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變態家族

每天讓自己魂牽夢繞的姐姐現在竟然搓揉自己的雞巴,這讓張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也許是因為昨天已經和媽媽發生關系的緣故吧,張華迅速進入了狀態,而他鼻子聞到的姐姐身上散發出的剛運動完的汗香也讓他如癡如醉。他左手撫摩著淩衫的乳房,右手伸進了姐姐的內褲。而令他想不到的是,姐姐的內褲里居然也有一根大雞巴!

淩衫站起身,微笑著脫下了自己的短裙和內褲,一只巨獸展現在了張華的面前。淩衫的雞巴沒有張華和秋月的長,大概只有15公分左右,但是卻異常的粗壯!已經膨脹的赤紅色龜頭足有一個小蘋果大小,而運動完的汗臭也隨之飄進了張華的鼻子里。那簡直是女神的味道啊!

「小華,想不到姐姐也是個人妖吧?」

「……姐姐……我喜歡你的樣子……讓我著迷……」

「姐姐好高興小華喜歡,姐姐今天要讓小華用特殊的方式吃姐姐買的熱狗和土豆泥……」

淩衫將熱狗拿出來,用兩片面包夾住張華的雞巴,另兩片則夾住了自己的雞巴。同時她將兩條香腸一條插進了張華的屁眼,而另一條則插進了自己的屁眼。

張華心領神會,躺到地板上,將屁股擡地高高的。淩衫頭沖著張華的雞巴爬在張華的身上,兩個人69式地開始吃對方的大雞巴以及上面的面包,同時還時不時就著屁眼的臭味吃一口插在兩人屁眼里的香腸。淩衫的屁眼里不斷散發著運動完的臭味,這讓張華迷醉。

而張華由于憋著大便,屁眼的味道也讓淩衫魂不守舍。這對淫亂的姐弟很快就吃完了對方下體上的面包和香腸。

兩個人開始互相為對方碩大的雞巴口交。淩衫的雞巴雖然不長,但是由于十分粗,而塞滿了張華的口腔。很快,張華要高潮了,正當他準備和淩衫一起高潮時,淩衫卻推開了他。

淩衫拿起旁邊的土豆泥,讓張華雙腿劈開呈M型坐在地上。她自己坐在張華的對面,雙腿同樣呈M型。張華的左腿搭在了淩衫的右腿上,而淩衫的左腿搭在張華的右腿上。兩個人的會陰緊貼在一起,兩對卵蛋壓迫著對方,兩根大雞巴也緊緊地並在一起。

淩衫將土豆泥反著扣在兩根大雞巴上面,土豆泥包裹了姐弟倆的雞巴。張華感覺到巨大的快感,姐姐雞巴那奇特的觸感加上土豆泥的溫暖讓他感覺自己已經到了噴射的邊緣。

張華的雙手搓揉著淩衫的大奶子,而淩衫的左手握緊著兩個人雞巴的根部,右手瘋狂地用土豆泥桶套弄兩人的大雞巴。兩人的舌頭互相膠著著,口水順著兩人的嘴角不斷流出,而兩人還不時地舔食對方掖下滲出的汗液。聞著淩衫腋毛上惡臭的香味,張華知道射精開始了……

「姐姐……我要射了……姐姐的雞巴太下流了……要射了!」

「小華的雞巴射吧……射的越多越好……姐姐也……要射臭精液了!」

隨著兩人的瘋狂吼叫,兩股濃精射進了土豆泥的桶里,和土豆泥混在了一起。平靜后,兩人將對方雞巴上的土豆泥和精液吃進肚子里,並共同品嘗了那混著精液的土豆泥。

「小華,姐姐帶你去一個地方好不好?」平靜后的淩衫對張華說。

「什麽地方?」

「你要蒙著眼睛,綁著雙手和我去,去了你一定不會后悔的。」淩衫的嘴角再次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張華知道自己還沒有完全地滿足,他也能想到姐姐也還沒滿足,于是他答應了姐姐的要求,蒙上雙眼綁上雙手,被姐姐牽著走了很遠。當他睜開眼睛時,卻看到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的場景。

張華環顧四周,是一間從沒有見過的房間,四周陰暗潮濕,只有一盞燭燈照著整個房間。房間內有一張大床,床上還有七、八條鐵鏈,旁邊的牆上挂滿了各種SM用的道具。張華在A片里看過,這就是所謂的SM密室。

「姐姐……這是咱們家里嗎?」

「嘿嘿,對啊,這是咱們家里的一間密室,對不起啊,一直沒有告訴你。」

說著說著,淩衫一把將張華推倒在床上,由于張華雙手被綁,他沒有任何的反抗余地。

淩衫迅速的將張華的兩條腿纏上鐵鏈,她按下床邊的一個按紐,張華的雙腿就被吊了起來,高度讓他的屁眼正好可以撅出來,而上身還躺在床上。不知為何,張華感覺到了無比的興奮,雖然他隱約知道了自己一會被SM的命運,但是他卻絲毫不覺得有什麽不適,雞巴反而硬了起來。

「真是我可愛的弟弟,原來天生就有SM的傾向。」

淩衫右手搓揉著自己也已經硬挺的雞巴,怪笑著說,「今天我是你的女王,你要任我擺布。」

說完,她雙掌一拍,一個熟悉的身影慢慢地從陰影處爬過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秋月!

只見秋月脖子上套著一只狗脖圈,屁眼里塞著一根巨大的假陽具,而雞巴上則套著一個橡皮套子,這個套子是電動的,她爬過來的時候套子也在她那20公分的大雞巴上不停的震動。張華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平常溫柔的母親竟然被自己那沈穩的姐姐當狗一樣叫過來,她們的面孔都是那麽的美麗,同時他們的下體還都有一只大雞巴!

張華被蒙住了腦袋,淩衫用自己剛才脫掉的帶有汗臭的內褲包裹住了張華的頭。又用張華剛才脫掉的內褲套住了秋月的頭。

「親愛的媽媽,小華剛才說他憋著大便,你看怎麽辦呢?老憋大便可是不好的喲。不如這樣吧,我們幫小華拉通通便你看如何呢?」

秋月似乎早已經和淩衫有所默契,不住的點頭,然后她拿過一只500CC的灌腸器,來到了張華的屁眼前。

秋月先是舔濕了張華的屁眼,然后毫不憂鬱地將灌腸液打進了張華的屁眼里。另一邊,淩衫跨坐到了張華的頭上,用自己的屁眼對準了張華的嘴,同時也將一只500CC的灌腸器插進了自己的屁眼里。

「小華,你不是很喜歡姐姐嗎?那姐姐的大便你也一定很喜歡了?姐姐今天賞給你。」

淩衫淫笑著,肛門開始用力,同時開始瘋狂地擄自己的大雞巴。

與此同時,秋月也將灌腸液打進了自己的屁眼里,她反向爬到了張華的身上,嘴對準了張華已經腫脹的屁眼,撅起屁股,將屁眼對準了淩衫的嘴。

而此時的張華已經欲火焚身,他迫不及待地想和媽媽、姐姐一同墮落為」糞便人「!淩衫將秋月的內褲也套在頭上,用口對準了媽媽的屁眼,左手搓揉著自己的雞巴,右手搓揉著秋月的雞巴。而秋月不斷地用舌頭刺激著自己兒子的屁眼,左手撫摩著張華的卵蛋,右手套弄著張華的大雞巴。

三個人同時聞著內褲里腥臭的味道,三根雞巴同時達到的噴射的邊緣,三個臭屁眼都正在醞釀著大便風暴,而三張嘴都在期盼著那惡臭的食物。

終于,一切都爆發了!三根雞巴同時爆發,淩衫將精液射在了張華的身上,而張華將精液射在了秋月的大奶子上,同時,秋月將精液射在了淩衫的奶子上。秋月的屁眼第一個噴發,惡臭的稀屎灌進了淩衫的口中。

淩衫的屁眼第二個爆發,同樣惡臭的大便澆灌著張華臉上每一個部位。最后,張華開始噴屎,句量的大便沖洗著秋月的面孔,而秋月也不願意浪費任何一分兒子的排泄物,大口大口地吸吮兒子的大便。而隨著三個人長時間的排便,三股尿柱也激射在三人的身上。

「媽媽……大便好好吃!小華……姐姐的大便好吃嗎?」

「姐姐的大便好香……尿也香……媽媽……兒子的臭屎味道怎麽樣?」

「……恩……兒子的稀好吃……媽媽……一點也舍不得浪費……恩……」

「姐姐、媽媽……我好愛你們……你們的雞巴、奶子、精液、尿液、大便……我都好愛……」

「小華……我們也愛你……以后每天我們都要這麽墮落……是吧,媽媽?」

「恩……對,小華、小淩……每天……都要吃……雞巴和糞便……」

在郊外的一棟別墅中的一間密室里,一幅讓人看了血脈紛張的畫面正在上演。

張華和秋月雙雙跪在撲滿屎尿的大床上,兩個人的胳膊向后擡起,四只手被捆綁在一條粗鐵鏈上。他們屁股相對,一跟電動的假雙頭龍陽具在兩人的屁眼不斷地攪拌。兩人的屁眼中還不時地向外滲出惡臭的糞便,把雙頭龍染的通體屎黃。

兩個人的眼睛全被蒙上,頭上套著沾滿糞便的內褲。兩人的雞巴硬挺著,上面已經被精液、屎尿浸染的看不出本色,只能看到兩個小皮球一樣的龜頭不斷地滲出透明的液體。

「兒子……屁眼舒服嗎?」秋月的聲音已經因為興奮而顫抖。

「……舒服……媽媽的臭屎……和兒子的臭屎都和在一起……」

正當兩人在享受這種受虐的快感時,頭上套著糞便內褲的淩衫拿著一跟低熱蠟燭站到了床邊。

剛開始她將蠟油滴在這變態母子的屁眼上,她每滴一次,兩人都條件反射地頂一下屁股,而雙頭龍也深入他們屁眼一回。后來淩衫開始將油滴到兩人的雞巴上。

隨著微燙的蠟油落上兩人的雞巴,他們更是發出了低聲的嘶吼。

淩衫將秋月放下來,讓她仰面躺在張華的身下,雙頭龍彎曲后還是插在二人的屁眼里。淩衫拿出一個充滿潤滑液的大橡皮套子,先是套在了秋月的大雞巴上,然后她慢慢下放綁住張華的鐵鏈,對準角度后將張華的雞巴從另一個方向塞進了套子里。

兩跟以及被刺激地無比巨大的雞巴交織在一起,將套子撐地滿滿的。張華感覺自己仿佛到了天堂一樣,媽媽的大雞巴有堅硬又溫暖,摩擦著自己的雞巴。

這時淩衫打開了電動開關,套子開始向女人口交的嘴一樣上下震動。張華和秋月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快感刺激的大叫起來。

淩衫跨坐在秋月的頭上,讓秋月品嘗自己還在向外流糞便的屁眼,雙手擄著自己的大雞巴,同時將舌頭探入了張華的口中,品嘗起自己剛剛排出的髒東西。這時房間里只有雙頭龍和橡皮套的震動聲,以及秋月吸吮淩衫屁眼的吸吮聲。逐漸地,三個人感覺又要到達高潮了。于是淩衫放下了張華。她讓秋月跪爬在床頭,然后幅著張華,跪爬到了秋月的后面。

「小華,我知道媽媽已經插過你的屁眼了,現在讓你享受一次媽媽的屁眼。

「姐姐,我……還是第一次……」

「乖兒子別害怕,媽媽的屁眼早就等不及讓你插了,來……插死媽媽。」

「張華在淩衫的指引下將大雞巴插進了秋月的屁眼,也許是雞巴第一次經曆插人的感覺,張華在秋月屁眼里,在糞便和皮肉的包裹下感受到了巨大的快感。

與此同時,秋月也興奮的大叫起來,張華的雙手穿過秋月那腋毛密布的腋下,猛力地搓揉起秋月的兩只D罩杯的大奶子,同時秋月雙手也全力地擄自己的大雞巴,回頭來和張華雙唇相交。

這時淩乃拿過一個發電機,上面安插了幾條電線。她將其中的兩條電極夾在了張華和秋月的卵蛋上,又拿了兩條電極夾在了自己的奶子上。淩乃爬到了張華的背后,將她那粗壯的大雞巴插進張華的小嫩屁眼里,巨大的雞巴和著張華腸子里的糞便,這讓張華疼到極點,他的眼淚、口水、鼻涕全流下來,而秋月趕緊一口口地將這混合黏液吃進了肚子里。淩乃拿過粘滿糞便的雙頭龍,將其插進自己的屁眼。

三個人的身體交疊在一起,雞巴和屁眼的快感傳遍三人的全身。他們的腦子里已經絲毫沒有理智可言,有的只是人類最原始的墮落欲望。淩乃和張華的動作一致,三個卵蛋不斷地互相碰撞,發出下流的聲音。張華不時轉過頭,和淩乃雙舌相交,屁眼的疼痛逐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變態墮落的快樂。

「媽媽的屁眼好溫暖,姐姐……姐姐的雞巴真有力……」

「兒子……干死媽媽……哦!媽媽感覺屁眼的肉都快翻出來了!」

「媽媽!小華!讓我們一起墮落!

「隨著三人高潮越來越逼近,淩乃打開了發電機的開關,電流瞬間從張華和秋月的陰囊上,從淩乃的奶子上傳遍了三人的全身。強烈的電流令三個人同時失禁,口水、眼淚、鼻涕四下橫流,然后又被三人吃進肚子里。糞便再度從肛門中湧出,三股精液也噴射而出。在張華和秋月的屁眼里,精液混著大便,他們覺得自己的肚子里翻江倒海,人也都翻起了白眼。

電流消失了,高潮也結束了,張華和秋月已經大小便失禁,他倆失神地倒在床上。而淩乃雖然也大小便失禁,但是用殘存的一點意志支撐自己爬到了兩人中間。她抱住兩人的頭,沈沈的睡去……

第三章 糞便狂歡節

在經曆了這個瘋狂的夜晚后,母子三人的感情都升華到了極致。而淩乃給出了一個令三人都更加瘋狂的提議。既然三個人都喜歡糞便的感覺,那麽就在一周后的周六來次「糞便狂歡節」。具體內容是,這一周內,三人都要正常的飲食,而且盡量多吃,但是每個人都不能排便,一直將巨量的大便積攢到周六再一次清出。

在這一周里,靈衫和張華在學校,而秋月在單位里要想盡一切辦法收集公共廁里的大便,在周末的時候派上用場。

提議一經給出便立刻被秋月和張華同意。三個人淫魔的心以及雞巴似乎都一經對一周后的那一天躍躍欲試。

由于淩乃要去大學寄宿,所以留下了秋月和張華兩個人在家煎熬的等待。起初,兩人還能忍受這種感覺,當有便意時還可以忍耐,每到晚上,張華和秋月都還能享受對方的屁眼。

但到了后來,越來越強的便意幾乎令兩人正常的生活都受到了干擾。周三的時候,兩人就約定一經不能再插對方的屁眼了,因為濃濁的精液基本上相當于少量的灌腸液。而周四,為了不讓大便自己噴出,母子二人都為對方安插了肛門塞以防萬一。

時間一晃跨度到了周五,離靈衫回家只還有一天了。這一天,張華將當天搜集好的糞便放入儲藏室內后,肚子開始劇烈地抽搐。張華感覺這次的風暴比前幾次更加劇烈,便捂著肚子仰躺在床上哪也不敢動。隨著感覺的加劇,張華逐漸躺著也不行了,巨大的便意將張華逐漸折騰的大汗淋漓。

秋月在回家的路上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便意。也許是成年人的緣故吧,她堅持著回到了家。

「啊……我……不行了……真的……啊……啊……」張華的聲音從房間里斷斷續續地傳來。

秋月捂著自己的肚子,咬著牙走向了張華的房間。秋月打開門,一股糞便的惡臭撲面而來。但是仔細看看,張華只是捂著肚子不斷地呻吟,房間里並沒有半點糞便的影子。

「小華,你再忍一下,媽媽也在忍,你堅持住,現在放棄就前功盡棄了。」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好難受……」

「明天早上姐姐就回來了,再忍忍,媽媽和你一起忍。」

秋月走近張華,惡臭越來越強,當然這味道對她來說很受用。

「小華,這味道怎麽回事?」

「……媽……我的嘴……看……」

秋月走過去一看,驚訝的發現張華的嘴里在往外冒糞汁。原來他已經憋的令糞便從腸道倒流回了口腔。

秋月趕緊扶起張華,但她一扶不要緊,張華迅速感覺糞便開始快速地向口腔湧來。「媽媽……我……我快吐了……」

張華支支吾吾地說。

秋月頓時覺得無計可施,堅持了這麽久,不能前功盡棄。眼看著糞便伴隨著黃色的胃液以及食物殘渣已經劃過了張華的舌頭,秋月情急之下將嘴對上了張華的嘴唇。頓時惡臭粘稠的糞汁和嘔吐物開始湧入了秋月的口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