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媳

雨婷轉過頭來,笑著邀請道:「爸,一起來跳吧。」

老何搖搖頭說:「哎,爸已經老了,骨頭都硬啦。」

雨婷嬌聲道:「爸一點都不顯老呢,看起來還那麼年輕。」

「呵呵,真的嗎?」老何開心的問。

「真的。」雨婷認真的回答。

何飛已經出差去北京了,有半個月不見面,雨婷的心情也是挺鬱悶的,還好,陪著公公,而公公對她非常的好,噓寒問暖,而公公有時很風趣,經常逗得雨婷咯咯的笑,日子倒不算太寂寞。而老何對這個尤物兒媳,看著她那巧笑嫣然的嬌容,想得到她的慾望已到了頂點。老何在等,等一個恰當的時間,來征服這朵禁忌又誘惑無比的花蕾…

第二章 迷姦

雨婷掛上了手機,心情非常不好。她得到了一個很糟糕的消息,她買的股票被套牢了,如果不在限期之內投入一筆大額的金錢,她就會血本無歸,處理不好的話甚至會有牢域之災,雖然那不大可能,但她很煩,因為買這個股票的時候丈夫何飛並不知情,她是想賺到錢後給老公一個驚喜,只是沒想到…

而老公最近在深圳買了套房子和車子,積蓄所剩不多了。怎麼辦?雨婷第一個想到了公公,公公很有錢,以前當院長的時候那些明的暗的都不知道收了多少,從現在老何住的這棟小別墅就可以看得出來,但要怎麼開口呢,雨婷覺 得很為難。

「爸,可以吃飯啦。」雨婷喊道。

老何走進餐廳,「好香啊。這麼多菜,今天是什麼日子啊」老何笑眯眯的問。

「爸,你忘啦,今天是你的生日啊。祝爸爸生日快樂,身體健康。」雨婷嬌聲道。

「哈,還真的是啊,好孩子,難得你們還記得我的生日,可惜何飛不在家。」老何遺憾道。

雨婷也是想趁這個機會向老何提借錢的事。雨婷拉開椅子讓老何坐下,老何坐下後,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仔細想了想,「對了,怎麼沒有酒啊?」老何疑惑的問。

雨婷笑著說:「爸,喝酒對身體不好,所以我就沒準備了。」

「這怎麼行呢,沒事,今天爸很開心。唔,我房裡好像有一瓶猴兒酒,拿來咱倆嘗嘗。」說完老何就回房間拿了一瓶酒出來,給雨婷倒了一杯,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雨婷苦著臉說:「爸,我不會喝酒啊。會醉的。」

老何眼裡閃過一絲光芒,笑眯眯的說:「沒事,這酒不辣,是甜的,是由好十幾種水果精釀而成的,平時我可捨不得喝呢。不信你嘗嘗下。」

「真的啊,那我試試下。」雨婷淺嚐了一口,入口一片清香,和著水果的香味,讓雨婷迷上了,細細的回味著,「嗯,有哪些水果呢。」雨婷想著。

「怎麼樣,很好喝吧,爸可從來不騙人哦。」

老何的話把雨婷的思緒給拉了回來,對著公公甜甜的說:「真的太好喝了。」

老何說,「那就多喝點吧,爸這裡還有很多呢」。老何拿起酒瓶對著雨婷示意道。

雨婷從開始的淺嚐,再到一口一口的品,最後乾脆一飲而盡。最後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下唇,這個不經意的撩人動作,還有那因喝酒而發紅的臉龐,讓老何的下面不禁抬起了頭。

老何又親自給雨婷倒了滿滿一杯說:「喝吧,在家裡不用客氣。」雨婷又一口一口的喝完。臉上已經紅彤彤了,像黃昏的晚霞那樣迷人,連帶著脖子都成了粉紅色。

雨婷藉著酒意,大膽的開口對老何說:「爸,我想,我想像你借點錢。」

老何愣了一下。說:「怎麼了?」

雨婷微微低著頭,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向老何講了一遍。

老何想了一下,「問:需要多少。」

雨婷心虛說:「兩百多萬,爸,你就幫我一下吧,明年我有把握還給你的。」

老何看著楚楚可憐的兒媳眼巴巴等待自己的回答,不禁爽快的說:「小事,過幾天我把錢打到你帳號上去,一家人還談什麼錢不錢的事,有的賺就還給我,沒有就當作資助你們」

雨婷聽了喜出望外,自己親自倒了一杯酒,對著老何說:「爸,太謝謝你了,這杯酒我敬你。」說完一飲而盡。

老何望著兒媳,一股陰謀得逞的微笑蕩漾開來。因為這猴兒酒雖然是甜的,但酒精度同樣不低,後勁很大,老何平時也只是小飲一杯而已。而現在雨婷已經喝下了三杯,只見雨婷眼裡已經漸漸迷茫了起來,她覺得腦袋有些暈暈的,她用手捂了捂臉,感覺像在火爐上烤似的發燙。

她看著旁邊的公公,不禁奇怪的問「爸,你,你的頭,頭怎麼成兩個啦?」

老何色眯眯的看著兒媳說:「孩子,你醉啦。」

雨婷醉眼朦朧不服氣的道:「才…才不會醉呢,我…我還能喝。」說著,手左摸右摸,但就是拿不到酒瓶,不禁氣嘟嘟的說:「哼,這個酒瓶怎麼晃來晃去啊,真討厭。」

老何不動身色的又給兒媳倒了一杯酒,雨婷接過酒杯又是一口飲盡,嘴裡還不停的道:「我還要喝,我還要喝嘛,爸,給…給我再來一杯。」說著說著,頭卻慢慢的向餐桌趴了下去。偶爾還打了幾個酒嗝。

老何沒喝幾口酒,他沒有看醉倒的兒媳,自己慢慢的品嚐了幾道菜,現在的自己,就是個獵人,而兒媳就是獵物,如今獵物已在手上了,所以老何不急。他現在的心情很平靜,因為他知道,想要對大限度的開墾荒地,就必須保持平穩的心態,尤其現在已經不年輕了,老何可不想一上馬就繳了槍。

老何把筷子放下,來到兒媳前面,搖了搖雨婷,喊了喊「雨婷」,沒反應。老何不放心,又拍了拍小臉,又捏了捏。雨婷只是一動不動的趴著。長長的睫毛緊閉著,身上散發著陣陣酒氣。

「看來真的醉了。」老何自言自語。

他慢慢的低下頭,親了親兒媳發燙的臉頰,他彎下腰,左手繞過腰來到腋下,右手抄起兒媳的小腿,把她抱了起來,兒媳很輕,這是老何的感覺。他把兒媳的頭埋在自己的胸懷,聞著清新的發香,慢慢的向兒子的臥室走去

老何抱著兒媳走進兒子的臥室,來到床前,往下輕輕一拋,床墊由於有了重物的壓下而上下彈了幾下,老何很謹慎,他必須確定兒媳醉到什麼程度。實驗證明,估計打雷都不會醒的,不知道我會不會被雷劈,老何自嘲的想著。老何坐在床沿上,細細的欣賞兒媳的誘人睡姿。

兒媳今天的衣著很性感,黑色的緊身吊帶低胸襯衣,露出圓潤雪白的雙肩和大片嫩白的胸脯,如霜似雪的藕臂,鼓鼓的胸膛把領口撐了開來,雪白的乳溝若隱若現,上衣很短,躺在床上更是向上縮,露出小巧的肚臍眼,還有柔若無骨的小蠻腰。

最誘人的是下面,兒媳今天穿著一件黑白相間條紋的短裙。由於剛才被老何拋在床上,是側趴著,兩條雪白的大腿交叉在一起,而短裙已經捲到了腰間,露出白嫩的大腿和半邊雪白渾圓的屁股,屁股中間是一條細細的布條,再仔細還看到最中間那一小部分有些凹的白色布片,幾條黑色的毛髮頑皮的伸出來。

老何知道那是個神秘的聖地,等著他去探索,去求知。老何的大手慢慢的從兒媳的小腳由下到上的來回撫摸上去,那光滑如嬰兒般的肌膚,讓老何不禁再次感嘆,年輕就是好。大手慢慢的爬上那充滿彈性的臀部,摩擦著,老何忍不住了,嘴巴重重印在兒媳的大腿上,輕咬著,不時伸出舌頭舔著,發生嘖嘖的聲音,尤其是那翹翹的屁股,讓老何差不多整個臉都貼在了上面。也讓老何領略了什麼叫極品。

最後,雨婷的屁股都紅了,是老何咬的,上面全是老何的口水。老何把兒媳翻過來仰躺著,雨婷安靜的睡著,她不知道,一場噩夢就在她身上上演,而導演就是她敬愛的公公,一個衣冠禽獸的魔鬼。

老何慢慢的脫下身上的衣物,露出有些發福的身體,還有一點突出的將軍肚,那是以前應酬的時候喝出來的,胯下的巨物已經豎了起來,碩大發紫的龜頭在柔和的燈光下發亮。他側躺在兒媳的身旁,左手撫摸兒媳的秀髮,細細的親吻兒媳的眼睛,鼻子,慢慢的移到那紅豔的嘴唇,輕輕的啄了幾下,就重重的吻住了兒媳的小嘴,很甜,這是老何的想法,和著酒味,讓老何覺得自己就像在品嚐名酒,那麼令人陶醉。

老何的右手也沒停著,不停的在兒媳的豐臀和小蠻腰來回撫摸,老何離開兒媳的小嘴,這時雨婷的嘴唇更紅了,更性感。老何一路吻下,小巧的耳垂,白嫩的脖子,香肩,都逃不過老何的大嘴。慢慢的移到了那挺拔的胸前,隔著衣服,深深的吸了口氣,淡淡的奶香味和衣服的香水味,讓老何的血液流動加快。

兒媳的衣服是由兩條細小的肩帶吊起來,所以想脫下也不需太麻煩,把那兩條帶子取下來即可。老何結開帶子,把吊衫輕輕往下拉,半裸的兒媳,那白裡透紅的肌膚,性感的蕾絲文胸緊緊裹住那傲挺的肉峰,那雪白深幽的乳溝,讓老何忍不住吞了口水,「真的太誘人了。」

此時老何那張咀巴,又再貪婪地在兒媳那嬌軀上四處吻舔起來,更一直沿著她那平坦的小腹而下!他那雙手則肆意地從她的小腿處撫摸而上!當那張咀巴和雙手在兒媳大腿上匯合時,他那雙仍顫抖著的手,已順勢把兒媳那裙子緩緩地撩起來!而老何的呼吸,亦隨即變得更加沉重急速了。

那薄薄的裙子,在雙手緊執下,正抖動著緩緩地被抽高了!在一雙骨肉勻秤,修長嫩白的美腿盡數展現後,那大腿根盡頭的部位,女人最神秘的三角位置,亦已坦蕩蕩地露出在老何眼前了!看老何那雙眼珠,正睜大得快要從眼眶裡掉下來似的?

死命地緊緊盯著兒媳雙腿中間!那裡正被一條白色的蕾絲花邊內褲所覆蓋著。陰部位置飽滿得脹鼓鼓地隆起來!在那薄薄的布料下,一遍黑油油的陰毛,亦若隱若現!這教老何看得目瞪口呆,咀角間亦不知不覺地滲漏出絲絲唾液來!

他發呆了一會後,才能收斂心神,繼而小心奕奕地把兒媳的裙子也都褪去了!接著,老何那雙手便在那嬌軀上四處撫摸起來,光是感受著自指間傳來的嫩滑肌膚觸感,已令他陶醉萬分了。

摸了一會,又吻了一會後,老何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滿身貪婪慾火的他,已感到在兒媳身上僅餘的那套可愛潔白的胸罩和內褲,擋住了他的去路!於事他小心地伸手到兒媳的背後,卜的一聲,那胸罩的鈕子,已給解開了!在熊熊的慾火下,他的手亦不再顫抖了!看他一把抓著那胸罩使勁地一扯!胸前的兩個雪白的肉球便充滿彈性地抖動躍出了!

看著兒媳那雙美乳,尖挺渾圓、飽滿而又白白嫩嫩的!乳尖上由兩糰粉粉嫣紅的的乳暈,圍著那如小豆般的嬌嫩乳頭!這情景令老何馬上撲到了兒媳胸前,把那張貪婪的咀臉儘量地揍近到那雙美乳之前!看著老何眼睛跟咀巴同樣地睜得大大的,像因賞著一件完美藝術品般,凝視著兒媳那雙迷人美乳!堅挺地掛於胸前,隨著她的呼吸在一起一伏著。

這時老何那雙手,亦從那平滑的小腹上緩緩地撫摸而上了。隨著老何呼出一口長長的氣息,他那雙手已貪婪地握著了兒媳那雙美乳了!觸感亦馬上令他為之神往!一對被雪白嫩滑肌膚所裹著的,而內裡卻又充滿住彈性的兩個肉球!老何只輕輕地撫摸,細細的搓揉!而兩顆粉色的嬌嫩乳頭,卻又令他禁不住伸出指尖撥弄一番!敏感的部位被觸碰,亦令不醒人仕的兒媳,亦自然地顫抖起來。

而雨婷,竟如夢似幻地感到,自己想唸著的丈夫回來了!而且還深情地擁著自己親熱起來!雨婷還忽地夢藝似的叫道:「晤…晤!飛!是你回來了嗎?我…我很想你啊!」正沉溺在一片美好的夢境下,雨婷亦熱情地回應著丈夫的親暱!

可是,她萬料不到,在現實裡,正跟自己親熱起來的男人,卻並非心愛著的丈夫!而是那名表面上一向像長輩般慈祥。但實則卻是名假仁假義,貪婪好色的公公呢!

這時老何正握著兒媳那雙乳房,不斷地搓揉著!而眼看著那兩顆嬌嫩的乳頭,已被挑逗得硬翹起來了!老何亦隨即變得更興奮,雙手也再按禁不住,漸漸地使勁搓揉擠弄著那雙雪白的乳房起來!而那不停地滲出唾液的咀巴,亦緊接著張開,把其中一顆粉嫩突翹的乳尖,含進咀內拚命地吸吮著。

已被洪洪慾火帶進忙我境界的老何,亦伸出那根濕淋淋的舌頭,盡情地往兩顆嬌嫩乳頭上來回舔弄著!口中的唾液,更把那雙美乳弄得濕滑一片!而此時的他,只可恨自己那咀巴長得不夠大,不然,他真想把這對肉球吞進咀裡去。

那雙美乳,已被老何那張咀巴、及手掌弄得濕滑通紅一遍了!而他剩下來的一隻手,亦自上身緩緩地撫摸而下了!那手掌在經過平滑的小腹後,便伸廷至那渾圓堅實的美臀上抓弄下去!感受著那充滿彈性的美肉。而咀巴正不停地吞吐著那嫣紅乳尖,卻不時斜眼地瞄向兒媳,看著貌美的她,眉目正緊湊,小咀卻又微媺張開的!更不時自喉間輕輕地吐出絲絲的喘息!狀似正享受著自己那連串的挑逗?

老何那隻肥厚的手掌,在感受過那充滿彈性的美臀後,又再自她那白嫩的大腿上滑過,再沿著大腿內側,再朝著大腿根的盡頭,貪婪地緩緩撫摸至雙腿間的三角位置!那肥厚手掌,一下子便隔著那白色小內褲,按在雙腿間那脹鼓鼓部位了!老何登時自指尖感到,兒媳那裡柔軟而溫暖,脹鼓鼓地隆起,長得相當之飽滿!

最敏感的地方被觸碰,亦令兒媳下意識地身子再度抽搐!口中更含糊地輕吐出了一聲呻吟來!而老何亦興奮得把兒媳緊緊地擁著,那咀巴還張得大大地把那櫻桃小咀完全封蓋起來拚命地吸吻著!舌尖更肆意鑽進了口腔裡,撩弄著她那甜美香舌!而一雙肥厚的手掌,亦各自在兒媳的胸前,及雙腿間,放肆地搓揉玩弄。

老何此時正享受著兒媳那嬌軀,所帶來的溫香軟肉!而那隻不停地在雙腿間摸弄著的手,亦感受到,在那薄薄布料的小內褲下,那裡已漸漸地分泌出一些粘粘滑滑的液體了!酒醉後的連串綺夢,及身體不斷被挑逗下,雨婷的情慾,亦給挑起了!

老何那張咀巴,則正忘形地由上至下,任意在兒媳的嬌軀上吻舔!在細味地品嚐過每一吋細嫩的白滑肌膚後,老何還輕托著兒媳一條肉腿,貪婪的咀巴更沿著大腿內側吻舔而上,弄得雨婷整條粉腿,也留下了一行濕滑的唾液痕跡。當他那張咀巴移近至大腿根部時,登時感受到,兒媳那醉人體香,已越來越濃烈撲鼻了!

當他斜眼瞄向那三角部位時,卻馬上整個人呆住了!那脹鼓鼓地隆起的部位,在經過剛才的多番摸弄後,已滲出了大量的淫水,弄得內褲,也被沾濕了一大遍!在連串的深呼吸後,老何那雙仍在顫抖著的手,已緊抓住了那白色小內褲!看他強行把一大口的津液吞嚥回肚子裡後,雨婷身上那僅餘的最後防線,已抖動著緩緩地給褪下了!要把雨婷身上那內褲完完全全地扯脫下來,直教老何感到,就像移動著千斤重物般地費力。

為著能把朝思夢想要得到的女人,來過親手給她脫個清光!縱使要花盡心血,冒坐牢之險!對於已色慾薰心的他來說,就算是要了他的老命,這也是值得的。陣陣的淫笑聲中,老何雙手已把雨婷的一雙美腿張開來了!

一片烏黑潤澤、濃密適中的陰毛,整齊地以倒三角的形態遍佈於小腹之下!而整個陰戶均長得飽飽滿滿的!色澤嬌嫩得如少女般!兩片肥美的陰唇亦沒半點皺紋!腿雖被張開,但卻仍能緊湊地合在一起,把中間那迷人的肉縫隱藏起來!

而在兩片肥美陰唇上,已沾滿了從肉縫內溢出的汁液了!這教老何看得目瞪口呆!任由唾液從張大了的咀巴內不斷溢出。看著兒媳那嬌嫩肥美的陰戶,引得老何的一張咀臉,越湊便越近了!顫抖著肥厚手掌,已按在雨婷的陰戶上輕輕撫摸起來!老何這時感到,兒媳的身子忽地一陣抽搐!而大量的粘滑液體,亦隨即從那肥嫩陰戶中間的縫隙內溢出!弄得指尖也被沾染得一遍粘滑發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