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的極限

搖動向後仰的頭,及肩的黑髮散落在床舖上。修平看到這種情形,再次把粉紅色的乳頭含在嘴裡,用嘴唇輕輕包夾。

「…嗯…平…」

每一次的吸吮都使得秀琪觸電般地顫抖,乳暈微微隆起,顯示著她的興奮程度。修平用舌尖在乳頭上輕輕啄,嘴唇在乳罩暈上輕輕磨擦。

「…修平…再這麼弄…我…」

秀琪伸出雙手住修平的背,細柔的手指尖用力,陷入修平的肉裡。

修平的臉離開乳房,輕輕地擺脫了秀琪的雙臂將身體向下移動。

「啊…不行…修平…不要看那裡…」

察覺到修平的企圖,秀琪的表情突變。露出驚慌的樣子,趕緊用雙手蓋住那個部位。

「秀琪…」修平試著拉開秀琪的手。可是秀琪卻一味張大眼晴拼命地搖頭,發出要哭的聲音說。

「不…千萬不能看…那裡…髒…」

修平施加力道強拉開那一雙葇夷,看到剛才有如風中搖曳的細毛,現在像剛從湯裡撈出的髮菜般緊貼,蜜縫上發出艷麗的光澤。

覺得比方才更加可愛,修平忍不住積存嘴裡的唾液。因為強烈的羞恥感而瘋狂,在快感中開始陶醉。互為衝擊的感官刺激,可愛少女的身心被情火燃燒。這種美妙的滿足感和征服感,使修平完全地陷入了本能的行動中。

手指放進內縫兩側用少許力道左右分開,溼淋淋的洞口微微開啟,剎那間冒出裡面蘊釀著的甜酸的味道。

「修平…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秀琪的聲音在顫抖,從請求升級到恐赫。可是為時已晚,修平目前狀態已經不再是言語能夠扼止。再者和所她說的話相反,美麗的陰部猛烈收縮,從裡面不住地溢出愛液。

修平饒有興致地用手指去塗抹著蜜汁,秀琪苦悶地扭動著身體。緊接著將上方濕潤的細毛分開,露出了淺紅色的花蕊。雖然剛剛已經用手指確認過它的形狀,但是從那麼近的距離看見實物,少年還是掩不住心中的震撼。

「秀琪的那裡…好可愛…」修平的聲音中隱約存在著興奮的震動,驀地突然吻上了那個快感的開關。

光是被看著就已經羞恥得身體幾乎麻痺了,突然親吻那個地方…秀琪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自己好像漂浮在漩渦上的木片一般。

那個不斷地流出愛液的地方被看到已經羞得要無地自容了,還會發出奇怪的味道。可是他居然親吻上去,而且好像很喜歡…

修平用舌尖在陰核上舔了一下,秀琪的身體突然像陸地上的魚兒一樣扭跳起來,發出了可愛的呻吟。

對於秀琪的聲音已經相當熟悉的修平,也沒有想到這種情況下會有如此生動的聲音。像是發現新奇的玩具般,修平再繼續玩弄了幾下。

看見秀琪這樣敏感的反應,修司感覺自己的肉棒已經膨漲得難以忍受,就連那一條內褲也感覺累贅。一面用舌頭上下撫弄著,一面脫去自己的內褲。早已進入備戰狀態的小弟昂然挺立,馬眼分泌著透明的露滴。

已經不能夠再忍耐了。原本還想用熾熱的肉棒去把玩那具嬌軀的念頭全然拋諸腦後,修平站起身體,抓著肉棒對準目標直接推了進去。

「啊…那樣的…」雖然早就知道最後會進展到這一步,但少女的心情卻永遠不能夠做好準備。感覺到肉棒從那密徑中緩緩插入,秀琪的心境頓時感到掙扎。

「修平…不要這樣…」雖然嘴裡這麼說,但那堅硬的物體在身體裡面磨擦,全身的神經好像都被麻痺了。像是忘了呼吸一般感到窒息,視線也為之朦朧。和心裡的恐懼相反,身體卻像是希望那個東西更進來…

一直頂到那薄薄的阻礙,修平一股作氣突破。那一瞬間,就好像麻痺的神經都集中起來。激烈的疼痛,從頭頂一直傳到腳尖。

和秀琪的情況相反,修平感覺到包覆著肉棒的火熱黏膜不斷地扭動,就好像要被融化了一樣。因為強烈的刺激,修平的心裡一片空白。

短暫的停頓過後,修平嘗試著將肉棒退出。

「嗯!」秀琪雙眉緊蹙的美麗臉孔扭曲,發出了一聲痛苦的低鳴,身體顯得更僵硬。感覺到蜜縫裡的收縮力道,修平也察覺到秀琪的異樣。

「還好嗎…?」修平輕柔地撫摸著秀琪的髮絲。

「有點痛…」秀琪皺起那對可愛的眉頭,聲音夾雜著一絲顫抖。

「放鬆…不要緊張…」修平像是要對秀琪催眠一般的口吻低語。一面吻拭著秀琪臉上的淚珠,一面緩緩地繼續抽出。龜頭突出的部位摩擦著內徑,產生微弱的騷癢感覺。一直退出一半的部分,接觸冰涼的空氣,少年忍不住再次插入。

「啊…」秀琪緊閉著雙眼,試圖藉以緩和刺痛。雙手摟上修平的背部,讓兩人的身體緊密地接合。修平也擁抱著眼前柔弱的身體,僅僅讓下半身繼續活動。

藉著肉棒的挪移描繪著秀琪體內的模樣,修平不再滿足於前後運動。偶爾朝著其他方向刺探,不時觀察著秀琪的表情。

雖然眼睛仍然閉著,但表情看起來似乎放鬆了許多。就連緊咬著的雙唇,也漸漸吐出了些許暖熱的氣息。

「感覺好多了嗎…?」修平輕輕地詢問。

「嗯…嗯…」秀琪發出了苦悶的聲音。

「感覺怎麼樣…」

「…我…我不知道…」

「還會痛嗎…我很擔心…」

「…很奇怪的感覺…我不會說…」

放下心的修平改為更加激烈的下體動作,而秀琪緊繃的表情也越漸緩和。感覺龜頭的頂端所接觸到的部位更加火熱,緊縮的力道也更加強烈。這是自己動手絕對無法體會到的,修平的腦海為之暈厥。

兩個人的恥骨相碰,達到最深的結合。

「啊!」

秀琪的身體用力向後仰。她竟然主動迎合…修平感到不可思議。

剛才還感受到劇烈的疼痛,但沒有多久時間,就已經變成了快感。為了享受更美妙的滋味主動挺起下體,和平時文靜的形象大異其趣。

「感覺舒服了嗎?」

秀琪難為情得把頭轉過去不願回答,可是修平一面活動下體一面追問,秀琪搖著頭回答:「好奇怪…身體…飄起來…」

在強烈的快感運作下,修平努力地運動下體。就像受到甜美誘惑的傀儡一般,修平完全不顧一切地用力衝刺。

「修平…這樣…好…激烈…」

秀琪已經完全陶醉,不停地發出嬌喘。指尖陷入修平後背的肉裡,想要散發那難以忍受的快感。這時候修平也即將達到臨界點,愛液濡蜜的聲音,秀琪的呻吟。多重的夾攻下,少年再也無法克制自己。

「修平…我…不行…要飛了…」秀琪發出更為尖銳的罕叫,同時修平也感覺到從腰眼直衝輸精管的衝動。

本能地插入到最深處,享受肉棒融化般的感覺,陰精和精液像火山爆發的巖漿噴灑。秀琪的上身向後仰成弓形,從喉嚨裡發出嗚咽聲,身體微微抽動。半失神迷迷濛濛著,似乎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宣洩後的修平抽出了肉棒,顧不得一片狼籍的現場,爬上床舖摟抱著秀琪。消退的性慾讓他開始感到疲憊,不由得閉上雙眼稍作休息。

恍惚間懷裡的肉體推開了他的雙手坐了起來,感到疑惑的修平尚不及思考,赫然半軟的肉棒被一雙修長纖細的手指握著,接著溫柔地搓揉。

「呃…」

一陣陣麻痺的官感從下腹部傳了上來,修平不由得發出了聲音。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甜美的嘴唇碰觸肉棒,並開始用柔軟的雙唇吸吮著龜頭。像是做清理一般,仔細地除去了少年的肉棒所沾滿愛液。取而代之的,是溫熱的香津。

「秀琪…?」雖然不是班上的運動健將,但是對自己體能尚有相當信心的修平,依然為對方那強盛的回復力感到訝異。但發洩後冷靜下來的他,驀地察覺到其中的蹊蹺。「是小妹。」

「就是這個壞東西欺負姊姊的吧?」小妹的嘴離開肉棒,抬起頭露出了一貫的笑容。雖然秀琪也有作弄人的表情,但是和小妹的那種調皮卻是更明顯地不懷好意。明明是相同一張臉,實在很難令人相信竟會有那麼大的不同。

「小妹你在做什麼?」隨著慾望的噴灑一空,修平的理智回復了許多,對於眼前曼妙的軀體已經有了較強的抗體。

少女笑得花枝亂綻,沒有回答。只是伸出了舌頭,用那粉紅色的舌尖溫柔地舔起了肉棒。

跟著少女忽含忽舔,有時將肉棒整根含入吸吮。已經繳械的肉棒,竟又緩緩地回復生機。

「看來應該可以再來一次唷。」少女扮了個鬼臉,起身脫下已經凌亂的套裙和胸罩。

「小妹不能夠這樣!」雖然是秀琪的身體,但已經不是那麼衝動的少年,些許回復了平日的姿態,坐起了身子擺出較為嚴肅的臉孔。

「那麼…如果我喜歡的是別人…要和別人做色色的事情…」小妹像貓咪一樣地跨上了修平的身體,臉孔貼近地說,「修平哥可以忍受嗎?」

「這…那當然不行!」

「所以囉!人家也只能找修平哥體、驗、一下啦!」說完便吻上修平的嘴唇,那濕軟的舌頭在修平的唇上輕輕舔著。接著便滑進修平的口腔,開始四處舔食起來。

修平的舌頭回應著對方熱烈的行動,兩條又濕又軟的舌頭交纏在一起時,兩個人都感到全身酥軟,卻又不打算分開。

深吻了段時間之後,小妹才緩緩地將舌頭從修平依依不捨的嘴裡抽了出來。

「小妹…」

由於近距離的關係,修平清楚地看見小妹那潔白柔嫩的肌膚以及那對布丁一般嬌小可愛的雙乳。優美的身段搭配著可愛的臉蛋,小妹散發著令人迷醉的美感。

和秀琪羞赧的狀態不同,小妹一雙大眼睛打趣地盯著自己看。旋即便像貓咪一樣開始湊近來,從臉頰舔舐到頸部,再往下直至胸膛。

「啊!」像是報應一般,修平的乳頭也被小妹含在嘴裡。但不同於自己僅用舌頭撥弄,小妹時舔時咬,觸動著少年的神經,不禁緊張地發出聲音來。

老大受到了這樣的刺激,下面的小弟為之慷慨激昂,堅挺地挑弄小妹的臀肉雀躍欲試。

「又變得更硬了呢,」小妹用手指包覆在上面做確認,「好像射過一次的話,再來會更加持、久、哦!」

慾火再度重新被撩起的少年,不再做出像方才那麼慌張的表現。順從著小妹讓自己的上半身躺下,由小妹蹲坐起來,一手撥開那可愛的陰唇,一手扶正修平的肉棒緩緩插入。

修平看著自己的肉棒漸漸地沒入那火熱的蜜縫,在愛液和精液的潤滑中緩緩地包覆在黏膜中。雖然有了足夠的濕潤,但初經人事的美穴還是帶著緊迫的壓力。

壓力雖然很大,但不會令人感到痛苦。反而像是緊密的愛撫,產生令修平頭昏目眩的快感。

大約進入三分之二時,修平的右手抓上小妹的左乳,握著那只滑嫩的軟肉。而小妹也回應起修平的動作,開始扭動著屁股。

像是要把肉棒強烈扭碎的強烈力量,一道道侵襲著修平的感官。修平不得不咬緊牙關,利用床舖的反彈力道,一次次地用力抽插。

「啊!太好了!原來…是那麼舒服…」每一次抽動,小妹的身體都會隨之顫抖,細碎地吐露出可愛的哼聲。

「再來,再多一點…」小妹的上身後仰,不停地甩著頭髮。和剛進門時文靜動人的模樣不同,好像想要從修平身上搾取甜美的汁液般,淫蕩地扭動屁股。原來平時內向怕生的女孩子,身體裡也隱藏著那麼淫穢的姿態…

與第一次強烈的官能快感不同,修平感覺肉棒上帶著些許麻痺的疼痛感。這種情況下就算發洩,也不會有方才那種一洩千裡的痛快吧。然而小妹的肉體逐次增加夾緊的力量,隨著美臀的擺動,肆意地縛緊肉棒觸探能夠引動快感的所在。

她的腰部每一下沉,便深深地將肉棒套入,讓自己身體最深處撞擊著頂端。

「在裡面…嗯!修平哥的東西…進到裡面了!好舒服,停不下來了!」隨著腰部瘋狂地套動,黏膜和肉棒的交纏,少女可愛的嬌喘聲。少年感覺自己產生一股奮戰不懈的激動情緒,加速了下部的活塞運動。

「修平哥…我…好像…要…要了!」

對於小妹呻吟的語意,修平已經無法再作思考。現在的他,只想著要狂猛地抽插到達自己的限界為止。

即將攀上頂峰的小妹,更加瘋狂地搖動著臀部。這種旋轉加上前後的磨擦,修平覺得肉棒痛得像是要烈開,但又帶著另一種快感。原以為應該消耗殆盡的慾望,又重新集結在下腹。

「哥…我已經…要!」

「小妹…我也…射,射出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火熱的巖漿射進體內深處,小妹的聲音也隨之衝到了絕頂的高度。躍動的黏膜,毫不猶豫地擠壓出所有的精液。

兩人分開的時候,修平感覺自己已經氣空力竭了。倒臥在一旁的小妹抱著他手臂,從皮膚上感受到胸前那團軟肉的柔緻感。

「真的好舒服唷,修平哥。」小妹輕吐著柔細的呢喃,旋即露出了一貫地壞笑,伸出舌頭舔了自己的嘴唇,「那麼,將來還請多、多、指、教、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