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白虎巨乳女友-寶茵

嗯,真的,你想一想如果你嫩穴很多毛,我舔你的時候就像啃雜草一樣啊!永懿開解著她說。

寶茵鄒著眉在沉思著,一副疑惑的樣子。

永懿見她還在猜疑著,於是又說你試想一下如果我的大肉棒整根也長滿毛,然後要你幫我吹和幹你的穴,你會喜歡嗎?(我想到也覺得噁心,我接受吾到囉。)

她立即幻想一根毛茸茸的肉棒要插進自己的嫩穴裡。啊…不要…不要…我不要。寶茵頭部搖得似波浪般的說。

永懿看著她給自己噁心的舉例嚇到花容失色,自己也不禁笑了起來,在心中道:小女孩果然是容易騙,你以為傳說中的白虎是隨便可以碰到嗎?是我撿到寶啊!我疼還來不及,怎樣會不喜歡?

寶茵聽後也覺得他說得對啊!自從升到初中接觸到性教育後得知女孩進入青春期,陰部是其中會長出毛髮地方之一,但每當洗澡時摸到自己哪光滑滑的地方,她便不禁問是自己不正嗎?在上游泳課的時候她看見其他的女同學下面也長出了稀疏的毛髮,唯獨只有自己仍是光滑如玉,所以她換衣物也會進廁格換,因為她不想被人指指點點取笑,這成為了她最大的秘密,成為她心中最大的一條剌。

但今天聽到他開解,有種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對啊,我幹麻要介意他人的眼光啊?我做回自己,何況還有他,還有他認同我,喜歡我就行了,心結往往在一瞬間解開。

寶茵轉過身面露如日出般美的笑容,美眸凝視著他然後撲上前把他推下,雙唇主動奉上,熱情如烈火。

永懿看到她露出以往未曾出現的極美笑容,不禁也看痴了。但突然被反推也不禁怔了怔,然後一雙嬌艷欲滴的嫩唇便吻上來了,他不知自己的幾個歪理竟然解開了她長久的心結,否則一定啼笑皆非。

寶茵瘋狂而熱情地吻著他,一雙巨乳堅挺著,手中扶著肉棒對準自己的嫩穴坐下去,臀部上下動著。

啊….啊…永懿哥哥….你的肉棒好粗大啊!

啊…..好深….插得好深啊!

啊….啊…..啊

不得不佩服女人變臉的速度,剛剛破處的時候叫得像宰豬一樣,現在淫叫得像蕩女一樣,差別真的是跟她奶子一樣大啊!

永懿閉上雙眼享受,在心想:現在角色好像調換了,像是哥哥我在給人強姦啊?

啊…啊…..幹我….用力的幹我

真是不幹不成器,永懿返身把她撲在床上,雙手把她的一對巨乳按扁,肉棒狠狠地地插入嫩穴。

好啊,我就狠狠的幹死你隻小乳牛。

嘖…嘖…嘖…嘖

啊….啊……啊啊

真不知道你是吃什麼長大的,年紀輕輕但一雙乳房卻像小乳牛一樣巨大。他肉棒怏速幹著說。

一隻手指插入她屁眼震動著,另一隻手指摩擦她陰蒂,三管齊下把她玩弄得淫叫連連。

啊….啊….不….不要弄哪裡

嘿嘿,哪裡是哪裡啊?

就是….就是

永懿手指狠狠用力一插說就是哪裡啊?

啊……就是…..就是人家的….屁屁啦寶茵捂著臉說。

哈,這叫屁眼不叫屁屁永懿笑著說。

永懿心道:我不但要碰你屁眼,我現在就要幹你屁眼,把你所有的第一次都奪去,但有什麼方法令她肛門潤滑點呢?嘿嘿,有辦法了。

把她雙手反綁在背部,然後在她不解的眼光中把她從後抱起,堅硬筆直的肉棒由下而上深深的插入她無毛的嫩穴上,一下一下的頂著抱去廁所。

啊…好深

啊….

啊….啊

把她放在廁板上,渾圓飽滿的大屁股高高翹起,一對巨乳搖晃倒掛著,雙手各自抓緊一個肉球搓揉著,大肉棒在陰道下上下摩擦,突然一下狠插到底,前身向前傾咬著她耳珠說你知道我抱你進廁所幹麻?

啊….啊….不….不知道

當然是幹你啦,但這次要玩肛交,嘿嘿永懿腰部快速抽擠,把她流出的淫水已幹成白白的泡沫了。

肛交?之前他坐在自己的胸上說過這個名詞,但哪時自己沒有留意,現在細想肛交這個詞,肛交難道….難道是…

啊….不…不要….我不要肛交她不停扭動著屁股說。

哈哈,不要也要,等一會把你插到欲先欲死。

啪..啪..啪..啪..永懿腰部前後抽插把她撞得臀浪連連,雙手拇指插入她屁眼鑽探著。

啊….啊啊…啊…不…不要弄哪裡。

永懿心情極度亢奮,一想到等一會就要爆她屁眼,肉棒不禁脹大數分,然後加快速度幹她已紅腫的嫩穴,因他瀕臨爆發的邊緣了。

啊….啊….不…不….不要

嘶….啊…..寶茵….啊….我就….我就射了。

啊………….寶茵。

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她哪深不見底的黑洞裡。

永懿快速跑到床上拿起剛才的電動假陽具,和自己先前自制好的道具,然後返回廁所看著寶茵此時面紅氣喘的側靠在廁所水箱,口中唾液沿著?白的玉頸流到一雙巨乳中,高高翹起的屁股也輕微顫抖著,屁眼像呼吸似的吐出白色的液體。

見到此情景永懿的大陽具又再猙獰的挺立著,快步沖上前把電動陽具插入她的紅腫的淫穴中,而屁眼就用自制的道具插入,這道具是用橡膠圈綁住兩支牙刷的末端再戴上一個螺旋紋的安全套。

啊…..啊….好….好痛….求你…停手啊….嗚嗚她淚流滿面求饒說。

永懿心中的凌虐感又迅速被點燃了,站在寶茵身側雙手抓著她頭把巨大的陽具插入她口中。

撲嘖…撲嘖….嗯嗯….嗯她不斷吞吐發出的聲音。

啊….嘶….啊…他閉上雙眼呻吟著。

永懿腰部快速幹她的嘴,部分的口水沿著她嘴角流下,看著她雙眼紅腫,楚楚楚可憐的樣子,在心想道:這只是剛開始而已,等一會還有更激烈的。

永懿一邊抽插,一邊把手伸去插在屁眼上的道具,提著牙刷頭時而快速震動,時而深深的插入和拔出,而嫩穴的假陽具也發出吱吱聲的不斷震動,把她的淫穴刺激得流下一片淫水在廁所板上。

差不多了,來到她身後把插在淫穴的假陽具和屁眼的道具一起迅速拔出來,立即一大一小的肉洞呈現眼前,晶瑩剔透的淫液沿著淫穴流下形成一條長長的線,屁眼也不斷的閉合著。

啊…….

永懿雙腿微分,手提著佈滿青筋的大肉棒在她屁眼外磨擦,慢慢地看著她害怕得顫巍巍的身軀,心中的心情十分興奮。

嗯….嗯….不…不要插哪裡,我…我給你插穴…求求你她哀求道。

永懿雙眼熾熱的微笑說哈哈,放心吧,逐個洞慢慢插,你的所有第一次所有可以插的洞都是我的。

你…..你….

我插爆你菊花腰部狠狠用力一挺,龜頭立即進入一條比陰道更加緊窄和狹小的峽道,內裡的肉壁不斷的收縮彷彿想把肉棒壓扁似的,異常舒服。

啊……..好…好腫好痛啊….快…..快住手寶茵聲淚俱下的慘叫著。

他沒有理會剛剛肉棒只進入三份二而已,腰部再次用力一插,整根肉棒一插到底腹部緊緊貼著她臀部。

啊………不…..不要她扭動著小蠻腰痛叫。

啪….啪….啪….啪….雙手抓著她腰肢快速前後幹著,不斷撞擊臀部聲音除除發出。

啊…嘶….啊…..屁眼真的比淫穴緊窄,真他媽的好幹啊

永懿一邊喘氣一邊插著,抬起手掌用力扇向她渾圓肥大的臀部。

啪…啪…啪….

啊…..啊…..痛….

他發覺寶茵受打時,屁眼會隨著痛楚而收緊,而且她淫穴中也分沁出大量的淫液。難道她是受虐狂?不會吧?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他雙手抬起快速的不斷扇打她飽滿的肥臀。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

果然是個淫蕩的受虐狂,屁眼愈來愈緊,抽插也變得有點困難,但也異常的緊窄舒服。

怎樣?插屁眼爽不爽,舒不舒服?

嗯….嗯….才…不爽…不舒服

嘿嘿,是嗎?

永懿把她抱起雙腿M字型張開對著鏡子,下身肉棒狠狠由下而上深深插入。

你看看鏡中的自己多麼淫賤,被人插屁眼還一副享受的樣子

沒….沒有…是你….是你硬要插人家…人家哪裡的

哈哈,難道我叫你洗乾淨屁眼讓我插,你就會乖乖聽話嗎?

討厭,人家才不會呢!

我知道啊,所以才硬爆你屁眼,哈哈。

把她放上洗手盤讓她蹲下來,胸部貼著她後背,肉棒在她屁眼上頂著,嘴巴時而吻她頸部,時而舔她耳垂,一手粗暴的把她肉彈搓揉成各種的型狀,一手食指無名指插入她肥美淡紅的淫穴中。

啊….嗯……啊…..嗯….

哈哈,如果被學校裡哪些仰慕你的男同學看到你這淫蕩不堪的樣子不知有什麼想法呢?

嗯…嗯…都是…都是你這壞傢夥弄成的。

還有更壞的呢腰部用力向上一挺再次誰入哪條峽道,全力狠狠的向上抽插著,手指也加快速度玩弄她的淫穴。

啊….啊….慢…慢點

永懿肉棒啪啪,啪啪的進進出出,淫穴也被他手指刺激得淫水狂流,他知道她又要高潮了,於是肉棒和手指每一下也深深插到底,最後肉棒狠狠向上一頂,整根也被吞沒,手指狠狠用力一插到底。

啊…嗯…啊…..不…不要….停手…..停….手…..停……..啊…………

永懿把她M字型高高的抱起,一道晶瑩剔透的液體以拋物線的形狀噴射而出把鏡子射濕一片。

寶茵面紅氣喘,雙腿夾緊左右扭動著弱弱的說放….放開我

放開你幹嘛

人家….人家想…尿…尿

哈哈,想尿尿就尿啊,我又沒有不準你尿尿

你先放開我,求求你她雙腿扭動的速度愈來愈快。

不行,我幫你好了

然後抱起她將陰部對著馬桶,肉棒從後插她的嫩穴快速抽插著。

怎樣啊,不是要尿尿嗎?

啊…嗯….不…不要插

哈哈,我沒有插我在幹,我要把她幹到失禁。

深呼吸一口氣,肉棒極速的插她嫩穴,每一下也非常用力的插到底,快速的抽插令到她嫩穴的淫水變成白白泡沫,發出撲嘖,撲嘖的聲音。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啊

寶茵身體顫抖陰部高高的供起,從尿道口激射出一道金黃色的液體,足足持續約十多秒鐘,膻口微張不斷喘著氣,看來她這一泡尿應該也忍了很久了。

嘩,寶茵你容量真是驚人啊,差不多可以媲美水塘了,哈哈。

她幽怨的白了他一眼說壞蛋

嘿嘿,我不壞你不喜歡呢!

然後把她抱回床上,他頭靠床背讓她趴在自己腰側,肥臀高高翹起對著他露出了令人無比興奮的兩個肉洞,然後巨龍插入她口中讓她吹,在心道:究竟應該玩哪一個好呢?真是苦惱,好吧!兩個一起玩就行了。

伸出中指和拇指同時插入她屁眼和淫穴中。

啊…….

啪…..趴著別動,好好吹你的簫,我在幫你做深入的檢查。扇了她肥臀一掌說。

啊…討厭

他雙手彷似C字調轉似的抽插著,入面的感覺濕潤而溫暖十分舒服,真難想像這?狹小的地方怎樣能容納自己巨大的肉棒,如果硬插進去應該或許可能會好痛吧!真感謝爸媽把我生成男人,可以去插人而不是被人插。

啊….嗯……啊…..

啪….啪….繼續吹啊,停下來幹嘛啊!不想被幹了是嗎?反手扇了她兩掌說。

一手繼續C字型快速抽插著,另外一手伸去撫摸她陰蒂,兩穴同時受襲令到她屁眼緊緊的收縮吸吮著中指,反而嫩穴非常的濕潤滑溜。

站起來雙腳微曲半蹲在她十肥臀上,挺著發腫的疼痛的肉棒在她兩個洞口外磨擦開口問其實你喜歡被插穴還是屁眼

我…我不知道

啪…啪…不知道,我看你還是喜歡被爆屁眼多點呢!

寶茵也不禁在心中想這個問道,插小穴的感覺雖然好,但比插屁眼哪種感覺差了些,如果小穴是湖泊,哪屁眼就是無底深潭,他的壞東西又長又大都可以插小穴插到底了,但屁眼插極也都覺得入面有種未被填滿的感覺,空空的癢癢的,有種希望完全被填滿的慾望。

永懿見她在發呆也不理會雙手用力分開她屁眼,吐了一些口水在上面,然後捉著她被綁著的雙手,胯下的肉棒對準屁眼狠狠地插下。

啊……痛……

永懿沒有理會全力的抽插著,姿勢彷如騎馬般的。

啊….好….好緊啊

他深深用力用下一插問再問多你一次,喜歡插穴還是屁眼。他停下來問。

我….我…喜歡被插屁眼她細聲說。

哈哈,我就知道你這個小變態女跟我投其所好都是喜歡走後門的人

人家…人家沒有啦

哈,沒有,到時沒有幹你屁眼你會很難受呢!

然後便狠狠的用力插她屁眼,因他也就來爆發了。

嘶….啊…插死你這個變態女

啊…好大好粗…..插得好深啊

啊….嘶…啊…寶茵,我..我就射了。

啊…永懿….哥哥..我也就高潮了。

永懿腰部摩打似的極速抽擠著,把她屁眼幹出濃濃白色的泡沫流了出來,他喘著大氣雙眼微紅呼吸急速。

啊…嘶….啊…嘶…寶茵…啊………..

啊….啊…永懿哥哥….啊……啊…..

永懿肉棒不停的顫動著,把一股股的精華射進了她屁眼的深處,再迅速拔出肉棒插入她的淫穴中抽插數下,然後看著她屁眼一張一合的吐著精液,和淫穴中流出的精液他非常有滿足感,然後倒頭大睡了。

一個小時後。

在想放棄時他突然看到床頭櫃上有把剪刀,於是便滾過去想拿它鬆綁,但這時浴室的門突然打開了,從裡面沖出了一個裹著浴巾頭髮末端還濕漉漉的女生,她…..竟然是寶茵。

寶茵快速跑上前奪走剪刀拍著豐滿的胸部說幸好沒被你這個壞傢夥取走

寶茵,是你綁著我的?

哼哼,除了我還有誰?

寶茵老婆,難道你又想要了,想學我剛才哪樣?

哼,誰是你老婆啊,壞傢夥。

當然是你啦,我們都這樣了,難道你要對我始亂終棄?

你…你….呸呸,剛剛你欺負我

欺負你?沒有啊!我見你叫得好爽的。

你….我..剛剛是在痛叫,你也不停手,把我整個胸部捏得菸青了

喔,我一時…..被寶茵打斷了。

我讓未說完,你今天才….才破了我處就再爆人家…人家的屁眼,一點也不憐香惜玉,人家現在還痛呢!

喔,是我的錯,但是你太美了我控制不住了,不要怪我呢!

我也知我太美了,這也不能怪你

永懿聽到她說不能怪自己立即喜出望外,但聽到她下一句就不寒而慄。

對,不關你的事,要怪就怪它寶茵拿著寒光閃閃的剪刀提著永懿哪仍然在睡覺的弟弟說。

啊….不….不要永懿害怕地說。

嘻嘻,剛剛我說了多少次不要,你又硬要,怎樣啊?現在害怕了

喔….我….我…..

寶茵放下剪刀,撲上前坐在他胸上然後雙手伸向他面上。

叫你逼我含你的壞傢夥

叫你逼我吞你的噁心東西

叫你爆我…爆我…..菊花

叫你……….

叫你……….

永懿臉上迅間十紅九紫,轉變的速度可以比得上四川變臉,然後苦笑說寶茵老婆,你消了氣了吧!可以放了我嗎?

哼,當然還沒有消啦,除非你答應我幾個條件吧!

好的,不要說幾個,幾百個也行

以後要一心一意對我

以後不可以逼我幹不喜歡的事。

以後要全聽我的話

以後不可以跟其他女生太過親熱

以後………

以後………

永懿嘴角抽搐,只要她一說他便答應好,終於在許下了N個的條件後,她終於說完了。

好吧,這次就放過你她彎下身把繩子剪斷。

然後她抬起頭便看見永懿他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她沿著永懿的目光看下,原來自己剛剛幫他剪繩子的時候浴巾已掉下了,露出兩團飽滿的肉球。

永懿迅間撲上前抓著她一雙手按在床上說剛剛捏得我很爽是嗎?你不插不成器啊!

大肉棒再次插入哪令人慾仙慾死的窄道,滿屋再次傳出淫叫聲,新一輪的大戰再次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