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請不要強姦我

事情開始是在一個很普通的日子。

參加田徑社的我-許佳鈴,從體育館練習回來已經是晚上的六點半了。女生廁所裡一個人都沒有,這個時間學生早就都走光了。再說我十分的疲乏,想先換掉衣服再說。

於是我便開始脫下體育服,連走進廁所間都沒有,反正也不會有人進來。

我雖然稱不上是魔鬼身材,卻也不差,乳房堅挺,腰肢纖細。

等我穿上制服上衣,正要穿裙子時,卻發現社團指導老師-王立平正楞楞地站在門口看著我的身體,褲子正鼓得脹脹的對著我。

看來老師可能是想要確定廁所裡有沒有人然後關燈,卻剛好被他觀賞了一幅令他血脈噴張的活生生的裸女圖,而演出者還是自己的學生。

我起先一楞,隨後就叫了一聲:「老師!拜託你出去好嗎?」

老師如大夢初醒一般,連忙拉好褲子就出去了。

換好衣服,經過體育用品室時,我發現用品室的房門並未關好,留下了一條透著光線的細縫,在黑暗的走道上顯得格外地突兀。

房裡還透著一絲奇異的呻吟,讓我忍不住湊上前去一探究竟。

不過眼前的景象可讓我著實嚇了一跳!只見背對著門的老師用手快速地摩擦著他脹大的陽具呻吟:「啊…啊啊…佳…鈴!」

老師竟然叫著我的名字手淫!這對我而言打擊可不算小,羞紅了臉,我轉身就跑出體育館,然後再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出學校。

但一段時間後,我胸口仍不斷地起伏著,看來今晚是別想睡了…

這樣尷尬的時光維持了好一陣子。自從那時起我就時常早退,hhhbook.com一定要確定老師不在附近才敢回家,連練習都時常翹頭。

但在一個月後我練習結束要回家時,卻發現今天又只剩自己一個人!其他人早就都先走了…

由於上次的經驗,這次我在經過體育用品室時還特地躡手躡腳地走,但這時老師突然打開了體育用品室的門走了出來,嚇了我一大跳!

「許同學,妳要回家了嗎?」老師問道。

「是…啊!」我不自在地回答,眼睛卻不敢直視老師。

「進來!」老師突然叫著,一把把我扯進用具室並反鎖上門,接著再把我壓到坐墊上運動時用的軟墊上。

老師脫去上衣,緊緊摟住我瘦小的身軀。

「老師,你要做什麼?」我開口時,老師已把褲子脫了下來,露出赤裸的胸膛和巨大的陰莖。

「老師,你要做什麼?」我以顫抖的聲音,又問了一次。

「佳鈴、佳鈴呀!」老師很快地把我的衣服脫光,並用他的手開始搓揉我的乳房。

「放手!」我用力的向老師打來。力氣之大,連我的手都微微發痛。老師應聲跌到沙發上,而我露出一副嚇得要死的表情。

「佳鈴!我第一次看到妳時,我就知道了!」看來雖然我這一巴掌打得很重,老師還是不退縮地從沙發上站起身,光著身子走向我。

「妳絕對會是一個頂尖的小騷貨…我一看到妳時,我就知道了!」老師興奮地低喊著。

「你是老師啊!」我不可置信地大叫,並遠離老師退向另一邊的牆:「但這不是愛情!你不要搞混了啊!」

下一瞬間,老師就再次衝向我,把我緊緊地壓在牆壁上,並扯開我胸前襯衫的鈕扣,再扯下胸罩,露出我飽滿的酥胸。

「放開我!」我尖叫,並想再次伸手打老師。但老師抓住我揮過來的右手,左手順手拉起我的胸罩,把我的雙手反綁在背後。

「妳絕對也騷到骨子裡去…現在還在那裡裝什麼聖女!」老師喊著。

隨後老師抱起著我向墊子撲倒而去,他的胸膛摩擦著我赤裸的乳房,令我難堪的是我粉嫩的乳頭竟然已經挺了…

接著,老師開始將雙手探入我的裙內…把手指探入我的內褲,輕輕地在小穴前摩擦著,然後再抽出…上面已經沾滿了我乳白色的淫水。

我已經開始哭泣:「嗚嗚…老師…拜託你…我是你的學生啊!…不要…不要強暴我…..!」

「佳鈴、佳鈴!我可愛的小妖精呀!」雖然我的哭聲似乎簡直就要令老師興奮致死,但老師仍沒有放手,反而把我壓得更緊,連氣都喘不過來。

接著老師掀起我的裙子,並褪下內褲。

我嚇呆了,不禁激烈地反抗,還一直哭著,全身還不住地顫抖。老師似乎是強壓下他心裡的那股罪惡感,壓在我柔嫩的小身體上。

突然間,老師放開了我的嬌軀,一頭鑽進我的腿間。明明是掙脫的絕好機會,我卻因為太過震驚而使得頭腦一片空白…

轉過身,老師用力分開我的兩條大腿,把那片未開發的處女地盡收眼底。他的指尖撥開我氾濫成災的細縫-在這種情形之下,身體的自然反應真叫我難堪!接著他的手指開始熟練地探索著裡面的洞穴。

接著,老師把嘴唇貼在我的「出水口」上就是一陣吮吸,舔舐。我早已泣不成聲,簡直就是丟臉丟死了!再加上老師在自己的私處到處親吻揉搓,我也有點承受不住,嬌喘連連!

此時的我,汗水、淚水滾滾而下,滿面羞紅。豐滿的嬌軀在老師的擺佈下,好似散發著一股濛濛的香氣,蒸著汗液,渲染著粉嫩色澤的誘惑。老師見了我肌膚滲汗、白裡透紅的模樣,赤裸裸的胴體,似乎更刺激他的性慾,讓他的陽具也已經完全勃起,瀕臨爆發邊緣!

「啊…!」老師的陽具已經插進我的陰道前,一下一下的磨擦著,這樣的刺激使我潮濕的小穴不停地收縮著。

我淚流滿面,竭盡力氣地哭叫、哀求,但在空無一人的體育館裡是毫無用處。於是我嘗試著把腰扭到一邊,不讓老師進入。可是老師把我兩腿分別抵在他的腰邊,讓我完全沒有辦法迴避,而我扭動的纖腰,似乎造成了反效果,反而更加強老師的快感!

「佳鈴…我…我受不了了…!妳這個賤貨!」

這種姿勢我連腿也併不起來,只是更加緊密地夾緊老師的腰部,使他更能用力插入自己的嫩穴之中。

真是丟臉,老師似乎是感覺我的嫩穴已經濕透了,於是便將龜頭頂進花蕊前端摩擦著,事實上他可能已經在爆發邊緣了。

我忍不住又掉下眼淚哀求老師不要,但老師並不打算就此罷手。我咬著牙死命地不叫出聲音。而我潔白的右小腿上還掛著被老師褪下的內褲。

「佳鈴,都到了這地步,還有甚麼保留呢?」

慢慢地,我也有點受不了了,臉上紅霞涌現,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老師已經能明顯地感受到我的私處已經漸漸開始氾濫…一波波的淫水正湧出我的下體。

看著呼吸急促,面泛潮紅的我,老師也抑制不住陽具的劇烈暴動,突然腰一挺,便紮紮實實地進到了我狹窄的陰道內!

「啊啊啊啊啊!」我忍不住發出一聲淒厲的叫喊!

正在興頭上的老師哪裡理會?燙熱的陽具充塞了我嬌小的身體,淫水更是一湧而出,滴落在我們身下的墊子上。我下體傳來的劇痛和充塞,令我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沒有這種痛楚的老師倒是喘著叫道:「好一個佳鈴,真是太棒了!」

我腦中一片空白,只能嗚咽地道:「老…老師…」

老師還是沒有理會我,顧不得我剛剛承受開苞的痛楚,便已噗滋噗滋地抽送起來!我在他抽插之下,只能發出陣陣的哀嚎,以及滿臉的淚水!

我的身體在這樣的衝擊之下一上一下地搖晃著,豐滿的乳房也左右晃動,老師看我雙乳搖晃的模樣,冷不防地低下頭去,一口含住我的左邊的乳頭就吱吱嚓嚓地吸吮起來,弄得我肌膚發癢,全身顫抖!

我放棄了掙扎,任由老師恣意蹂躪,心裡充滿了羞憤和怨恨;老師卻亢奮無比,在我那潮濕的嫩穴中任意馳騁!

接著他用力一頂,先端直抵我的花心,我頓時失聲淫叫:「哦哦…啊啊啊!」

這聲嬌婉的淫聲聽得老師全身酥軟,淫慾更起,更是一陣激烈的抽插,直讓我哭喊出聲!更是把我私處的陰唇抽送得外翻,淫水直洩!

說也奇怪,在老師巨大陽具的抽插之下,開苞的痛苦漸漸減低,隨之而來的快感,慢慢滲透到了我的骨子裡去。

我在初體驗就遭遇這樣暴力的姦淫,在悵然若失之際,我竟然也慢慢開始細聲淫叫起來: 「唔…啊啊…啊…啊…!」

在身體的本能的引導下,我雖然止不住羞辱的淚水直流而下,卻也無法抗拒體內的淫欲,我嬌小的身體,漸漸被壓得屈服下來…

終於,老師低吼一聲,一股滾燙的熱精就順勢灌進了我的體內!隨後老師也抽離了我嬌小的身子,還我自由。

但我可沒有因此高興…畢竟我剛剛失去了一個女人一聲中最寶貴的第一次,想到這裡,我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

「哭什麼!等一下妳就會哭著求我啦!現在哭未免太早了吧!」老師臉上掛著一副噁心的笑臉,對我說著。

本來泣不成聲的我隨即停止了哭泣。「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怨恨地瞪著老師說。

「妳說呢?」老師不懷好意地笑道。「其實,我還邀請了其他人一起來參加這場肉體饗宴哪…!」老師一派悠閒地說,根本無視我刷白的面孔。

「好了,請過來吧!我的神秘嘉賓!」說著,老師的目光飄向用具室放著跳箱和障礙木板的角落,那裡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出二個人。

「你好壞哪!王老師!」其中一個人影開口說話了,那個人竟然是田徑社的社長-王志祥學長!

「害我們都忍不住要用手解決了呢!剛剛差點就要出去幫你了!」另一個人說話了,那個人是田徑社去年畢業的學長,也是社長的哥哥-王志方學長!

「妳是不是覺得很驚訝啊?佳鈴小淫貨?」老師不懷好意地笑道。「這兩個傢伙其實是我堂弟啦!高興嗎?其實他們也想妳想很久了呢!

而且要不是多虧了我這兩個堂弟告訴大家今天的練習提早結束,卻唯獨忘了通知妳,妳會落單嗎!」老師說完之後,忍不住大笑起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我麻木地想著,我已經不敢想自己等一下會遭遇到什麼樣的命運了…

果然正如我所想的,老師接下來就在旁邊抽起了煙,當起觀眾;而志祥學長和志方學長二人脫光自己全身的衣物後便走過來圍在我身邊,接著志祥學長就把他粗大的肉棒塞進我的嘴裡抽磨著;而志方學長則是把嘴貼近我的私處,貪婪地吸著我混著處女血和老師精液的淫水。

我又開始掙扎起來,在短短不到一個小時內,我又要再次遭到二個男人的姦淫,這次我說什麼也不會妥協!

但我的掙扎似乎讓志祥得到更大的快感!只見他扭動的速度又更加快了一些!我參雜著痛苦與噁心的聲音,響徹了狹窄的內室。

而那根在我嘴裡被塞得脹得通紅的肉棒,已經達到了爆發的臨界點!而可憐的我兩邊嘴角都流出了作嘔的唾液!

我緊閉著雙眼,不復平日純真女學生的的氣質;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由屈辱營造出的色慾…

志方學長趴在我的下半身上,兩手正忙著把我的腿分開,看著那蜜穴的滔滔湧泉,不禁稱讚道:「好一個的蜜穴,雖然才剛開苞…我不跟妳客氣,要先上了啊。」

他握著自己也已經脹得火熱的陽具,對著我的嫩穴說:「小寶貝,我就來幹妳了,好好的享受享受吧!哈哈!」

我雖然被箝制住,但聽到這句話,又羞又急的我極力扭動那香汗淋漓的胴體,想要掙脫這些禽獸的控制,可惜仍是徒勞無功。

接著志方學長把我的雙腿高高抬起讓志祥抓著,然後一聲淫吼,就把自己的肉棒直衝而進那神秘的洞穴中,口中還直嚷著:「小妖精,真是迷死人,愛死人啦!磨得好呀!好呀!」

他飛上了雲端,我的身體卻劇烈扭動,淚水又決堤而出。

我苦悶的聲音持續傳出。接著,一陣像是水袋撞擊的聲音,一點一點地大聲了起來。

「啪…噗…嘶…嗚!」

這時志祥學長也叫道:「來了!要來了!」我忍不住地又掙扎了起來,當然仍是白費力氣。

接著一股混濁的精液就噴射而出,嗆得我噁心地想吐,卻被志祥屋摀住嘴,強迫我全吞下去!

我像是發了狂似地瘋狂掙扎,飽受摧殘的的軀體不住顫動,口齒不清地哭道:「走開…出去啊!啊、啊!唔…噁呃…!」

正忙著辦事的志方學長哪裡理會?他只是奮力插著我的蜜穴,讓我體內的淫水不斷奔流而出,就像潰了堤的河川一般!我真怕自己會因淫水流乾,脫水而死!

漸漸地,我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呻吟慢慢融入了少許的淫聲。在他們兄弟倆一上一下的攻勢之下,淫蕩的感覺逐漸染透了我的肉體,令我難以壓抑。

只見志方學長抽插得越來越快速,身體突然一陣顫抖,我不禁哭喊道:「不要!不要射在我裡面!出去啊…啊…!」

但他只是叫道:「去了!」下一刻,又是一股熱精噴射在我體內。

我如釋重負地大口喘了出來,臉上一片紅暈,小小的身軀上滿是香汗。

這時換志祥學長壓上了我的身軀,笑道:「換我!」緊接著陽具一挺,便一帆風順地插入。

我喊道:「求求你…你饒了我吧…嗚啊啊啊啊!嗚…啊…」

志祥學長也毫不理會,扭著腰,又是一陣噗滋噗滋的抽插!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志祥學長興奮地叫著,跟我無聲的哭泣成了強烈的對比。

「嗚…啊啊啊…嗚嗚…啊…呀…呀啊…!」在模糊不清中,我無意識地發出的聲音,聽在在一旁當觀眾的老師和志方學長耳中,像是哀嚎,更像是淫語!

而在一旁當觀眾的立平和志方,他們的陽具也又慢慢的硬了起來…

「啪噗…滋…啪…啪…」充滿水聲的肉體衝撞聲還未停歇,在旁觀看的老師和志方學長已經為了等下該誰先上而爭執不休了。

「我看…乾脆我們一起來,你攻前面,我攻後面!」一陣爭執後,老師提出了這樣的建議,志方學長也欣然同意。此時在我身上奮力抽插的志祥學長口齒不清地說:「啊…啊啊!要去了!唔!」

說完,又是一股燙熱的濁精射入我飽受摧殘的陰道內。

完事後,志祥學長抽離我的身軀,一股還混著些許血絲的白色液體馬上從我的蜜穴中汩汩流出,此時我的屁股到大腿,都是一片濕黏的淫水加精液…

這些惡魔哪可能這麼容易就放過我?下一刻老師和志方學長就又走過來把我扶起,我已經沒有反抗的力氣了,只能任這些禽獸不如的東西任意玩弄我殘破的身軀…

在模模糊糊中,我只感覺到他們兩人都在我身邊躺下。然後老師把我抱到他身體上躺著;而志方學長則趴在我的正面。

「求…求你們…放過我…今天的事我保證不跟任何人說…」我用自己僅剩的力氣緩緩吐出這幾個字,但老師聽完後只是一陣大笑:「我的佳鈴小寶貝呀…妳很快就會被我們調教成最棒的娃娃了…我當時的眼光果然是正確的呀!」

接著老師的陽具便對準了我的屁股;而志方學長的陽具則是對準了我被抽插多次,至今仍滴著淫水及精液的蜜穴。在我還沒搞清楚他們要做什麼的時候,一陣撕裂般的痛楚已經席捲而來,他們…竟然正分別幹著我的屁眼和陰道!

「好痛…痛!出去!啊!」我真搞不清我是哪來的力氣叫出這些字的,他們好變態!竟然連我的屁眼都不放過!我想要掙扎,卻赫然發現我的雙手被志祥學長緊緊地箝制住,動彈不得!

「嗚嗚嗚…咕咕咕咕…」我從喉嚨中發出一陣聽不出是在說什麼的聲音,被夾在這兩個劇烈運動的身軀中本來就很痛苦了,更何況是被雙面夾「攻」的情況下?

我的屁眼正無時不刻地傳來痛苦的感覺…我還以為我的感覺已經都麻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