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岳母

我二話不說,伸出舌頭插進了她的陰道。

「啊………啊………別這樣,啊………啊………啊」 被我這樣舔著,子宮裡面漸漸地流出水來,原來老女人也會有反應的。我一邊給岳母口交著,一邊看她的樣子。她雙手仍胡亂地扯著我的頭髮,雙眼緊閉,臉歪向一帝,嘴裡呻吟著,全然忘了剛才的反抗了。

「岳母,我這樣幫你弄,舒服吧。」

「嗯………啊………啊………」 「小飛,岳母好難受,啊………啊………岳母裡面好癢,快停下來,啊………啊」

「嗯,啊………啊………啊」

我知道此時的她已不知道自已在說什麼了。我的陰莖早就硬得不行了,想趁著她現在的樣子插進去,要是被她看到了,估計又會反抗一番。我仍一邊吸著她的陰道,一邊脫下自已的褲子,輕輕地跪坐在她胯前,一手握著早已發漲的陰莖,對著她的裂縫。這時我停止了口交,岳母從下身傳來的快感也停住了,張開眼看著我,一看到我握著一根大陰莖,頓時清醒了過來。

「你要幹什麼,小飛,不可以對岳母這樣做的。」

岳母上半身斜坐了起來,用雙手推著我的肚子,不讓我插進去。我哪裡會讓她逃的,左手抓著她的腰,右手握著陰莖迅速地抵進了她的陰道,整個龜頭進去了。

「啊……不可以的,快拔出來,我們不能這樣做的。」

她推我肚子的雙手力氣很少,根本就是無力的反抗。我右手也抓著她的腰,屁股用力一挺,整個陰莖都進去了,被她的陰道緊緊地包著,抵在了她的子宮。

「啊………啊………好大………疼………不要這樣,快停下來,啊………啊。」

我開始用力地抽插起來,她剛坐起來的上半身再次躺在了床上,右手抓著我的左手,左手扶在床沿,下身被我一次又一次地頂著,我看著我們下體的結合處,陰莖插進陰道裡,抽出來時,連她陰道裡面紅色的肉都帶了點出來,可能因為她裡面還不是很濕吧,所以會粘在我的陰莖上。

「啊………啊………啊」 岳母臉上呈現痛苦的表情,右手的指甲深深地陷進我的手腕裡,看樣子真的很痛苦。

我聽著她這樣呻吟,更加興奮了,陰莖在她的陰道裡膨漲到最大,有力地一次一次頂進她的子宮。看著,眼前的這老女人,正是自已日思夜想的,如今正被自已這樣幹著。隨著我的每次撞擊,兩團肉體發出的「啪啪啪」聲,以及岳母嘴裡發出的呻吟聲迴盪在房間裡。她的兩顆大奶在劇烈地前後起伏,煞是迷人。我忍不住又握上了,瘋狂地搓著,揉著。

岳母雖然50多歲了了,但是她的陰道不是很寬,我的陰莖一次次撐開夾著它的陰道贅肉,龜頭每次都被刺激著,真是太爽了,快要射了,於時停了下來,把她的雙腳放在了我的肩上,身體向前傾。這時她睜開了眼睛,看了我一眼,哀求著:「岳母求你了,不要弄了,你的…很大…我下面真的好疼。」

她看到我噴著慾火的雙眼,知道我不會停下的,知道我又要開始干她了,雙手緊緊地抓好我的雙手,在等著我的撞擊。我又開始了有節奏地幹了起來,兩隻手也不閒著,把玩著她的大奶。岳母看著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一進一出的,奶子被我這樣搓著,嘴裡再次哼了起來。我來回又抽插了十幾分鐘,感覺要射了,加大了撞擊的力度,岳母叫得更大聲了。

「岳母,我要射了,哼………哼………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別………別射裡面,啊啊啊。」

「哼,我要射了,岳母,啊,啊」

「別射裡面,求你了,啊………啊」

我快速地抽插了十幾下,用力地抱著她,陰莖在岳母的陰道裡狂射。

「啊………啊………好燙………啊」

我無力地趴在了岳母的身上,喘著粗氣。岳母也在我的身下一動不動,臉歪向一邊。我的陰莖仍插在她的陰道裡,開始慢慢地縮小。我就這樣的壓著她。

過了一會兒,冷靜下來,想著剛才做的一切,有點害怕了,想趕快穿 好衣服離開,準備要從她的身上起來,此時看了岳母一眼,看到她頭上長了些白髮,加上她臉歪向另一邊,我抬起頭看了看,額頭、眼角都佈滿了皺紋,雙眼緊閉,兩行淚水流出來。我在想剛才是不是太用力了,把她弄疼了。此時感覺很內疚,可是並不後悔。

「岳母,對不起,我一時衝動,你罵我打我都行,我錯了。」

她一聽這話,開始哽咽起來,小聲地哭著。

「岳母,我真不該,你不要這樣。」

「你這個壞東西,居然對我做這種事,要讓人知道了,你讓我以後怎麼做人啊。嗚嗚。」

「你別哭了,我不會跟別人說的,沒人會知道的。」

「壞東西,居然對岳母做這種事。」

「不要啊,我知道錯了,岳母,我以後再也不敢這樣了。」

「現在知道錯了,嗚嗚,剛才像個野獸似的對人家,你這個小畜牲。」

「我是小畜牲,那你就是老畜牲了。」

岳母一聽這話,忍不住地笑了一聲,但很快又在哭了。我一看這樣,知道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

「岳母,你剛才舒服嗎?」我沒話找話問道。

「你還敢說,疼死了,你這壞東西,人家剛才還是未濕…你就….還不快點起來。」

我才想起來我還壓在她身上,於是翻了下來,躺在了她的旁邊,雙眼欣賞著這老女人的身體,奶子沒有剛才那麼硬了,胸罩仍被我脫在肚子上,下身全裸,一把粗黑的陰毛下面兩片大陰唇也變小了,精液正從裡面流出來。看著眼前的肉體,想著剛才性交那一幕,陰莖再次脖起。岳母看到我突然不說話了,轉過頭來看到我這樣色迷迷地盯著她的身體看,怒嗔道:「干都干了,還看,我這麼老了,又不像年輕的女孩,有什麼好看的。」

「誰說的,岳母雖然老了,但還是很吸引人的。」

「不用, 你又想幹什麼 ?」

「我還想再陪岳母一會兒,岳母,你的身體好棒。」 說完,我再次抱住了她。

「你再說,我………我就………」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嚇到我,就接不下去了。

「就怎麼樣啊,是不是就再做一次啊。」說完我雙手罩在了她的奶子,用力地揉搓著。

「不要這樣,小飛,岳母今天不能再做了,快放手。」

「可是我下面又那麼硬了,怎麼辦啊?」

「不知道,你剛才把岳母下面弄得好疼,不能再做了。」

「岳父也那麼老了,岳母應該有十幾年沒做愛了吧。」

「不告訴你,你這個小壞蛋。」

「我要知道嘛,快告訴我。」我一邊說著,一邊搓著她的奶子。

「你先放手,捏得人家的乳頭好疼。」

我沒理她,從後面吻著她的脖子,肩膀,下面硬起來的陰莖頂在她的臀部,她伸出一隻手繞到後背,按著我的陰莖,阻止我繼續頂她,她的手反而弄得我的陰莖更舒服,對著她的手心上下動著。我吻上了她的耳垂,輕輕咬著。右手插進了她的下體,中指深入兩片陰唇,輕輕摳著。

「啊………別………疼…..輕點兒。」

「岳母,我想要你,我想再……一次。」

「不行,岳母下面好疼,今天不能做了,改天再給你做,好不好?」

「我現在就想要,你看,我下面都好大了。」

「你放過岳母吧,別弄了,再弄就要被你岳父發現了,她快回來了。乖,小飛,快停下來,啊………啊。」

我轉過她的頭,雙唇壓在了她的嘴唇,搜尋著她的舌頭。把她的右手繞在了我的脖子上,抓著她的右奶,用力地抓著,岳母的乳頭再次硬了起來,我馬上張嘴含住,吸著,我的右手再次插進她的陰道摳著。岳母繞過我脖子的手抓著我的頭,她的眼睛閉上了,慢慢地發出了輕微地叫聲。

一起從左側倒在了床上,她的身體面向左側彎曲著,我從後面抱著她,陰莖滑進了她的胯間,貼著她的陰唇上,輕輕地摩擦著。左手撐在床上,右手繞過她的腋下,抓著她的奶子,吸著她的乳頭,插在她陰道的右手沾滿了陰道裡的液體,我知道這個老女人再次有反應了。

右手拉起了她的右腿,使她的兩腿張開著,下面的陰莖頂著她的陰道上,但是就是沒找到洞口,可是左手又沒辦法騰出來。她知道我要插進去了,右腿停在了半空中,我連忙放開她的腿,扶著陰莖放進她的陰道裡後,再次拉著她懸在半空中的右腿,下身開始挺進,從側面在她的陰道裡做著活塞運動。

「哼………哼………啊………啊………啊」

岳母的叫聲再次響在房間裡。因為岳母的陰道裡還留有我的精液,這次插起來順滑多了,肉體的撞擊聲,以及她陰道裡發出的聲,使得我更加賣力。

「啊………啊………我不行了,啊………啊」

「岳母,你的陰道好棒,夾得我好舒服,我就喜歡被你這樣夾著。」

「疼啊………啊………小飛,先停下來,讓岳母休息一會兒。」

我就停了一下,拔出了陰莖,跪坐在她的屁股後面,左手拉了她右邊的屁股,使得能看到她的陰道,左手扶著陰莖,再次放進了她的陰道,她仍然是側躺著,雙腿彎著,使得我這樣從後面幹著很順利,下面用力地撞擊著她的屁股,我用左手拉起了她的右手,右手伸在她胸前,玩著她的奶子。

就這樣插了十幾分鐘,看著岳母一副活死人的樣子,她這麼大年紀了,一不小心,要真把她幹得不行了,那就完了,我不忍心地再次拔出了陰莖。

我把岳母的身體翻了九十度,讓她趴在床上,雙手扶著她的腰,抬起了她的屁股,使她的屁股對著我的陰莖,她嗯了一聲,前半身仍癱在床上,就屁股翹著。我左手扶著她的腰,右手扶著陰莖再次插進她的陰道。看著自已的陰莖從後面幹著岳母的陰道,聽著岳母嘴裡發出的痛苦的叫聲。我上身彎下來,壓在她的背上,雙手繞過她的腋下,弄著她的奶子。

「啊………輕點…..啊………岳母好疼。」

「岳母,再堅持一下,我快要射了。」

「先停下,啊………啊………快停下來。」

我不顧她的求饒,繼續抽插著,玩著她奶子的雙手抓住了她的肩膀,讓她直了起來,緊貼著我。我們兩個都變成跪的姿勢,我跪在她的後面,她的陰道夾著我的陰莖,因為我的腿比她的長,所以我的陰莖頂在了她陰道的最深處。她下身直抖著,我讓她雙手繞著我的脖子,她的臉貼著我的臉,對著我的臉喘著氣,呻吟著。

「岳母,你好棒。」

我一邊說著,一邊搓著她的奶子,下身還一邊在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

「岳母下面都被你干腫了,你幹了這麼久了,也累了,岳母明天再跟你做,好嗎?」

「嗯,好,那我明天再來找岳母。」

「你快拔出來,你頂得岳母下面好疼。」

我拔出了陰莖,放開了岳母。岳母一下子癱倒在了床上,害怕地看著我的陰莖。我仍跪著,看著自已堅挺的陰莖,再看看眼前的這身裸著的岳母,把她蜷縮在一起的雙腿又掰開了。

「不要啊,求你了,岳母不能………再被你這樣干了………啊………啊」

話還沒說完,再次被我的陰莖插進去了,我瘋了似的幹著她,緊緊地抱著她的雙腿。岳母的雙手抓著床單,咬著牙承受著我被我干。我壓在了她的身上幹著她,把她的雙腿叉在我的腰部,我從上而下地幹著她,因為這個姿勢,所以能幹得很深,岳母叫得也更大聲。我雙手抓著她的奶子,看著她痛苦的臉部。

她好像感覺到我在看她了,睜開了眼睛,紅著臉不敢看著我,咬著牙她忍了一會,又呻吟了起來。我吻著她的嘴,頓時兩條舌頭連在了一起。她的陰道夾得我好舒服,我加快了動作,知道快要射了。用手抓著她的頭,看著她,她不好意思地閉上了眼睛。我非常用力地幹了幾下,她慘叫了兩聲,睜開了眼睛,看著我在對她笑,她有點生氣地白了我一眼,再次閉上了眼睛。她一閉上眼睛,我就又狠狠地幹了她幾下,她沒辦法只好睜開眼睛看著我。

「岳母,我就喜歡這樣看著你,看著你被我幹的樣子。」

「啊………小壞蛋,啊………啊」

「岳母,我又要射了,岳母,岳母。」

「嗯,快點射出來,啊………啊………啊………啊。」

我用盡全身力氣最後衝刺了幾十下,然後緊緊地抱著了她,岳母在幾聲慘叫後,也緊緊地抱住了我。

看著窗外天色已暗下來了,估計岳父快回來了,我起身看了眼前躺在床上的岳母,剛才自已足足幹了她兩個多小時,她轉過身面向牆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