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白虎巨乳女友-寶茵

張開口陳永懿挺著胯下的巨龍對著被他綁在床上的陳寶茵說。

陳寶茵掘強地別開臉,嘴角緊緊地閉合著,雙眼淚光閃閃.但仍然死死忍著不讓它流下,她跟永懿是同班的同學,剛開學時就幸運地安排成為鄰座,陳寶茵外表清純甜美,常把頭髮扎成一條馬尾的樣子猶如鄰家女孩,陳永懿樣貌俊朗,笑的時候嘴角微微翹起看上去有點壞壞的感覺。

由於男的俊俏,女的貌美,所以很自然地被對方吸引了,於是男女之間應做的大部分也做了,但寶茵始終也保留最後的防線,任永懿怎麼哄和求也未能打破最後一層隔膜,最後為了此事吵架數星期互相不理對方,於是他便狠下決定於她十八歲生日當天連哄帶騙她到酒店慶祝,然後趁她去廁所的時候把預先準備好磨成粉末的安眠藥加在她飲品中,然後一切順利成章的進行著。

賤人你不張也罷,等一會我要你在我胯下婉轉承歡,嘿嘿,現在先玩一些小遊戲吧。

放開我,陳永懿我想不到你是這樣卑鄙下流的人,枉我對你一片痴心我真的瞎了眼,你立即放了我否則到時候我報警你就後悔莫及。

哈哈,你如果真的是對我一片痴心就不會任我苦苦哀求也不跟我上床吧,一邊說著永懿一邊拿出一些東西。

當寶茵看到他手上的東西時面容不禁露出了恐懼和羞澀,你…你想怎樣啊。

原來永懿拿了一支電動的假陽具出來,你說呢,嘿嘿。

然後退到她的雙腿之間,她今天穿了一條白色的蕾絲短裙還加了一對黑色絲襪,而上身則是V領的低胸背心和一件小外套,可以由領口看到一條深深的乳溝。

然後在她驚恐中雙手快速伸入她的裙子中脫下絲襪連內褲,她的陰部立刻暴露無遺。

啊…不…不要看。

永懿失神的看著她光溜溜連一條陰毛也沒有的陰部,hhhbook.com而中間則是兩片粉紅色肉瓣緊緊閉合形成一條肉線,永懿大喜想不到遇到傳說中的白虎,心中非常亢奮胯下的巨龍也猙獰的挺立著。

永懿不管她的叫罵,拿著她哪條裡面中間位置沾上了一絲透明液體的內褲在嗅,這就是處女的味道嗎?

他陶醉的自問著,寶茵看到他竟然拿著自己的內褲在嗅,她不禁罵你這個變態,放開我,我一定會報警把你繩之於法的,我一定..唔唔…唔..唔..唔。

永懿不想聽到她不斷的叫罵聲,於是把她的內褲硬塞入她口中,嘿嘿,賤人讓你試試這個玩具。

然後在她憤怒的眼神中把電動陽具放到她陰部開動著。

這個電動陽具龜頭上刻著螺絲紋,陽具身佈滿凸起的膠粒,而且有震動的功能,強度分大中小,他直接調到最大強度然後上下不斷的來回摩擦著她的陰唇。

起初她還狠狠地瞪著他,但經過5分鐘後她眼神開始迷離,身子也不停扭動,豐滿的胸部也不停的上下起伏,嗚..嗚…嗚嗚…由她口中時常傳出。

哈哈,賤人,怎樣啊,是不是很爽啊,要不要更爽的呢!;

嗚…嗚…嗯…嗯…,

然後永懿便加快上下磨擦的速度,嗯..嗯..嗚…嗚…未經人事的寶茵哪裡經得起這樣的折呢!於是她下身不斷的扭動著雙腳高高的翹起,然後陰唇不停蠕動。

永懿知道她就高潮了於是快速拿起手機,她身軀最後不停地抽搐然後從兩片肉瓣中噴出了一股股的陰精足足持續約十多秒,他也及時將這個難得一見的奇境拍下,因他已在暗位設置了攝影機。

哈哈,賤人你被人玩弄都會高潮的真是外表純情,內裡淫蕩啊.永懿拔開塞在她口中的內褲嘲笑道。

你…你…我才不是淫蕩.是你…是你弄的,說著說著突然低下頭啜泣起來。

是我令你人生第一次高潮對不對,哈哈,他笑著說。

這一刻寶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被他玩弄但也高潮而羞恥所以大哭起來。

永懿看著被自己玩弄到高潮而大哭的寶茵心裡一點內疚也沒有,反而從玩弄中得到極大的快感,他沒有理會便雙手抓她的一雙小腿迅速地分開。

啊…你要幹什麼,放開我,放開我她驚慌地叫。

嘿嘿,放開你,好…難啊!然後快速趴在她哪光滑無暇的嫩鮑上狂吻。

啊…不..不要…停啊…停手啊,她剛才還處於高潮的餘韻中哪裡受得起這樣的剌激,身軀像觸電般顫動,口中開始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啊..啊..嗯..啊…嗯..不..不要,

哈哈,怎樣啊,小蕩女是不是很爽啊,永懿舌頭防如摩打般上下磨擦著她氾濫的淫穴。嘿嘿,小蕩女你的蜜汁味道不錯啊。

寶茵聽到後羞得怒罵,你無恥,下流的色胚,不要臉。

哈哈,我還有更無恥的,然後便跨坐在她的小腹上。

啊…走開..你想..想幹什麼啊..她憤怒的問。

永懿沒有理會她,眼睛目不轉晴的盯著她的胸部,她雖然已十八歲但樣子彷彿十六歲的小女孩,而最吸引他永懿的是她一對被衣服包著的巨乳,簡直是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當真無愧的童顏巨乳!

永懿嘴角微微的翹起,用淫糜的聲音問道淫娃知不知道什麼叫乳交啊!

她聽到他問出這樣的問題,胸部不斷的起伏著我不知道,別坐著我,走開,

不要緊.我馬上示範給你看,但要你的配合。

寶茵聽到他說要自己的配合心知不妙了,我不會配合你的別痴心妄想,快放開我。

哦,你不配合我唯有辛苦些自己動手吧!嘿嘿。

永懿雙手迅速伸到她領口邊,然後暴暴一扯,嘶的一聲背心立即被撕破了露出了內裡前扣式的黑色文胸,然後他單手用力一扯文胸應聲而斷,隨即一對巨大異常堅挺的巨乳彈了出來晃下晃下的,而中間位置則是淡褐色的乳暈包著粉紅色的乳頭,剛剛他的動作只是一瞬間,寶茵還沒反應來文胸就被他強行扯了下來。

啊,不…你..不要看,然後雙手不斷掙扎想掩著自己的酥胸,但因雙手被綁的原故掙扎只是徒勞無功。

永懿再也控制不住了,雙手用力的在雙乳捏和搓著,完全不憐香惜玉。

啊…痛..好痛啊,停手啊…求你…求你停手啊,永懿沒有理會聽到她的哀求反而更有快感力度亦加大了。

嗚…嗚..痛…好痛啊..求你…快點停手。

然後他一邊捏著,嘴巴一邊吻向另一邊胸部,舌頭不斷在乳頭上來回磨擦,寶茵在這樣的刺激下乳頭已硬起。

嘿嘿,口裡說不要,但身體卻想要,永懿含著她的乳頭,牙齒有時輕咬數下而另一邊手指也夾著乳頭偶然輕捏偶然拉長。

寶茵兩個乳頭同時受襲哪裡受得住這樣的刺激,同時感到蜜穴一股液體流出,於是雙腳死死夾緊面頰氾紅微微喘氣,永懿見此心知她又要高潮了。

於是一隻手改伸向她嫩穴然後手指快速的震動著。

啊..嗯嗯..啊..快..停手..我..求求你快停手。

永懿不理會反而加快速度,寶茵終於忍不住雙腳顫抖,一股液體從她淫穴噴出然後整個人虛脫似的。

哈哈,淫娃,現在我教你什麼叫乳交,等一會再教你什麼叫肛交。

嘿嘿,然後在她驚慌的眼神把下身已經腫得無比巨大的陰莖放在她雙乳中然後雙手用力把她的巨乳向內擠壓。

永懿立即感覺到一種軟滑幼嫩的感覺包圍下體,吼…好爽啊!

然後腰部前後的抽插著雙手也打圈似的揉著她的巨乳,寶茵雙目無神目光迷惘,經歷兩次的高潮她發現自己有點喜歡上這種感覺了,連他在自己胸部上進行著抽插運動,她心裡也不太抗拒了,但面上沒有好臉色給他,氣鼓鼓的別開臉口中微微喘著。

永懿詫異的看著突然靜了下來的她,他也沒有多想,於是在抽插一會後微微喘著氣。

嘿嘿,怎樣啊,剛剛是不是很爽啊連續兩次高潮整張床褥也被你的淫水噴濕了寶茵聽到他的嘲笑後雙眼狠狠的瞪著他。

你享受哪麼久現在輪到我了然後在她不解的眼神把胯下的肉棒挺向她的面前,寶茵當然知道他的意思,但嘴巴緊緊的閉起俏臉也別開一副你想也別想的姿態。

永懿早就預料到她會這樣,嘿嘿,小淫娃想跟我鬥你還嫩了點就像你的嫩鮑一樣,哈哈。

寶茵聽到他取笑自己不禁氣憤的哼了一聲,永懿視若無睹,一手用力捏著她的下顎然後腰部向前一挺猙獰的肉棒便貼在她迷人的紅唇上,但她嘴巴仍緊閉著於是他另一隻手伸向她酥胸上然後大力朝著乳頭一扭。

啊..痛啊..唔..唔..嗯嗯。

永懿趁她吃痛時把肉棒迅速插入她口中,立刻一種濕潤溫暖的感覺從下身傳到腦中,舒服到差一點就射了。

口中突然被巨物插入她立即感到呼吸困難,而且有種窒息的感覺,她原本想狠狠地咬下去但聽到他的說話便放棄這個念頭了。

給我好好的吹如果你敢咬我的話,我就將你高潮時的裸照放上網讓所有人欣賞你高潮的醜態,哈哈

寶茵聽到他竟然將自己高潮時的醜態拍下心中感到一陣恐懼面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嘿嘿,你放心只要乖乖地聽我的說話服侍得我舒舒服服我就不把它放上網。

然後便解開她被綁著的四肢,她唯有帶著委屈慢慢地服侍口中的巨物。

對..無錯,就是這樣,要用舌頭在龜頭上慢慢打圈和滑動著,嘶…注意牙齒不要咬到,要像舔冰淇淋般舔著龜頭然後手要握著上下套弄,他細心的教導著。

寶茵聽著他的教導慢慢地由生澀變到熟練,於是永懿站了起來命令她跪在面前,然後握著自己的巨龍磨擦她已硬起的乳頭。

嗯…嗯…嗯…她呻吟著。

永懿龜頭也傳來一陣快感,一會後他命令她夾緊胸部,於是她無奈地雙手捧著驕人的巨乳向內夾緊,他俯瞰著這條出現的巨大深溝。

乖啊,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寶茵用幽怨的眼神仰視他。

嘿嘿,永懿雙腳微開把留著透明液體的肉棒插在她條乳溝中,然後一邊抽插一邊對她說伸出舌頭舔我龜頭

於是他便享受著小香舌帶來的濕潤和異常有彈性的巨乳磨擦,簡直令他欲罷不能,不知不覺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呼吸也變得急速,吼,的一聲從永懿口中傳出,跟隨著一聲,啊..從寶茵口中發出。

然後永懿把她推在床上,迅速撲上去兩腳跨坐在她脖子兩側然後雙手捧著她的頭在她驚恐的眼神,巨大的陽具插入她口中。

嗚..嗚…嗚嗚…從她鼻中傳出,他腰部如摩打般前後抽插根本沒有給她休息的時間,只聽到她不斷傳出嗚…嗚….嗯..嗚..嗯..嗯的聲音。

她眼睛微紅楚楚可憐的模樣令他更加有快感更加想盡情欺負她,看著沾上了口水的陽具在她小嘴中不斷出入,還發出嘖嘖…嘖嘖的水聲,他感到自己呼吸越來越急,然後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最後陽具不斷顫動,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她口中。

寶茵感到他陽具不斷顫動,知道他就快射精,於是她掙扎想吐出口中的巨物,但他豈會如她所願雙手死死的捉著她的頭足足射了約十秒他才放開。

寶茵滿臉通紅,不停地喘著大氣雙眼憤怒的瞪著他,剛才大部分的精液都被逼吞下但仍然有一小部分從她嘴角流出。

永懿望著她外表稚嫩但配合著嘴角的白色液體真是非常淫蕩誘人,胯下的肉棒也再次筆直的挺立著。

哈哈,小淫娃,怎樣啊,哥哥的精液是不是美味非常呢!

她死死的瞪著他說哼,噁心死了,你個壞蛋竟然逼人家吃這噁心的東西。

她未發覺自己的語氣好像在撒嬌,由當初被逼到現在被他強行口爆都已經慢慢接受了,只是怪他不理自己的掙扎強行口爆而埋怨,意思好像一早提前跟她說就可以呢!

哈哈,什麼噁心的東西啊,裡面有豐富的蛋白質多吃無妨,嘿嘿,然後把仍沾滿著口水和精液的陽具移向她嘴邊。

寶茵聽到他的歪論後白了他一眼說色胚,但卻沒有拒絕便膻口微張把他的巨物吞下。

永懿聽到她猶如撒嬌的語氣心中大喜知道她已不抗拒自己了,於是又落力的在她小嘴抽插著。

十分鐘後,永懿的大肉棒龍精虎猛的矗立著。然後他示意寶茵躺下,挑逗了這麼久終於要進入戲肉了,期待已久的破處大計要來臨。

寶茵心情十分緊張,終於到了這個時刻了,她跟永懿只差這一步未做,她並不是不想給他,只是聽朋友說第一次破處的痛楚不比分娩小。於是她弱小的心靈便害怕了。

看著她身體不停顫抖,雙腿也十分僵硬,永懿也頭痛了,心道:等一會要插入的時候如果她拼命的反抗怎樣辦呢。

唯有這麼吧!於是永懿再次把緊張到發呆的她綁起來。

啊,你幹麻啊,寶茵驚慌地問。

嘿嘿,還是這樣比較有情趣呢!他半真半假的說。

退到她身下分開如白玉通透的一雙美腿,沾一些口水分別塗在自己的龜頭和她的小穴上。

寶茵,放鬆點,不要怕,他溫柔的輕聲說。

嗯她點頭說。

扶著大肉棒在她肉線上下磨擦著,腰部慢慢挺進,當整個龜頭插破哪薄薄的膜進入無比緊窄濕潤的肉道時。

啊……好…..好痛啊!停…..求你快停下來。寶茵把頭搖得海浪似的哭求道。

永懿也停下來,一邊吻著她流下的淚水,一邊撫摸她臉蛋溫柔地說乖,寶貝,忍一忍就好了。

寶茵依然在抽泣著,身體輕輕的顫抖,美眸看向他在心道:聽到自己的痛哭聲沒有繼續硬幹自己,他是愛自己的。

當適應了一會後,寶茵也停止抽泣了,只是哪一瞬間痛不堪言,過後只覺得陰道傳來脹脹的感覺,有種期待想被完全填滿的欲望。

永懿看見她好像適應了自己的大肉棒,於是便再繼續挺入著。心道:這條真是一條狹窄緊小的通道啊!每一下也挺步難姦啊! (注,原句舉步維艱)

喔……嗯…….輕微的呻吟聲從她口中傳出。

啊…..好緊啊…寶茵你的小穴好緊啊永懿慢慢地抽插著。

啊…啊…嗯…..嗯…..她膻口微張呻吟著。

她的陰道分泌出大量的愛液滋潤著,永懿也慢慢地加快了抽插速度,然後開始在想著應該用什麼式幹她呢?

寶茵,你喜歡用什麼式啊?

她正享受著痛楚後的快感,一時聽不清楚他問什麼,於是便答我喜歡自由式啊!

自由式?有這種姿勢嗎?他惘然地想著,突然三條黑線在他額頭上浮現,嘴角抽搐地笑著。

哈哈,笑死我了他停下來捂著腹部說。

寶茵不解地看著停下來大笑的他,目光詢問著。

哥哥我問你做愛喜歡用什麼式,即是什麼姿勢啊!不是問你喜歡游什麼式啊!永懿解開她嘴角翹起調笑著。

啊…人家…還是….還是第一次,怎知道什麼式。她臉蛋紅得似豔陽說。

哈哈,我知道,但也被你逗笑了,真是可愛死了!

不…不許笑…不許笑,咬死你這個壞蛋寶茵站起來撲向他說。

啊…..好痛她忘記自己剛剛被破瓜,這一站便觸動了傷處而令她跌撲入他懷中。

一道淡紅的血液從寶茵大腿內側除除流下,在床單上璇放出美麗的圖案,永懿看著這神聖而貞潔的象徵,心裡十分的自豪,這是由自己把她從少女變成女人的一刻呢。

哈哈,寶茵老婆,怎麼急投懷送抱呢!永懿撫摸著她後背愛意綿綿說。

都是…都是你幹的,還取笑人家,咬死你這個壞蛋。

嘶…..老….老婆大人,我不敢了,口下留情啊!

寶茵狠狠地咬著他乳頭說活該,看你以後還敢欺負我不,哼。

永懿流著冷汗心裡想著:她是不是屬狗的,等一會一定要把她當母狗從後狠狠的幹她。幸好剛剛幹她小咀時沒有來一下,否則自己以後的性福生活就泡湯了。

經過這一輪的插曲,兩人的感情也升溫了。

還痛嗎

不太痛了

哪我們繼續幹人生大事吧

寶茵白了他一眼道嗯

捉著她雙手腕壓在床上,一手揉著她的一團軟肉,一口含著她的乳頭在口中吞吐著,時而吸啜,時而輕咬。報回剛剛被她咬到菸青的乳頭,禮尚往來麻。下身也再次插入嫩穴,由慢而快六淺一深的快速幹著。

嗯….嗯….慢點…嗯……..

嘶……啊…..好緊啊,處女的穴就是好幹,緊緊的吸納實肉棒,啊….爽啊!

扶著她幼腰,陽具加大力度的幹著活塞運動,把她一對巨乳插的上下搖晃著十分吸引眼球。突然想起她剛剛哪句自由式。

於是把她平放背部朝天,在側面可以看到兩團被壓扁的肉球,然後他跪坐她雙腿間,雙手抓著她雙掌向前伸,胯下的肉棒不斷上下抽插著,就像策騎似的臀部一上一下升降著。這招應叫什麼式?母狗自游式?騎狗自由式?(大家可以改改)

嘶…..爽啊…..爽啊…..陽具從她飽滿圓潤的股間出出入入,把她的肥臀幹得臀浪連連,心中慨嘆現在的女生發育得未免太好了。

嗯…嗯…..嗯嗯….嗯

永懿聽著她由始至終都是細細聲含蓄的輕吟著,心中的惡趣味來了。

雙腳微蹲,屁股拉弓似的向後傾,雙手用力分開她渾圓如玉的兩片嫩肉,兩雙拇指打圈的磨擦著哪緊閉櫻紅的屁眼,肉棒對準狹小的入口,狠狠的用力一插到底。

嗯….不….不要碰哪裡。啊……….失聲的尖叫從她口中傳出。

永懿沒有理會繼續玩他的,再次拔出肉棒再次深深的插到底,如此這般的數十次。

啊……….

啊……….

啊……….

哈哈,寶茵老婆,你終於肯大叫出聲了,真是悅耳動人呢!永懿含著她的耳垂調笑說。

你….你這個壞傢夥寶茵身體微顫喘著氣說。

哈哈,正所謂男不壞,女不愛呢!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將寶茵拉起來讓她趴在床上,雙手用力把她兩片羊脂白玉般的肥臀分開,一條濕潤的肉線微開著,誘人的菊花鮮艷欲滴。

永懿舌頭彷似發動機似的,不斷撩撥著她嫩穴,由陰蒂到大小陰唇再到陰道口也也舔的淋漓盡致。突然他轉移目標舌頭直捲屁眼,不停用舌尖在上面磨擦和打著圓,最後用舌尖狠狠的用力向前一頂。

啊….不…不行,哪裡好….好髒的。

嘿嘿,寶茵寶貝,沒關係讓我舔乾淨就不會髒了。

啊…..別…不行….不要啊

不行也得行,不要也得要

永懿發覺剛剛舔她屁眼的時候,她說不要但是卻把屁眼往自己嘴裡塞,而且肥臀還不覺的上下配合著我的磨擦,她說的不要不行根本就是表裡不一,如果可以把大肉棒狠狠插進去幹,不知是什麼感覺呢?

提著碩大的龜頭在她肉線中撥弄著,把她兩邊的陰唇撐得鼓鼓脹起,但就是不插進去。

嗯…啊….嗯….啊.

永懿雙手用力把兩片陰唇向內壓,龜頭在中間繼續上下磨擦,就是遲遲不肯進入,然後開口問寶茵,為什麼你的鮑魚一根毛沒沒有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你…你會不會覺得奇怪啊!她怯怯的問?

沒有啦,我沒覺得奇怪啊

哪你會不會不喜歡啊?她期待的問?

我當然不…會不喜歡,我真的好喜歡。

真…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