齷齪行

說這話時,莎拉也同時洗好杯盤,接著看到瑞德推著摩托車穿過後院。

望著瑞德的身影跟布蘭妲說:『瑞德回來了。』

莎拉走出到門外的平台,看著她年輕、衣衫不整的兒子推著他破舊的重型摩托車,從台階下用力的邁向平台,停在固定的位置,鎖上。

莎拉斜向一邊,瞥見布蘭妲正在注視著瑞德不經意、顯露出來的健美肌肉。這一來,布蘭妲贊同自己的計劃,除了繁殖之外,應該又增加另一個好理由了。

瑞德擁有一副健美的身材,莎拉的意思並非說他有很多肌肉,而是像她在電視所見、奧林匹克的游泳選手一樣的身材,上身成美好的V字形,這當然歸功於他經常騎乘腳踏車、摩托車,做搬運的工作。

瑞德用鐵鏈將摩托車鏈到柵欄時,布蘭妲從門口轉身回來,靠在長桌上,莎拉說:『怎麼,滿意吧?』

兩人相視一笑,此時瑞德穿門進入。

把鐵鏈鎖好後,瑞德站起來想道:

『他媽的破車!什麼都不順,應該看看有誰要偷它,然後再要求媽媽買部新的給我。』

他知道只要要求,媽媽一定會答應。自從父親過世,克禮搬離家裡後,媽媽已經將所有的一切、都托付在他身上了。

瑞德踢了一下摩托車,走向屋裡。

看到布蘭妲和媽媽站在廚房,讓他愣了一下。布蘭妲穿著一件很好看的麻質袋裝,兩顆大奶子頂得胸脯鼓鼓的,誘得人垂涎三尺。干!老哥真的是狗屎的幸運!

瑞德把門關上,攏了一攏長長的頭髮,打招呼說:『嗨!女士們!』

媽媽說:『瑞德,你真是邋遢,看,青草還留在頭上。』

『是呀,我從麥克老李的田里拉起他媽的收割機,又一路推著那該死的破摩托車回來,當然這麼狼狽呀!』

布蘭妲把頭髮往後撥,而後鉤在耳朵後面,和悅的說:

『小心,不然說不定那一天,你會扭斷脖子!』

瑞德勉強的笑笑說:『那是無法避免的事情。』

心想布蘭妲不是在開玩笑,但是她的身材是如此迷人,管它的,先吃吃豆腐再說:『那天如果不幸發生,你可以過來看看,我會告訴你這麼做。』

瑞德站近嫂嫂的身邊,抓住她的後頸,開玩笑的搖擺。沒搖幾下,就窺見了嫂子的胸部春光。

布蘭妲的長髮,隨著頭部的扭轉而飛揚,喊叫著說:

『停!停!停!瑞德!』

媽媽用毛巾在他的腿上用力甩一下說:

『瑞德,你全身又髒又臭,還不快去洗一洗!』

『好啦!好啦!……馬上就去!』

瑞德說著,打開冰箱拿了瓶啤酒,繞著屋子喝:『廉價貨!』

瑞德喜歡喝「奧林匹亞」牌的。當他朝樓梯走去時,媽媽說:

『它們又沒長腳,如何會來家裡?』

『我等一下就去買些回來!』

瑞德心裡回味著嫂嫂深聳的大乳溝,往樓上走去。

瑞德走後,布蘭妲戲弄的笑著對莎拉說:『你要我跟這種人?』

『瑞德是個好孩子,你沒見過比他壞千百倍的呢。』

莎拉不服氣的說:『不過他僅僅是提供一些些精液,讓你和克禮有個孩子而已。所以你要我今晚馬上跟他談,還是要再考慮看看?』

布蘭妲問道:『不是我要打退堂鼓,而是事情真的會按照我們的計劃,一步步順利進行嗎?會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嗯,並不是要你真的跟瑞德做愛,你可以穿件長T恤,就不會全身赤裸裸,只要瑞德能做他的動作就可以。老實說,我認為瑞德應該很快就會結束動作,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布蘭妲驚異的笑著耳語道:『莎拉!』

『嗯,說真的,瑞德如果發現事實真相,一定會非常興奮。跟他的嫂嫂做愛,可能會讓他刺激的把你壓扁呢。』

『我想也是。』布蘭妲搖曳著腳步說,剛剛的笑容依舊掛在臉上。

『只是他要瞭解,只發生一次……』說到此,停住腳步。

『當然,親愛的,應該只要一次就可以,所以我們必需安排安排,選在你受孕機率最高的那天進行。不過保險的做法是連著兩天做希望最濃。萬一不成功,那就在下個月再進行一次,不成、再一次,直到成功為止……否則一切你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喔,是的,我瞭解。莎拉!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你!我現在只感覺神清氣爽,去掉了心中的一塊大石頭。』

說完緊緊的擁抱住莎拉,告訴她明天上午會打電話來問問瑞德的意思。

『沒問題!先回去陪陪你老公吧。』

莎拉說完,陪著媳婦走向前門:『說不定今天晚上,你們夫婦就自己把事情搞定呢!』

看著布蘭妲開車離去,回頭關上大門,將身子斜倚在門上,盤算著該如何跟瑞德開口,又該如何說服他?……

(二)

那晚,莎拉收拾好廚房時,瑞德從客廳進來,斜倚在水槽的廚櫃上:『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莎拉說:『你沒看到我已經快收拾好了嗎?你為什麼每次都事後才出現?』

瑞德好像在學校答題般說:『因為我是笨蛋!』

『你不是笨蛋!』

莎拉咯咯的笑出聲,同時往瑞德身上調情似的彈了些肥皂泡:

『今天是週末,晚上你要上那兒?』

瑞德直率的說:『我想呆在家裡。』

聽到瑞德的表述,莎拉微微一笑,每次瑞德不出去留在家中陪她,都令她欣喜萬分。

莎拉的丈夫在三年前的一次意外車禍中喪生,沒多久克禮和布蘭妲又搬出去住。

感謝上蒼仁慈,還有瑞德跟她做伴。

莎拉用擦碗盤的巾子把手擦乾說:『那好,我正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

莎拉比平常稍早,在九點半就已準備好要上床。站在化妝室的鏡前,鬆開奶罩前扣,開始做臉。

邊按摩邊想著,39歲應該正是人生的全盛期,對一個寡婦來說,她應該算是精神不錯、保養得宜的。

她的性慾一向都很高昂,不是那種沒有男人依然能夠活得好好的類型,因此才會年輕輕的16歲就懷了克禮。

她最近將頭髮剪短,活潑的髮型更能突顯她漂亮的頸部,又在棕褐色的頭髮上挑染些金黃,使自己看起來更加俏麗。

莎拉的下巴較窄小,薄薄的嘴唇,鼻子也小小的稍微往上翹。她最討厭最在意的就是眼睛,看起來總像是腫腫的,以致讓她看起來比實濛年齡老很多。不過對接近40的她,綠色眼珠所顯露出的精明幹練,倒別有一番風韻。

聳動肩膀脫下乳罩,放在前面的櫃檯上,她的乳房是漂亮的杯型,雖然因為年紀的關係有一點點下垂,不過看起來仍然很挺很迷人。

她的身材總是瘦瘦的,好像跳舞的人,只是體型沒她們那麼漂亮而已。

把手移到前下方,小腹也無法讓她滿意,雖然她持之以恆的運動,還是沒有辦法改善。

最後來到腿部和屁股,它們保養的很好,一點疤痕都沒有。全部看完後,對著鏡中的自己說:『不要對自己這麼嚴苛。』

接著將內褲從屁股往下拉,直到腿中央,才讓它緩緩地落到地下:

『沒有人這樣挑剔自己的身材的。』

簡單的刷刷牙,梳梳頭髮,把身子歪向一側,就著鏡子檢查背部,然後才滿意的關掉燈光走入臥室。

看到年輕◇梧的兒子在她的床上等待,莎拉像往常一樣激動的差點窒息。瑞德全身赤裸的躺在那兒,他們要做什麼不用說誰都明白。

看到媽媽進來,瑞德側過身讓出媽媽的床位,眼睛則貪婪的盯著媽媽的身體瀏覽:

『你總是保養的那麼好看,那麼漂亮。』

莎拉坐到兒子側躺的身旁說:『謝謝你的讚賞。』

跟著左腿疊在下方,扭轉軀體面對兒子:『也感謝你今晚留下來陪我。』

瑞德伸出左手,輕輕的撫摸媽媽左大腿內側,說:

『媽,你知道我喜歡呀!』

『鎮上的女孩你都不去交往,如果你都一直沉浸在這裡,那我們真的是最愚蠢的傢伙。』

嘴裡雖然這麼說,但是對兒子的熱情,莎拉依然高興的笑了起來,伸出右手撫摸兒子的屁股,假如瑞德執意如此,那她應該做個控制,不能讓兒子每晚都只知道賴到她的床上來才是。

自從她們母子開始做愛以來,她總是堅持一周不能超過兩次。

她希望兒子出去約會,或者和一般年輕人一樣,從事他們的休閒活動。

『瑞德,我要跟你談的是……每晚我躺在床上,都好盼望、好盼望你也能在身旁和我做伴。』

『今天已經是這個禮拜的第三次了耶,媽!』

瑞德率直的指出,他的手已經摸近媽媽的屄旁:

『其實家裡又沒有別人,我想……我想……我們是否可以每晚睡在一起,免得我……免得我常常勃起脹的難受,好像心理變態似的。』

莎拉幾乎被兒子的說詞動搖,兒子不再只是17歲的小毛頭了,他想稱心的掌控母子關係,或者他想出去約會,甚至於釣個馬子回家過夜吧。

莎拉挪動身體面對著兒子側躺在他旁邊,右腳移到床上跨到瑞德的膝蓋中,簡明的說:

『其實你不是心理變態,親愛的!你只是性慾高昂,那是你們這個年紀的年輕人一定有的現象,不必擔憂。或許我們應該考慮考慮放寬我們的規定。』

兒子將左手伸到她的屁股上,輕輕的把她的浪屄往自己的下體頂,莎拉則用手摩娑兒子充滿笑意的臉,長長的吁口氣呻吟出聲:

『嗯………………』

被男人如此摟住的滋味實在棒透了,可惜從丈夫死後,她就無法享受這種酥骨的滋味。直到瑞德快滿18歲那年,有天晚上,他竟然試圖誘惑自己,想跟自己做愛。

那天晚上,真的讓她的心靈受到無比的震撼。兒子吻了自己,像情侶般的熱吻。

記得當時她們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剛開始她也像一般母親一樣用力抗拒,瑞德悻悻的回房,好像是去懺悔可惡的行為吧。

不過,莎拉卻坐在那兒深深的思考,她不想再婚,也不想另外找個男人,所以從來都不留機會讓男人親近,但是肉體的需求卻無法抹煞,丈夫死亡之後,她已經有一年沒嘗過肉味。

滿足兒子的盼望跟他做愛,雖然是亂倫錯誤的、不見容於社會的,可是卻可以填滿午夜夢迴心靈的空虛。

當晚,莎拉進到兒子的房間,滿足了瑞德的需求,直到現在,她都沒有懊悔過這麼決定。

『是不是每個晚上?』瑞德希望確認一下新的規則。

莎拉用嘴唇回答兒子,手指掐入他的長髮裡,由下巴開始給予一些熱情、溫柔的吻,一次一些、一次一些的往嘴唇移動。

莎拉原本想多逗弄兒子一會兒,先吻往腮幫子、鼻子,然後才到嘴唇,可是瑞德卻不耐煩(他總是那麼急色鬼),移動嘴唇來吻住她。

兒子的舌頭伸進她的嘴裡時,莎拉整個人都熔化了,這個吻好似吻入了她的靈魂深處,讓她們母子都喜悅萬分。

瑞德輕推媽媽的玉體,讓她平躺著,自己的上身則覆在上面。好久好久才離開嘴唇,往下吻往頸子,莎拉則輕夾住他的頭。

沒多久,莎拉感覺兒子粗大硬挺的大屌,戳到她的大腿,帶有一點濕黏的液體,她知道瑞德想肏她的浪屄了。

莎拉歎息的說:『喔!瑞德,你總是讓媽媽淫慾高漲!喔……』

和兒子做愛,是她這生中最最興奮刺激的事情。他對自己所做的每個動作,不僅已經超越亂倫的禁忌,而且讓她滿足的崇拜、讚美。

母子亂倫之後的一年裡,莎拉把所有性愛的技巧、知識,只要是她知道的,統統傳授給瑞德。並且告訴他自己喜歡的、不喜歡的動作、技巧等等,不過只要兒子喜歡,她也會勉力去做不喜歡的技巧姿態。

瑞德的嘴離開她頸部的凹陷處,吻向胸部,左手則輕輕由下往上撫摸她的右側,直達胸部、乳房、乳頭、一直到頸部。

莎拉感覺兒子的舌頭一舔一舔的,接近胸部繼續往下,雖然明知跟著的動作,可是當兒子的嘴唇吻到他握住的乳房,舔及乳頭時,依舊忍不住響亮的大聲呻吟出來:

『嗯……嗯……啊……啊……好……好……舒……服……啊……嗯……』

她同時閉起眼睛任由兒子咨意玩憐,充分享受這種美妙的滋味。紅褐色的大乳頭顯得特別突出,約有大姆指那麼大,底下襯著五十元大小的乳暈,煞是好看。

莎拉最喜歡被吸舔奶頭,每次瑞德吸吮它們,總是令她高潮連連。

玩夠了後,將嘴移到另一顆乳房,重覆剛剛的動作,吸吮、舔玩、揉摸,也不知玩了多久,方才盡興的把嘴唇往下移。

兒子的嘴唇舔近胯部時,莎拉側轉臉伏在枕頭上,主動大張雙腿迎接兒子的攻勢。

瑞德把下身移向床下調整姿勢,伸出雙手扳開媽媽的肥屄,伏下嘴舔入屄洞。

持續的舔吮肥屄,刺激的莎拉緊扯著枕頭,氣喘吁吁的哼聲浪語:

『嗯……嗯……啊……啊……喔……喔……』

瑞德用舌頭從大陰唇的最上部往下滑到最底下,才慢慢的往上舔,到屄洞時則一伸一縮的任意戳弄,跟著又慢慢往上舔,到達陰蒂時,立刻含著吸吮。

『喔……瑞……德……好……兒子……媽……好……好……舒……服……你……舔……得……媽……快……升……天……升……天……』

瑞德稍抬頭說:『媽!你希望我怎麼做?告訴我!』

『好淫亂的兒子哦!』

莎拉想著,剛發生關係的第一年,只要兩人做愛瑞德就興奮萬分,席間跟本少有言語。但是這半年來卻一反常態,每次都要媽媽做各種齷齪的動作及淫聲浪語。更變態的是,自己竟然因為兒子的要求而更激動、發浪。

『吸吮媽媽的浪屄,瑞德!』莎拉把頭埋入枕頭裡嘶啞著說。

瑞德進一步慫恿媽媽:『還有呢?』

『舔媽媽……全部……心肝……媽媽要你用舌頭舔遍浪屄!』

瑞德重新俯首舔媽媽的陰戶,莎拉則激動的快高潮洩身。

可是,莎拉的高潮沒有現身。

瑞德的嘴再度移開,讓她從雲端跌了下來。跟著用嘴含住陰唇,輕輕地吮吃,舌頭一下一下的戳弄,這一招,猶如千萬伏特的電流,襲擊媽媽的浪屄,刺激的莎拉淫蕩的挺起腰部,把陰戶盡力頂向兒子的臉。

莎拉淫慾大發,驕哼連連:『嗯……乖……兒……子……』

同時用手指捏住乳頭搓揉,強烈的性慾一波波的衝擊全身。

玩夠了之後,兒子把舌頭捲入她充滿濕黏淫液的屄洞,一頂一頂的進出。

莎拉用手肘撐起身子,看著兒子埋首在自己的胯下,大喊出聲:

『我的天呀!爽死我了!』

瑞德的鼻子深深的陷於媽媽的陰毛裡,抬起眼睛望著媽媽,莎拉感覺兒子吸住浪屄的嘴微微的笑了笑。

才隔幾秒,兒子輕輕移開嘴唇,換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媽媽充滿淫液的屄洞裡,唰一下很輕易的就直戳到底,跟著緩緩地、柔和地、體貼地一進一出、一進一出的開始抽插。

莎拉要求兒子每次做愛在性器接合之前,都要像這樣先用手指插入,鬆弛松弛陰道。因為瑞德的陽具雖然祗是普普通通六寸長而已,但是卻非常粗大,好像汽水瓶一樣粗大。

莎拉一直想不透他怎麼會有這麼要命的尺寸,和老公的一點都不像。

老天呀!實在真大……

瑞德又增加一根指頭插入,開始旋絞著進出。

姆指當然也沒得閒,壓著陰蒂不斷的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