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樓小姐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感覺有些恍惚。烏黑的長髮凌亂的散著,遮住了半邊臉。赤裸的身體,丰韻卻缺乏光澤。乳房高高聳立著,乳間白糊糊的一片。下身光溜溜的,兩片陰唇微微張開,雙腿間有些液體閃閃發光。

已記不清楚多少次了,在男人發洩完後自己審視自己的身體,大腦裡是一片空白。然後,木然的到衛生間洗淨自己,再到鏡子前慢慢的穿戴起來。黑色透明的蕾絲胸罩和丁字褲,黑網格吊帶長襪,黑色吊帶背心和超短裙。最後穿好黑高根鞋,把挎包提上,離開那個任人淫辱的地方。

一年前,我加入這家地產中介公司。公司的主要業務是促銷豪宅樓盤,我想做促銷小姐,就是看中了那豐厚的回扣。一套精裝別墅4、500萬,2%的回扣就有8到10萬。可並非那麼容易,開始的3個多月,帶了不少客戶,卻一套都沒有賣出去。

第4個月的第一天,就被老總一通罵,心裡難受極了。晚上和幾個姐妹到KTV唱歌,拚命的喊,拚命的喝,直到昏沉沉的想吐。跌跌撞撞的去洗手間,迷糊中看見別的包間微開的門縫裡有做陪的小姐張著雙腿,依在客人懷裡任由摸弄。直覺得臉上越發滾燙,卻突然想起那個陳先生。

陳先生是前幾個月碰到的最有實力買房的一位,也是最色的一個。碰到他的頭一次,他就乘機摸我的手和腰。帶他去看房,他居然在房間裡抱著我要強吻,裙子都被他撩到了大腿以上。我抽了他一巴掌,他也不生氣,走的時候仍然嬉皮笑臉的叫我再和他聯繫。

回到包間,幾個姐妹也喝得歪歪倒倒的。高姐拉過我,說:「別憋著聲悶氣了,來,來唱歌。」我說,「被罵了一早上,現,現在還難受著呢。」「你呀,也是不靈活,看姐姐我,業績不是一直還可以嗎」,高姐一邊喝酒一邊笑著對我說。我想想也是,問「高姐,你,你有什麼秘訣呀,快告訴我啊。」「秘訣,哈哈,那有什麼秘訣呀」,她笑著,忽然神秘的貼到我耳朵根,說,「有錢的男人都色,碰著了就順著點,逢場做戲一下了,呵呵。」我看著她說,「這也可以?」「有什麼不可以,咱們女人那,不靠身子靠什麼?」說完她用眼角瞟了我一眼,繼續唱起歌來。

昏昏的睡了一晚上,早上一起來,我鬼使神差的給陳先生打了電話。依舊來到那套豪宅,轉了一圈後,有點累了我就坐到床上。陳先生點著根煙,瞇著眼睛打量我,一直盯著我的雙腿。我被瞧的很不自然,他坐到我身邊,雙手開始不老實起來,在我大腿上摩挲。我難為情的按住他的手,可阻擋不住他,他慢慢的摸到了我的大腿根部。我夾緊雙腿,紅著臉說:「陳,陳先生,別這樣。」他忽然把我按倒在床上,瘋狂的在我身上摸弄著。我一下子想到頭天晚上高姐說的「女人不靠身子靠什麼」,閉上眼睛,任由他摸弄。他解開我的上衣,一把把我的緊身背心拉起來,把我的乳罩也扯開了。我感覺他的嘴巴湊到我的乳尖,濕濕滑滑的。他的一隻手已經鑽到我的內褲裡,在我的陰毛上抓弄著。下身微微一痛,我心裡像有電光閃過,用力把他推到一邊,站了起來。他半躺在床上,笑得不陰不陽的:「怎麼了,王小姐。」我低著頭,一手捂著胸,一手拉下自己的裙子,小聲說:「我,我……」。他也站起來,整理了下衣服,說:「後天我就要去外地,頂多明天有空再看看房,你看著辦吧」,說完就徑直走了。

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想到那可觀的回報,我在第二天約了陳先生再去看樓。hhhbook.com一進屋,他的手就摸到了我屁股上,我明顯的聽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到了臥房,他把我推到床上。就聽見他說:「把裙子撩起來吧,我給你簽了購房合同。」我心一橫,把裙子拉了起來。「好,慢點,慢點,繼續」,他雙眼放光的說。我慢慢的褪下黑色丁字褲,下身就一點點的都露了出來。我在他色迷迷的目光下,感到渾身發燙。「對,就是這樣,好,給我介紹一下你的下面呀,呵呵。都是些什麼,有什麼用啊?」他不依不饒的問。我滿臉通紅的指著自己的陰毛說,「這,這是我的,我的陰毛」。「有什麼用呢?」「是,是給男人看,給摸的。」「好,繼續。」我又指著我的陰唇,說:「這是我的陰戶。」說完就覺得羞愧難當。「放屁!」他凶象畢露的說,「給我用俗話說出來,你這個賤人!」我聽了嚇得心裡亂跳,「是,是我的逼,是給男人操的地方。」「很好,繼續。」我用手指分開自己的陰唇,「外面是我的大逼唇,裡面是小逼唇,都是,是用來裹男人的雞吧的。」「哈哈哈哈」,他大笑著走過來,一跟手指順勢就插到了我的下身,「那這是什麼啊?」我身上一軟,想用手擋他卻又不敢,「是,是我的逼洞,給男人抽插的。」他一邊用手指抽動,一邊解開褲子,我閉上了眼睛。陰道裡忽然被撐開,我猛然好後悔,想用力推開他,卻已晚了,他已用力的在我身體裡抽插起來。他走的時候,我看見他在先前給他的合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那是我頭一次賣出房子,也出賣了自己的身體。

從那以後,我的業績逐漸的好起來,我的銀行帳戶裡也已經有了近30萬。我很清楚這其中的原由,我正在像個妓女一樣,用自己的身子給自己賺錢。我想:反正就那幾次,沒有人會知道,再堅持堅持,等存夠50萬就辭職不幹了。

老總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翻開銷售業績表,眉飛色舞的誇獎我:「不錯啊,小王,業績是節節上升,而且目前有意想的客戶還很多,不錯不錯!」我隨著笑,低頭謝謝他的誇獎。他挨過來坐到我身邊,繼續表揚著我,說著說著,就摸到了我的胸上。我一把推開,厲聲問到:「你幹什麼!」「還裝個什麼呢,哈哈,誰不知道你是個什麼貨色呀,婊子!」我一下子站起來,臉漲得通紅,抽了他一巴掌,疾步想拉門出去。他一把拽住我,把我扯到沙發上,用力的打了我幾巴掌。我只覺得天旋地轉的,癱在沙發上,痛得眼淚都湧了出來,「你,你要幹,幹什麼啊」。他不管我,從抽屜裡拿出一張光盤,放到了DVD裡。他又坐到我身邊,把我拉著靠在他身上,撫摩著我被打的臉,「打疼了吧,來,我給你揉揉。」我推開他,憤怒的叫道:「滾開!」就在這時,我看見了電視屏幕裡畫面,一個男人正騎在一個女人身上,雙手還緊緊捏著女人的雙乳,而那個女人,就是我。

我只覺得雙眼發暗,身體象被抽乾了一樣毫無力氣,就那樣呆呆的坐著。他乘機解開我的衣服,「我升你做業務經理,啊,哈哈,好大的奶子……」他在我的胸上又咬又舔,一邊把我的裙子撩起來,扯下了我的內褲。他把我拉著坐到他身上,分開我的大腿,托著我的屁股。我感到一根東西正頂著我的陰道口,慢慢的,慢慢的頂進了我的陰道。他從後面抓住我的乳房,下身用力的一上一下的頂著。他淫笑著,「小逼是操著很舒服啊,啊,哈哈。」我依舊呆呆的看著電視屏幕,電視裡的自己正被另一個男人抱著腦袋,用粗大的陽具抽插著嘴巴……我聽見他在我耳邊大聲喚著我「婊子,婊子」,在我身體裡噴射出來。

我做了業務經理,兼做老總的私人秘書。我的主要工作就是陪同他認為「重要」的客戶,用自己的身體讓他們滿意。老闆的生意做大了,我被任命為一個旅遊渡假村的公關經理。作為籌備的第一個環節,就是老總拉著我和他一起招聘公關小姐。在高薪的誘惑下,10幾個姐妹跳進了我們這個火坑。他像模像樣的請人來給我們培訓禮儀、公關什麼的,沒想到的是,我們的老師還有一位職業妓女。我們跟著那個妓女,學習如何用自己的身體讓男人更舒服、更滿意。

培訓的最後一天,老總叫人給我們每個人送了幾套衣服,說是工作服。我拿到試衣間一看,除了吊帶背心和超短裙,都是些暴露的內衣褲。從裡到外換好了,我和其他姐妹都來到小會議室,接受老總的總結發言。老總來回轉了一圈,看著我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他一手摟住一個姐妹,不停的說著「好,好」,當轉到一個身材很好的小姐面前時,他竟然當著那麼多人一手抓在了她的乳房上。「老總」,那個小姐略帶羞澀的低下頭,他按住她的肩,說到:「來,來,檢驗一下你們培訓的成果」。那個小姐識趣的低下身,跪到他的面前,解開他的褲子,扶著他的陽具舔吸起來。他舒服得直哼哼,我們都低著頭,他忽然轉頭對我說,「小王啊,培訓得都不錯啊,今天晚上你陪我一起接待兩個客人啊,喔,喔……」

晚上,在渡假村的一間別墅裡,我陪老闆接待兩個香港過來的客人。談笑了一番,他們醜惡的嘴臉就暴露出來了,一個人摸著我的手,另一個就直接在我大腿內側撫摩著。老闆遞了個眼色,我會意的彎下身,拉開一個客人的褲子拉練,把嘴巴湊了過去。「就讓小王好好招待兩位吧,啊,哈哈,」老闆在一邊無恥的打著哈哈。我抬頭向那個客人拋了個媚眼,嗲聲嗲氣的說:「老闆,你的雞吧好大啊」,說完就賣力的用嘴巴裹起他的陽具來。老總起身要走,說:「你們玩著,我先出去了,玩高興點啊。」「你別走啊,給我們留個紀念呀,哈哈。」另一個客人拉住老闆,從自己包裡掏出一個照相機。接著,他把我的內褲拉下來,抬起我的一條腿,用硬邦邦的陽具頂在我的陰道口。我就側坐著,彎著身體給一個客人吹,一條腿大大張開給另一個客人抽插。老闆淫笑著,在一邊,把這一切都拍了下來。插我嘴的那個客人弄了一會停下來,說是累了,於是我就趴在另一個客人身上,他躺在沙發上從下面插我。我假裝的大聲叫著,一面違心的說著,「老闆,你的雞吧操得我好舒服,哦,哦」。這時,說想歇會的那個客人又壓到了我背上,陽具直挺挺的頂在了我的肛門上。「小騷屁眼真誘人啊」,他說著,我頓時明白了他想做什麼。一種恐懼感襲上心頭,我大聲喊著,「不要,不要動我那裡啊!」可無濟於事,他用力的頂進了窄小的肛門,我只覺得渾身一陣發緊……

「照片照的很不錯啊」,他們要離開渡假村的那天,臨走還在翻看那天的照片。撒在茶几上的一張照片中,我像被夾在三文治中的一片肉,下身緊緊咬合著兩根醜陋的陽具。我的心在滴血,但我只能認命,認做女人的命,男人始終都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老闆似乎受了這件事的啟發,要叫人給我們公關部的所有職員照寫真。照了兩本寫真,一本是普通的著各種服裝的寫真,另外一本卻是各種露骨姿勢的照片。我好像都習慣了一樣,在鏡頭前任憑擺弄。拉起裙子露出自己的下體,坐著張開大腿,用手分開自己的陰唇,捏著自己乳頭用手摳摸自己陰道……

老闆說普通的寫真可以給普通客人看,又說要成立個會員制的俱樂部,對一些特殊會員就提供另一本寫真,以供選擇陪侍。我問他,「這,這不就成了賣淫了嗎,老闆,會被人查的。」「哈哈,你放心,會員制的,安全的很!」他邊說,又邊把我推到牆邊,拉起我的裙子。「我決定給下面的那些公關小姐都編個號碼,這樣客戶選人的時候方便」,說著話他已經從後面插進了我的身體。「那,老闆,我,我是公關經理,是不是就不要讓我再,再做那個了。」我問他,多希望他能看在我和他的那種關係上從此放過我。「你?哈哈,當然,當然。你跟他們怎麼一樣呢。」他用力的抽插著,我聽了這話心裡一鬆,感覺有種解脫。他接著說,「你是1號,1號,知道嗎。哈哈,你就是婊子頭,啊,哈哈哈哈!」他說著更加用力。我感到莫大的屈辱,眼淚不自覺的滑下來。「哭?哭什麼哭呀!」他狠狠的拉住我的頭髮,在我耳邊大聲說,「你天生就是個賤婊子,你還委屈?哭?操死你,婊子!」

自從以後,我們在公司裡不再用名字,只有號碼,我是1號。每天上班,老總都會把我集中在會議室,大聲問我們:「你們是什麼?是做什麼的?」我得帶著大家提起自己的超短裙,露出自己裸露的下身回答:「我們是婊子,是賣逼的。」

渡假村經營的很好,來消費的人越來越多。港商、台商、政府工作人員、警務人員……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我也看透了,無論平時是什麼樣正經的角色,只要加入了會員全變了樣。一般他們都會通過寫真來選一個自己喜歡的,然後帶我們到別墅玩弄。有時候會需要我們打電話到他們那,「先生你好,我是俱樂部1號,請問需要騷逼嗎?我的小逼又肥又嫩,保證您滿意」,這句電話用語已說成了習慣。白天,我們是惹人羨慕的高薪白領;晚上,我們是男人身下呻吟的性工具。

聖誕節到了,公司為了回饋客戶,組織了一場盛大的晚會,我和所有的公關小姐成了主角。我們穿著鮮艷的聖誕服裝,帶領會員門到俱樂部用酒點,看節目。開始第一個節目,就是我們做的時裝表演。說是時裝表演,實際上是脫衣表演。我把自己的旗袍和內衣都一一脫下,在所有客戶面前張開雙腿,用手指分開自己的陰唇。那些男人們一個個喘著粗氣,看得眼睛放光。休息一會後,接下來的節目是我們赤裸著在台上跳熱舞。我看見,幾乎每個男人下面都撐起了帳篷。再接下來,老闆讓我們在台上一個一個的做自我介紹。我光著身體,站在台上已經不太感覺羞恥。我說:「各位尊貴的會員,你們好,我是俱樂部1號。這裡有些客人已經操過我的,我的身體很軟,奶子挺屁股大,肉逼又騷又浪。我喜歡趴著讓人從後面操我,用粗大的雞吧在我的逼裡抽插,我就會流很多的水。希望以後能為更多的客人服務,謝謝!」接下來,其他的姐妹一個個都做了自我介紹。那些會員都快按捺不住了,在那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後一個是遊戲,如果有客戶能看著我們陰部的特寫照片猜出是哪個小姐,就可以隨便要求她做件事情。幻燈片一張張放出來,都沒有人猜對。我的照片被放出來了,沒想到就被一個人給猜中了。我只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把一根假陽具塞進自己的陰道,再把那個客人的褲子脫下,跪著叼他的陽具吮吸。男人們再也抑制不住,都像瘋了一樣,衝上來把我們一個個按到在地。我身上,同時有3個男人在發洩,嘴巴裡、陰道裡和乳溝中各有一根在肆意的抽插。一輪完了,又是一輪。整個大廳裡一片淫聲浪語,迷離的燈光下,我索性放開自己,讓他們都釋放的盡興。等客人們一個滿意的離開,我們每個都已是精污滿身。老闆給我們每個人丟了個紅包,我拿起紅包,艱難的爬起來找自己的衣服……

我們就這樣,穿上衣服是高傲的白領女郎,脫下衣服是低賤的妓女。任男人淫辱,用身體取悅男人的雞吧,這,就是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