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的國慶假期之岳母慕琴

作者:CUPIDJANE

(一)引子

因為要照顧老婆小雨月子,岳母上個月就從鄉下住到了我家。岳母名叫慕琴,今年只有42歲,是鄉下衛生院的醫生,可能是職業的原因雖然生活在鄉下,但是帶著眼睛的她卻有一種特別高雅的氣質,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女人成熟的韻味在她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每當她穿著絲質睡裙在家裡走來走去的時候,我的目光就會不由自主的跟著她豐滿的胸部和渾圓的屁股轉來轉去。

偶爾她也會注意到我色色的目光,一般她都會不好意思的快步走開,最多提醒我句「看什麼呢」,那一抹嬌羞的風情更加讓我欲罷不能。

隨著接觸的時間越來越長,岳母和我之間也越來越熟悉,我們之間的對話也越來越親切和隨意,偶爾開些帶顏色的小玩笑她也不會太在意,在家的衣著也隨意了起來,不時的我會從她寬大的睡裙衣領裡窺見碩大的乳肉,坐在她旁邊時偷偷觸碰她肥美的屁股,相信她也肯定早就注意到我短褲下支起的帳篷,只不過一直我也沒機會更進一步。

直到前兩天的半夜,我被一陣水聲吵醒,原來是岳母趁其他人都睡下了在洗澡,可能是因為深夜了吧,岳母沒有鎖門,我輕輕的將門推開了一道縫隙,岳母正赤身裸體的往身上摸著浴液,從肉肉大奶子到茂盛的黑森林,從肥美的屁股到那一雙玉足,看的我浴火焚身,下麵硬的像是要爆炸了……但這還不是結束,接下來的一幕幾乎讓我瘋狂了,只見岳母背對著我蹲在地上,一隻手撐著地,另一隻手握著蓮蓬頭伸到了自己的下面,用水流沖刷著自己的小穴,岳母仰著頭踮著腳,不知是被衝擊的還是興奮的兩片肥臀不停的抖動著。

伴著她壓抑的呻吟聲我也到達了頂峰,隨著精液的噴射而出,岳母原本在我心裡高雅的形象也徹底崩塌。

岳母很早就和小雨的爸爸離了婚,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她也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處於如狼似虎的年齡的女人,她也會有需要,只不過生活沒給她一個公平的機會罷了,想通了這些我想有些事情可以開始計畫了。

(二)

脫衣麻將第二天我就去找了秦昊,說起他還有一段故事,秦昊高中畢業就沒再上學,跟著他媽媽張阿姨在社區裡開了家麻將館,因為經常帶著朋友去他家搓麻,一來二去就熟悉了。

去年盛夏的某個深夜,失眠的我在外面瞎溜達時偶然間在社區最陰暗的角落聽到了呻吟和拍打聲,我躲在一顆大樹後面,就看到秦昊的媽媽張阿姨跪趴在草地上,而秦昊居然正在瘋狂的用大雞巴插著張阿姨的騷逼。

秦昊一邊拍打張阿姨的大屁股操著,一邊臭騷逼、老爛貨、賤母狗的罵著,看得出張阿姨也爽的很,嘴裡也不停的喊著好老公、好兒子、大雞巴老公之類的。

很快張阿姨就在秦昊的衝擊下攀上了高潮,hhhbook.com秦昊回過頭沖我藏身的地方笑了下,向我招了招手,我心領神會的掏出雞巴走了過去……就這樣我和秦昊有了共同的興趣愛好,一起享用過幾次他的風騷媽媽張阿姨。

當我找到他,說出我的計畫後,他興奮的簡直要蹦起來,拍著胸脯說一切交給他了。

就這樣,時間走到了國慶小長假,晚餐上,我給岳母倒上了紅酒,剛開始她還推脫說不喝,在我一再相勸下還是倒了一杯。

席間的氛圍很好,一家人越聊越開心,酒也沒少喝,趁機我站起來敬了岳母一杯,「媽,我敬你,這些天照顧小雨您辛苦了,因為要上班都沒怎麼好好陪陪您,平時您肯定很沒意思吧。」

岳母淡淡一笑說:「還好,我沒事兒,只要你們好好的我就心滿意足了。」

小雨在旁邊插話說:「老公,這杯得好好敬敬我媽,她太辛苦了,雖然咱家有月嫂,可我媽也特別辛苦,平時在鄉下還能找朋友打打麻將,來咱家後天天都待在家裡悶也悶死了。」

我一看機會來了,搶過話頭說:「哎呀,這是我的失誤,媽,這事兒交給我了,我知道一個好地方,可以等晚點小雨休息了我帶您去,這樣也不耽誤事兒,在那兒打到半夜都可以,我好朋友家的麻將館。」

「好像不錯,媽,你去玩會兒吧,別擔心我,我知道那個麻將館,就在後面那個樓,你也該放鬆放鬆了。」小雨也在旁邊鼓動著岳母。

見岳母有點動心了,我拿起酒杯說:「媽,就這麼定了,一會兒我就去聯繫,今天晚上就把您交給我吧,我讓您好好放鬆放鬆,這杯我幹了。」

「那,那好吧,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今天就把自己交給小峰你了,一切聽你安排,這杯啊我也幹了」,岳母爽快的幹了杯中的酒,我在心裡暗笑,早就安排好了,就等你乖乖的把自己交給我「放鬆」呢……

是夜,我帶著岳母到了秦昊的麻將館,他和張阿姨早就站在門口等著我們了,因為已經很晚了,屋裡已經沒有別的麻局,我們進到裡屋的單間,整個房間的裝修風格非常的古典,椅子都是那種仿明清的太師椅,蠟燭造型的燈光也不是很亮,角落裡還放著一張四柱架子床,很有古香古色的感覺。

「這可是我自己設計裝修的,一般人我可不請他進來玩,呵呵,我先自我介紹下吧,我叫秦昊,是小峰的好朋友,這是我媽,歡迎阿姨經常來我家玩哦」,秦昊滿臉堆笑的搶著先握住了岳母的手,殷勤的自我介紹起來。

張阿姨今天穿了一件低胸的無袖包臀連衣裙,外面套了一件小外套,顯得風情十足,「您就是小峰的岳母吧,你好,我是秦昊的媽媽,就叫您琴姐吧,親切,一看您就感覺特別有氣質,來來來,咱們坐。」

四人落座後,岳母悄悄的問我:「咱們打多大的麻將啊,如果太大了我可不太敢打……」

張阿姨在旁邊說:「琴姐,你放心吧,咱們就是隨便玩玩,錢不重要,重要的是讓自己放鬆放鬆。」

秦昊也適時的湊過來說:「嗯,沒錯,談錢多沒意思,咱們馬上都是一家人了,玩錢傷感情,不如咱們換個玩法,我們最近流行玩國王麻將,誰胡了就是國王,就可以命令點炮的人做一件事情,如果是自己摸來的就可以命令其他三人,這個玩起來特別有意思」。

我點頭表示同意:「我看這個行,省得算帳什麼的怪麻煩的,聽上去蠻有意思的。」

張阿姨也添油加醋的說:「我也同意,琴姐,咱們試試唄,反正就是圖一樂呵,也不贏天贏地的,再說咱們兩個麻壇老將還收拾不了這倆小兔崽子。」

「好吧,不過……不許太過分啊,阿姨歲數大了不像你們年輕人」岳母見大家都贊同了也只好表示同意了。

秦昊嬉笑著說:「琴姨,放心吧,我們有分寸,再說您可不老,看著不像小峰的媽,分明是他姐嘛……」

「呵呵,油嘴滑舌的,小心一會兒給我點炮我讓你掌嘴哦。」

「好怕哦,我最擅長打炮了,琴姨手下留情啊,來來來,咱們開打!」

可能是好久沒打牌了,岳母上來第一局就給秦昊點了一炮,「哈哈,琴姨,沒想到居然會是你給我放的,讓我想想罰你點什麼呢……」

我看的出岳母緊張的盯著秦昊,不知道他會不會出些歪點子,「那麼……就罰琴姨一口氣喝光茶壺裡的茶吧。」

岳母放鬆的呼出一口氣,心裡想,還好,不就是多喝點水嘛,而且是個小茶壺,她很輕鬆的一口氣喝光了一壺茶,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掉入進我們的算計中。

接下來的幾局也都很正常,大家互有輸贏,我和秦昊分別做了幾個俯臥撐,媽媽們也都有相應的懲罰,屋裡的氣氛逐漸變得熱烈起來,岳母也漸漸融入了這樣的氛圍,沒有了開始時的拘束,而且自己也感覺熱了起來,特別是小腹那裡像是有一團火,她以為是屋裡太熱了,所以時常喝口茶希望能消消火,殊不知那壺茶是秦昊特意準備的有催情功效的藥茶。

麻局還在繼續,這一局輪到秦昊自摸胡了,「哈哈,運氣太好了,嘿嘿,這次的懲罰嘛,我罰你們三個一人脫一件衣服!不許賴帳,願賭服輸哦!」

短暫的沉默後,張阿姨先脫下了自己小外套,露出自己的無袖連衣裙,沒有了外套的包裹,渾圓的胸部顯得更大了,她邊脫邊說:「不就是脫件衣服嘛,有什麼了不起的,等著,看我下局贏了怎麼收拾你。」

有了張阿姨帶頭,我也順勢脫下了自己襯衫,岳母見事已如此也只能跟著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岳母裡面穿的是一件吊帶小衫,根本遮不住她胸前兩個宏偉的肉球。

「哇,琴姐,你身材真好,肯定不知道迷死多少男人了,小峰有你這樣的岳母啊,真是幸福死了。」

岳母紅著臉,羞澀的說:「死妹子,瞎說什麼呢,來來來,接著玩,咱們還要報仇呢。」

麻局一點一點進入高潮,我和秦昊脫得只剩下內褲,岳母和張阿姨也都是只穿著內衣褲,這局是我胡了,「風水輪流轉啊,終於輪到我胡了,嘿嘿,這局嘛……就罰張阿姨和秦昊熱吻2分鐘!」

「嗨,我以為是什麼呢,不就是熱吻嘛,看著啊,琴姐幫我計時啊。」張阿姨大方的走到秦昊身邊,一屁股坐進秦昊的懷裡,抱著他的臉,深情的就吻了上去,秦昊也熱情的抱住張阿姨回吻著,兩個人就這麼親了起來,不時的發出嘖嘖的聲音。

岳母看呆了,連我拉起她的手都沒注意到,「他……他們……這也太……」

「沒事兒,就是玩嘛,你看張阿姨放的多開,就是個遊戲罷了。」

岳母的理智告訴自己這些有點過了,可是目光卻一直注視著這刺激的一幕,雙腿之間越來越熱,她不由自主夾緊的大腿在互相摩擦著,心裡的另一個聲音安慰著自己,這些都是遊戲罷了,放開點,沒什麼大不了。

兩分鐘早就過去了,誰也沒有計時,當張阿姨依依不捨的離開秦昊的唇的時候,屋裡的氣氛越來越淫靡了。

(三)

得手牌局還在繼續,這次輪到張阿姨了,「嘿嘿,小峰,沒想到你也會有今天吧,逃不了了,就罰你……像抱新娘子一樣把琴姐抱到床上去,並且在床上表演洞房三分鐘。」

我稍顯尷尬的看著岳母,她害羞的不知道怎麼辦,先求助似的看看我,又看了看正在起哄的張阿姨和秦昊,最後選擇順從的閉上了眼睛,雙手環住了我的脖子,任憑我一把抱起了自己。

岳母雖然屬於比較豐滿的體型,不過卻出乎意料的不是很重,左手能感覺到她的臀部在輕微的抖動,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其他什麼原因。

此時的岳母緊閉著雙眼,心裡既緊張又羞澀,從自己女婿胸膛傳來的男性特有的燥熱讓自己面紅心跳,屁股上似乎能感受到女婿肌肉結實有力的韻動,她不停的告訴著自己,這是個遊戲,這是個遊戲……但是不安的心中卻慢慢的生出些許期待。

就這樣,我抱著岳母慢慢的走到床邊,輕輕的將她放下,呆呆的看著只穿著內衣的岳母,秦昊起哄著:「該洞房了,小峰,你不能站在床下洞房吧,主動點,怎麼也得躺在新娘子身上才能洞房吧,這還用我教你嘛。」

我輕輕的爬上床,撐在岳母身上,岳母依然緊閉著雙眼,我能感受到她身體傳來的不規律的顫抖,又是秦昊:「洞房,洞房,你得動啊,不動能叫洞房嘛。」

我伏在岳母耳旁,輕輕的說了句:「媽,我來了……」,然後就開始挺動著屁股,一下下的頂著岳母的下體,岳母嬌羞的發出一聲嚶嚀,漸漸的我感覺到身下岳母的緊張消失了,她甚至還輕輕的分開了雙腿,讓我能更舒服的運動,每一下撞擊都能換來她輕輕的呻吟聲。

我無法再忍耐下去了,霸道的吻上了岳母的嫩唇,舌頭撬開她的牙齒,尋找著另一條柔軟的香舌,岳母剛開始還有些反抗,但幾次無力的掙脫失敗後,也就任從了我的行為。

見時機差不多了,我一手隔著胸罩擠壓按揉著岳母的大奶子,另一隻手慢慢的伸進了岳母的內褲裡,按在了她早已溪水潺潺的桃花源上,「啊……不要……不可以……小峰……我們不能……啊……」

「媽,你太美了,自從你來我就一直想這樣幹你,那天我偷看到你洗澡時自慰了,你也很想的不是嘛?讓我給你滿足,今天就放縱自己一次吧。」

「啊……不……不要……在這兒……啊……還有別人在……」

「沒事兒,媽,你看,他倆已經顧不上我們了,放心,一切交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