老婆也會這樣!」

「去你的!」肉棒狠狠插進司馬芸喉嚨裡,我心中還真隱隱有些擔心,可再可想想,如果,妻子真的被切成三段,還真有點期待。

那個女人切成三段的視頻已經播放完畢,剩下的便只有妻子雪琪和兩個男人赤裸裸的肉搏。這種特殊換妻遊戲的房間,為了讓雙方體驗禁忌的快感,攝像機可以全方位拍攝的。似乎為了讓我看的更清楚,鏡頭移到正擋板上方,我清楚的看到妻子淫蕩的叉開雙腿被人幹的模樣,佈滿青筋的肉棒每一次都直插到底,她迷人的腦袋揚起,那插在她嘴巴裡的肉棒每一次都帶出一股股白色的唾液,兩顆雪白的奶子在前後兩人的夾擊下顫抖著,平坦迷人的小腹蠕動著迎合著每一次沖進,此時,她已經完全沉溺在肉欲中。

似乎是為了讓我看的更加清楚,接下來開始重點拍攝雪琪的下半身,她的腦袋反倒是已經到了鏡頭之外。一股股白色的粘液從兩人交合處冒出,妻子雪琪精緻的恥毛上沾滿了白色的穢物,核桃狀的蜜壺被肉棒撐的滿滿的,粉紅的肉壁包裹著佈滿青筋的肉棒,每一次抽送,她兩條雪白的大腿都忍不住張開。

忽然之間,一股血色在擋板處蔓延開來,雪琪雪白的軀幹向下墜去,而此時,兩人似乎已經到了最關鍵時刻。

「不!」我心中吶喊道,可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在我心中蔓延,畫面中,雪琪被瞬間切成三段,她的下體竟然在這個時候和那個男人一起達到了頂點,只見那兩條雪白的大腿顫慄者,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從兩人交合處冒出,我的妻子雪琪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子宮裡又一次被男人的精液充滿,而此時,她動人的軀幹落在地上,一團黏糊糊的腸子從裡面湧出堆在地上,我抓住司馬芸的腦袋,一股濃濃的精液盡數射進她喉嚨深處……

我傻傻的看著他她的軀幹被掛起來,看著他被吊起的下半身,看著他剛剛被幹完的騷穴裡依然不知疲倦的向外冒著騷水。

「很興奮吧!」司馬芸道。

我從她嘴巴裡抽出肉棒,胡亂的穿上衣服打開門向雪琪所在的301室跑去。

「先生!您這是!」門口侍者擋住我。

「我妻子陸雪琪玩『十分之一心跳』時候被切成三段,我進去見她最後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