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的極限

反正是聽小妹說的,只是轉述的修平怎麼樣錯也不能怪到他的頭上。或許是有了這樣的免責權,又或者方才小妹講述的內容令他血氣翻騰,埋藏的勇氣自少年心理湧現出來。

「沒有,沒有」秀琪搖著頭雙手摀起耳朵,「別、別說了,我不要聽…」

「秀琪…」修平更貼近了一些。「那是每個人都會做的事啊…」

雖然事實如此,但認為這是可恥的事情還是絕對不會改觀的。秀琪滿臉通紅,甚至紅到耳根子。像是要做著一些微薄的抗拒一般,秀琪將摀著耳朵的臉孔偏了過去,但仍無法遏阻修平咄咄逼人的形勢。

在某方面來說,這樣的行動恐怕很難被男方理解為拒絕吧。

積鬱已久的情緒終於找到突破口,修平頓時感覺自己生出了信心 。

「小妹還說…」修平的吻上了那鮮艷欲滴的嘴唇,幾乎可以感受到那股熾熱的溫度。未竟的話沒有繼續,就這麼一直持續了彷彿一世紀之久的時間。雖然還想要繼續爆料,但恐怕難掩羞恥的秀琪會突然奪門而出,倒不如先採取行動。

兩人的接吻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下,已經沒有或者刻意遺忘了外在因素的阻撓。隨著體溫的升高,不知道是誰的鼻腔裡發出了一聲低鳴,兩個人才終於分開。

「到房裡去吧…」修平喘息著說出了邀請。只見秀琪羞赧地點了點頭,便由修平牽著手領往樓上去。

修平房間裡的擺設除了床、衣櫃和書架之外,就只有陽台落地窗的窗廉了,可以說是既規格又陽春。

牆壁上沒有張貼任何海報,這樣子的房間,就像是出租給房客用的套房一般。

「對了,小妹她還說…」其實以小妹支持的態度,就算修平要刻意捏造什麼謊言也不會在事後經查證被抓包吧。但這時候的修平,對他來說也是意外發展,自然不會有這麼多的思慮,「妳今天為了挑選可愛的小褲褲,花了很久的時間哦…」

從來沒有想過會被小妹這樣子背叛,秀琪覺得自己的隱私好像全被攤在修平的面前一覽無遺。原本就相當內向的她,更是覺得無地自容。

「小妹…小妹她…不是,嗯…」

「那是要穿給誰看的呢?」內心的開關一旦打開,修平自己也變得有些無法控制。「就來看看吧…」修平一邊說著,同時將手足無措的秀琪推到鋪著柔軟被子的床上。因為事出突然,少女的身體沒防備地向後倒去。

裙擺撩了起來,露出可愛的膝蓋頭,修平又將裙擺拉起到腰際。

這麼一來,裙子也就被修平掀了開來。可是背後的部分卻還被壓在大腿底下,所以打開的裙子形成了ㄇ字形。

三角褲、襪子都好像象徵純潔一樣純白顏色。朝著大腿凝視時,好像能透出靜脈,滑嫩的肌膚勾勒出曼妙的曲線。

在肉丘上修飾著白色蕾絲的三角褲,在這樣淫靡的氣氛下,顯得格外的耀眼。

修平不斷地壓抑著自己的衝動可能會造成的粗暴形象,緩緩地將鼻尖接近秀琪微微壟起的恥丘。宛如獵犬一般,努力搜尋著令自己興奮的味道。

雪白的三角褲就在眼前,緊湊到只要稍微往前,就會直接吻上去的距離。如果用力呼吸,好像就能聞到由處女隙縫所發出來的芳香。

修平也有從影片或遊戲上吸取到相關的資訊,但心臟的跳動卻還是難以抑制地越來越快。

「不、不要看那個地方…」秀琪遮著臉說,「那裡…很難看…」

「不會啊,我覺得非常可愛。」修平生起了用舌頭去舔舐的衝動。雖然這樣的情節在想像中已經排演了很多次,然而實際上陣的時候,少年的精神卻還是免不了有些動搖。

「啊!」

修平小心翼翼地用舌尖輕觸那個聖地。然而,女孩子的私處太過敏感,稍微一點點的觸碰,還是不由得發出了一小聲的驚呼。這樣的聲音並非疼痛而發出的,可是對於故作鎮定的少年來說,還是具備著震撼心臟的效果。舔在上面的舌頭縮了回來,緊張地看了看秀琪的表情。發現秀琪沒有任何不滿之後,修平決定再接再勵。

延著隙縫來回的舌頭,緩緩地在內褲上塗抹出深刻的漬跡。曾經自力開發過的肉體,對於這樣隔著棉紗的接觸,有著異於平常的刺激感。尤其在朝思暮想的對象面前,兩人都是處於相當緊繃的狀態。

心中交織著對於第一次經驗恐懼和好奇心的少男少女。一面帶著終於得以實踐的期盼,一面卻又希望有個突發事故來中止。

「修平…」

抬頭看時,看到秀琪微微低下了頭看這裡。雖然沒有流淚,但眼睛溼潤,睫毛微微顫抖。那種可愛的樣子教修平好想立刻將她抱進懷裡。

修平的視線再度回到雪白的三角褲上,像是害怕對方後悔地突然雙手用力向下拉。

剎那間就把三角褲拉到大腿根上,眼前的美景教修平不由得發出輕歎。秀琪下意識將手遮蓋在那帶著些許柔軟細毛的恥丘上,但即使只有一瞬間,修平也已經將方才的景色牢牢地刻在腦海中。在網路或者影片中看過不少真人的裸體,也少不了陰戶的特寫,那是像那樣柔嫩可愛的卻是前所未見。當然這樣的比較,在這種場合是嘴巴裂開了也不能說。

覺得全身的血液往頭上衝。修平坐到床邊,再度壓上了急著要起身整理的秀琪雙唇。這次難以抑止的衝動讓修平撥開齒列,把舌頭伸進了秀琪的口中。直到呼吸為之閉塞,兩人愉悅地互相交融彼此的唾液。

「呼、呼」帶著深重呼吸分開的修平,左手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伸向裙子深處。在秀琪來不及反應之前,觸碰到了嫩草下的蜜徑。

「哦哦…已經有點濕濕的了…」低聲細說著手指上的狀況。羞澀到極點的秀琪一下子血氣翻騰,幾乎有種想昏厥過去的感覺。最不想被人知道的事情突然暴露出來,偏偏又不能乾脆地默認。

「不…才沒有…」明知道沒有什麼用處,但仍忍不住強定心神,用極微弱的聲音為自己辯解。

「我也好喜歡秀琪…我也是…那麼興奮了…」修平一邊說著自己也難以置信的話語,同時在裙子裡面的手也沒有閒下來,慢慢地撫摸到少女私處的上方。

到達那個禁忌的花蕊所在的時候,他輕輕地伸出姆指和中指,像是想要確認形狀般輕挾著。

「啊…」

尖銳的快感從下腹直衝到了頭腦的神經中樞。

「啊!討厭!」

秀琪伸手到雙腿之間支援,試著要把那入侵者驅逐,但是力道卻顯得相當微弱。

修平看著那慌亂低下頭的臉孔不為所動,改用指腹搓揉著那個突起的地方。

「啊…」伴隨著一聲可愛的叫聲,秀琪纖細的身體不禁舒服地向後仰了起來。

沒有想到反應這麼強烈。初次學以致用的修平,更是增添了信心,連續地往她身上傳送一波波快感的浪潮。

不要,不要,不要…明明是很害羞的事情…但是卻又感到相當舒服,與平時自己做的感受大異其趣。就連在一旁的修平,也像是可以感同身受一般,生出了激烈的興奮感。

難怪有人說做那種事的快樂是二乘二的。因為一個人所感受到的快感,也同樣反應在對方身上。

雖然不是本人的意識,可是在接連不斷的愛撫之下,身體還是作出了最自然的反應。每當修平的手指一搓弄秀琪最敏感的花蕊,那纖細的身軀便像一條小魚一般,在床上不停地彈跳。

從修平指腹上不停傳出的快感,集中攻擊了敏感的快樂神經中樞,少女的肉體迅速地到達了顛峰狀態。

「嗯…啊…」

秀琪的手掌緊緊地握著床單,像是可以握著幾許牢靠的感覺。

「呼…呼…」

終於修平的手指停了下來。在劇烈的喘息之後,秀琪因緊繃而僵硬的身體才慢慢地鬆懈。

「脫掉衣服吧…」經過一番纏鬥,感覺身上的衣服就宛如束縛一般令人不自在。

原本把玩著美肉的手移到了秀琪的背後,修平開始解開那套裙的鈕釦。在這方面經驗不足的少年,只知道把持著有釦子就解有拉鍊就拉的原則。當然這個中心思想基本方向是正確的,不過顫抖的手指頭卻有些不聽使喚,加上背後抵著被單的緣故,拆除的工程更加增添困難。

兩個人的臉孔極為接近。即使秀琪低下頭去,修平還是可以感受到在臉上那溫熱的氣息。越覺得焦急,背後的鈕釦越是難以解開。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順利將那小小的障礙摒除。

雖然套裙應該要站起身子才能脫下,但修平覺得這時候讓秀琪站起來的話,好不容易成形的氣氛就會被破壞殆盡了。所以只將它穿過兩臂拉到腰間,露出了那件粉紅色的可愛襯衣。

和套裙相反方向,襯衣是由下往上脫的。顯得有些慵懶的秀琪配合地將雙手上舉讓襯衣順利地脫了下來,露出了純白色的胸罩。

再除去這個,秀琪那嬌柔的乳頭就要出現了。仍停留在小時候那幾乎和膚色接近的記憶,到底這段時間長成什麼模樣呢?

胸罩的掛勾不在前面,但對此一點經驗都沒有的修平也不願意表現出背後探索的拙劣姿態。所幸和那纖細的身體相稱,秀琪擁有的是一對手掌大小的可愛小乳房。修平索性將胸罩往上翻開,讓那對過去只出現在幻想中的小可愛露了出來。

小可愛的頂上有像櫻花瓣一般細小的粉紅色乳頭,早有心理準備的修平,仍然為眼前的情景感到頭暈目眩,本能的衝動立刻吻了上去。

「嗯…」敏感而纖細的部位感受到溫暖的包覆,秀琪不由得縐起了雙眉。

在口中的滑嫩觸感,修平只覺得自己忍受不住想要不斷吸吮,不時用舌頭挑動尖端的異物。並非任何資訊的傳授或者學習,純粹由本能所驅使。

彷彿回應著修平的吸吮,秀琪擺動著身體,乳房像是布丁一樣地搖晃。

受到生理和心理上熾烈的刺激,秀琪急促而輕微地吐氣,冰肌玉骨的身體泛出了淺淺的粉紅。

在這同時,少女的身體散發出魅惑的芳香。和外加的香水不同,那種味道充滿著讓人恨不得緊緊摟抱到與之合為一體的衝動。

「秀琪…」再度抬起身體的修平總覺得想要說些什麼,像是詢問她的感受之類的。但是看到那張嬌喘著如蘭香氣的嘴唇,動人的眼睛裡好像覆蓋著一層淚水。頓時腦中的詞彙為之一空。「…我好喜歡妳,喜歡妳的全部…」

少年的心裡充滿強烈的渴望和興奮,感覺頭腦快要變成空白。思考力好像也沒有了,將要發生什麼事,會怎麼樣,完全沒有辦法想像。心跳激烈得要爆炸,覺得身體裡好像有一團火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強烈的羞恥中蘊涵著灼熱的甘美,心智被完全吸引的誘惑。不顧一切的解放,超脫所有束縛的自由。不論是修平,還是秀琪,都彷彿不再是過去一直想要維持的自我意識。

從秀琪的身體發出了從來不曾幻想過的的艷麗光澤。修平對自己身體所產生的騷癢感想用理性抑制,可是一旦點燃的慾火,逐漸吞噬著少年的理智。

修平迅速地排除掉身上的障礙,身上只留下一條內褲。

重新回到崗位,修平一面啜吻著秀琪的玉頸,一面享受撫摸的快感。雪白的肌膚在手掌中滑過,在指間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