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變態家族

而靈衫也學著紅薇,將自己的舌頭開始延長,慢慢劃過了紅薇腥酸的胃液,也品嘗到了紅薇腸子里的糞便……

兩個漂亮的女人用自己的舌頭在對方的腸子里探索糞便的味道,兩個人的乳房交織在一起,靈衫從乳房里長出的雞巴和紅薇的乳雞巴互相頂撞著,而跨下的四條雞巴也在不時地纏綿悱恻,四份淫水開始逐漸浸濕了兩人濃密的陰毛。突然,玄武和朱雀分別走到靈衫和紅薇的背后,用他們強健的手臂舉起了兩人的雙腿,兩個男人粗壯的陽根一瞬間插進了兩個女人已經饑渴的屁眼,玄武的雞巴和紅薇的舌頭在靈衫的腸道里想交,紅薇的舌頭纏住了玄武的龜頭,伴隨著他的每一次抽動不時的用舌尖挂弄玄武的馬眼。而靈衫的舌頭則和朱雀的雞巴在紅薇的腸道里相遇,她也用同樣的方式愛撫著這個男人的大雞巴。

靈衫和紅薇都已經爽到了極致,兩個人的舌頭開始旋轉著絞在了一起,兩個人的手都開始搓揉對方暴露在外面的乳雞巴。而兩人的陰毛伴隨著快感像有生命一樣站了起來,交雜在四條大陽具周邊,彷佛雞巴套一樣將四條雞巴緊緊地裹在了一起,讓它們彼此擠壓到沒有半點空間。

同時,青龍和白虎將秋月和張華拉到了靈衫和紅薇懸空的屁股下,兩人背靠背地坐在地上,雙腿張開,青龍和白虎分別操著兩人的屁眼,巨大的雞巴不斷沖擊自己的腸道,秋月和張華都感覺非常的快感和便意在同時湧動,兩人仰起頭,分別瘋狂地舔弄著靈衫和秋月毛發濃密的會陰和卵蛋。

「要……射……」靈衫含糊不清地開始吼叫。

「一起……」紅薇同樣含糊不清地開始吼叫。

兩人的淫叫似乎像催情藥一樣刺激了另外六個人,青龍和白虎俯下身體,和秋月張華瘋狂地舌吻,秋月和張華也開始急速地蹂躏自己的雞巴,顯然,這對母子也快要射精了。而玄武和朱雀也開始全速沖刺著靈衫和紅薇的屁眼。

八個人十四條大雞巴幾乎同時開始射精,四個男人將自己濃稠的精子射進了屁眼里。而秋月和張華則把自己的精子射在了青龍和白虎的身上。靈衫和紅薇的乳精子射進了對方的嘴里,而兩個人胯下的四條雞巴則已經將包裹地陰毛完全噴射,巨量地精子落進了張著大嘴等候的秋月和張華的口中……

四個男人坐在一旁,他們開始休息。而張華和秋月因為喝了紅薇的精液,身體也開始發生了一變,他們的身體都像靈衫一樣,張華的胸口開始膨脹,一對豪乳長了出來,母子的乳腺都開始擴張,長出了兩條乳雞巴。兩人的陰毛也開始濃密,卵蛋變大,同時另一條雞巴長了出來。

秋月和張華用胯部作為對方的支點,雙雙躺在地上,雙手支撐著自己的屁股向上擡起,同時彎曲兩條腿,讓自己的屁眼全面暴露出來。而紅薇分開雙腿,跨坐在了張華的臉上,靈衫則跨坐在了秋月的臉上。秋月和張華將臉埋進了靈衫和紅薇的屁眼里,而靈衫和紅薇將臉也埋進了秋月和張華的屁眼里。然后,四個已經被操得擴張的屁眼開始排出混合著精液的臭屎,四張嘴忘情地開始吸食著這世界上最臭也最好吃的食物,八只手牢牢地抱住了四個屁股,而四個人十六條雞巴同時開始噴尿。

雲雨過后……

「你到底是什麽人?」靈衫問。

「呵呵……」紅薇微笑著,「我是魔王的使者。」

「魔王?」秋月問。

「其實我也和你們一樣是人,但是自從有一天遇見了我的王,也就是魔界之王——卡魯多,我就被他所折服了。他不像人類那樣歧視我這樣的人妖,反而還寵愛我又加,給了我超凡的能力。」

「就是你身體變異的能力?」靈衫下意識地看看自己也已經變異的身體。

「恩,對。簡而言之,這次找你們,我是背負著魔界的使命。」

「什麽使命?「秋月問。

「我們想找幾個在人間天生具有墮入魔道的荒淫潛質的人類來我們的世界,就像我一樣。我希望你們和我一起走。」

「我……有點害怕……」張華說。

「放心,不用害怕,我可愛的小弟弟。你們對于性交、排泄的喜愛都讓我著迷,在人間你們只能過普通人的日子,還要因為是人妖而擔驚受怕,但在我們那里,你們可以找到你們的全部……」

紅薇的話彷佛具有魔力,也可能是母子三人實在就是天生的性變態吧,他們無法拒絕這份邀請。

「我們去……」

第五章 盛宴

秋月、靈衫、張華睜開眼,一個巨大的黑暗宮殿映入眼簾。宮殿里非常的溫暖,以至于三人的十二條雞巴都不會被凍著。他們三人跟著紅薇以及她的四個猛男隨從一起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

秋月腦子一片空白,她只記得三人在紅薇的別墅里睡了一晚,醒來便來到了這個地方,她知道,如果沒有紅薇,他們母子三人連怎麽回去都不清楚。靈衫看著自己的身體,乳房已經有南瓜一樣大小,兩個乳房上的雞巴以及下面的兩條雞巴都垂著,看著看著她不覺有些興奮,一想到自己來到了這個淫魔的世界便有些硬了。而張華摸了摸自己的乳房,他知道自己也變得和母親與姐姐一樣了,心中隱約的不安中卻夾雜著一絲喜悅。

「小姐們,我們到了。」

紅薇停住腳步,八人已經來到了魔王卡魯多的寢宮。

只見四周陰暗的牆壁正中在王座上坐著一個龐然大物,卡魯多身高至少3M以上,渾身上下的皮膚是深綠色,眼睛發藍,巨大的肚子下面,下垂著數條綠色的雞巴,每條雞巴光是沒有勃起就至少有半米長,和半米寬。

「我的主人,我把您要的人帶來了。」

紅薇說。

「恩,我親愛的紅薇,讓我來看看他們的能力吧。」

說完,卡魯多手指一揮,從他身后站出了四個淺綠色皮膚的女人。說是女人,準確來講應該是魔族的女人。

她們每個女人都長著彷佛人間健美先生一樣的肌肉,身高都在2M上下,胯下也都長著兩條巨大而且勃起的雞巴,每條雞巴又都有50CM長短,而每個女人屁股后面都有一條巨大的尾巴。

其中一個長發長,肌肉發達而且年長一點的溫柔地說:「我來介紹一下,我是卡魯多大人的奴僕長,馬蓮,「她指著旁邊一個肌肉最發達,頭髮非常短的說:「這是我們最強壯的芭芭拉。」

她又指著芭芭拉旁邊一個個頭稍微矮點,頭髮披肩的說:「這是我們里面最喜歡玩花樣的杰尼。」

馬蓮走到最后一個身邊,這個女人身高最高,頭髮疏成了辮子:「這個則是我們當中的驕傲,絡絲,至于為什麽強,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秋月不解地問紅薇:「這些人來干什麽?怎麽看我們的能力?」

紅薇笑了笑:「馬上你就知道了。」

馬蓮嘴里念叨了一句咒語,突然青龍白虎等四人開始捂著腦袋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他們的身體竟然開始發生變化。青龍的肚子裂開了一個口子,里面湧出了無數條柔軟並扭動的雞巴!白虎的雞巴開始膨脹,馬眼開了口子,竟然從里面湧出了一根大舌頭!朱雀的則逐漸融化,他的相貌沒有改變,但是全身變成了液體狀態,黏黏的很是惡心!而玄武的全身縮在了一起,手腳逐漸融合,最終變成了一條爬在地上的人肉蟲!而四個男人的面孔也都發生了變化,頭髮蒸發了,眼睛也變成了藍色,四張怪獸的臉替代了原本英俊了臉。

秋月等三人看的是觸目驚心,之前期待的心情頓時蕩然無存。他們怔住之際,馬蓮等四女已經走到他們的身前,笑著說:「放心,一切都沒關系,你們不會有事的。」

芭芭拉從后面抱起了秋月的雙腿,將她送到了青龍的面前。青龍肚子上的數條雞巴開始向秋月襲來,頓時,秋月的嘴里、乳房上,四根雞巴上都被纏上了數條雞巴。而芭芭拉則從秋月的后面,用手開始不停地搓揉秋月的雞巴。

這種身體同時被搞的快感前所未有,淫蕩的秋月很快便進入了狀態,她捧過青龍的頭,用自己可以伸長的舌頭伸進了青龍惡臭的嘴里,然后又一路探索至青龍的胃里,開始搜颳著青龍胃里汙穢的食物。同時,芭芭拉將秋月往前一送,秋月的兩條人類雞巴竟插入了青龍肚子上張開的大嘴里!兩條人類的雞巴和無數條又滑又粘的長雞巴交纏在一起,秋月的龜頭、陰莖、卵蛋都纏滿了濕滑的長雞巴,而她的馬眼被長雞巴頂開,兩根長雞巴竟插進了秋月的馬眼!芭芭拉放開了秋月,讓青龍抱住秋月,同時青龍的巨大怪獸陽具一股插進了秋月的屁眼里,一直頂到秋月的腸道里的糞便。芭芭拉來到青龍的身后,兩根50CM的綠色雞巴一口氣也插進了青龍的怪獸屁眼內。芭芭拉的舌頭伸長,也探入了秋月的嘴里,一路鑽進了秋月的腸道。芭芭拉的舌頭纏住了青龍在秋月屁眼里的大雞巴,而秋月的舌頭則纏住了芭芭拉在青龍屁眼里的大雞巴!三個人都越做越快,快樂的呻吟不斷從三個人的喉嚨里傳出,先是秋月忍受不了,四條大雞巴開始射精,然后是芭芭拉將自己的精子射進了青龍的肛門里。最后青龍的數十條雞巴同時射精,一瞬間,青龍的精液和秋月的精液灌滿了青龍肚子上的嘴,人類的雞巴以及怪物的雞巴都沐浴在精液的海洋里。秋月躺在地上,青龍蹲在了秋月的臉上,同時用他巨大的身軀壓住秋月,嘴對準了秋月不斷抽搐的肛門。然后,青龍的肛門里排出了墨綠色的糞便,其粘度和臭度都是人類糞便的十倍以上,但秋月卻覺得簡直上了天堂,她用嘴貼住青龍的肛門,大口大口地吸食著青龍的糞便,同時,人類的黑色糞便湧入了怪獸的嘴里……

張華爬在了杰尼的身上,兩個人呈現69姿態,用自己的巨奶為對方乳交,同時伸長舌頭,不停地在對方的屁眼里攪拌著腸道和糞便。兩人都逐漸感覺到了便意,互相點頭示意后,杰尼跪爬在地上,張華的兩根大雞巴插進了杰尼的屁眼。

這時,已經變成渾身散發著惡臭粘液的肉蟲子的玄武爬到了張華的后面,玄武唯一還有形象的臉也開始發生變化,嘴變得向前突出,一口扎進了張華的屁眼!同時粘稠的蟲體開始纏繞張華的身體,已經變成一根輸出管的屁眼插進了張華的嘴里。張華突然感覺玄武的嘴開始向洗盤一樣洗自己的肛門,糞便很快就噴湧而出,而另一頭玄武的屁眼開始向張華的口腔輸送張華自己的糞便。糞便灌入張華的嘴令他爽的不能自持,底下開始瘋狂地抽插起杰尼的屁眼,眼看就要射精,杰尼卻想了一個好主意。杰尼讓張華躺下,自己屁股對張華仍然跪爬在地上,而杰尼的雞巴從上向下開始摩擦張華挺立著的雞巴,兩人的陰毛再次像有生命一樣纏在一起,形成雞巴套,將兩人的四根陽具裹緊。同時,玄武爬到張華的身上,嘴洗盤再度對向張華的嘴,而屁眼則插進了杰尼的屁眼。于是,張華的糞便就從自己的腸道被吸回了口腔,再由口腔吸進了杰尼的屁眼。杰尼和張華都已經到了崩潰寸前,兩人均躺到地上,四腿大開地被自己的雙手板著抗到肩上,兩個大卵蛋和屁眼緊緊向對,肛門上的毛互相摩擦。而玄武的身體開始拉長變細,頭開始分叉,同時插進了張華和杰尼的屁眼。玄武的身體則緊緊地裹住兩人距離不遠的四條雞巴,尾部也分叉,分別叉進了兩人的口中。玄武的嘴開始吸糞,糞便穿過玄武細長的身體向張華和杰尼的口中灌入,同時玄武的身體作為陽具套,開始扭動著摩擦兩人的雞巴。張華和杰尼感覺自己肛門里一波一波的糞便被吸入自己的口中,這些糞便黑綠交雜,也就是兩人的糞便混在一起,巨大的快感讓兩人的身體完全失禁,口水、淚水、尿水、鼻涕都同時噴出,四個雞巴也開始噴射,向天空拋灑出數道漂亮的白色噴泉……

靈衫被白虎和絡絲抱在中間,三條舌頭交織在一起。絡絲和白虎把靈衫放倒在地上,仰面朝天。絡絲的兩條雞巴同時插進了靈衫的肛門,而白虎的雞巴則插進了靈衫的嘴。靈衫雙手搓揉著自己的兩條雞巴,正享受著這種快感,突然她感覺自己身體里的幾根雞巴開始變粗變長。白虎的雞巴漲滿了靈衫的嘴,並從口腔開始向胃里進發,而絡絲的兩條雞巴則開始變得可以彎曲,從而洞穿靈衫的腸道。

靈衫只覺得胃里的胃液和食物被白虎的雞巴向腸道頂,而腸道的糞便卻被絡絲的雞巴往胃里頂。最終,三條雞巴相交在了靈衫的直腸附近,開始攪合著靈衫體內的汙物互相愛撫。絡絲的雞巴交叉著在白虎的龜頭上打轉,而白虎的雞巴則伸出了舌頭,開始吸食靈衫肚子里的汙物。靈衫只覺得體內翻江倒海,但是變態的本質卻令她越來越爽。而白虎將靈衫的汙物從雞巴的嘴里開始向自己的嘴里倒翻,絡絲心領神會,她伸長脖子,將嘴對準了白虎長著的血盆大口,一口口地開始吸食靈衫的汙物。伴隨著兩人快感的升級,他們開始變本加厲地蹂躏起靈衫的身體,白虎的雞巴吸食完畢后摩擦著絡絲的兩條雞巴穿過了靈衫的肛門,而絡絲的雞巴則從靈衫本就被撐開的嘴里流露出來。秋月走到白虎的身后,將兩條大雞巴插進了白虎的綠色肛門,而杰尼則面對絡絲,一屁股將自己的屁眼套在了靈衫的雞巴上,張華站在杰尼的面前,雞巴插進了杰尼的嘴里,同時屁眼享受著白虎舔弄的服務。芭芭拉爬在絡絲的身后,屁眼對準絡絲的屁眼,玄武用身體在兩人的屁眼之間挂起一座輸糞的通道,同時芭芭拉面前坐著青龍,她給他口交的同時,青龍的無數條長雞巴開始飛射而出,分別插進了秋月的屁眼,張華的屁眼,又捲住杰尼的雞巴和芭芭拉的雞巴以及秋月母子三人乳房上的六條雞巴。九個人越干越爽,秋月、張華、靈衫三個普通的人類已經在這種瘋狂的玩法下理智全無,神智不清,而芭芭拉、絡絲、杰尼三個魔族女人也爽到翻起白眼。十九條大雞巴在這種魔鬼的爽快下逐漸逼近了高潮。而這時,一直沒有加入戰斗的朱雀突然開始膨脹,他液體的身體從秋月開始仿佛粘膜一樣開始裹九個人,很快,紅薇和馬蓮就看不到九個人的人形,取而代之的是一層厚厚的粘稠液體裹在他們的身上。

「我忘記告訴大家了,朱雀的全身可是具有失禁作用的哦。」

馬蓮開心地笑著。沒等她說完,就見白色的粘膜中開始不斷滲出黑色或褐色或黃色的惡臭液體,原來是粘膜里的九人開始陸陸續續地大小便失禁。

最先忍不住的是杰尼和張華,兩人已經因為之前玄武的吸糞而約括肌不受控制,于是張華對著杰尼和白虎的嘴分別噴射出黃色的尿和黑色的稀屎,而杰尼則對著絡絲的嘴以及靈衫的雞巴噴射出黃色的尿和綠色的屎。眼見杰尼的尿飛射進自己的嘴里,再加上玄武在后面不斷地吸,絡絲也終于忍不住了,她的尿通過靈衫的體內,撒進了白虎的嘴里,而她的屎則被吸進了爬在她身后的芭芭拉的屁眼里。她的噴射所帶來的連鎖反應便是白虎將自己的屎噴到秋月的雞巴上,而尿則同樣撒進了絡絲的嘴里,而芭芭拉的屎則開始倒著往她的嘴里噴湧出來。最后,已經忍受到了極限的秋月和青龍也開始排泄,他們的糞便排在了自己的屁股上,然后而尿液則分別飛進了白虎和芭芭拉的屁眼以及嘴里。伴隨著幾人排泄的開始,巨量的精液也飛射而出,白虎和絡絲同時拔出了在靈衫身體內的雞巴,于是,靈衫的上下兩張嘴也開始噴射黃、黑、綠三色相間的液體……

四個怪獸伴隨著高潮的來臨逐漸退下,芭芭拉等三然因為強健的體格還勉強爬到了卡魯多的腳邊,而秋月、張華和靈衫三人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他們的嘴里、雞巴上、屁眼里以及身上的每一寸角落都粘滿了惡臭的精液、尿液和糞便,三個人躺在地上,雙眼翻白,已經沒有做下一個動作的任何一絲力氣。

馬蓮突然走過來:「恭喜你們,你們過關了。卡魯多大人會給你們獎賞,今天你們就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再見!」

第六章 墮入魔道

一切都是那麽的恍惚,張華勉強地睜開了雙眼。四周死一般的寂靜,他的四肢似乎已經沒有了任何知覺。唯一能控制的眼睛也因為肌肉無力,費力地只能開一個小縫。

我這是怎麽了……張華唯一的記憶還在之前那次瘋狂地淩辱。他們母子三人被魔人們操到昏厥。卡魯多大人嗎……張華的腦海里回響起了這個名字。

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幾個彪型大漢將張華擡起來,將他運到了一個完全沒有光的房間。」

噗通「一聲,張華被扔進了一個充滿了培養液的巨大容器中。張華頓時開始感覺到了窒息。

「到了讓他們擺脫人類的形態的時候了,卡魯多大人。」紅蓮的聲音從容器外響起。

「馬蓮,該到你出馬的時候了。」一個沈悶的男聲說道。

「是。」

黑暗中馬蓮走了過來,她蹲在地上,崛起她那碩大的綠色屁股。隨著馬蓮的肛門一陣急促的收縮,三節綠色的糞便被排泄出來。馬蓮轉過身,將她胯下的兩條50CM的雞巴一把插入了地上的屎尿堆中。紅蓮走到馬蓮的身后,屁股一挺,兩條雞巴一股腦擠進了馬蓮的屁眼。伴隨著兩人急速地抽查,馬蓮的精子射進了地上的糞便中。

接著,驚人的一幕發生了。糞便的形態開始産生了變化,長度逐漸開始拉伸到人類的身高,接著連面孔、乳房和雞巴都開始生長。大約1分鍾后,一個真正的屎人誕生了。她的面孔和馬蓮一模一樣,身上也長出了乳房雞巴以及胯下的雙雞巴。只不過她渾身上下都流淌著綠色的糞便,連雞巴上也不斷地向下滴答著那惡心又性感的綠湯。

張華目睹了這一切,但他沒有時間表示驚訝,培養液中的氧氣含量很少,讓人雖不至于立刻應為憋氣而死,但大約5分鍾的等待也讓他開始産生頭暈目眩的痛苦。

「小子,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受罪的,相反,還要好好犒勞你呢。」

馬蓮的笑聲響起在張華的耳邊。糞便人跳進了容器中,用她粘稠的身體靠向了張華。

糞便人捧過張華的臉,兩人四唇相交。張華的嘴里開始湧入了魔人那綠色的糞便,但他絲毫不介意,畢竟這麽長時間的開發,已經讓他深深地愛上了這種虐戀的味道。

隨著糞便人的糞舌頭在張華的口腔內攪動,一股股的氧氣竟奇跡般的湧入了張華的口中,早已因缺氧而痛苦難當的張華放佛找到了救命的稻草,雙手環抱住糞便人,拼命地與她熱吻起來,以求得更多的氧氣。

「小子,你要在這里待上一天一夜,在這段時間中,會發生很多好玩的事情哦。你就好好享受這人類根本五福享受的快樂吧。」馬蓮說笑著,和紅蓮慢慢走出了這個房間。

這時房間里一個昏暗的燈光開始閃爍起來,張華的視線逐漸開始清晰。在他的身旁,秋月和靈衫已經分別被一個糞便人壓在身下,糞便人和她們也是四唇相交,地下的糞便雞巴插在兩人的屁眼內。但是奇怪的是,她們並沒有絲毫的動作,而是保持了一種絕對的靜止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