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媳

看著那數根貪婪的指頭伸出,輕輕把兩片肥嫩的陰唇扒開,透現了內裡那嫣紅的鮮嫩肉縫,色澤嬌美得如盛開的鮮花般。而在那顆脹硬了的陰蒂下,那迷人肉洞內,亦已呈現出相當濕滑,可謂一遍春潮氾濫了!那嬌嫩的陰戶,不但給與老何在視覺及觸感上的剌激興奮!而那裡散發出氣味,更陣陣撲鼻而來,登時把老何陷進一片瘋狂當中!

那早已張得大大的咀巴,更不由分說便朝著兒媳那肥美的陰戶湊上去了!可憐雨婷仍浸淫在一遍美好的夢境當中,情慾亦在毫無掩飾下,切底地釋放!身體連串的抽搐,陣陣的淫水亦大量地溢出!令興奮狂野的老何,盡情地張大咀巴,瘋狂地吻舔著那肥美陰戶!

那根靈巧的舌頭,亦在急速地竄動著,一時又舔弄著陰蒂、一時又鑽進肉縫內撩弄著!而他那雙併沒有閒下來的手,則在秀慧身上四處撫摸!更不時使勁地搓揉著她胸前的一對乳房,指尖更不斷撥弄著那兩顆突翹的乳頭!挑釁剌激著雨婷的情慾。

看他整張咀臉也緊貼在雙腿間急速地搖晃著,正不斷把從陰戶內分泌出的汁液,通通給舔吮進咀巴內!令那淫竊的吸吮聲,更是響個不絕。在老何那瘋狂的吻舔下,雨婷那肥美的陰戶上,已被淫水和老何的唾液,弄得粘滑一遍了!就連那片陰毛,也給通通粘成糊狀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後,老何那張咀巴才依依不捨地移離!但那貪婪的指尖,卻又隨即探到了那濕滑的肉縫上撥弄起來!那挺直的中指,更已緩緩地鑽進那迷人的肉縫內了!老何登時感到,兒媳那陰道壁內,既緊湊而且又濕又暖的!中指在連番的抽插後,更伸出了那食指,兩根指頭一同地插進陰道內抽動扣挖起來!

在一輪的急速抽動下,令雨婷的身子,又再度傳來連串的抽搐。而一股暖暖的粘滑淫液,也同時從陰道內傾瀉而出了!老何此時才緩緩地把兩根指頭從陰道內抽出。看著那些濃稀的淫液,不但把兩根指頭沾染得濕滑一遍,而且更粘在指頭上,一絲絲地被牽引拖曳而出!

到了此刻,老何的慾火已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了!看著他爬起來,便把兒媳的兩條美腿張得開開的,手中提著那早已硬得脹痛的肉棒,那呈現紫褐色的龜頭,已抵住了兒媳那肥美嬌嫩的陰戶上!

此時老何更伸手托著雨婷的一張俏臉向著她淫笑起來!還淫笑著讚嘆道:「長得真漂亮!自你嫁過來後,我便被你迷死了!你知道嗎?你是我看過女人當中,長得最美的!我天天也想著要好好的親你啊!你是天賜給我的!我…我要來了!」

噗哧一聲,老何那龜頭已緩緩地往兒媳那陰道內插進去了!看著老何頭向上仰,雙目緊閉,咀巴張得大大的呼氣連連!那突出的將軍肚正不斷地壓向兒媳那雪白的嬌軀上。

接著那肥大的屁股使勁地往前一挺!再噗哧一聲!老何那肉棒,已整根插進兒媳的陰道內了!而仍泥醉狀態下的雨婷,好像亦感到有東西已侵進了自己體內似的?看她眉目緊緊的皺在一起,張開了櫻桃小咀,輕輕地吐出了一口含糊的呻吟聲來!可憐她已經墮進了公公所佈下的圈套當中,慘令自己清白之身,最終亦給這頭老淫蟲污辱了!

而老何這時卻禁不住地叫道:「啊…啊!好…好舒…舒服啊!好…好緊啊!」

看他正露出一臉的喜悅和享受!當然了!自己處心積慮要一嚐的天娥肉,終於也到口了!他那根早已脹硬如鐵的肉棒,自插進兒媳那肥嫩的陰戶後,從敏感的龜頭處已感受到,內裡濕濕暖暖的肉壁,正緩緩地被續吋破開後,卻又隨即再把整根肉棒緊緊地裹起來。

那緊湊得如少女般的陰道,帶給了老何無限的快感!那略胖的身軀,把雨婷雪白的肉體壓著,咀巴亦肆意地在她身上到處吻舔!一雙肥大的手掌,正不停地使勁搓揉著胸前的一對美乳!

隨著雨婷的身體一波、一波地被牽動起來,老何已開始緩緩展開抽送了!兒媳那陰道內雖已非常濕潤,但亦十分緊湊!老何只是抽送了十數遍,已令他顯得滿頭大汗,氣喘如牛了!但慾火攻心的他,卻使他不斷地把抽插的速道和勁度增加!

在一記狼狼地插進子宮深處時,老何竟忽地全身一陣攣痙!那股積壓已久的濃濃精液,就這樣子在兒媳的陰道內,一洩如注了!此時的老何,正感到全身虛脫了似的?那個肥大的身軀,卻只能伏在兒媳的身上連連呼氣。而身下那根肉棒,亦很快地鬆軟下來,從那緊湊的陰道內,滑出了兒媳的體外!

良久後,老何才能乏力地爬起來。他看著自己那股乳白色的濃濃精液,正自兒媳那肉縫內,緩緩地溢出,沾染得連床鋪也粘濕一遍了!但老何看著,卻顯得一臉的沮喪!「自己還是老了啊。」

此時,他心裡正不斷地安撫著自己,「可能只是自己太興奮了吧?怎麼會如此不濟的?」心有不甘的老何,竟光著身上走出了房間外!

看他來到自己的臥室的小藥庫,從裡面找出一小瓶虎鞭酒,是老何以前去山裡的村民進行義務醫療的時候救下一個老獵人所贈。花容月貌的兒媳,潔白嫩滑的肉體,就放在眼前了!難度就這樣子敗下陣來?

老何在一連的喝了幾口酒後,酒精又再次令他全身發熱起來!一臉不忿他,此時又再次返回房間內了。看著赤裸裸的漂亮的兒媳,仍是躺在那大床上動也不動的!加上藥酒的催動及休息過後,老何的淫念,又再次地燃點起來了。

這時他又再一臉淫笑地爬回床上去,看他一把便擁著雨婷的嬌軀四處的亂吻、亂摸起來!在經過了一會手、口的之慾後,老何的慾火,果真的再度給燃點起來了!胯間的肉棒,亦再次地脹硬!漸漸的聳立起來了。剛才的沮喪、無奈!現已一掃而空了!

此時的老何,正滿面淫笑,揚揚得意地右手輕托著兒媳的一張俏臉,左手則按在她的一個乳房上搓揉把玩著!張大了的咀巴,亦同時地向兒媳的小咀盡情的吻舔,那根舌頭在舔弄透了她兩片柔軟的櫻唇後,更肆意地讚進了口腔內,撩弄著那根香舌!

在盡情地吸飲過兒媳的津液後,他又邊輕撫著兒媳的俏面,看著她說道:「真香甜的咀巴啊!」說罷,老何略胖的身軀亦奮然地爬起來,那張本已掛滿淫竊笑容的咀臉,此時還增添了幾分卑鄙無恥!

看他使勁地一把握著雨婷的臉頰,令她那兩片濕潤的紅唇張開來!而另一手卻已提著自己那根硬直了的肉棒,遞到了兒媳的面前了。隨著老何那急速喘息聲音,他已提著肉棒,無恥地把龜頭揩擦向兒媳那張櫻唇上!在連串的下賤淫笑聲下,老何竟把自己那龜頭當成口紅般,不斷來回地塗在兒媳那張嫣紅的小咀上!

在來回了數遍後,那龜頭亦順勢地滑進了兒媳的咀內!而那肥大的身軀微微地向前一挺!那根肉棒已沒入了兒媳的咀巴內了!那小咀內又濕又暖的感覺,令老何登時仰首向天,舒暢地吐出了一口長長的嘆息。接著他一把的按著兒媳的頭顱輕輕地搖晃著!那粗大腰身,亦配合著地緩緩挺動!而另一隻手亦沒閒著,不停地在秀慧的嬌軀上四處撫摸。那根本已漸漸脹硬起來的肉棒,在雨婷那張濕潤紅唇進進出出抽送了好一會後,已變得相當硬直了!而老何亦感到,該是時候要二度春風了。

看他把肉棒從兒媳小咀內抽出後,已急不及待地再次爬回兒媳的身上,把她雙腿張開來!剛才所洩下的大灘精液,仍殘留在兒媳那肥美的陰戶上!令老何看得眉飛色舞,淫笑掛臉!看他伸手在雨婷的陰戶上摸了幾遍後,便提著肉棒,那肥大的身軀緩緩地向前湊上,龜頭把那兩片肥美的陰唇頂開後,那根令坤叔淫念喪心的硬直肉棒,已再次地侵犯進兒媳的身體內了!

那些遺留下來的精液,令兒媳那緊湊的陰道變得相當濕滑,老何稍為使勁地向前一挺!噗哧一聲,整根肉棒便一下子完全插進了她的陰道內,一陣脹滿的感覺,使得仍在昏睡當中的雨婷,眉頭深瑣,小咀亦再度吐出了一聲嬌柔的呻吟聲來,從獲那種美妙的快感,令老何亦顧不了是否會把兒媳弄醒,看他把那肥大的身軀狠狠地伏在兒媳那雪白的嬌軀上抽動起來!

他胸前那有些鬆弛的胸膛,像快要把兒媳的一對乳房壓扁似的?兩個雪白嫩滑,而又充滿彈性的肉球,正緊貼在自己的胸膛下,被抽送的動作帶動得在不斷蠕動著!令老何興奮得死命地把兒媳抱得更緊。眼看著兒媳那張俏麗的臉孔、抱在懷內的細嫩的肌膚、優美的身段、鼻子間所嗅到的芳香體味、和肉棒所感受到的緊湊陰道壁,兒媳整具肉體,也都在跟自己由內到外,肉貼肉地磨擦著,那股完全佔有的慾念,為老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滿足,熊熊的慾火,推動得胯下那根肉棒更見凌厲!抽插的動作亦越來越顯得更狼勁,與剛才的他,可謂判若兩人,雄風再現,令老何更感充滿自信,更為起勁地抱著兒媳盡情地淫玩。

這一回竟然給他一乾,便幹上三十分鐘來!此時看著滿頭大汗的老何,正不斷地急速喘息著!而整個略胖身軀,正畢直的挺起來,雙手緊握著兒媳的兩條美腿,為攀上高峰快感前,展開了最猛烈抽插!興奮莫名的快感將至,令老何不禁破口地叫道:「啊…啊!好兒媳…你…你真…真美啊!你…你那…那小…小穴,快…快爽…爽死我…我了!」

經過了一番猛烈抽送後,那略胖的身軀,亦隨即俯伏在雨婷身上連串地抽搐起來!而一股濃濃的精液,已強而有力地直噴到雨婷的陰道深處!那種暢快淋漓的快感知味,圍繞著老何久久不散。慾火盡洩後,雖已顯得軟癱乏力、氣喘如牛了!但那肥胖的身軀,卻仍是伏在兒媳那嬌美肉體上,意猶未盡的四處吻舔!

光是她那雙渾圓堅挺的乳房,便已令老何不停地把玩吸吮,如癡如醉了。已年過半百的老何,在犯下這淫辱兒妻的惡行後,還毫無半點感到羞恥、內疚,相反更為能在夢寐以求,年輕貌美的兒媳身上兩渡春風而感到相當滿足,在滿身乏力疲累下,他竟不顧後果,大膽地擁著兒媳,便呼呼大睡了。

隔天的早上,耀眼的陽光已透過窗戶,直射進房間內了,而漸漸甦醒過來的雨婷,卻感到一件重重的物體,正壓在自己的身體上,令呼吸顯得相當困難!下意識地使勁呼吸,卻感到口腔裡那陣濃烈腥臭氣味,縱人欲嘔的,身體稍加移動,更登時感到下身傳來陣陣的瘀痛,當雨婷奮力的瞪開眼睛一看時!影入眼簾的,就只看到一條長得胖胖的大臂膀,正橫架於自己胸前!而一陣涼意亦告訴了她,身上已是一絲不掛、光溜溜的裸體著!而更可怕的是,給她發現到,自己平時敬愛的公公竟親暱地擁在自己身旁!

眼前這情景,令腦海仍是一片混亂的雨婷,登時便被一陣不祥的感覺弄得不禁心裡發毛,繼而馬上地清醒過來,那恐懼的感覺,突然令她不知從那裡來的氣力!在發力一推之下,竟把身旁的公公一下子便被推得翻滾下床了。而仍在好夢正甜的老何,突然被弄得從床上滾了下來,直摔到地上,強烈的痛楚,亦馬上令他從熟睡中驚醒過來!

極度恐慌的雨婷,亦隨即四處亂抓地拿來一些被鋪,遮蓋著自己赤裸裸的身體!這時,她也意識到,昨夜巳發生過何事了!眼淚亦再也禁不住奪眶而出了。哭泣顫抖著的雨婷,則向公公質問道:「鳴…鳴!你…你…你昨晚…對…我…我幹…幹過些甚…甚麼啊?」

而老何則擺出一臉無奈地顛倒黑白說道:「昨夜我們都喝醉了,是你跟我說,老公不在,你感到空虛、寂寞的啊!我說你醉了,想扶你回房休息你卻抱著我不放,嚷著要我好好的親你啊!」。

雨婷哭著說:「你…你胡說…嗚嗚,你怎麼可以這樣啊,我是你兒媳,你不是人,我們這是亂倫,叫我怎麼面對阿飛,嗚嗚…你,你給我滾出去,滾出去啊…」說著拿起身邊的枕頭向老何砸了過去。

沒想到因為用力,那被子滑下一下,一小半的乳房又露了出來,看得老何一亮,雨婷又抓起床邊的煙灰缸,老何嚇得馬上抓起地上的衣服往外跑,順便把門給拉上了,只聽「噹」的一聲,那煙灰缸砸在了門上。

雨婷很無助,她沒想到公公居然會對她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她想要報警,但拿起電話,鬼使神差的卻打給了遠在北京的老公,電話很快接通了,傳來何飛開心的聲音:「老婆,有沒有想我啊。」

雨婷哽嚥了一下說:「想,老公你快回來。」

何飛聽到了雨婷的哭音,以為是太想念他的原故,忙道:「老婆別哭,再過一個星期我就會回來的,我給你買了一件禮物哦。」

「飛,你爸他…」雨婷欲言又止。

「我爸怎麼了…」何飛有種不詳的預感。

雨婷沉默了一下說:「他扭到腰了…不過已經沒事了。」

「沒事就好。」何飛鬆了一口氣說:「老婆,好好照顧爸爸,等我回來噢,我這還有點事就先掛了啊。」

「好的,拜拜」

「拜拜。」

何飛掛上電話,雨婷提著電話,默默無語,眼淚卻止不住的流,心裡道,老公,你要我照顧他,可你知不知道,你爸已經把你的老婆給玷污了。

雨婷的突然改口,是因為她想到如果這個事被老公知道的後果,很可能這個家就支離破碎了,何飛很孝順,而雨婷很愛何飛,她不想看到那個結局,但是要讓她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是不可能的。

老何在客廳裡抽著煙,地上已經有好幾個煙頭了。老何其實也很緊張,他知道,這種事捅出去的話他肯定身敗名裂。但老何不後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只是對不住自己的兒子,老何很愧疚,他深深的嘆了口氣。

門開了,雨婷面無表情的走出來,只是眼睛紅腫。她看都沒看老何一眼,拿著衣服跑進了浴室,她拚命的擦洗自己的身體,臉上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清水,她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擦,身上都已經成粉紅色的了,好像要把身上那不屬於自己的氣味洗掉。

雨婷收拾好行李,她要離開這裡,回娘家,這裡,只會給她留下無盡的恐懼。她走到門口的時候,一個身影擋住了她的去路,雨婷冷冰冰的對著老何道:「讓開。」

老何深情的看著如冷冰般的兒媳說,「雨婷,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應該對你做種事,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你,自從你嫁進來後,我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住了。但你是我兒媳,我只能把這感情埋在心裡,直到昨晚,我們都喝醉了,而你又…我把持不住,才發生了那種事,我,我不是人。」說完,老何自己給自己打起了耳光,「啪啪」

聽了老何的話,雨婷的臉稍微柔和了一下,她想起了公公對她的好,她想,或許昨晚是太醉了,才酒後亂性,對昨晚的事她是一點印象都沒有,難道真的是自己勾引了公公嗎?

雨婷心裡很亂,她抓住公公的手說,「好了,別打了。」

老何驚喜的問,「你原諒我了。」

雨婷默默的看著公公,說,「我可以當作沒發生過那種事,但你必須給我五百萬。」雨婷是個現實主義者,她想事情已經發生無法挽回了,就爭取得到最大利益吧。

老何很開心,心裡的石頭放下了,錢對他來說不是問題,反正他死後這些都是兒子兒媳的,只不過是提前給了一小部分而已。

老何對兒媳道,「我給你一千萬,你留下來陪我可以嗎?」

雨婷猶豫了一下,答應了下來,一千萬啊,沒有人不動心的,尤其是女人。

老何開心的笑了。

第三章 沉淪

還有兩天何飛就要回來了。老何心中有些失落,他很渴望再次擁有兒媳的肉體,但他知道他已經沒機會了,現在的兒媳很警惕,穿著也不暴露了,而晚上臥室的門也是反鎖著,讓老何心癢癢卻無從下手,孤男寡女而又有個如花似玉的尤物兒媳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只要是男人下面能抬頭的都忍受不了。雖然老何和兒媳的關係緩和了很多,但是老何不敢越雷池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