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兒的拘束人生

祖兒感受到急促的排尿感,其實是因為尿導管壓迫到神經,所以一直有想尿尿且一直在尿的感覺。克雷特地將尿導管保留了至少5公分在尿道口外。

「好難過啊克雷..我想上廁所,讓我去好不好...」不管祖兒如果用力縮緊膀胱,都一直無法控制排尿的感覺。

克雷拿出了一個金屬製銀色發亮的貞操帶,幫祖兒穿上,貞操帶上有一跟金屬棒上面有兩個空心有很多洞洞的球,就剛好在陰戶的位置,是可以讓月精流進洞裡從貞操帶上的孔流出來。克雷將他緩緩插入祖兒的陰道。

「啊~」一個月以來,祖兒除了被束縛著在家外,生理上的需求都沒有得到一點點慰藉,這樣的金屬棒雖然不舒服,但對祖兒來說,已經是很好的獎賞了。祖兒閉上了眼,舒服的品嘗它緩緩插入陰道的快感,即使是那麼些微的感覺,祖兒一點也不想放過。

貞操帶只是一片V字型金屬片,並沒有遮住肛門的位置,只是兩條金屬鍊從會陰處從旁經過臀部焊在腰上的扣環。前方V字型剛好遮住了祖兒幾天前被克雷用雷射除毛之後光禿禿的陰部,腰上卻有條金屬製的細環像皮帶一樣扣在腰部,內扣的卡筍一但扣上,從外面是無法再將他打開的,很明顯的,這是一種長期穿戴用的貞操帶。

「你這個不貞的女人,這個貞操帶,永遠都要這樣鎖著你,你帶給我的羞辱,我要讓你一輩子補償。」克雷心中因為羞憤而產生各種變態心理,一個月來,克雷都在想著要怎麼折磨祖兒,讓祖兒永遠只能死心的跟著他。

貞操帶似乎是依祖兒的尺寸設計的,陰戶的地方看來並不能完全蓋住下體,只有麻繩般粗細,但卻完美的服貼在祖兒的陰戶上。在尿道處的開口,克雷在伸出來的尿管前方,裝上了貞操帶上的一個裝置。

「以後你要去上廁所,要把這個閘門打開,尿液就會自己流出來知道嗎?」原來是裝上了尿道鎖,如果雙手綁在背後,就無法自己排尿了。

貞操帶卡在祖兒下體的金屬片上,在尿管上方陰蒂的地方,有個非常小的小孔,小孔中間有一根橫著的細金屬棒,由兩旁支撐著。克雷從箱子裡拿出一些工具。

祖兒不知道這些工具是做什麼用的,但心理卻很清楚,這都是要折磨她的工具。但是很快的,祖兒就失去了知覺,昏睡了過去。

克雷在將祖兒麻醉後,拿了一個細夾,小心異異的將陰蒂從小孔中拉出來,可憐的祖兒,小小的陰蒂被拉得長長的,原本美麗肉色的陰蒂,充血後變成了紅色,並脹了起來。

克雷在陰蒂上塗抹酒精後,將穿耳洞的穿針從陰蒂上穿過去,並穿上貞操帶小孔上的細金屬棒,固定在貞操帶上,並將金屬棒兩端焊死在貞操帶上。這樣一來貞操帶就真的"穿"在祖兒身上了。

隨後又將祖兒吃著金屬棒的陰道外的兩片陰唇,從兩旁拉了出來,這樣一來,貞操帶就不只是穿著而已,還是吃進整個下體裡。克雷將兩片薄薄的陰唇各穿了孔,繞過貞操帶在外面各掛著一條很別致的純銀鍊子,克雷也將鍊子穿過陰唇的小環上焊了起來。這個貞操帶並沒有鎖的地方,就是只有靠陰核上的穿針,把貞操帶永遠鎖在祖兒身上。

克雷望著祖兒粉紅色乳頭,腦中猛然出現祖兒乳頭綁著黑線吊酒瓶的淫樣,突然失控的左右拍打著兩邊的乳房。兩顆乳房被打得紅腫。

克雷拿出和下體貞操帶一樣銀色發亮的金屬製罩杯。將罩杯罩在祖兒的兩顆乳房上,罩杯中間有個開口,和貞操帶一樣中間有根細金屬穿在開口中央。

克雷將大小適中的細鋼圈套在祖兒的頸子上,就在鋼圈的正中間兩條細銀鍊分朝兩邊乳房分開,克雷用夾子將祖兒的乳頭從罩杯開口中拉了出來,心一橫,也將乳頭穿了孔,並將罩杯上的金屬棒穿過乳頭蜜肉裡,接上頸圈上的銀鍊,架在罩杯上兩旁的小支撐點。

克雷在兩邊都穿上鋼製罩杯後,將細金屬棒從穿過乳頭蜜肉的兩端焊接在罩杯上。罩杯看來似乎比祖兒胸部大了一點,乳房在裡面似乎還有很多空間。這樣一接把祖兒的乳頭給拉了出來,再也縮不回去。祖兒的乳房及乳尖就這樣要永遠的在鋼罩杯中被長長的拉著。

克雷瘋了似的又在祖兒的肛門細縫後面的肌膚上,兩邊的腋窩上,各穿了孔上了環。

利用祖兒還沒醒的時間,克雷趕著出門又弄了許多銀鍊子,各焊一條長短不同的鍊子在肛門後面的環,及兩邊腋窩的環上。

*** *** *** *** ***

祖兒從麻醉中慢慢醒來,沒有見到克雷,只看到自己仍舊被固定在診療台上,蓋著被子。麻醉的關係,祖兒昏昏沉沉,但覺得全身多處疼痛,隨著麻醉越來越退,祖兒的感覺也越來越恢復了。

「好難過喔,到底我怎麼了,啊,胸部好痛喔,下面也是。」祖兒在心理問著自己

而且更難過的是一直有在排尿的感覺,而且尿道有很明顯的異物感。

祖兒一直躺到晚上,克雷才回來,因為有眼罩把祖兒的眼睛罩住,讓祖兒不知道自己身體怎麼了。

隨著自己的感覺,祖兒心理暗自感覺著:「好冷,克雷把被子翻開來了,到底是什麼為何不讓我知道呢?」祖兒心理想著

「啊!胸部好痛,尤其是乳頭的地方,咦,好像有東西在拉著乳尖。」祖兒不知道克雷正在將身體穿孔的地方擦藥。

「克雷!放開我好不好,我好不舒服,我想上廁所,好不好嘛」

沒聽到克雷回應,只是感覺痛痛麻麻的下體,克雷把尿道鎖的閘門打開,尿液立即流了出來。只覺得膀胱一陣舒暢,尿液都流出來了,祖兒很自然的想縮緊膀胱,停止排尿,但是卻停不了,膀胱一陣發酸,一股好似失禁的無力感傳了上來,祖兒才想起克雷用尿管控制了排尿。不禁越來越緊張

「這樣我以後怎麼辦,難道真的只能像這樣排尿嗎?」

突然陰蒂一陣刺痛,祖兒叫了出來,但是克雷還是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只是逕自的在陰唇陰蒂和肛門後擦著藥。

*** *** *** *** ***

一個星期的日子,祖兒的手都被反綁在背後,身上總是包著薄被,也都是由克雷抱著在家裡的空簡裡進進出出。

自從那天穿上貞操帶以來,克雷對自己又回復了溫柔,一天24小時的照顧著祖兒,陪她聊天,抱著她看電視,也下載了電影陪著祖兒看。但除了喝水與牛奶之外,祖兒靠著點滴補充體力與營養,也有一個星期沒有排便了。

克雷每天都會幫自己擦澡,也反覆的幫自己弄著胸部和下體,也都會抱祖兒躺到床上幫她全身按摩,但只要是要脫開身上的薄被,都會替自己帶上眼罩。礙於眼罩,祖兒一點也無法知道到底怎麼回事,而且這些地方也不再疼痛了。

除了不讓祖兒知道自己的狀況以外,克雷對自己又像以前一樣的好,一樣的聊天與說話。只是,每當問到自己身體的狀況,克雷就會大發雷霆像發瘋一樣的可怕。祖兒不敢再追問,也不知道克雷這樣要弄到什麼時候,但是以目前這樣來講,祖兒是滿足的,至少克雷會溫柔的對待她,而且又讓祖兒重新感受到愛意。

「看來應該是差不多了,以後不用再綁著你了。」

克雷將固定祖兒的繩索解開,小心異異的將祖兒連同被子抱到床上,也解開了身上大部份的繩索,只是,克雷仍堅持把手綁在背後,祖兒戴著眼罩,靜靜的享受著身體解開繩索的舒適感覺,克雷替自己穿了雙吊襪帶及絲襪,但是,克雷總是堅持要自己穿著高跟鞋。

不過,按照自己的感覺,克雷幫自己換上了另一雙細跟的高跟鞋,是自己那雙黑色很高貴的高跟鞋,因為那雙高跟鞋是克雷最喜歡的,而且有細鞋帶繫在自己纖細的腳踝上,而克雷正在幫自己把鞋帶扣在腳踝上。

就憑著這一點,祖兒所有受的委曲與傷害都無所謂了,就算是貞操帶和尿管也無所謂了,因為克雷幫自己換上克雷最喜歡的衣物,而不是之前和同事發生關係時穿的那套。這表示克雷原諒了自己。

光是這樣的感覺,祖兒數日來滿心的幸福感,就足以取代任何事了。

克雷將祖兒的眼罩取下:「該起來了,我幫你把手上的繩解開,我們去外面吃飯」

祖兒歡喜的答應了。克雷將被子翻開,將祖兒翻到背後將手解開,將近兩個月來的束縛,終於得以解脫。祖兒正高興之時,斗然看到鏡子中的自己。

掛在兩邊腋窩下兩條銀色的短細鍊,垂到胸部再下一點的地方,乳房上和下體一樣銀色發亮的胸罩「難怪我感覺身上有東西,還以為是因為太久沒活動的錯覺,原來,是戴上了胸罩」正想走近鏡子,下體突然一陣酸麻,祖兒注意到了自己穿著貞操帶,卻連陰唇和肛門後都上了鍊,陰唇上的兩條鍊子垂到膝蓋,尾端各有一個小鑽飾,肛門後面的那條鍊,繞著腰部繞了一圈成了栓在身體上的腰鍊。

「貞操帶以後將永遠束著你淫蕩的下體,我已經把鎖封了,另外,你可能也感覺到,貞操帶上有一個特別的鎖,穿過你的陰核焊死在底下,好色的乳房也有根一樣的金屬棒穿過你的乳頭拉長出來架在罩杯上,還接在像狗鍊一樣的頸圈上,這輩子,你永遠別想脫下這件全身貞操帶。」

「至於你那好色的陰道呢,裡面的東西你應該不排斥吧,以後你只能用嘴來和我做愛,那個淫蕩的地方,我要永遠封起來。哈哈哈哈.....」

祖兒望著克雷,不禁哭了出來,臥在克雷身上「嗚....如果這樣才表示你原諒我,那我都接受...我都接受....嗚」

「只要你乖乖聽話,我就原諒你。」克雷又恢復了原來的溫柔

「現在走吧,我們去吃飯,你必須要吃點稀飯。」

克雷拿了件無袖的背心和黑色的短裙給祖兒「來,我來幫你穿」

「可是...這樣人家會看到我的...東西...」

克雷並不回答祖兒,仍舊替祖兒穿上衣服

克雷小心異異的穿上背心和短裙,並把腋窩的鍊子拉了出來在背心外,不管是從前後面看,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體掛著垂下來的鍊子。胸部罩杯把原本沒有那麼大的乳房拉著,會讓人看到尖尖的乳頭,還清楚的從袖旁可以看到罩在乳房上的銀色罩杯。最明顯的,是祖兒頸上的銀色鋼環,正面喉嚨中間有兩條細銀鍊,伸到背心裡,白色背心把胸部的情形透得一清二楚。

祖兒不敢離開大門,這輩子沒有這樣在外面過,況且還是會讓人覺得自己很變態的狀況。

克雷拉著祖兒的手,逕自往電梯走去,祖兒只好大步跟上,這樣一來,身體的大幅度走動,會牽動到貞操帶,而拉扯到陰蒂。

乳房因走路而晃動,乳頭卻被硬生生的拉在鋼罩杯上,使得乳房在罩杯中只能靠固定在罩杯上的乳頭支撐,在罩杯裡晃動。另一方面,祖兒一直覺得有尿液的感覺,有隨時都在漏尿,而且邊走邊尿的感覺。加上強烈的羞恥感,還沒到電梯口,祖兒就發現陰道已經溼了,且流了一點水出來。

「克雷...走..走慢一點...好不好..求求你...我..我..好羞恥」

進了電梯,克雷不客氣的就摸向祖兒的陰戶「你這淫蕩的女人,好色的陰戶這樣就溼了」

克雷不悅的拉著祖兒走向停車場,因為陰蒂連續拉扯的關係,祖兒每走幾步路就禁不住的叫了一聲,還沒走到車上,祖兒就已經興奮了。

可是,這樣一來,陰道裡的小金屬棒和金屬球似乎沒辦法滿足陰道的需求,反而成了挑逗的工具,讓祖兒越來越燥熱難安。克雷當然知道這個情形,上了車,克雷就拿了個裝置,接到車用插頭上,另一頭接到祖兒的貞操帶裡的軟棒下的小孔。

「克雷!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