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變態家族

張華努力伸出右手,拍了下離他較近的秋月。秋月的臉似乎因為吸氧而不能轉動,她的眼神轉過來,同時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與兒子十指相扣。在這一刻,似乎前途已不再迷茫,不論未來變成何種模樣,只要有這個愛自己的人陪伴著,母子的心中便洋溢著幸福。

這時一旁一直昏迷的靈珊突然開始有了劇烈的震動。只見糞便人的身體開始變化,一直維持的人類形態似乎已經不起作用。慢慢吸籌的糞水開始包住了靈珊的雞巴及四肢,糞便人突然擡起頭,斷開了給靈珊的輸氧。只見她的嘴突然開始長大,這時與其說糞便人那是張嘴,不如說是長在鼻子底下的一個洞。」

突「地一下,糞便人用她的血盆大口,一口吞掉了靈珊的頭,直漠至脖子。很快,靈珊的身體也開始被糞便人完全包裹住,糞便人逐漸蜷縮起來,將靈珊除了四肢以外的所有部分容在了自己的體內。容器外的屏幕突然開始發亮,上面清晰地寫著幾行字。」

1號體,進入第三階段,預計時間13小時。2號體,第二階段進行中,預計還剩時間12分44秒。3號體,第一階段進行中,預計還剩時間1分12秒。」

靈珊被糞便人吞噬后便沒有了一絲動靜,秋月焦急地伸出右手,碰觸著靈珊呈大字型擺開的左手。

但沒有得到靈珊絲毫的回應。秋月還來不及讓淚水流完,張華這邊也開始了異動。

糞便人胯下雄壯的屎雞巴插進了張華的肛門,而舌頭也突然如同洗盤一樣,猛地罩住了張華的喉嚨。張華感覺到一股糞流開始湧入自己的口腔,向腸胃湧動。而糞便人的雞巴也好像吸塵器一樣,將張華腸道內的糞便逐漸的吸了出來。

張華這下終于明白為何之前秋月與靈珊靜止不動了,並不是什麽都沒有發生,而是在糞便人和人類的身體中形成了一個雙體循環,糞便一遍遍地從糞便人的身體流向人類,再流回糞便人自己身體里。起初這種循環讓張華有些不適應,但很快,他就習慣了這種感覺。他睜開眼,看到了秋月正關切地望著自己,他知道,母親的身體里也在進行著這種糞水循環。兩個人的眼神互相鼓勵著對方,努力將身體向對方身邊拉拽。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張華已經可以讓自已的腳尖碰觸到母親的腳尖,同時二人的手已經碰到了對方的腋下,為了表示安慰,兩人都用手指撫摸著對方的腋毛。突然,屏幕上開始出現2號體向第三階段轉化的字樣。秋月悶哼一聲,身體也開始逐漸被糞便人吞噬。看到母親也要被吞噬,張華開始奮力拉扯母親的肩膀和腋毛。而秋月也奮力抓住張華的腋毛,不想就這樣和兒子分別。但是糞便人的動作時迅速的,一眨眼間,秋月的雞巴和乳房已經被糞便人所吞噬,而糞便人亦張開了血盆大口,眼開就要吞掉秋月的頭。張華拼命地扭動身軀,猛力一躍,將自己的身體拋向秋月。在千鈞一發之際,張華側著身體,將自己的頭顱靠在了母親的臉上,代替她被糞便人吞噬了頭顱。

秋月身上的糞便人開始繼續融化,她的身體罩住了秋月的全身,但嘴里卻包含著張華的頭。秋月被自己的兒子所深深打動,她已顧不上缺氧,拼命地用本已無力的雙手抱住自己的兒子。在糞便人吞掉張華頭顱的一刻,原本吸附在張華身上的糞便人也開始産生了異動。在大屏幕的計時器還未到時的情況下,提前開始融化,她也迅速地罩住了張華的軀體,原本連著張華的嘴退出了張華的口腔,轉化為一個大洞,準備再次吞噬張華的頭顱。

「兒子,媽媽陪著你「秋月下定了決心,在糞便人離開張華頭顱的那一刻,伸長了已經可以伸縮的舌頭,順了張華嘴上一個小小的缺口,一股腦扎進了張華的口腔。秋月的舌頭在張華滿是大便的口中迅速探索,在找到了張華的舌頭后開始不斷地纏繞,在拼命繞了七八圈之后,秋月的臉已經貼在了張華的臉上,看著兒子已經被糞便完全封死的頭顱,秋月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她看準了糞便人落下大嘴的一瞬間,用頭猛力撞擊了張華,將他的頭撞開一點,自己的頭則代替張華被糞便人吞噬。

秋月感覺到無數的糞便開始湧入了自己的口腔、耳朵甚至是鼻孔。乳頭上的雞巴以及胯下的雞巴也被糞便沖進了馬眼。伴隨著糞便人的吞噬,一股巨大的吸力將秋月的頭開始拽離張華。秋月舌頭打的結在不斷地被拽開,眼看就要前功盡棄之時,已經被糞便封死的張華突然猛力一動,身體一躍,爬在了秋月的身上,雙手牢牢地抓住了秋月的手,舌頭也突然飛射進了秋月的口腔,開始分離打結。秋月也順勢同時開始繼續打結。

黑暗中,一切又恢複了寂靜。秋月和張華兩個人四肢呈大字型,十指相扣。兩個人的頭顱已經完全被糞便所吞噬,但兩根肉舌頭卻從兩人的面部轉出,繞成了一團。就這樣,又一個相對靜止的狀態開始了。

過了很久之后,靈珊的身體上已經絲毫看不到糞便的痕跡。她努力睜開眼,看到了身上同樣干干淨淨的秋月和張華,他們兩人依然保持著之前的姿勢,兩條舌頭互相交纏著進入了昏迷的狀態。

「還真是讓人羨慕呢……「靈珊暗自歎了口氣,逐漸恢複機能的身體慢慢遊過去,「怎麽似乎有點不對勁……「靈珊遊到秋月二人身體,仔細一看之后,嚇的她差點當場暈過去。只見秋月和張華雙目緊閉,臉對著臉。從頭上看雖然沒什麽異常,但再往下看去,張華和秋月的頭竟然長在了一個身體上!換言之,靈珊眼前只有秋月那豐滿到誇張的肉體,卻完全看不到張華的軀體。在秋月的肩胛骨上,又長出了兩條胳膊,只不過秋月的雙臂和正常人一樣的,是向身體前方生長,而長出的兩條胳膊卻從肩胛骨開始向后長,現在正呈大字型的爬在地上。而從秋月的屁股上又多分出了兩條大腿。靈珊仔細看了看,秋月的屁股上竟然還長了一對碩大的屁股,兩個屁股都連接著要部,只不過從臀部下方長出的腿,如果那兩對手臂一樣,向前后兩個方向生長開來。兩個屁股已經長在了一起,它們的分界點則是屁眼,兩個屁股共用了一個屁眼,而四條大雞巴和兩個巨大的陰囊則挂在身體的前后兩側。在秋月的后背上,張華的乳房和乳房上的雞巴都完好無損地生長著。準確地說,並不是秋月背后長出了張華,而是兩個人身體融合在了一起,各朝一個方向背靠背地形成了這個特殊的共生體。

這時,秋月慢慢睜開了眼睛,在還搞不清楚處境的情況下,她看到了靈珊焦急地面容。看到靈珊安然無恙,秋月高興地坐起來想去擁抱靈珊。但她一坐起來,便看到了自己的身軀。秋月頓時大驚失色。她搖醒了張華,母子兩人看著自己的身體,腦子里簡直如同被抽空一樣一片空白。

這時卻聽靈珊開始抽泣起來。」

你們……這樣要好,竟然不帶著我……」

靈珊一哭,秋月才緩了過來。「對啊,和兒子合為一體不正是我所希望嗎?

「張華轉過頭,吻了一下母親:「媽媽,我們合為一體了,兒子好高興。」

秋月頓時高興起來,她一把摟過靈珊,望著兒子和女兒都安然無恙,現在又和兒子合二為一,似乎被魔人拐騙到這里也不再是一件不可原諒的事情。

「媽媽,兒子被你壓的好難受。」

原來秋月一直坐在容器內,卻忘記背后還有張華,秋月的體重不斷壓迫著張華的雞巴,致使張華的兩根胯下的雞巴已經完全覺醒了過來。秋月看到后,一股色心油然而生。她逐漸側過身子,讓張華和自己都側面躺下,她兩只手伸到背后,搓揉起了兒子的大雞巴。張華也心有靈犀地將手伸過來,開始不斷地刺激起了母親的雞巴。也許是一天沒有做愛了,兩個人的身體都異常敏感,而且由于已經融合在了一起,兩個人可以感受到對方雞巴上的觸感。

「你們真討厭,別忘記我嘛。」

靈珊爬下身體,將嘴堵在了母子二人共用的屁眼上,忘情地舔弄起來。她這一番舔弄,秋月和張華同時感受到了屁眼的快感,雙雙忘情地大叫起來。靈珊跪在地上,將兩條大雞巴一口氣擠進了屁眼,開始瘋狂地抽查。秋月和張華將自己的一條腿放在靈珊的肩上,雙手在對上的性器上更加瘋狂地蹂躏。

突然,靈珊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發生變化。「難道我也……「還沒等她思考完,靈珊的身體開始慢慢的軟化,她的雞巴雖然依然堅挺,但長度開始增加,並且變得可以彎曲,乳房上的兩根雞巴也慢慢伸長,一古腦扎進了秋月和張華的嘴里。胯下的雞巴則穿越了兩人共同的腸道,在胃部分別鑽進了兩人的氣管中,再分別從嘴里鑽出來。

看著已經因為腸道被刺穿而糞便逆流的母子,靈珊的虐待欲望被激發了出來。

她乳房上的兩條雞巴纏繞住了自己胯下的兩條雞巴,開始互相拽動。而秋月和張華則失身到顧不上手淫。瘋狂地抓住靈珊的雞巴又咬又揉。

「媽媽……弟弟……靈珊……忍不住了……」

「來吧!姐姐,我們要你滾燙的精子!」

「乖女兒,把你的精子,噴在我們新的屁眼上!快!」

隨著靈珊的一聲低吼,滾燙的精子射在了母子二人的口中、臉上。在一陣子的劇烈噴發后,秋月和張華都用手捧住了對方的頭,用長在一個身體上的兩個腦袋,互相吸吮著對方嘴里的精液。

「姐姐……該我們了。」

張華和秋月站起來,兩人上班身挺得很直,四條腿想四個架子一樣支撐著他們的上半身,兩人像螃蟹一樣地走到了靈珊的身體上方。

而靈珊則掘起屁股,她試圖掰開屁眼,卻發現屁眼比以前變得柔軟。伴隨著靈珊全身上下開始滲出乳白色的液體,她的皮膚開始松弛,肚子上的肉居然下垂到了地面,兩分鍾過后,靈珊的全身竟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肉堆,乳房足足有兩個籃球大小,「爬「在地面上,而渾身上下的肉都變成了巨大的墊子,讓靈珊的后背與頭顱可以枕在上面。而屁眼一直擴張到了足足有一個人腦袋的大小。

秋月與張華一陣歡呼后,將四條雞巴向下彎曲過去,兩個巨大的陰囊碰觸后也發生了變化,兩對陰囊逐漸融合成為一個擁有四顆睾丸的巨大陰囊,四條雞巴也開始融合,成為了一根擁有四個龜頭的巨大肉頸。

兩人一同用力,將巨大雞巴插自上而下插入了靈珊同樣巨大的屁眼內。在那一刻,母子三人放佛到了快感的天堂,靈珊一只手搓揉著自己的大雞巴,一只手則向后伸,也插進了自己巨大的屁眼內,在屁眼中不斷扣挖,同時愛撫著秋月母子的巨型雞巴。而秋月和張華將舌頭探入對方的口中,一路向下延伸到兩人共用的胃里,再交彙起來一同從肛門鑽出,拉過靈珊乳房上的延伸雞巴,硬是拉進了屁眼內。

「媽媽,我感覺我們快要射了!」

「兒子!快!來一次雙人份的快感!」

隨著三個人分別發出了巨吼,秋月和張華的巨大雞巴開始噴發,一股股濃濁的精子將靈珊的身體填滿,一直從她的口中噴發出來!

高潮過后,秋月和張華側躺在靈珊跪爬的屁股后,他們來完成一件做愛所完成不了的事情。靈珊重新掰開屁眼,張華和秋月一個面朝上一個面朝下,一同將頭扎了進去。在靈珊溫熱又惡臭的屁眼內,精液和糞便開始重刷著母子的臉龐,秋月和張華大口大口地吃著這些美味。兩個人互相愛撫著,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第七章 魔王的禮物

黑暗宮殿內,卡魯多王坐在他的王位上。他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自從一千年前敗給了人類后,魔女的女人被人類用魔法完全滅絕掉。而這一千年來,卡魯多用自己的智慧發明了魔族新的雄性繁殖法,也就是讓全部的魔族變成人妖,再用魔法將精子融合在一起,培養出下一代魔族。這樣的好處是,即使魔族沒有女人,也可以繁衍,也可以哺乳,而壞處則在于,魔族的每一代都只能成為人妖。

卡魯多作為唯一一個幸存魔族男人,統治他的王國已經超過1200年,雖然魔族的壽命比人類要長的多,但卡魯多顯然也已經到達了生命的尾聲。在他死前,他要完成一項一直以來朝思暮想的計劃,統治全人類。而作為人妖的秋月母子三人,在他看來則是實行這項計劃的最好人選,或者說是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