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頭上的咬痕

村頭的一間茅屋裡,芳林嫂瞪著一雙驚恐的眼睛看著他們,在她令人毛骨聳然的尖叫聲,奮力掙扎中,還是被3個土匪胡子在一片淫笑聲中輕易地扒光了衣褲.,放開我,不要,不要!我求你們!我給你們跪下!"芳林嫂不停地哀求道。

被剝光衣褲的芳林嫂,兩只飽滿結實而堅挺的乳房,正上下左右不停地顫動著。一個土匪胡子,將嘴巴俯低,開始去吻吸芳林嫂的乳房,乳頭,"啊呀,不,不,求求你們,"芳林嫂仍作著無力的掙扎和哀求。

"好哇,多美的身子,好白好白,真不錯,守寡太可惜了,讓我來當你老公吧!"3雙土匪胡子們的魔爪在芳林嫂的身上揉搓著,一邊大聲淫笑著。一個土匪胡子將嘴巴移到了芳林嫂的肚臍,陰戶處,芳林嫂的下身有著濃密黑亮的陰毛,飽滿的陰戶卻還是紅潤潤,緊閉著的肉縫引起了土匪胡子們極大的淫心,那個土匪胡子先用舌頭去舔吸她的大陰唇邊緣,而其中一個死死摁住她的土匪胡子,則湊近嘴,想親芳林嫂的小嘴。

"嗯,不,不要,嗯呀!芳林嫂"死命擺動著她的頭,並將嘴唇緊閉,企圖避開男人的親吻。

這個土匪胡子急了,使勁用手掌扇了她幾個耳光。在她無力地流下雙淚時,土匪胡子飛快地將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著芳林嫂的嘴唇和舌頭。

"啊呀,這娘們的陰戶真漂亮,,屄那麼肥毛又那麼多!"用舌頭舔吸她陰唇的那個土匪胡子,不斷地移動雙手去撫摸芳林嫂的小腹,大腿。

芳林嫂放聲大哭起來,但很快,從芳林嫂的陰道裡流出了一股股粘液。那個土匪胡子站起身,握住自己粗壯堅硬的陽具,在她的陰毛和陰唇間磨動,而他的口中則不斷發出淫蕩的笑語:"嘿嘿,美娘們,我馬上就要做你的男人了,你看我的大雞巴多粗,多結實,現在硬梆梆的就要插進你的肉縫裡去了,我就要來日你了!別看你像個貞結的女人似的,現在你的陰戶裡不是也出水了嗎?哈哈!"

這個土匪胡子說著,用手將芳林嫂的雙腿掰的更開,手指在芳林嫂充滿粘液的大陰唇上沾了許多粘液後,將它塗抹在粗大的龜頭四周,然後,在芳林嫂的極力掙扎下,將堅硬高翹著的陽具,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陰道。

"啊喲,唷哎呀,痛啊,畜牲啊,你們放了我,放開我啊!"

那個奸淫她的土匪胡子全然不顧,腹下堅挺的陽具,更是死命地頂送。

"當新郎嘍,"土匪胡子狂叫著,"放炮,快放炮!"他大聲喊著。於是另兩個土匪胡子跑到大門口舉槍朝天射擊,以示慶賀。

土匪胡子邊抽動著,邊大聲喊道:"噢呼,好,好極了,真他媽的爽!hhhbook.com這娘們的陰道裡好緊啊!好緊,真他娘的舒服死了,水,水,好多好多的水啊,干這娘們真過癮!"

芳林嫂的頭左右搖動不已。

土匪胡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但他有時頂一下就問芳林嫂:"你,爽不,爽不爽?我的雞巴硬不硬?你感覺到嗎,你舒不舒服?如果,如果你不他媽舒服,你的陰戶裡為什麼還在往外流水?"他的陽具開始分左右的抽送,每一次總要將陽具全部插入 滿足,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力量都還要強。

"哎喲,我痛,痛死人,你們這些畜牲!"芳林嫂擺動的口中,也開始因受不了強烈的刺激而發出大聲叫喊。這反而使得土匪胡子顯得格外興奮,他不時用手抓揉著她的乳房和掐她的乳頭。突然土匪胡子抽送的陽具,越發加快了速度,他的喘息也越來越渾濁。

一陣飛快的抽送後,他大叫一聲,突然抽出陽具,他的身體一陣急劇顫抖,一股溫熱的精液筆直地噴射出來。

"噢喲,啊噢,好,我要升天了!"這個土匪胡子直到精液完全射盡, 滿足地將頭趴在芳林嫂的雙腿間。

"喂,你好了快下來呀,該我了!"

這時芳林嫂已經不再掙扎,她側過臉,一雙大眼睛瞪著窗外。剛剛奸淫過她的那個土匪胡子,心滿意足地提上褲子走了,但力刻又有人四面圍住了她。第二個土匪胡子一邊套弄著自己早已堅硬高翹的陽具,一邊低頭玩弄著芳林嫂的大陰唇,他站起身,兩手高舉著她的足部前端,然後再將下腹靠近,把陽具送入了芳林嫂的陰道裡。

"啊呀,"在陽具剛進入陰道的剎那間,他突然發出呻吟,繼而,便開始緩緩抽送粗壯堅硬的陽具。

"哇啊,裡面好溫熱,陰戶裡這麼多水,好,沒想到,這娘們的陰道真緊,真的,他沒說錯,我的雞巴好舒服!"

這個土匪胡子的性交技術真老到,他將自己的陽具,不住地在芳林嫂的陰道裡旋轉,抽磨。

芳林嫂的身體在他的重壓下不停地扭動著,但她的陰唇卻緊緊包裹著男人快速抽送的陽具。

這個土匪胡子在呻吟之中,不斷地變換陽具抽送的方式,他有時飛快地抽插,有時則全根插入,而以小腹頂住陰道口,讓陽具在芳林嫂的陰道裡作旋轉,頂動的刺激。偶而,他又將陽具抽出到剩下一小截,然後光以粗大的龜頭抵住陰蒂四周的肌肉處搗弄。這些動作不禁讓新娘子月菊,出現一陣陣抽搐,她流出的大量粘液,將土匪胡子的陽具旁的體毛完全打濕。

他彎下身,兩只手使勁地捏她豐滿的乳房,牙齒狠狠地咬弄著她褐紅的大乳頭,芳林嫂疼痛不已,又開始掙扎起來。

他一面快速地抽送,一面抬起身,用指頭撐開她那猶如花瓣的兩片肥厚大陰唇,又不時地用兩根手指緊緊捏住她的陰核,一緊一松,令她全身震撼。突然,她一抬身,他的陽具滑了出來,她還想從炕上爬起身,但另兩個土匪胡子又死死地摁住了她。

他重新壓在她的身上,火熱的嘴堵住了她的小口。滾燙的陽具頂在她的小腹上和大腿根部東頂西頂,兩手不停地在她乳房摸,捏,揉,搓,夾,摁,這時,芳林嫂的屁股扭個不停,濃濃的粘液不住地從陰道裡流出。

她徹底崩潰了,她的神智已經模糊不清了。

深吻,長長的深吻。他撕扯著她柔細的茸毛,又低下頭一口咬住了她的陰唇,唇縫濕潤潤的,他伸出中指插入陰道內。

他手握粗壯的陽具,向她陰道口靠近。

"求求你,饒了我,饒過我吧!"他沉下身,那根堅硬的陽具正頂在她的陰道口。芳林嫂覺得自己實在挺不住了,骨架都快要散了,她想就此保護自己的陰戶,不讓它再受入侵,否則她會死去。

她的大屁股不停地扭動躲閃,使他粗壯的龜頭始終在她的大腿間和陰唇上亂頂一氣,半天不得入門。土匪胡子被激怒了,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大腿肉,芳林嫂的心一冷,眼角上湧出兩行無聲的淚水。

兩片陰唇被粗暴地分開,他的屁股動了,好像一退,突然又向前一沖,一根火辣辣的陽具猛然間插進了陰道,由於長時間的磨擦,陰道壁好像磨坡了皮,此刻正火辣辣地痛。芳林嫂頓時大聲喊叫了一聲,搖頭掙扎,她要伸手,兩腿想蹬,但她的四肢已被2個土匪胡子們死死摁住了,哪還動得了!

兩邊的土匪胡子使勁地抱住她的兩條大腿,這個土匪胡子低下頭,見她的陰道被自己的陽具迫得四邊張開,那紫紅色的陰唇像皮套似地緊緊把龜頭夾住,他抬起上身,兩臂支撐著身體,他看見芳林嫂的小腹在顫動,特別是胸前那一對豐滿而極有彈性的乳房,微微顫顫,一搖一聳,活活跳跳,這種迷人的少婦嬌態強烈地刺激著他的視覺感官,他下身猛挺,肚皮拍打在芳林嫂的肚皮上,發出了啪啪啪啪的響聲,他快起猛落,大抽大插,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下身又傳來了噗滋噗滋的聲音,忽然,他猛地趴在她身上,兩手緊緊地扳著她的雙肩,全身抖動打顫,下體緊緊抵住她的陰道口,一大股滾熱的濃濃精液,強勁地射入了芳林嫂的陰道深處。

他喘著粗氣,提起褲子,十分滿足地走了。

第3個男人又壓上來了。

他一壓上來,就不由分說地扳開芳林嫂的雙腿,像洗過衣服似的白沫精液,布滿了她的陰部,大腿間,小腹和屁股下的褥子上。她已完全停止擺動,無力地躺在那裡,兩腿挺直,大大地叉開,全身靜止不動,只有陰道在蠕動,濃濃的精液還在往外溢出來,生育過的子宮在轉動,陰道壁在急速地收縮,她虛脫地昏了過去。

這第3個土匪胡子全然不管這些,他跪在她的雙腿間,挺起高翹的陽具,深深地朝那濕濕的陰道裡插去,他一面抽插,一面用大拇指摁在陰道口上方陰核處摁磨,他把她滾抱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則躺在她的身下,小腹朝上猛頂,她上身無力地趴在他的胸前。

土匪胡子,卻死死抱著她,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陽具的龜頭好像啄食般,一次又一次,接連不斷地沖擊著花心。圍在身邊的土匪胡子們清楚地看見,每當他那粗大的龜頭 頂到花心,芳林嫂的全身就會抽搐一下。

突然,他停止了運動,雙腿伸得直直的,兩腿蹬著炕,使陽具深深地插在陰道裡舒服的射精,……..跟著,那土匪胡子抽出射完精的雞巴塞到了芳林嫂的嘴裡叫她含住,前邊的兩個土匪胡子就又爬上來,一個把雞巴插入芳林嫂飽受摧殘的陰戶裡,一個就順著滑滑的淫水抱住芳林嫂豐滿圓潤的大屁股插入了她從沒開墾過的屁眼,3個土匪胡再一次奸污芳林嫂!!!

當老洪帶著鐵道游擊隊趕到時,3個土匪胡子早不知去向,只見芳林嫂異常漂亮的臉上,此時滿是土匪胡子的口水,嘴邊和那豐滿結實的乳房,陰道口和肛門處,到處流淌著男人的精液,兩條修長的大腿上,一道道被男人掐得紅紅的,青紫的指印,富於彈性的乳房上,清晰地印有男人的抓痕,誘人的奶頭上還有男人深深的咬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