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媳

第一章 撩撥

老何小心翼翼的把一盤香氣四溢的桂花魚端到餐桌上。「呼,終於好了」老何看著桌上豐盛的菜餚,滿足的笑了。他看了看手錶,自言自語的說:他們快到家了吧。」

老何原名何一波。今年五十有八了,是市醫院的院長。今年退休了,閒著沒事就在家裡種種花草養養魚。老何的老婆十年前因車禍去世,只有一個兒子,叫何飛。去年才結的婚,兒媳叫雨婷,是個很漂亮的女人,聽說還是某校的校花,是他兒子追了好久才到手的。

結婚後小兩口就去深圳打拚事業,一年也難得回家幾次,所以老何有時也會覺得孤單,他也想找個伴,但兒子不同意,也就做罷,老何懂得養身之道,所以看起來人像四十多歲的人,精力十足,一點也不顯老。偶然也有點火氣,就看點毛片打打槍消火。今天兒子他們五一放長假所以要回來,所以就準備了一桌好菜迎接他們。

「叮咚」門鈴響了起來,「來啦。」老何搽了搽手,趕緊去開門

「爸,我們回來啦。」何飛提著大包小包站在門口。

兒媳雨婷也甜甜了喊了聲爸。

老何的臉上笑開了花,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說著,接過兒子手中的東西,一家人進了家

何飛鼻子嗅了嗅「好香啊」。

老何呵呵一笑說:「快來吃飯吧,別讓菜冷了」

何飛一聽就來勁了,「嘿,爸做的菜我最愛吃了。」

「來,吃吃這個。」老何夾菜到雨婷碗裡

「謝謝爸」雨婷柔柔的說。

「看看你們,都瘦了,來,何飛,多吃點。」

飯後,何飛就去書房上電腦了。老何就忙著收拾餐桌

雨婷說:「爸,還是我來吧。」說著,拿過老何手中的抹布。

看著賢慧的兒媳,老何笑了笑,說:好吧。」老何就去客廳看電視了。

突然,廚房傳來「鏘」的一聲,老何急忙跑進廚房,hhhbook.com原來是兒媳在洗碗的時候手滑不小心打碎了盤子,老何關心的走過去說:「有沒有傷到。」

雨婷不好意思的說:「沒有,對不起,爸,不小心打碎了幾個盤子。」

老何爽郎的笑著說:「傻孩子,爸怎麼會怪你呢,只要沒傷到就好。」說完,老何就去廚房的角落找來一個掃斗掃帚,發現兒媳已經蹲在地上一片一片的把盤子碎片檢起來,老何急忙說:「小心別傷到手。」

雨婷抬起頭對著老何笑了笑,說:「爸,沒事。」又低下頭檢起來。

老何卻心裡突了一下,因為他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兒媳今天穿著一件短袖緊身的T恤,領口處是個很大的 V型,幾鏤髮絲由於低頭而垂落在胸前,但也阻礙不了老何的目光,穿過髮絲,停留在那一片雪白,一對雪白挺拔的雙峰被一件黑色的文胸生生擠出了一半,老何甚至看得清文胸邊緣的鏤花,黑白相間的乳溝給老何視覺的衝擊,老何突然覺得有點口乾舌躁。老何瞄了一眼,就轉開視線,看到兒媳沒注意,不禁又偷瞄了一眼。這時,雨婷已經把大的碎片都檢完了,老何馬上定了定神,把地上的碎屑仔細的掃乾靜。

老何坐在客廳裡看電視,電視上是什麼節目,老何都不注意了,腦海總閃現剛才那一道雪白,老何很煩躁,把電視關了。他拿起一份報紙,坐在一個可以看到廚房的角落,假裝看報紙,眼角卻偷偷的瞄向兒媳忙碌的背景。今天兒媳的穿著很性感,上身是緊身的紅色 T恤,下面是一條藍色短褲,好像有人叫熱褲吧。緊緊的包裹住渾圓挺翹的豐臀,由於雨婷身高有一米六八,所以兩條雪白的大腿顯得特別修長,讓老何不禁想起那些車模。

終於忙好了,雨婷取下圍裙,洗了洗手,走出廚房

「忙好啦?」老何問道。

「嗯,好了」雨婷的臉微微紅了一下。

「累了就去休息一下吧。」老何微笑道。

「好的」雨婷轉身向臥室走去,老何貪婪的看著兒媳的背景,尤其是那扭來扭去飽滿的豐臀,想像著那驚人的彈性。

老何依然記得,當兒子把雨婷帶回家介紹給老何時,老何眼中的驚豔,雨婷很美,柔順發亮的披肩長發,明亮的大眼睛中總是含有波光粼粼的水汽,秀直的鼻子下是不點而紅的櫻唇,白裡透紅的臉龐,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既清純又帶點可愛,身材修長,該圓的圓,該翹的翹,稱得上是天使臉面,魔鬼身材。讓人有種想把她揉進身體的感覺。聲音清脆悅耳如黃鶯。

尤其特別的是,雨婷身上還有一股像白蘭花的清香,不是香水,而是自然體香,以老何醫者的眼光看是很準的,每當雨婷經過老何身邊時,老何總是不動身色的深吸幾口。老何也知道這樣是不可以的,雨婷是自己的兒媳婦,是兒子的老婆,但老何總是忍不住的想。後來在電腦上瀏覽了色情網站,那些公媳亂倫文章的描寫,讓老何像入了魔,邪惡的種子已悄然埋下,在某個時間就會爆發。

每當晚上夜深人靜老何情慾來臨時,老何就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他會仔細的洗澡,把陰莖洗得很乾淨,然後赤身裸體的走出浴室,向兒子他們的臥室走去,打開兒子他們的衣櫥,在兒媳衣物的那片區域,找出那些令他瘋狂的東西,那些小小的丁字褲,透明的蕾絲內褲,還有顏色各異的性感文胸,都逃不過老何的魔手和蹂躪。

老何總是拿著兒媳的貼身衣物,躺在兒子他們雪白的席夢思上,看著掛在牆上那兒子兒媳的結婚照,看著那個笑得那麼嫵媚的兒媳,把內衣罩在肉棒上,不停的擼動。最後把精華宣洩在上面,激動過後,老何又有點後悔,心想自己以後會不會下十八層地域。老何就在這種矛盾的日子裡煎熬。

晚上,吃完飯後,何飛就出去朋友家敘敘舊了,老何叮囑他要早點回來,何飛就說好啦知道啦馬上就溜了,但老何知道這個兒子不玩到凌晨兩三點是不會回來的,不禁無奈的搖搖頭。

浴室裡傳來嘩嘩的流水聲,老何知道是雨婷在裡面洗澡,老何看著電視,腦裡卻在想像著兒媳一絲不縷的樣子,但馬上,另一個念頭生了起來,「停,何一波啊何一波,你不能這樣想,她可是你兒媳啊。」

浴室的水停了,一會兒,雨婷走了出來,「爸,我洗好了,雨婷走了過來。」坐在沙發上。

可能剛才洗了頭,所以頭髮有些濕漉漉的。老何看著雨婷,陰莖微微跳動了一下,只見雨婷穿著一件無袖連體真絲睡裙,飽滿的胸脯把胸前撐得渾圓,還有兩個若隱若現的突起,兒媳沒穿乳罩,這個想法讓老王的血氣直衝腦門。

睡裙只是遮住一小半大腿,雪白的大腿上甚至能看到一些青色小筋脈。由於坐在沙發上,所以睡裙的下襬又往裡面縮了一些,雨婷自己倒不覺得,她覺得在家裡可以穿隨便一點,而且公公對自己就像對女兒一樣好,雨婷也一直把老何當作親爸爸來對待,所以也沒去想那麼多,倒是讓老何大飽眼福了。

老何看到雨婷濕漉漉的頭髮,靈機一動,對雨婷說:「看你頭髮沒幹,我拿電風吹幫你吹乾吧。」

雨婷說:「好啊,謝謝爸爸。」

老何馬上找出電風吹接上電源,來到沙發背後,給兒媳吹起頭髮來,其實老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邊吹著頭髮,一邊近距離的欣賞自己美麗的兒媳,雪白的脖子,帶著耳環的耳朵,都是老何研究的對象,目光偶爾越過肩膀,來到那有些微微敞開的胸襟,那裡面的兩個雪白的肉峰,隨著雨婷輕微的呼吸而抖動,老何看得褲襠裡支起了小帳篷,不禁在沙發背上慢慢的摩擦著。

給雨婷吹乾了頭髮,雨婷很高興,起來對著老何的臉頰親了一下說:「謝謝爸,你真好」。

老何對著兒媳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有些愣了愣,雨婷看著公公的樣子,不禁撲哧一笑,老何也笑了。看了一會兒電視,雨婷習慣性的把腿疊起來,由於電視節目是雨婷比較喜歡看的,有點入迷,倒沒察覺不遠處的公公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只見雨婷疊起的大腿,裡面的神秘都被老何看到了,雪白大腿的最尾端,是一條粉色的小內褲。老何覺得,今晚該洗個冷水澡了。

雨婷打了個呵欠,對老何說:爸,我有些累了,去睡覺了。」

老何說:「去睡吧。」

雨婷說:「爸爸晚安。」

「晚安。」

老何目送著兒媳回房,老何也覺得有些晚了,就拿著換洗的衣服哼著小曲進了浴室,一進浴室,就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那是兒媳的,老何脫下衣服,打開洗衣機,想把衣服丟進去,卻發現了讓他很感興趣的東西,老何把一件黑色文胸撈了起來,沒錯,是兒媳今天穿的那件。

老何把它拿到鼻子下仔細的聞了聞,一股奶香味和著汗水的味道,老何硬了,他又把手伸進洗衣機,夾出一條黑色中間有些透明紗的小內褲,細細的聞著那多久沒聞到的氣味,老何覺得自己快醉了,他把這條不到自己巴掌大的小褲衩按在肉棒上,腦裡幻想兒媳雨婷的樣子,用只能自己聽到的聲音一遍又一遍的呼喊兒媳的名字,在一陣陣抖動中攀上了快感的巔峰。

早上,一陣鳥叫聲把老何吵醒了,老何有個習慣,就是每天早上都要去跑跑步,生命在於運動,這是老何的座右銘。當老何去公園跑完步又打了一套太極拳後,已是日上三竿了。

老何回到家,看到了兒媳雨婷正在晾衣服,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一條只能包住臀部的短褲,讓整個臀部看起來又圓又翹,老何甚至可以看到那細細的內褲的邊,上身穿著一件粉色襯衫,襯衫下襬被雨婷打了個結,露出了小蠻腰,隨著雨婷踮著腳尖往上晾衣服,不時露出可愛的肚臍眼。

雨婷轉過身看到了老何,說:「爸,你回來啦」。

老何應了一聲:「回來了,你們吃早餐了嗎?」

雨婷笑笑說:「還沒吃呢,等爸你呢。」

「那一起吃吧」。老何道。

早餐很簡單,就一杯牛奶一個雞蛋再加一個三明治。突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是何飛的,何飛接起電話,聽了一會兒,就說好的好的,就掛了電話。

老何問:「怎麼啦。」

何飛臉色有點難看,說:公司出了點問題,公司安排我去北京解決這個問題。」

「什麼時候。」老何問。

「明天,這次出差估計得半個月了。」

老何皺皺眉說:「需要這麼急嗎。」

「嗯,雨婷,這半個月你就陪陪爸,好嗎?」何飛問道。

「好的,我會照顧好爸的。」雨婷善解人意的道。

一家人默默的吃完飯後,雨婷就幫何飛準備行李去了。

半夜,老何起來小便,在經過兒子房間時,突然聽見一陣隱隱約約的呻吟聲,兒子的門沒有關緊,留了一條小縫出來,透過這條門縫,老何看到了讓他血脈膨脹的一幕:

只見兒媳趴在床上,雙手支撐著床墊,雙腿微微張開,屁股翹在上面,兒子雙手握住兒媳兩邊的腰,臉色潮紅,興奮的在兒媳後面不停的抽插,每挺一次,兒媳就小聲的叫一聲,兩個乳球隨著前後碰撞。兒子又把整個人貼在兒媳背上,一隻手繞過腰來到胸前抓住一顆肉球不停的揉捏,在兒子的手上不停變化各種形狀。

「老婆,我們換個姿勢。」說著,何飛仰躺在床上,肉棒一柱擎天,雨婷跨坐在何飛的肚皮上,握住火熱的陽具,抬起屁股,對準小穴慢慢坐了下去,哦,兩人不禁發生舒服的呻吟聲,雨婷不停的抬起屁股,再坐下去。

披肩秀髮隨著雨婷的上下運動而跳躍,胸前的兩隻乳峰被何飛握在手中。再看雨婷,性交的快感淹沒了她,她的臉紅得像快要滴出血來。突然,雨婷一陣抖動,牙齒不停的打架,顫著音說:「老,老公,我…我要…我要來了。」說完,整個人都趴在何飛的壯穎的胸膛上,不時的還抖動幾下

何飛感覺雨婷的陰道不停的收縮,緊緊的吸住他的肉棒,不停的蠕動著,接著,一股股溫熱的液體不停的沖刷著龜頭,一陣陣快感席捲而來,龜頭又漲大幾分,何飛再也忍耐不住,精關一開,猛的抱住雨婷坐了起來。嘴裡咬住一個乳頭,一股股生命精華向雨婷體內噴射而出。兩人同時啊的一聲就一起癱在床上一動不動了。

老何輕輕的離開了,他的手上沾滿了精液。他的腦子都是兒媳的倩影,迷人的侗體,那來回跳動的乳房。老何深深吸了口氣,一個邪惡的念頭不停的壯大,我一定要得到她,我一定要騎在她身上馳騁,征服她。哪怕會下地獄。可憐那雨婷,不知道她那像父親一樣的慈祥長輩的公公,會把魔手伸向她,把她帶入道德禁忌和情慾的深淵…

客廳裡傳來「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伴奏音,雨婷的臉色微微發紅,鼻子上已經有些小水珠,但還是堅持跳著健身舞,因為經常做這些運動可以讓身材更苗條。老何靜靜的坐在一邊,細細的欣賞著,今天的兒媳由於運動的原因所以把長發紮成馬尾,只穿著一件只包住胸圍的背心,隨著兒媳的跳動,那豐滿的酥乳也不停的跳躍。下面是一件純棉的白色短褲,飽滿的豐臀把褲子撐得圓圓的,老何甚至可以看見那涇渭分明的臀瓣,修長的大腿時張時合,渾身上下都透露出青春的氣味。

老何發自內心的感嘆,年輕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