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的國慶假期之岳母慕琴

岳母輕輕嗯了一聲就轉身進了廚房,因為她怕自己漲紅的臉頰被小雨發現,「媽,那今天咱們就不在家吃晚飯了,早點走能陪你多玩一會兒。」

一切都按照計畫進行,當我和岳母走出家門的時候,傍晚夕陽的餘暉灑在我們身上,我很自然的摟住了岳母的腰,雖然剛開始還有點抵抗,但見我態度堅決,最後也只能順從的由著我摟住自己。

我直接帶著岳母走向了汽車,沒有理會她的疑問,直接打開車門讓她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琴兒寶貝兒,我們去哪吃?」

「討厭,你壞心思真多,地方你選吧,我隨意。」

我哈哈一笑,將車發動起來,驅車到了一家環境優美的餐廳,我們坐在角落的卡座裡,高高的隔斷阻擋了外界的視線,待侍者把菜端上來後,我從包裡掏出了一個禮品盒,「琴兒寶貝兒,送你的,生日快樂!」

岳母驚喜的接過來,打開後裡面是一條銀色項鍊,帶著一個祖母綠色的寶石掛墜,「啊,好漂亮的項鍊啊,你怎麼知道我的生日的,我自己都不記得了。」

我繞到她身後,溫柔的拿起項鍊為岳母帶上,「我怎麼會不記得琴兒寶貝兒的生日呢,我可是你的親親老公呢。」

岳母羞澀的低著頭低聲說了句:「謝謝,老公。」

我和岳母坐在一起卿卿我我的吃起來,一邊喝著酒一邊聊著天,我不時地給岳母夾著菜,也死皮賴臉的讓岳母把菜送到自己嘴裡喂我,我的手在桌下撫摸著岳母的大腿,岳母也無奈的任我為所欲為,岳母的放縱更助長了我的行動,我一隻手伸向她的雙腿之間,另一隻手鑽進了上衣裡捏著岳母的乳峰。

岳母嬌笑著拍打著我,我用強吻回應著,兩個人打打鬧鬧的仿佛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一樣,這頓飯吃了很長時間,離開餐廳我帶著岳母走進旁邊的商場,「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得給琴兒寶貝兒打扮打扮。」

我選中了一套黑色的蕾絲透視衣裙,上半身的蕾絲設計可以很輕易的看見岳母的內衣和豐滿的胸部,下半身的短裙將將蓋住她肥大的屁股,換好衣服的岳母完美的將成熟與淫蕩融合在一起,在她拒絕之前我已經付完錢拉起岳母走出了商廈。

DJ播放著瘋狂的音樂,這是本市有名的地下迪吧,會員制保證了這裡的安全性,秦昊和張阿姨早就在這裡等著我們了,我拉著岳母走進舞池,帶著岳母扭動著身體,迷亂的音樂、迷亂的人群和迷亂的心情,岳母也漸漸放開了束縛忘情的舞動著。

很快,岳母成熟的韻味和性感的身材吸引了在場眾多男性的追捧,不時有些膽大的男人還會用手或者身體去蹭一下岳母的肥臀和乳峰。

當一曲結束我帶著香汗淋漓的岳母走下舞池時,我笑著問她:「琴兒寶貝兒真是個尤物,這麼多男人都被你吸引了,沒少被佔便宜吧。」

「你真是的,看見我被人騷擾也不說過來幫我一下。」

「我是看你好像很享受被人吃豆腐嘛,沒敢打擾你。」

「你才喜歡被人吃豆腐呢,哼。」

我抱著岳母坐在沙發上,手指伸到她的裙子裡熟練的鉤開內褲找到了她的肉穴,果然不出所料,那裡早就已經溪水潺潺了,「啊……不要……別在這兒……你瘋了……」

「沒事兒,你看那邊,放心,這兒看不到的」,岳母順著我指的方向看去,昏暗的燈光下隱約能看到張阿姨躺在沙發上叉開雙腿,秦昊的正爬在她身下給張阿姨口交著。

我把手伸到岳母的上衣裡,解開了她的胸罩帶子,用力揉著她的酥胸,勁爆的音樂,酒精的刺激,再加上我的挑逗,岳母很快的就全線失守,癱倒在我懷裡享受著我的愛撫。

岳母解開我的腰帶,我配合著抬起屁股把褲子褪下去,她握住我堅挺的肉棒,不由自主的擼動起來,我向下按著她的頭,一個溫暖的腔體緩緩包裹住我的肉棒,然後就看到岳母的腦袋在我的雙腿間上下起伏的吸吮起來,不時用舌頭在我龜頭的頂端掃過,刺激的我不停的吸著冷氣。

岳母的口技比之前要好的太多了,我舒爽的往後靠在沙發裡閉上眼睛享受著岳母的服務,手指沿著岳母的後背滑向她肥碩的屁股,揉捏著豐滿的臀肉,岳母也配合著扭動著屁股,更加賣力的在我身下吞吐著。

幾分鐘後,岳母抬起頭站起身來,把裙子裡的內褲往下一拽,隨意扔在沙發上,然後背對著我,扶著我巨大的肉棒對準自己的下體就坐了下去,巨大的滿足讓她不禁仰起頭發出嫵媚的喘息聲。

岳母的淫水不停的流到我的大腿上,他身體前傾,嬌軀不停的上下聳動,我用力揉搓著她的雙乳,每當我捏著她的乳峰時,岳母就會更加激烈的扭動下身,我用力向上頂著,讓肉棒更加深入岳母的肉穴之中,岳母興奮的大喊著:「啊……好舒服……啊……不行了……被你操得好舒服……啊……」

巨大的音樂聲掩蓋了岳母的浪叫,岳母越叫越興奮,越扭越快活,全身心投入到性愛中的岳母是那麼的性感和迷人,在一陣快速的抽插下她終於攀上了肉欲的頂峰,我也在岳母陰精的澆淋下射出了自己的無數的子孫。

岳母渾身酥軟的倒在我懷裡,「壞死了,每次都射到人家身體裡面。」

我拍拍岳母的肥屁股,哈哈一笑:「你不是最喜歡我射到你的騷逼裡了嘛,走,咱們回去吧。」

(六)岳母的徹底淪落

那天上樓前,我在車上為岳母穿上了我早就準備好的貞操帶,上面留有排泄的位置,但她無法直接觸摸到自己的身體。

接下來的幾天,我和岳母的關係突飛猛進的發展,廚房裡趁著岳母做飯時我會從後面用力揉捏著她的乳峰,衛生間裡我享受著岳母跪在我面前給我口交的服務,深夜裡我會摸進岳母的房間撩起她的欲火,但我一直沒有給她解開過貞操帶。

不僅如此,我還不停的用語言羞辱著這個美豔的熟女,「琴兒寶貝兒,你的屁股真美,又大又圓,手感細滑」;「前幾天你高潮的樣子真迷人,你還叫著讓我再插你呢,真喜歡你發浪的樣子,當時你的逼把我緊緊夾住不讓我拔出去呢」;「喜歡我的大雞巴嘛,來,好好給我舔一舔」……

雖然岳母的欲火一直被撩撥著沒有滿足,但她也很有默契的沒有提出異議,仿佛預感到會有什麼等待著她一樣。

很快,時間到了國慶假期的最後一天,還是那個麻將館,還是那個房間,還是我和岳母兩個人,此時的岳母雙手被拷在身後撅著屁股趴在床上,嘴裡含著口塞,口水一灘一灘的流到床上,雙眼被黑色的皮質眼罩覆蓋著,處於黑暗狀態下的無助反倒刺激著岳母的欲望,她淫蕩的扭著屁股,淫水從貞操帶裡湧出沿著大腿流到床上。

「騷貨寶貝兒,這兩天想壞了吧,別急,老公先給你解開小褲褲就來幹你,嘿嘿。」

當我為岳母解開貞操帶的那一刻,我能聽見岳母含糊的發出了一聲舒爽的呻吟,貞操帶下面是一面泥濘,深深的臀溝出現在我面前,因為緊張的緣故那淡黑色的屁眼緊閉著,粉紅肥厚的陰唇外翻著,小穴微微張開,像是一朵嬌豔的鮮花等著被採摘,絲絲淫液不停的從那裡滲透出來,已經濕潤了整個大腿根部。

豐滿的岳母水就是多,我熱血上湧,突然抱住她的大屁股,先在粉嫩的屁股蛋上很親了幾口,然後把頭深深地埋進岳母的臀溝裡,狂亂的舔弄起來,從陰唇到屁眼,又從屁眼到陰唇,還把舌頭伸進不斷分泌淫水的逼眼裡。

岳母因為嘴被塞著叫不出來,只能大聲呻吟著擺動屁股,我將臉整個埋在岳母的肥屁股裡,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浴液味,「琴兒寶貝兒為了今天特意洗過澡啊,真是乖,那就獎勵你一下吧。」

我將肉棒深深的插進了岳母的騷逼,並且開始了高速抽插,岳母積攢了幾天的欲望讓她很快的就進入了狀態並且沖向高潮,但關鍵時刻,我停了下來開始愛撫岳母的雪背,不理會岳母的抗議也不抽出陰莖,幾分鐘後又開始快速的抽插,直到岳母要高潮時又再次停止。

如此往復了三四次,當我感覺岳母已經忍耐到極限的時候,我俯下身趴在岳母耳旁說:「琴兒寶貝兒,想不想要高潮啊,想的話就要答應我幾個條件,同意的話我立刻就讓你爽上天,一是今後你就是我的二老婆,無論我什麼時候想要你都要配合,二是你要忘記自己的身份,在我面前的時候你就是一個欠操的騷婊子,要聽我的話,怎麼樣,答應的話就搖一搖你的屁股。」

就看見岳母瘋狂的搖著自己肥碩的屁股,我哈哈一笑,開始全速衝刺起來,岳母的淫水噴濺在床上,口水越流越多,我解開塞在她嘴裡的口塞,她立刻開始大聲的狼叫起來:「啊……好舒服……啊……真的好爽……我要……我要……啊……讓我高潮啊……」

終於在我強有力的活塞運動下,岳母終於如願以償的高潮了,她整個人雖然還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可身體已經完全癱軟的趴在床上享受著高潮的餘韻,這時秦昊和張阿姨悄悄的走了進來,我比劃了一下,秦昊走過來換下了我,扶起岳母的美臀將大雞巴一口氣深深的插進了岳母的騷逼。

岳母剛剛高潮後的陰道特別的敏感,這麼快再一次享受粗壯的肉棒刺激的她直躲,「啊……小峰……啊……不要……受不了了……啊哦……你好……厲害……」

秦昊沒有理會,直接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他雖然年齡小,可是對付熟婦的經驗特別的豐富,什麼五淺一深、七淺兩深搞得岳母嬌喘連連:「啊……老公……親老公……啊……你好會插好會做哦……啊……」

這時候張阿姨也像岳母一樣撅起屁股趴在床上,我用大雞巴頂在她的洞口,沒有急著插入,只是邊看著岳母被秦昊操著,邊研磨著張阿姨的陰唇,張阿姨此時已經被撩撥的不能自以了,心急的喊著:「小峰……別磨了……想要……我也想要像琴姐一樣爽嘛……進來……快插進來嘛」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岳母一跳,她急著喊道:「小峰……啊……旁邊是誰……別……別弄了……啊……」

秦昊哈哈一笑,解開了岳母的眼罩,岳母逐漸適應著明亮的環境,隱約的看到張阿姨那張嬌豔的臉就在自己旁邊,而我正在她後面賣力的操弄著,接著她滿臉驚訝的回頭才發現自己身體裡的竟然是秦昊又粗又大的雞巴。

「啊……這是……怎麼回事兒……啊……不要……快鬆開我……啊……不要……」

「琴姐……啊……沒事兒……你看秦昊操了小峰的岳母……啊……小峰就插了秦昊的媽……哦……我們兩家都不吃虧嘛……再說……啊……秦昊的技術我知道……你肯定會……哦……滿意的……」

我一邊操著張阿姨一邊對著岳母說:「沒事兒,出來玩就是要開心嘛,再說你不就是想被操嘛,琴兒寶貝兒,放寬心好好享受,今天我可是特意為你安排的,再說你可剛剛都答應要什麼都聽我的哦!」

岳母可憐兮兮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根本沒打算停手的秦昊,只能認命似的閉上了眼睛,抿著嘴努力不叫出聲,可旁邊張阿姨的浪叫聲源源不絕的傳進耳朵裡,身體裡那根大肉棒也像有魔力一般不停的讓身體產生著巨大的快感。

岳母又一次陷入肉欲的漩渦,情不自禁的呻吟著:「哦……哦……不要……啊……別……嗯……不行了……啊……」

秦昊解開岳母的手銬,將雞巴頂在她陰道的最深處,慢慢蠕動著,雙手伸到岳母身前用力揉搓著她的大奶子,在岳母耳旁說:「操,老騷逼,別裝矜持了,這麼多年憋壞了吧,都把自己女婿勾引上床了還裝什麼純潔啊,想要了吧,想要就叫出來,求我操你,給你更爽的。」

極度羞恥的詞語刺激著岳母的神經,陰道裡蠕動的肉棒更讓岳母的心裡奇癢難忍,幾番心理鬥爭之下理智最終還是敗給了欲望,岳母選擇放下自尊自甘墮落的浪叫著:「啊……忍不了了……啊……快操我……快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操我……啊……我是老騷逼……是老賤貨……啊……操我……我要……」

我沒想到會從岳母口中聽到這麼淫蕩下流的詞語,這一刻我知道她終於墮落成了一個縱情享受性愛的女人,一個下賤淫亂的熟婦。

看著岳母和張阿姨嬌喘連連,媚眼如絲,香汗和淫水浸濕了床單,我和秦昊不約而同的加快了抽動的速度,一時間,房間裡淫聲大作,除了性器碰撞的啪啪聲,就是岳母和張阿姨此起彼伏的浪叫聲,她們的叫聲一浪賽過一浪,仿佛在比賽一樣淫叫著。

這下可是把我和秦昊累壞了,我們更加賣力的幹著身下的女人,岳母和張阿姨也積極的配合著,我們像是吃了偉哥一樣,低吼著用各種姿勢幹著身下的女人,時而我和秦昊一起操著岳母,時而岳母和張阿姨一起為我服務,女人們也像在比賽著誰更淫蕩,她們扭動著豐滿的身體,發出淫蕩的浪叫,誘人的呻吟聲彌漫在整個房間。

將近一個小時,張阿姨首先忍受不住秦昊的撞擊,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像軟泥一樣趴在秦昊的身上,隨著秦昊變軟的雞巴一起滑出陰道的還有濃濃的乳白色精液。

岳母也沒好到哪兒去,整個人早就像透支了一樣任憑我擺弄著,此刻她站在地上趴在床邊,我捏著她的肥屁股在後面用力的向前頂著,呼吸逐漸急促起來:「琴兒寶貝兒……我要來了……想要我射到哪裡……啊……」

「啊……老公……射吧……哦……哪裡都可以……啊……」

「那我要射到你嘴裡……好嗎……」

「哦……哦……不……行……啊……哦……行……」

岳母已經語無倫次了,就在這時,我猛的從岳母的陰道裡抽出了雞巴,一把拽住岳母把她按跪在地上,抓住她的頭,龜頭用力插進她的嘴裡,然後快速的聳動著屁股,岳母順從的摟住我的腰,用柔唇包裹著我的陽具,舌頭挑逗著我的龜頭。

我刺激的大口喘著氣,一聲低吼深深的插進在岳母口中,射出了我熾熱的精液,精液絕大部分都直接順著岳母的食道被她吃了進去,剩餘的順著她的唇邊一點點的流了出來。

我扶起岳母,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寶貝兒,你的嘴太舒服了,和你的騷逼一樣舒服。」

岳母已經無力回答了,輕輕的嗯了一聲就喘著粗氣攤在床上,我從她背後摟住她,手指在在她豐滿的身軀上遊動著,滑過她的玉頸,美背,肥臀,再繞到身前掃過肥穴,肚腩,乳溝,最後停留在她的乳峰上,肆意揉搓著。

很快岳母又嬌喘起來,她的手繞到身後按在我重新勃起的大肉棒上,慢慢的撫摸著,我湊到岳母耳旁,低聲說:「琴兒寶貝兒,你又流了哦,真騷,我算是知道小雨為什麼這麼淫賤了,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有你這麼騷的媽,女兒騷賤也不奇怪了。」

「壞死了你,我們娘倆都被你弄到手了,你還這麼糟踐我。」

「我就喜歡弄你們,還想更糟踐你呢,媽!」

「啊……別,別這麼叫,你真是個壞蛋。」

「我現在要更壞嘍,媽,我想操你屁眼,好不好,給我吧,再說你的小屁眼早就被開苞了吧,老騷貨」,說完我就用大雞巴頂著岳母的肥屁股慢慢摩擦著,尋找著她的小黑菊。

「別……那裡不行……啊……你真是我的冤家……」

岳母抬起一條腿,用手在陰道裡沾了沾,抹在肛門上,扶著我到處亂撞的肉棒對準自己的小屁眼,我心領神會的慢慢用力往前一頂,龜頭就頂進岳母緊致的小黑菊裡。

岳母屁眼的溫暖和緊致讓我體會到另一種快感,我情不自禁的開始在她的直腸裡抽插著,果然是有經驗的熟女,除了剛開始有些不適外,岳母很快就進入到享受模式,隨著我的抽插愉悅的呻吟著。

我壓在岳母身上,用更容易發力的姿勢操著岳母的大屁股:「琴兒寶貝兒,你的小屁眼真是極品啊,老公操一遍就愛不釋手了。」

「啊……我也……好爽……啊……以後……天天給你操……啊……」

我俯下身,岳母順從的靠了過來,我們熱吻著,兩個舌頭糾結著,兩個人就像熱戀的情侶一樣,「真乖,寶貝兒,愛死你了,這個十一過的快樂嗎?」

「快樂……啊……快活死了……要被你操死了……啊……以後我就是你的……天天都讓你操……天天都讓你玩……啊……玩死我吧……用你的大雞巴……操我的嘴……啊……我的逼……我的屁眼……啊……都是你的……射我……都射給我……」

「老騷貨……老淫婦……賤岳母……操死你……操你的小香唇……操你的大肥逼……操你的臭屁眼……啊……我要射了……」

我抽出大肉棒,一股一股的濃精噴射而出,岳母的臉上,身上,濃密的陰毛上都沾滿了我的精華,我疲憊的摟著岳母,輕聲說:「媽,我愛你!」

這,就是我和岳母愉快的國慶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