齷齪行

(一)

早餐時,莎拉.勞瑞東靜靜坐在餐桌一角,邊啜飲熱咖啡,邊想著媳婦的問題……

四個月前,布蘭妲說想回來看看她,但是回來後所談及的主題,卻著實讓莎拉煩惱不已。

當莎拉看著她清理臥室衣櫥時,布蘭妲說:

『我願意嘗試各種秘方……各種有醫學根據的秘方。』

莎拉折疊著舊毛衣,望望她問道:『怎麼啦?親愛的!』

莎拉是一間小型醫院的有照護士,所以常是家族成員詢問醫藥問題的對象。

『克禮跟我已經嘗試用各種方法受孕,大約有一年的時間了……』布蘭妲訴說著:『……不過……一點效用也沒有……』

莎拉的自然反應,就是告訴布蘭妲不可以將自己陷入「不孕」的恐懼中,當然一部分是她的經驗談,她還不到二十歲就已經有兩個小孩了。布蘭妲才22或者23歲而已。莎拉和丈夫當時都因為有父母的幫助,才能安然渡過,如今,如果需要,布蘭妲和克禮也會得到相似的幫助的。

『嗯,至少你們還想嘗試嘗試,對不對?』

莎拉哄著媳婦,布蘭妲微微的笑了笑。

莎拉敢打賭,克禮一定樂於每晚送許多種子給布蘭妲,因為她們夫妻是如此的如膠似漆,形影不離。即便是回來探望她時也是這樣。

況且布蘭妲是個非常漂亮、非常漂亮的女孩,黑色的長髮、略圓的臉、綠色的眼睛、圓潤的嘴唇,由外面看、應該是沙漏型的漂亮大奶子,引人注目的大屁股(也就是俗稱「很會生」的屁股)。

相貌上唯一的缺憾,就是齒列有點兒不整。當布蘭妲笑時,hhhbook.com就毫無掩飾的露了出來。莎拉的小兒子瑞德私底下都叫她「吸血鬼」或「暴牙」。

不過莎拉看的出來,瑞德凝望著嫂子時,滿臉充滿仰慕愛戀的神情。

莎拉不難想像,布蘭妲脫下寬鬆的牛仔褲和T恤,展現乳白色肌膚的魔鬼身材時,她的大兒子那種激動、興奮的表情。

喔!如果能夠再年輕一次,該有多好!

『你有沒有去找醫生檢查看看是不是一切正常?』莎拉轉身將衣服放入衣櫥時問著。

『嗯,就是有,我今天才會來請你提供意見的!』布蘭妲憂心忡忡的說:

『幾周之前我去看衣凡斯醫生,做了幾項試驗,他說一切都沒有問題……當然是指我的部分。』

莎拉立刻聽出她的話中有話,難道問題出在克禮身上?

『克禮有沒有做精蟲計數檢測?』

莎拉問著,並且轉身折疊一件已經整年都沒穿的舊胸罩。談到這裡,布蘭妲好像非常緊張的樣子。

『莎拉,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必須保密,不能讓克禮知道,好嗎?』

『沒問題,你說吧!』

莎拉對於流言和隱密都狻有興趣……當然,有關自己的就不喜歡了!

『上周我瞞著克禮,偷偷的拿著他的樣本去檢驗。』

『為什麼要這麼神秘?』

『檢查對克禮來說總覺得不可思議,他總是說,該來的自然會來。總之,就是不肯去檢查。』

莎拉知道這種事情,克禮一定會這樣。有時候,對某些事情,他真的是個十足的怪胎。

『所以你,嗯,你就偷偷的搜集一些他的精液?』

『是啊!』布蘭妲點點頭:『昨天檢驗報告出來,結果,克禮的精蟲數目非常少。』

莎拉問道:『不會少到不能讓你受孕吧?』

同時盼望布蘭妲不是要告訴她,她不可能擁有孫子了。

布蘭妲眼眶裡含著淚珠,悲傷的說:

『是可能會受孕,不過機會很渺茫。……衣凡斯醫生說,機率比50:1還少。』

莎拉鼓勵著說:『喔,布蘭妲!沒關係的,那還是有機會呀!』

其實心裡明白,那代表想懷孕可能難如登天。

布蘭妲低頭望著地下,吞吞吐吐的說:

『莎拉,我想生一個孩子,如果克禮無法受孕……』

莎拉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如果那樣你就要離開克禮?』

『我愛克禮,真的。我實在不想離他而去,但是,如果沒有孩子,我會非常不快樂,那對我會是很大的傷害。』

莎拉提議說:『可以用人工受孕呀!』

『這個我考慮過了,雖然還不確信它能不能成功,不過首先就是要一筆龐大到我們無法負擔的費用,再來就是,克禮一定會知道真相,那他受不受得了呢?更何況我盼望它自然發生,我想嘗嘗得知受孕那片刻的心情和感受……而不是在某個工作台上,圍著一串陌生人那種方式。』

莎拉問道:『那麼衣凡斯醫生有沒有告訴你,各種能增加受孕機率的適當體位?』

『有,我正準備使用它,或許我們就這樣幸運的成功呢。』

莎拉用最能給予布蘭妲增加希望的臉神說:『喔,一定會的,我知道一定會的。』

……

莎拉猛的回神過來,把剩餘的咖啡喝完。她已經在心裡擬妥一份完美計劃,準備在稍晚布蘭妲來時告訴她。這是一種極不尋常的解決方案,不過,重要的是,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話,那將是全體都滿意的快樂結局。

布蘭妲約正午時抵達,莎拉準備了一些清爽的蔬菜沙拉。她們坐到後院的露天平台,一邊看著附近的蜂鳥採食花蜜,一邊食用。

『布蘭妲,我已經認真考慮過、有關你希望生個孩子的問題,想給你一個圓滿解決的建議。』

布蘭妲滿懷希望的看著她。

『據我所知,嬰兒的事情,將你的婚姻推向緊張的邊緣。當然我們有義務要讓你受孕的。』

『請相信我,我們已經嘗試過各種方法了。』

布蘭妲推開叉具,靠在椅背上說:

『所有醫生建議的方式,我都已經輪用好幾次了……結果卻令人非常沮喪。不過,你心裡想的又是什麼計劃呢?』

『說到我這個提議,你必須先徜開心扉接納它……不要立刻否定它。』

布蘭妲極力讓自己的聲調充滿戲劇性,以便商談順利進行:

『好啦,莎拉!快告訴我詳情,再拖拖拉拉的我會得病的。』

『我們來回想一下重點:

第一,你想懷孕。

第二,你想自然受孕。

我仍然記得懷有克禮和瑞德時的情景。現在我們認真的來談克禮的問題。你已經給他機會表現,可是他失敗了。』

布蘭妲輕鬆地笑著說:『喔,老天!莎拉!拜託只講重點好嗎?』

莎拉嚴肅地說:『我們是在認真的討論這件事情。』

『最重要的問題是「你會愛不是克禮血統的孩子嗎?」』

『你是說領養一個孩子嗎?』布蘭妲困惑著問。

再這之前,她們從未談論過有關領養的問題,不過莎拉知道她的方式決不會輕易被接受,所以正設法不知不覺的引領布蘭妲進到自己預想的方法上去:

『不、不、不!我已經知道你要擁有自己的孩子,而且是自然的狀況下受孕的。』

『莎拉!這一來我就迷糊了,快明白的告訴我吧!』

『如果克禮真的不行的話,你考慮過找其他的人當爸爸嗎?』

布蘭妲聽得目瞪口呆,嘴巴張的大大的:『你是說叫我找別的男人做愛來受孕?』

『是呀!不僅如此,而且我的心裡已經有理想人選了呢! ……當然首先要徵求你的同意,如果你反對,那一切就作罷!』

布蘭妲呆坐著,眼神茫然遠望,思索著莎拉的建議。好一會兒才說:

『莎拉,你的提議真教我訝異萬分,不知該怎麼好。即使是我媽,打死也不可能如此跟我談論問題。我知道你是為我們好,老實說,這種念頭也曾經在我心頭閃過。』

莎拉知道她們的溝通,已然越過最艱難的尖峰了。

布蘭妲最後說:『我一定能夠保守秘密,而且克禮和我絕對會至死不渝的疼愛他。』

『嗯,我知道你們會的,不過這只是我這麼提議的一個理由,另一個原因是它能讓你們像往日一般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我知道克禮是你的心肝寶貝,況且我也不願你因為這事、必需一輩子說謊欺瞞他。』

布蘭妲用極為同意的神情和聲調說:『那麼,你心中預擬的人選是誰?』

莎拉說:『就是瑞德!』

布蘭妲震驚的叫出來:『瑞德!?』

『等等!等等!讓我告訴你我的理由。』

莎拉輕拍著布蘭妲的臂膀說:

『我知道,讓你的小叔做你兒子的父親,這種提議有點瘋狂,但是我卻覺得再適合不過了。首先,就整體來說,瑞德和克禮備有極為相似的遺傳基因,那麼,孩子將會有一點像克裡斯。

第二就是,瑞德是家庭成員之一,所以以後最不會衍生一些麻煩的事情。在這個小城鎮,假如你跟其他的男人睡覺,那消息馬上會散播開來。如果是瑞德,不但沒有這些困擾,並且不用擔心以後那個男人會突然跑來提出認領或探視權。

第三點,你能看到真正的父親,經常正大光明的跟孩子親蜜的互動。』

『喔,莎拉!你考慮的真是周詳又細膩。可是你又怎知瑞德會願意?再說,擁有孩子是很大的責任挑戰,而瑞德又不像是挺負責的人。』

這個觀點莎拉倒是狻有同感,瑞德只有19歲,就像其他十幾歲的少年一樣,確信讓自己過的快活,比什麼都來得重要。看見他的人,都會懷疑為什麼他會是這種人?

他把棕色頭髮留得比莎拉的還長,並且像一般少年一樣束成一束。他承認有吸大麻,不過僅只在聚會的地方。說話有點粗野。但是莎拉包容這些舉動。因為她知道瑞德心地很善良,況且自從他爸爸走後,更是如此盡心盡力的幫助她。

莎拉解釋說:『瑞德不需要清晨三點起來換尿布,那是你和克禮的事情,瑞德的生活不用做如此巨大的改變。』

布蘭妲問道:『你跟瑞德談論過這些嗎?』

『喔,沒有!沒有!我一個字都沒向他提過。首先我要得到你的同意,然後才會去詢問他,當然詢問時我也不會告訴他你已經同意了。我會表現的好像我是第一個找他商量這個想法的。』

說完,莎拉啜飲冰紅茶,望著思索中的布蘭妲。

『莎拉,就照你說的做好了。』

布蘭妲終於露出笑容說:

『沒有其他人知道,正好減輕我的壓力。以後遇到問題我也會找你商量……我想,雖然這看起來似乎太離譜,不過我願意試試看。』

『太好了,布蘭妲!我真為克禮慶幸,有你這麼好的妻子。』

『嗯,我不知道這樣做對還是不對,不過至少讓我擁有希望。』

她們結束茶點,將杯盤收拾進廚房,此時布蘭妲心中浮現另一個疑慮,轉過頭對莎拉問道:

『莎拉,瑞德會不會也跟克禮一樣?』

『這我考慮過了,我們當然會要瑞德先去做檢查。我認識幾家私人診所,你可以去找他們做試驗。我不希望你再去找衣凡斯醫生,因為如果瑞德是健康的話,說不定會引起他的疑慮而跟克禮說,那我們的計劃有可能因而曝光,變得人人皆知羅!』